“廢話那麽多幹嘛,快點說正事!”葉易琛不耐煩的吼道,他現在可沒有心情聽別人在這裏念叨。

“就你猴急,早幹嘛去了!”傲宇忍不住抱怨。

葉易琛搖搖晃晃的走到傲宇的身邊,一下子將他推來按在牆上,雙手緊緊的握住傲宇的雙肩。

那架勢,似乎傲宇敢再羅嗦,他就要動粗了。

“瞧你急的,我說,我說還不成嗎?”

葉易琛越急,就證明他越愛林雨默,傲宇看著就越高興。

“說!”葉易琛吼道。

“我們查到一個司機曾經載過默默,他聽默默和浩浩聊天,好像說要去夏威夷,我查了家裏麵的電腦的一些使用記錄,查到默默在夏威夷訂了一間小木屋,我想她們現在應該在那裏!”傲宇說道。

傲宇畢竟在紐約生活了這麽多年,在這裏的人脈關係比葉易琛的強,所以才能比葉易琛先查到林雨默的行蹤。

在查到林雨默的行蹤之後,傲宇當時就打算出發去接她回來。

但是在剛要出門的時候,傲宇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他覺得,自己去接人,似乎不合適,再說葉易琛還在家裏,林雨默肯定不願意回來。

加上他已經想通了,決定撮合這兩個人,所以最終傲宇決定將這個消息告訴葉易琛,讓他去將林雨默和林浩接回來。

反正林雨默和林浩也是他的女人和孩子,讓他去接,名正言順。

葉易琛聞言,直接調頭朝著門口奔去,甚至忘了問傲宇具體的地址。

平日裏精明的葉易琛,也隻有在遇到關於林雨默的事情的時候,才會像現在這樣犯糊塗。

“地址,你沒地址到哪裏找人啊!”傲宇喊道。

“發我手機上!”葉易琛腳步也不停,隻是喊了一嗓子,下一刻,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轉角處。

“這小子,現在知道珍惜了,知道著急了,我說你,就是犯賤!”傲宇小聲的嘀咕了幾聲。

雖然嘴上抱怨著,他還是摸出手機,將具體的地址發給了葉易琛。

就在葉易琛急急忙忙的往夏威夷趕的時候,林雨默正帶著林浩享受著夏威夷的陽光和沙灘。

兩人有說有笑的在沙灘上散步。

林雨默的美麗容顏,吸引了許多男人的視線。

“媽媽,剛剛的水上摩托真的很好玩,我們再玩一次好不好!”林浩拉著林雨默的手撒嬌,央求道。

“不行,小孩子不適合做太多太過於刺激的事情,對心髒不好!”林雨默斷然拒絕。

她雖然疼愛林浩,但是卻不會盲目的疼愛他。

“不嘛,不嘛,我們就再玩一次嘛,就一次就好!”林浩抱著林雨默的手,搖晃著,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林雨默被林浩這樣可愛的模樣逗笑了。

“你這個小子,越來越調皮了,看我怎麽收拾你!”林雨默說著,伸出兩根拇指,做出一副打算撓他的癢癢的舉動。

不要啊,不要!”林浩連忙鬆開林雨默的手,逃跑。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被人撓癢癢了。

兩人在沙灘上追逐起來,邊跑邊笑。

這幸福的一幕,真是羨煞旁人。

林浩因為顧著逃跑,沒有注意看前方,撞到了人,由於他人小,一下子被反作用力弄來跌坐在地上。

“浩浩!”林雨默見狀,連忙跑過來。

正在林雨默伸手打算將林浩扶起來的時候,另一雙手搶先一步,將他扶了起來。

“謝謝!”林雨默連忙道謝。

“不用,小朋友,沒事吧!”一個好聽的男性嗓音在林雨默的耳邊響起。

這個聲音,讓林雨默感覺無比的熟悉。

她猛地一抬頭,視線正好與對方對上,她頓時愣住了。

原來林浩撞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傾焱。

那一次,葉易琛放了傾焱之後,傾焱就滿世界的尋找林雨默的蹤影。

在尋找的過程中,傾焱也在不斷的壯大自己,他想要擁有保護林雨默的能力,他不希望等她找到林雨默的時候,卻沒有能力保護她。

那種無力的感覺,太難受,他不想再嚐到那樣的感受了。

在自己的辛苦努力下,傾焱真的成功了。

他憑借著自己的身手,在滿世界跑的過程中給富商們當保鏢,賺到了第一桶金。

在找了林雨默三年之後,他在美國落腳,成立了屬於自己的保全公司。

這兩年,他的保全公司發展勢頭良好,他現在也算是一個成功人士了,雖然還沒有葉易琛有錢,不過也算是有些能力。

傾焱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樣的機緣巧合之下,碰到林雨默。

或許這是老天爺憐憫他這些年的思念,所以安排了兩人的巧遇。

“傾焱,你怎麽在這裏?”林雨默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你可以在這裏,我怎麽就不能在這裏了啊?”傾焱笑了,這是他這五年來,最燦爛的一次笑容。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很好奇,你是什麽時候來美國的!”林雨默連忙解釋。

“傻丫頭,我跟你開玩笑的,瞧把你緊張的!”傾焱伸出手,愛憐的摸了摸林雨默的腦袋。

“媽媽,他是誰啊?”林浩搖了搖林雨默的手,吸引她的注意力。

林浩的一雙眼睛,防備的看著傾焱,他很不滿傾焱摸林雨默的腦袋的這一個動作。

傾焱聽到林浩的話,看了看林雨默,又看了看林浩,心中很失落。

他沒想到,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居然已經成為了孩子的媽媽,五年的時間,太長,什麽都可能改變,或許林雨默早已成為別人的妻子。

傾焱想到這裏,特別的傷心,他覺得,如果事實是這樣,就太過於殘忍了。

“你結婚了?”傾焱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一句話。

在問出口的時候,他就後悔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知道結果。

“沒,這是當年的那個孩子,走吧,我們已經好久沒見了,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的聊一聊吧!”林雨默主動提出邀約。

多年不見了,再次相見,也是一種緣分,她想要知道一些關於傾焱的近況。

當年,傾焱曾經因為她,多次受到傷害,她一直都覺得心中有愧,如果有機會,她真的很想好好的彌補一下對方。

“走吧,我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傾焱走在前麵主動帶路。

一路上,林浩都擺出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最後在林雨默的好言相勸之下,才勉強同意了。

傾焱帶著林雨默和林浩來到一個綜合性質的遊樂區。

林浩一見到那些好玩的設施,就被吸引了,根本就沒有心思去注意林雨默和傾焱。

小孩子總歸是小孩子,頂不住好玩的玩具的誘惑。

傾焱和林雨默坐在遊樂區的邊緣,一邊喝咖啡,一邊閑聊。

兩人聊了很多,聊生活,聊這些年發生的事情。

傾焱沒有告訴林雨默,這幾年他一直都在找她。

傾焱不想林雨默因為這件事情而有壓力。

在聽到林雨默這些年的生活的時候,傾焱唏噓不已,他沒有想到,林雨默這些年受了這麽多苦。

他很恨自己,恨自己在林雨默需要他的時候,沒能陪在林雨默的身邊。

在傾焱聽到葉易琛找到林雨默的那一段的時候,心都涼了半截。

這一次,碰到林雨默,傾焱還以為,這是老天爺給他的一次機會,讓他比葉易琛更早遇到林雨默。

他本來打算趁著這一次的機會,好好的追求林雨默,不管結果如何,他至少曾經嚐試過,努力過。

他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又輸了,葉易琛又比他先找到林雨默。

難道他和林雨默,這一輩子注定沒有緣分嗎,既然沒有緣分,為什麽要讓他碰到對方,難道他注定一輩子傷心嗎?

傾焱不甘心,不管怎麽樣,他都想試一試,要不然,他真的無法死心。

“你現在還愛著他嗎?”傾焱直言不諱的問道。

林雨默沒想到,傾焱會問出這樣直接的問題,一時間愣住了,沒有反應過來。

良久,林雨默才低低的歎了口氣,說道:“愛,怎麽能夠不愛,我對他的感情,早已變成了一種習慣,想改,想放下,不是那麽容易的!”

“那你為什麽要離開呢?”傾焱很不解。

“因為我害怕受傷,我現在已經不是那麽為了愛勇往直前的我了,而且我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我即使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浩浩考慮!”林雨默說道這裏,很傷感。

當初愛上葉易琛的時候,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怕的一天,現在想起來,或許這就是她的命運吧。

傾焱聞言,很心疼,他真的好想用一輩子的時間,好好的嗬護林雨默,照顧她,愛著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