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我愛你,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和浩浩嗎?”傾焱一時衝動,居然說出了埋藏在自己心底多年的話語。

林雨默沒想到傾焱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一時之間驚嚇過度,她端著咖啡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杯裏的咖啡灑了出來。

“傾焱,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

“我當然知道,這些都是我的心裏話,默默,我對你的感情,你應該明白,你求求你,不要一直裝作看不到好不好!”既然已經說了,傾焱打算打鐵趁熱,試試自己到底有沒有機會。

“傾焱,我現在已經是做媽媽的人了,你認為說這樣的話,合適嗎?”林雨默有些生。

“怎麽不合適,我愛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你的身份,我向你保證,我會像疼愛自己的孩子一樣,疼愛浩浩!”傾焱決定豁出去了,賭一把。

反正都已經開口了,依照林雨默的性格,回頭她一定會像一隻縮頭烏龜一樣躲起來,不願麵對他以及他的感情。

他覺得,如果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想要找到下一次的機會,將會很困難。

所以他決定,把握這一次的機會。

“夠了,不要再說了,傾焱,我相信你了解我,我的心裏已經裝下了一個葉易琛,在我沒有想到辦法,將他從我的心中移開之前,我的心裏裝不下任何人!”

“我明白,我可以等,我有耐心,一直等到你忘了他為止!”傾焱對此事,很有毅力,這麽多年,他都等了,也不差這幾年。

“傾焱,你為什麽還不明白,我和你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們隻能做朋友,而不能做戀人,以後這些話就不要再說了,讓孩子聽到不好,你如果再說,我們或許連朋友都做不了了,我不想失去你這個好朋友!”林雨默的話語很決絕,她不想讓傾焱看到任何一絲希望。

傾焱是一個好男人,他值得更好的女人去愛他。

如果林雨默夠自私的話,她就會答應傾焱,讓傾焱照顧她和林浩,畢竟一個女人,還帶著一個孩子,確實很不容易。

但是林雨默做不到那樣自私,她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而毀了傾焱的幸福。

她已經是一個沒有幸福的人了,她不能讓傾焱也沒有幸福。

“默默……!”傾焱不死心,還想說什麽。

林雨默連忙伸出手,攔住了他:“傾焱,你什麽也不要再說了,你如果再說,我立刻就走!”

傾焱見林雨默真的急了,最終選擇了閉嘴,他不想讓林雨默為難。

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很尷尬。

就這樣過了大概十分鍾左右,林雨默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今天也不早了,我和浩浩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林雨默選擇了拒絕。

今天發生了太多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她需要好好的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

“我送你!”傾焱很堅持。

“好吧!”林雨默妥協了。

由於林雨默住的地方,離這裏不遠,所以三人並沒有坐車,而是散步回家。

三人的身影,在夕陽下拉得很長,緊緊的挨在一起。

如果隻看背影,這絕對是一副溫馨的畫麵,可是一看他們的臉,每個人都各懷心思,那可就一點也不溫馨了。

“默默

!”林雨默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

林雨默迅速的抬頭,看著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正守在她的木屋門口。

今天的葉易琛看上去是那樣的憔悴,看著讓人心疼。

林浩見狀,撇了撇嘴:“得了,逃家三天就被抓住了,真沒勁!”

林浩現在很鬱悶,他都還沒有玩夠呢,就被找到了。

“你怎麽在這裏?”林雨默不敢置信的瞪著葉易琛,那樣子,就好像看到鬼了。

“你在哪裏,我就在哪裏,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了!”葉易琛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就開始說肉麻的情話了。

為了追回林雨默,他決定徹底的沒臉沒皮一回。

臉皮值幾個錢啊,還不如老婆來得實際,至少晚上能夠用來暖被。

“真肉麻!”林浩哆嗦了一下身子,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葉易琛將視線調轉到傾焱的身上,笑道:“傾焱,好久不見!”

林雨默聞言,這才想起傾焱還在她的身邊,她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以前遇到的那些傷心事。

林雨默害怕葉易琛又誤會了,從而傷害傾焱,連忙解釋:“阿琛,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和阿琛是在夏威夷巧遇的。”

在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林雨默已經在心裏做好了思想準備,等待著葉易琛從嘴裏蹦出一些傷人的話。

可是這一次,葉易琛的反應卻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默默,你不用那麽緊張,我不會誤會的,我之前因為太在乎你,總愛吃醋,誤會你,折磨你,讓你吃了很多的苦,這些年,我終於看清楚了自己的缺點,並且加以改正了,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不信任你了!”葉易琛解釋道。

其實他的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在意的。

但是基於前車之鑒,他沒敢吃飛醋。

林雨默聞言,懸著的那顆心,才算是放下了。

葉易琛說出這一番話,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這樣的葉易琛,實在不像她認識的那個葉易琛。

葉易琛見林雨默不說話了,大步朝著她走去。

林雨默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她的內心深處,害怕葉易琛會傷害她。

沒想到,葉易琛走到她的麵前,突然跪了下去,然後從懷中摸出一個盒子,他打開盒子,裏麵裝著一枚鑽戒:“默默,我知道過去我做了很多的錯事,那個時候的我,特別的欠扁,但是失去你的這五年,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我都快要被思念折磨瘋了,這些年,我深刻的體會到我有多麽的愛你,我真的很後悔,當年我為什麽要那麽的愛麵子,驕傲,明明喜歡你,愛著你,卻不敢對你說,那個時候的我很傻,總認為,率先說愛的那個人,就輸了,所以我都將愛字深深的埋在我的心裏,而且還要去極力的掩飾它,忽視它,現在我想明白了,愛一個人,自己知道是完全不夠的,還要勇敢的說出來,你如果不說出來,別人根本就不知道,你愛著她,我也承認,之前我太不信任你了,為此還深深的傷害了你,默默,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能不能原諒我這一次,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這樣了,默默,請你嫁給我,讓我有機會好好的愛你,疼你!”

傾焱聽著葉易琛的深情告白,雙手緊握,他現在恨不得一拳打在葉易琛的臉上,這家夥居然敢和他搶

林雨默,真是欠打。

林雨默被葉易琛的這一番深情告白給弄蒙了。

今天到底是什麽日子啊,為什麽都向她表白啊,今天也不是情人節啊,怎麽事情都趕到這一天了。

聽了這一番話,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

林雨默的心中,本來就還愛著葉易琛,現在再聽了這一通感人的告白,哪能不感動得稀裏嘩啦的。

更不用說葉易琛的當眾求婚了,這一幕,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是她一直以來的渴望,沒想到,會在她打算放棄的時候,實現了。

做葉易琛的妻子,這是她做夢都渴望的事情。

但是林雨默的心,還是有些搖擺,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她害怕這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她害怕,最終等待著她的,還是傷心和失落,她再也經受不起這樣的打擊了。

一時之間,林雨默不知道如果抉擇。

拒絕吧,她害怕錯失了幸福,接受吧,她害怕結局是一個悲劇,這一道選擇題,真的很不好選,因為這關係到她的一生幸福。

本來站得遠遠的看著兩人的傲宇,見到林雨默遲遲沒有表態,終於忍不住朝著眾人走來。

傲宇是葉易琛走了之後,連忙跟過來的。

他害怕葉易琛這個小子,一激動,又說錯了什麽話,辦錯了事情,他不放心,所以趕過來盯著。

現在,終於輪到他上場了。

傲宇來人眾人的麵前,先看了看葉易琛,一臉的嫌棄:“哪有人這個樣子求婚的,太丟男人的臉麵了!”

葉易琛聞言,正要開口反駁的時候,傲宇率先開口了:“默默,義父有一句話想要對你說,幸福是需要靠你自己把握的,葉易琛這個臭小子,以前的確做了許多錯事,傷害了你很多次,我本來對他有很大的意見,不打算再將你交給他了,因為我不放心,我害怕你會再受委屈,不過經由我這些日子以來的觀察,以及我身為男人的直覺,我覺得這小子變了,我看他是真的愛上你了,而且中毒很深!”

“義父!”林雨默喊道,希望他不要再說了。

傲宇的話,讓她更加的猶豫了,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個人靜一靜,好好的消化一下今天接收到的消息。

“默默,我也想過不撮合你們,好好的折磨一下這個家夥,讓他自己也感受一下,吃苦的感覺,可是後來我想明白了,我在折磨他的時候,其實也是在折磨你,葉易琛這個小子受罪,我沒有意見,可是你受罪,我會心疼的,所以我決定插手這件事情,默默,我知道你還深愛著他,我也知道,你怕了,害怕再次被傷害,所以選擇了躲避,但是躲避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有些東西,必須要勇敢的麵對,跟著自己的心走吧,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做,不要害怕受到傷害,隻有勇敢的人,才能獲得幸福,給自己一次機會,也給對方一次機會,你就這樣想,反正以前也吃了那麽多的苦,以後就算再苦,也不會有以前苦,以前我都能挺過來了,以後也一定能!”

林雨默靜靜的聽著,卻沒有急著開口說話。

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要說些什麽,她覺得傲宇說得有道理,她也渴望幸福,可是她就是很難做決定。

“媽媽,雖然我不怎麽喜歡這個家夥,不過他畢竟是我的老爸,比起認一個後爸,我更願意找一個親老爸!”就連林浩都忍不住開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