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林浩初見葉易琛的時候,對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隻是後來,因為林雨默的關係,和葉易琛反目成仇了,再加上林浩認為葉易琛要和他搶媽媽,自然對他更沒有什麽好臉色了。

但是比起這些來,在林浩的心中,林雨默能夠開心,這一點更加的重要。

林浩是一個敏感的孩子,他能夠感受到,林雨默這段時間,表麵上很開心,其實心裏一點都不開心,他常常看到林雨默一個人坐著發呆。

今日,他更在無意中聽到,林雨默主動承認愛著葉易琛。

林浩覺得,她這段時間的不開心,或許就和葉易琛有關。

所以在思前想後之後,林浩決定幫助葉易琛。

雖然大人們沒有明確的告訴他,但是憑借著他的聰明智慧,他早就猜出來葉易琛是他的父親,能夠讓媽媽幸福,快樂,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親爹,怎麽算都不吃虧。

當然,林浩的心中還有自己的小算盤,他打算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後,再找葉易琛要報酬,找自己的老爹要錢,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浩浩,你怎麽知道他是你的父親,難道是他告訴你的!”林雨默嘴上是在問林浩,可是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葉易琛。

她認為這件事情葉易琛的嫌疑最大,她很生氣,葉易琛在不經由她的同意之下,將這件事情告訴林浩。

“不是我說的!”葉易琛連忙澄清,在這樣關鍵的時刻,他可不希望自己被誤會。

他是很想說,但是當時的他,害怕林雨默之後想起所有的事情,知道了這件事情會生氣,所以強忍著沒說。

“是我猜到的,你們都表現得那麽明顯了,我怎會猜不到!”林浩說道。

“浩浩!”林雨默很不滿意林浩表現出來的早熟。

她認為孩子就要有個孩子的樣子,就應該盡情的享受快樂的童年,不要留下遺憾,而不是像一個小大人一樣的活著。

“不要這樣叫我,我隻是覺得,身為家庭的一員,我應該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吧,當然,我隻是發表一下意見,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媽媽的手裏,不管媽媽你做什麽樣的決定,我都不反對!”

林雨默看了看葉易琛,看著他現在這副樣子,很心疼。

她又將視線落到傲宇的身上,傲宇投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

她又看了看林浩,林浩對著她無奈的聳肩。

她又看了看傾焱,眼神很複雜,最後再次將目光落在葉易琛的身上。

於她自己而言,嫁給葉易琛,本來就是她希望的,對林浩而言,這就意味著給了他一個完整的家,對傾焱而言,她如果嫁人了,傾焱就能夠早日忘了她,重新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林雨默思前想後,覺得這件事情的利還是大於弊的。

她決定勇敢一次,比起害怕受到傷害,她更害怕錯過幸福,後悔一輩子。

“你就這幅模樣給我求婚啊,那我不是太虧了!”林雨默說道。

“我現在的外表,雖然看起來很糟糕,不過硬件設施很強,至於外包裝嗎,今天實在是太匆忙了,以後一定注意,一定不會讓老婆大人失望!”葉易琛聽到林雨默的話,大喜過望。

林雨默雖然沒有

直接答應他,不過他從林雨默的話語中,聽出了這個意思。

“你敢,你如果敢打扮得很帥氣,然後跑去招蜂引蝶,我跟你沒完!”林雨默警告道。

“老婆大人放心,從今往後,我的心裏眼裏都隻有你,不會再有別的女人了!”葉易琛趁著兩人說話之際,已經迫不及待的將戒指給林雨默帶上了,他害怕晚了,林雨默會後悔。

“默默,我……!”傾焱看著這一幕,很不甘心,他想要出言阻止。

“年輕人,走吧,我陪你好好的聊聊!”傲宇及時出手,阻止了傾焱。

這個時候,可不能讓這小子破壞了氣氛。

“我不去!”傾焱斷然拒絕。

他的女人都快被人搶走了,他哪裏還有心思和別人聊天。

“年輕人,不是你的終歸不是你的,凡是莫強求,走吧,我們好好的聊聊,我相信你一定能夠獲益匪淺!”傲宇直接伸手搭在傾焱的肩膀上,半拉半拽的將傾焱弄走了。

傲宇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將林浩這個小電燈泡也一起弄走了。

既然好人都做了,那就索性做到底吧,給葉易琛一個單獨表現得機會。

林雨默看著其他人都走了,有些不好意思。

葉易琛跪著的姿勢,也吸引了過路人的注意,回頭率百分之兩百,林雨默被看得很不自在。

“好了,快點起來吧,跪著像什麽樣子!”林雨默將葉易琛拉起來。

“還是老婆懂得心疼人!”葉易琛做出一副很幸福的樣子。

“少來,瞧你滿身的酒味,快點進屋洗洗!”林雨默掏出鑰匙,打開了小木屋的門。

進屋之後,林雨默直接將葉易琛推到了浴室:“臭死了,快點洗洗!”

說完,她就打算閃身出來,她對葉易琛很了解,再待下去,可就危險了。

可惜她還是晚了一步。

葉易琛的手上一用力,她就跌在了對方的懷裏。

聞著葉易琛身上的酒味,感受著他的體溫,林雨默醉了。

再次置身在這個熟悉的懷抱,林雨默才意識到,自己對於這個懷抱,以及這個人,是多麽的思念,她開始慶幸自己剛剛的決定。

葉易琛很不滿意林雨默居然在他的懷裏,還能夠想其他的事情,他迅猛的低下頭,吻住了林雨默的唇。

他要讓林雨默沒有精力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兩人這一吻上,體內埋藏已久的思念,在這一刻噴湧而出,一發不可收拾,兩人沉淪在其中,不可自拔。

熱水洗刷著他們的身軀,他們雙唇緊貼,兩顆心也緊緊的貼在一起,一場火熱的纏綿由此展開。

兩人這一次,可謂是幹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從浴室,再到床上,地上,他們自己都記不清自己愛了多少回。

盡管分開了五年,他們的身體還是無比的契合,好像對方天生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

傲宇也很識趣,一整晚,都沒有送林浩回來,沒有打擾兩人親熱。

第二天,傲宇回來了,不僅帶回了林浩,更帶回來一封傾焱寫給林雨默的信。

信上表達了傾焱對於兩人的祝福以及傾焱的一些告別的話語。

而傾焱,則是連夜離開了夏威夷,他覺得,再留下來,看著林雨默和葉易琛幸福恩愛的樣子,隻會讓自己更傷心,所以他選擇了離開。

林雨默看到信之後,曾經問過傲宇到底對傾焱說了些什麽,為什麽能夠勸導成功。

她可不認為傾焱是那樣容易被人說服的,這和他的性格不符合。

隻是傲宇始終不說,她也不好追問,她隻能在心中默默的為傾焱祝福,希望他能夠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在林浩的強烈要求下,他們一家三口,又在夏威夷玩了一個星期,然後坐上回國的飛機。

這幾日,林浩發現,林雨默臉上的笑容,心裏很高興。

當然,他和葉易琛還是表現得很不對盤,而且他也從葉易琛哪裏敲詐來不少的好東西,也算是收獲頗豐。

一個星期後,他們坐上了回去的飛機,在他們坐上飛機的時候,整個葉家也忙碌了起來。

葉老爺子一想到要見到自己的孫子了,就特別的開心,吩咐下人,打掃房間,準備好吃的。

葉老爺子還幫林浩買了許多的玩具,放在林浩的房間裏,由此可見,他對林浩是多麽的疼愛。

能在這把年紀,見到自己的孫子,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經過十多個小時的耐心等待,葉老爺子終於等到了他千盼萬盼的孫子。

葉老爺子在第一眼看到林浩的時候,就高興得不得了,喜歡得很,一直都樂嗬嗬的,嘴邊都快要笑歪了。

林浩在知道葉老爺子,就是他未來要生活的這個家裏麵的老大的時候,就拉著葉老爺子的手,爺爺長爺爺短的叫,弄得葉老爺子心花怒放,高興得不得了。

“默默,歡迎回來!”葉老爺笑看著林雨默,語氣無比的真摯。

“謝謝老爺!”

“謝什麽謝,我早就將你當成是葉家的人,我的兒媳婦了,你叫的這樣的生疏,我不習慣,以後你就跟著阿琛一起,叫我一聲爸爸吧!”

“好,以後我就叫你爸爸了!”林雨默表現得很乖巧。

當年葉老爺子對她的支持,對她的信任,她到現在都牢牢的記在心裏,而且一直都深表感激。

“恩,默默啊,你放心,以後阿琛這個臭小子,如果再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葉老爺子說道。

“爸,到底我是你的兒子呢,還是默默是你的女兒啊!”葉易琛假裝很吃味。

“我當然希望默默是我的女兒,默默那麽的貼心,哪像你,整天惹我生氣!”

“那你馬上就要得償所願了,默默已經答應嫁給我了,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葉易琛大聲的宣布道。

他現在恨不得告訴全世界的人,林雨默是他的妻子,是他最愛的女人。

“默默,這是真的嗎?”葉老爺子要聽林雨默親口說,才願意相信。

“爸,阿琛說的都是真的!”林雨默說道這裏,俏臉緋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這真是太好了,你這個臭小子,總算是辦了一件對的事!”葉老爺子聞言很高興:“婚禮就交給我來操辦吧,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默默,你放心,我們葉家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我一定給你辦一個隆重的婚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