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倒是將角色交替的很快,看著林雨默有些蒼白的臉色,他穿上拖鞋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林雨默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感受著所差無幾的溫度。

“還好,沒有發燒。”葉易琛說著將手上的外套扔在一邊,將林雨默拉進懷裏,“怎麽這麽不當心?生病了?”

林雨默靠在葉易琛的懷中,隻感受著男人的體溫,心撲通撲通的亂跳著,嘴裏的話不由自主的有些口吃起來,“我……我沒事。”

葉易琛笑了笑,點點頭,“那就好。”忽然想起了什麽一樣,說道,“林雨默,在家裏你不用叫我葉總。”

林雨默一愣,有些傻傻的看著葉易琛,忽然想到什麽一樣開口,“那……我可以叫你阿琛嘛?”

葉易琛身子一頓,卻是笑著點了點頭,“可以啊!你是我女人,這麽叫我,沒什麽問題。”

林雨默因為靠在葉易琛的懷中,所以對於葉易琛的每一個動作都十分的敏感,因為葉易琛微微頓住的身體而懸起來的心,終於在葉易琛的笑聲中漸漸放了下去。

“有點餓了。”忽然,葉易琛推開了些林雨默,讓林雨默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問道,“林雨默……嗯,默默,你會做飯嗎?”

“啊?”葉易琛的話徹底的讓林雨默尷尬了下來,她不會做飯,從未做過飯,或者說,她也從未想過有一天要做飯……

“嗯……”看著林雨默的模樣,葉易琛已經知道答案,“看來我們需要找一個傭人。”

林雨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聽到葉易琛說道,“好吧,那今天我們出去吃吧!”

葉易琛說完,就站起了身子,將剛剛掛好的衣服就要穿上,林雨默卻忽然起身搶了過去,葉易琛微微皺眉看向林雨默。

“其實,昨天有買一些熟的菜。”林雨默說,“我昨天沒吃,我去熱一熱。”說著,林雨默不等葉易琛說話,就自顧自的跑進了廚房,歡快的忙活了起來。

葉易琛僵硬著身體,看著林雨默的動作,也懶得製止,算了,隨便吃點就是了,葉易琛想。

忽然想到什麽,葉易琛走進房間,看到床邊多出來的箱子,打開一看,裏麵都是一些沒有拆過的商標的衣服……葉易琛隨意的拿起一件打量著,接著隨意的扔到一邊,又拿起一件……

終於,一箱子衣服終於慢慢的見底,葉易琛終於相信了一件事。林雨默這個白癡根本沒有認真去買衣服!是沒有認真去買而不是沒眼光!

原因無他,就是那天葉易琛看到林雨默的那一天,林雨默身上的襯衫雖然壞了,但是葉易琛看過。那並不是什麽高級貨,但是純白的襯衫上簡單的花紋不僅沒有顯露低下,反而讓人看著覺得很是舒心!

葉易琛不看地上的衣服一眼,走了出來。站在客廳裏看著廚房中忙碌的女人很明顯的笑著……似乎很高興,葉易琛覺得無語,隨手拿起手機。

“喂?”

“我要一些衣服,對!尺寸是……”

葉易琛掛掉電話,看在你雖然不會做飯卻這麽認真的去熱菜的份上,這些衣服就算是我給你的獎勵吧!

葉易琛的想法林雨默當然不知道,她隻是很高興的在忙碌著,雖然熱湯的時候被燙到了手,但是她依然興致勃勃的。

終於一桌子的菜又端了出來,已經是晚上七點四十多了。

看著一桌子的飯菜,林雨默忽然覺得很開心,雖然昨天一整夜都沒有等到葉易琛回家,然而這一桌子的飯菜終於,葉易琛還是藥吃了!

“好啦!”林雨默笑著叫葉易琛,“阿琛吃飯了!”

葉易琛原本在撥弄著手機立即停了下來,走到了飯桌邊坐下,拿起林雨默給他盛的飯,開始吃飯。

“好吃嗎?”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吃的飛快,似乎真的是餓極了,卻還是忍不住的問出了一個很傻的問題。

“一般。”葉易琛留下兩個字,繼續努力的奮鬥著食物,可見他是真的餓了!

林雨默有些委屈,臉上的笑容散去,伸手去夾糖醋排骨,發現老了……又去吃菠菜,發現因為熱了太多次,鹹了……再盛了點湯,終於味道還可以,林雨默就這樣就著一碗湯吃掉了飯,完全忘記了她今天是為什麽進的醫院!

胃病的人,不能吃湯泡飯。

葉易琛吃完飯,隱隱發現林雨默似乎不大高興,想了想,忽然說道,“其實,好不好吃都跟你沒關係啊……”

“啊?”林雨默一愣,“什麽?”

葉易琛一笑,指了指桌上的飯菜,笑道,“我是說,這桌上的飯菜啊,又不是你做的,你為什麽這麽在意呢?”

林雨默扯起嘴角牽強的笑了笑,“是哦!”

林雨默想,葉易琛不會了解,自己第一次跟葉易琛一起吃飯,多希望他能吃得開心一點,而不是隻為了吃飽……可是她自己卻沒有能力給葉易琛一桌飯餐。

林雨默吃完飯,將碗拿進了廚房,去刷碗。

隻是林雨默沒注意,在她走進廚房之後,葉易琛也跟了進去。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打開水龍頭,白嫩嫩的小手像是做慣了一般的刷著碗,隻是林雨默略顯孤單的背影,葉易琛忽然就從背後將林雨默抱住。

“啊!”林雨默沒有準備,忍不住的驚呼,隨即聽到葉易琛在自己耳畔低語,“對了,林秘書,你想不想知道我後來是怎麽給你的機會的啊?”

林雨默一愣,立即反應過來,葉易琛是在說工作上的事情,她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葉總,我知道我今天做錯了很多次,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改正,我會……”

“噓!”葉易琛在林雨默的耳畔吹出一陣風,聲音帶上了一絲沙啞,“我說過會給你機會的,從明天開始,你就是總裁秘書。”

“什麽?”林雨默大驚,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變故,“可是……”

“沒有

可是!”葉易琛將林雨默的手從水裏撈了出來,隨手用紙巾擦幹,低頭吻住女子的唇,“你現在隻要讓我高興,其它的我們明天再說吧!更何況,你當了總裁秘書,才更方便作我的地下情人不是嗎?”

地下情人……林雨默心一顫,鼻子微酸,卻在轉眼間沉醉於葉易琛的吻技之中。

葉易琛深吻著林雨默,感受著懷裏的女人漸漸軟下的身體,一雙黑眸猛然睜開,眼裏沾染著幾分欲望的意味,又帶著幾分邪惡的氣息。

隻是林雨默此時已經完全迷失,緊閉著雙眼靠在洗手池旁,所以完全看不到這一切。

林雨默因為長時間的親吻而呼吸困難,忍不住的蹙起了柳眉,而兩隻小手也不知道在何時已經悄悄的爬上了葉易琛的背,白嫩的手指緊緊的攥著葉易琛身上的白色襯衫。

葉易琛眼裏一絲笑意閃過,一隻手繞到林雨默身後,緊緊的握住女人的腰,。

“嗯……”林雨默忍不住溢出醫生輕吟,下意識身體向後,腰卻仍被葉易琛狠狠握著,讓她逃脫不掉。

“乖……”葉易琛的嘴離開了林雨默的唇,一路往下,卻在感受到林雨默的躲避時輕聲安慰道,“別怕……”

然而,葉易琛的話是如此,手下的動作卻沒有一絲溫柔,隨手將林雨默身上礙事的衣物扯掉,方便他的繼續。

林雨默隻覺得背後一涼,冰冷的水池碰到自己的背部,一個激靈睜開了雙眼,忍不住的有些推拒,卻是被葉易琛更用力的拉緊。

“阿琛……”林雨默有些急了,“這裏是廚房……”

沒有力氣的小手努力的推著葉易琛,直到林雨默對上男人暗沉的黑眸,心下一顫,抿了抿唇再也說不出一句話,隻能閉著眼睛承受著之後的一切……

好在葉易琛並沒有讓林雨默在那冰冷的洗碗池旁太久,猛然將林雨默打橫抱起,大步回了房間。

林雨默隻記得自己被葉易琛壓在床上,那雙黑眸,以及他暗啞的聲音,要求她喊他的名字。

林雨默覺得自己那一夜瘋了,跟著葉易琛瘋狂了不知多少次,一直到窗外的天色漸漸泛白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睡去的容顏,一臉的疲倦,睡得卻是十分安穩,忍不住輕笑,似乎自己今天真的累到她了……

次日清晨,淡淡的陽光灑向床上的兩人,葉易琛早已醒來,卻沒有起身,想起夜裏林雨默忍不住的往自己身上蹭的模樣,真像一隻小狗,倒是不討厭。

手機開始震動,葉易琛伸手將手機的鬧鈴關掉,看了一眼身邊睡得正熟的林雨默,自己起了床。畢竟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自己,葉易琛決定讓林雨默再睡一會兒。

林雨默醒來是在葉易琛離開房間之後,因為身旁的溫暖不見了,林雨默皺著眉頭摸了半天,忽然睜開了一雙依然朦朧的眸子,回憶起昨晚發生的一切,感受著身側的餘溫,林雨默的臉又是一陣通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