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手從被子裏伸出來,林雨默摸到自己的包包,用被子裹著自己赤裸的身體坐起來,拿出手機,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

林雨默想起來今天就要在葉易琛身邊工作了,心跳又開始不規律,不知道葉易琛是不是會等自己一起上班……不對!林雨默立即打斷了自己的胡思亂想,葉易琛不是說了嘛?自己隻是他的地下情人……那麽見不得光的情人,又怎麽會等她一起上班呢?

想著,林雨默的臉上彌漫上一絲淡淡的憂傷,她抿緊了唇,努力的告訴自己,別難過!至少你還在他身邊。

林雨默前一天晚上是閉著眼睛被葉易琛抱進房間的,連燈都沒有開過,此時起床才看到了房間裏是怎樣的一片狼藉。

然而事實上,狼藉的隻是她林雨默的東西。

林雨默看著一地的衣服,一件件的連標簽都沒有拿下的昂貴衣服四散著躺在地上,仿佛被拋棄的小狗,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心有些疼,葉易琛,為什麽要這麽做?

林雨默不願意想太多,隨手拿起一條短裙與帶領子的襯衫,走進了房間裏的衛生間。

鏡子裏,白嫩的身體上布滿了青青紫紫的吻痕,林雨默看著這樣的自己,眼眶有些紅,不願意給自己示弱的時間,林雨默飛快的套上了衣服,將那些吻痕都遮掩的幹淨。她還要笑著去見葉易琛呢!

然而當林雨默走出房間的時候,卻是一怔。

葉易琛看著自己起床的林雨默微微挑眉,卻很自然的指著桌上的早飯,“吃吧!”

林雨默點點頭,想笑,卻還是沒能笑出來。低著頭坐了下來,林雨默拿起一旁的麵包和牛奶就吃了起來。

“把你身上的衣服換了。”看著林雨默將手裏的麵包吃掉,站起身,葉易琛忽然開口,讓林雨默回房間拿包包的身子一頓。

林雨默想問,那不是你讓我買的嘛?但是,她想到葉易琛說過,“我喜歡乖的女人。”抿了抿唇,背對著葉易琛,林雨默點了點頭,回房間。

葉易琛似乎也發現了林雨默的不對勁,站起身,從沙發旁多出來的衣架上挑出一套套裝,跟著進了房間。

躲在衛生間的林雨默脫下了衣服,又一次麵對著自己的身體,卻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葉易琛,你是想要侮辱我嗎?

“喏!”葉易琛忽然打開了衛生間的門,看到林雨默赤裸的身體,身子一怔,對於林雨默的反應忍不住的好笑,“你以為我不給你穿衣服麽?”

林雨默一愣,轉頭看著葉易琛,卻驚愕的在那雙黑眸中發現了隱藏的欲望,似乎猛然想起了自己的赤裸,林雨默立即驚恐的背過身去,不敢再回頭看葉易琛。

“好了。”葉易琛顯然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將套裝放在一旁的洗臉台上,轉身走了出去,“你把衣服穿好出來。”

門被緩緩關上,林雨默生怕外麵的人又會突然進來,立即將台子上的衣服穿了起來,然而當林雨默看清鏡子裏的這件衣服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並不是自己買的衣服

!雖然林雨默承認,這件衣服真的很好看!但是,卻並不是她買的……那這件衣服是誰的?是……

林雨默晃晃腦袋,又在像什麽亂七八糟的,林雨默轉身打算出去,卻感覺到衣服裏有些不舒服,伸手進去摸了摸,發現竟然是一張商標牌子。

林雨默用力的將牌子拿了下來,明晃晃的四位數讓林雨默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是一件新衣服,而且不是她買的衣服。

“阿琛……”林雨默走到客廳,葉易琛正拿著一張報紙看著,林雨默忍不住的走了過去,眼神有些怯怯的,“這件衣服是……”

葉易琛聞聲將手中的報紙放下,抬起頭,看著林雨默又是皺了皺眉,“你怎麽不化妝?真醜……”

林雨默立即想起來自己隻要睡不好就會有的黑眼圈,驚愕的不行,想要回去化妝卻又聽到葉易琛說,“不過這件衣服倒是很適合你。”

林雨默知道葉易琛說的是真的,淡淡的鵝黃色,是林雨默最喜歡的顏色,看起來讓人特別的舒服,更何況林雨默皮膚很白,著鵝黃色襯得她的皮膚是更白,而不算長的裙子正好到林雨默的膝蓋上麵一點點,將林雨默美好的腿也展現的極好。

臉色紅了紅,林雨默笑著,“這件衣服,好像不是我買的……”

葉易琛點點頭,“不錯,你還知道不是你買的……”說著,葉易琛蹙眉,忽然一副很好奇的樣子,“那你知道你自己買了一些什麽衣服嘛?”

林雨默一愣,那一天隻知道葉易琛要讓她當葉易琛的地下情人,作為一個地下情人,就應該在拿到卡的時候立即去購物,大買特買……然而,究竟買了些什麽,說實話,林雨默並不清楚。

葉易琛冷冷的笑了,“所以說,你真是不乖。”卻是沒有真的生氣,而是曖昧一下哦,伸手指了一側的衣架,“不過看在你昨晚這麽乖,這些衣服是我給你買的。”

“啊?”林雨默一驚,這才發現了沙發旁的衣架,似乎明白了什麽,“那房間裏的衣服……”

“丟掉!”葉易琛皺眉,不是給她買了嗎?還那麽多廢話?要那些醜的不行的衣服做什麽!完全不適合林雨默!看著隻會讓自己不舒服!

林雨默一愣,想起那些衣服的價格,忍不住的說道,“可是……都很貴的……”

“哦?”葉易琛曖昧的一笑,將林雨默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腿上,看著林雨默猛然紅透了的雙頰,調笑著道,“想不到默默那麽在乎錢哦?”

這句話讓林雨默原本紅潤的小臉一下子隻剩下了青白之色,但葉易琛像是沒有聽到一樣,隻是自顧自的笑著,“不用擔心,隻要你乖乖的,你就不會有缺錢花的一天!”

確實,他葉易琛什麽時候虧待過自己的女人?

林雨默的心裏卻是一陣陣的涼意,她的喜歡在他眼裏隻是喜歡錢吧?但是這隻是一瞬間的想法,下一刻林雨默立即恢複了正常,她一定會讓葉易琛知道自己是喜歡他!隻是葉易琛這個人罷了!

“好了!”手

機忽然的震動讓葉易琛想起了什麽,將林雨默扶起,自己也站了起來,“要上班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葉易琛說著,大步走進房間,將林雨默的包包扔了出來,“跟我走。”

林雨默點點頭,立即跟了上去。

林雨默沒有想到葉易琛會開車帶自己去上班,心裏忍不住有些高興,上了車,她立即將自己有些不好的臉色用化妝品蓋住,在鏡子裏照了好一會兒,再看不出一點問題才肯罷休。

然而,葉易琛的車並沒有將林雨默送到公司,而是在公司之外的一個小巷子裏,忽然停下。

“下車。”葉易琛看了一眼後視鏡,沒有人,說道。

“啊?”林雨默一愣,看清了周圍的一切,分明沒有到公司啊,她沒有動作,而是一臉茫然的看向葉易琛。

葉易琛轉過頭,邪邪的一笑,“你這麽看著我,我會以為你想跟我玩一玩車震?嗯?”

這一句話讓林雨默嚇得手一抖,倒是很利索的打開了身上的安全帶,在葉易琛好笑的眼神中逃出了車子。站在車外,林雨默驚魂未定,看著葉易琛恢複正常的麵容,想起了葉易琛原來的要求--“下車”。

林雨默這才明白,葉易琛隻是想要自己下來罷了。

“自己快點到公司。”葉易琛將車窗拉下,看著林雨默說道,“我可不喜歡我的員工遲到,到時可別怪我不顧及我們之間的關係啊!”

說完,葉易琛不再看林雨默,將方向盤打出,開了車子離開了這個小巷子。

林雨默愣愣的看著絕塵而去的汽車,忽然想起了葉易琛說,他不喜歡自己的員工遲到。林雨默忽然笑了,隻是笑容有些苦澀,原來這就是葉易琛帶自己到這裏的緣故。

林雨默沒給自己時間難過,看了一眼時間,抿了抿唇,以百米賽跑的速度跑了出去,直奔向公司。

一直到林雨默站在公司17樓,站在韓義昌麵前,她大口的喘著粗氣,看著韓義昌,好一會兒才換過起來說道,“你好,我是,我是林雨默,我是,是來……”

韓義昌看著這個奇怪的姑娘站在自己麵前拚命的喘氣,一直覺得很奇怪,好不容易等她好了些,卻又聽到她略帶口吃的語句。

“我知道,你是來做總裁秘書的!”雖然是口吃,但是語句還是很通順的,韓義昌立即領悟了林雨默的意思,接道。

林雨默點點頭,很高興看著韓義昌,想要問問自己是坐哪裏的,可是氣喘的還是太厲害,她隻能靠著身後的門,盡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韓義昌看著林雨默的模樣,有些想笑,“你真是太急了。”韓義昌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腕表,“其實時間還有三分鍾。”

林雨默一驚,瞪大了眼睛,伸手從包包裏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確實,還有三分鍾。

“不過,你這是好的。”韓義昌看著林雨默沉下去的眼神,忽然鼓勵道,“你不知道我們總裁最討厭的就是遲到,做不完事情,還有就是做不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