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林雨默一愣,看著韓義昌,這會兒氣也喘順了,她忍不住的開口問道,“你好像跟總裁很熟?”

韓義昌點點頭,“我是葉總的助理,跟了他很久了,在他剛去美國的時候認識的。”

林雨默點點頭,那確實應該認識很久了。

“林秘書。”韓義昌覺得林雨默著實是有些可愛,忽然,他伸出手,“歡迎你來到17樓。”

林雨默一愣,也伸出了手,微微的笑了笑,有些羞澀,“謝謝。”

這一幕,剛巧不巧的被出來看林雨默是否乖乖到公司的葉易琛看到,葉易琛看著林雨默跟韓義昌交握的手,還有林雨默臉上透露著粉紅的痕跡,葉易琛心裏忍不住的冷笑,自己好像對她太好了,所以她到了17樓,還敢這麽大膽,連韓助理都敢覬覦!

“林秘書。”

葉易琛冷冷的聲音在林雨默背後傳來,嚇得林雨默猛地收回了手,回頭看向葉易琛,一臉乖巧,“總裁,我沒有遲到。”

葉易琛卻沒有看向林雨默,而是轉頭看向了韓義昌,“韓助理,告訴林雨默她改做些什麽,別讓她一直這麽閑的沒事幹!”

韓義昌立即恭恭敬敬的說道,“是!總裁!”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冷沉的臉,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葉易琛又是怎麽不高興了……她今天有很乖,很乖的跑到了公司,還因為電梯出了故障,她不得不跑了17樓,到現在腿還是軟的,隻能靠著這扇門才能站直……可是,葉易琛還是不高興。

“林秘書,來!”韓義昌看著葉易琛走回了辦公室,轉頭叫了林雨默,“這裏是你的辦公桌!”

林雨默點點頭,想要靠自己站直身子,卻發現一個不穩,幸好韓義昌動作快,扶住了林雨默。

“謝謝啊!”林雨默笑著表示感謝,好不容易才自己站穩了。

“你怎麽了?”看出了林雨默的不對勁,韓義昌伸手扶住林雨默,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又跌倒了。

“今天電梯故障啊。”林雨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因為一直杵著葉易琛肯定又要不高興,隻能由著韓義昌扶著自己回到辦公桌前坐下,隨口說道。

“嗯?”韓義昌一愣,蹙了蹙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不敢置信的問道,“林秘書,你不是自己爬樓梯上來的吧?”

“呃……”林雨默翻著桌上的東西,聽到韓義昌的猜測,忽然有些尷尬的笑道,“是誒……不然,萬一遲到了……”

韓義昌聽著林雨默的話,忍不住的後退一步,“林秘書,你真的很不錯,難怪可以直接從總經理秘書升到總裁秘書!總裁最欣賞的就是你這樣的人,努力,願意拚搏!我很榮幸有你這樣的工作夥伴!”

林雨默聽了隻是笑,不好意思告訴韓義昌,自己昨天惹得葉易琛很是不高興,所以才得以升職,更不好意思告訴韓義昌,自己今天這麽拚的衝上來,隻是因為葉易琛的一句話,他不喜歡員工遲到而已。

韓義昌看著林雨默小臉通紅,隻覺得這女

孩子真可愛,有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又跟林雨默多說了幾句,才交代起了工作方麵的事情,然而葉易琛冷沉的麵容讓外麵的兩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僵硬了起來。

“韓助理,你們似乎說了很久了。”葉易琛站在門口,冷冷的看著麵前的兩人。

韓義昌一愣,直起身子站直了衝葉易琛點了點頭。

“很好,那韓助理請你跟我進來。”說著,葉易琛又仿佛施舍一般瞥了一眼林雨默,“林秘書你可要好好的做,別讓我失望啊!”

林雨默被葉易琛冷冷的目光掃到,有些瑟縮的點點頭,直覺是自己是不是哪裏惹到葉易琛了,明明,早上一切還好好的。

葉易琛冷哼一聲,轉身走進了辦公室,門則是虛掩在那裏。

韓義昌看了一眼辦公室的方向,皺了皺眉,今天總裁似乎格外不高興,可是他明明記得總裁剛來的時候還很溫和的跟自己打招呼的。

安慰似的看了一眼林雨默,韓義昌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林秘書,大概要做些什麽你應該知道了吧?”

林雨默點點頭,迭聲應道。

“那就開始工作吧!”韓義昌笑了笑,兩顆小虎牙露了出來,“好啦!我也要去做事了!”

林雨默點點頭,看著韓義昌轉身向辦公室走去,心裏默默的希望那個辦公室裏的人可以開心一點,總是生氣對身體不好。

總裁辦公室的門在韓義昌進去後,被緩緩的合上。

林雨默低下頭,將辦公桌上的電腦打開,打開韓義昌告訴自己要看的文檔,逐字逐句的看了下來。

葉易琛的辦公室裏。

葉易琛坐在座位上,看著沒有立即跟自己進辦公室的韓義昌,心裏冷冷一笑,嘴邊卻還是淡然的笑意。

“總裁,您有什麽事吩咐嗎?”看著葉易琛沉默,手裏還不斷的在鍵盤上奔走著,韓義昌忽然覺得自己像是進來罰站的一般,當然這個想法著實可笑,韓義昌微微抬頭瞄了一眼葉易琛,問道。

“嗯。”葉易琛可以說是隨口的應道,好一會兒才抬起頭,“韓助理。”

“是,您說。”韓義昌看著葉易琛,眼裏很是恭敬,這樣的認知讓葉易琛還是比較滿意的,然而想起外麵的那一幕,這一絲滿意不知去了何方。

“你覺得林秘書怎麽樣?”葉易琛自然是不會將自己的情緒表露在旁人麵前的,他隨手將桌上的一份文件打開,漫不經心的問道。

“嗯?”韓義昌一愣,心想著總裁用什麽人什麽時候還要問自己了?哦!難道是想問問自己林雨默剛來對工作的態度嗎?這麽想著,韓義昌便回答了起來,“我認為林秘書對工作還是非常認真的。”

“哦?”對工作認真?葉易琛挑了挑眉,他似乎沒有問韓義昌這個問題吧,不過,那個女人對工作認真倒是很奇啊!

“是!”韓義昌點點頭,“我剛看到林秘書的時候,她剛從樓梯那邊跑過來,氣喘籲籲的都說不出來話。”

“所以呢?”葉易琛忽然

抬眼,目光灼灼的看著韓義昌,“隻是因為她是跑上來的,你就覺得她對工作認真?”

“呃……”韓義昌一愣,這……韓義昌一直覺得林雨默剛到17樓,以往稍微遲到一些對於那些樓下的是沒什麽關係,所以覺得林雨默的時間觀念很好。可是,韓義昌皺了皺眉,怎麽聽葉總這一說,就感覺仿佛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呢?“這……她……”

“算了,不說這個。”葉易琛看著韓義昌的目光往下移,視線落在了桌上的文件上,他隨意的揮了揮手,“那韓助理你覺得林秘書這個人怎麽樣?你喜歡她嗎?”

“喜歡啊!”聽到葉易琛這麽說,韓義昌立即大聲的回答道,似乎想起了林雨默可愛的小臉,韓義昌一時沒注意到葉易琛已經抬起的臉上,那雙微微眯起的眼睛,那是他發怒的前兆。

韓義昌還是自顧自己的說道,“她挺可愛的,而且對人也很和善,我想沒有誰會覺得她不好相處吧!”

在韓義昌再看向葉易琛的時候,隻看到葉易琛低下頭,微微點了點,“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將昨天的資料影印好,下午要開會。記得每個部門三份,不要弄少了。去弄吧!”

韓義昌一愣,點點頭,轉身離開。但是韓義昌的心裏還是覺得奇怪,葉總今天又是問自己對林秘書的感覺,又是生硬的轉到了工作上,真不知道是在想什麽呢……

看著門被關上,葉易琛隨手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苦澀的味道襲擊了他的味蕾,但他隻是扯嘴一笑。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的時候,葉易琛剛將手中的杯子放下,皺了皺眉,不知道剛被自己叫去做事的韓義昌又是有什麽事,他還是立即說道,“進來。”

門被一點點的推開,葉易琛有些不悅的看著那扇門,已然知道這回是那個一副柔弱模樣的女人。

果不其然,一張小小的臉從門後露了出來,林雨默衝著葉易琛嘿嘿的笑著,看著葉易琛冷漠的臉色,她努力的告訴自己別怕。

“葉總。”林雨默端著一個盤子走了進來,盤子上是一盞紫砂壺以及幾個小杯子,她笑嘻嘻的走了過去,將盤子放在了葉易琛的辦公桌上,“剛剛韓助理說您的咖啡應該已經冷了,我泡了點茶,您要不要喝喝看?”

葉易琛不說話,隻是盯著林雨默,銳利的視線讓林雨默感覺到一陣陣心顫。

“阿琛……”林雨默被葉易琛看的有些受不了了,低下頭有些別扭的說道,“你別這樣看著我……”

“為什麽?”葉易琛看這林雨默低下去的頭,小臉上似乎有著一抹微紅,扯起了嘴角,極淺極淡的笑容帶著冷冽的視線一並射向林雨默,推開身後的椅子,葉易琛站了起來。

林雨默似乎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猛然抬起頭,看到葉易琛的動作,她下意識的向後走了一步。

隻是葉易琛沒有給她機會再走第二步,猛地走到林雨默跟前,伸手拉住了女子纖細的手臂,葉易琛嘴角的笑容擴大,“我說林秘書,你剛剛叫我什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