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感受到手臂被狠狠的握緊,林雨默低低的尖叫了一聲,聽著葉易琛的話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叫他“阿琛”?那是隻有在家裏才可以叫的稱呼,林雨默抿了抿唇,用力將眼中的淚咽下去才抬起頭,抱歉的一笑,“對不起,葉總,我剛剛喊錯了。”

“哦?”葉易琛聲音微揚,抓著女子手臂的手忽然鬆開攬住了她的腰,而另一隻手則是挑起了林雨默的下顎,對上林雨默驚愕的眼神,葉易琛隻是冷冷一笑,“我以為,你又想念昨晚的事了……”

昨晚的事?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笑容,明顯一愣,腦海裏才浮現起昨夜裏的一切,小臉瞬間通紅,用力的掙紮起來,“沒有,我不是!我沒有……”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掙紮,隻是冷笑,就那麽點力氣還想掙脫開自己?

“葉總,對不起,是我喊錯了,你別生氣,我不是故意的,我……”林雨默在一陣掙紮後也顯然發現了男女力量的懸殊,眼淚急的直在眼眶裏打轉,知道是自己那一句稱呼惹的禍,她努力的道歉著,希望葉易琛可以放過自己,畢竟這裏是公司,她實在是做不出那種事。

確實,林雨默是做不出那種事情的,但是葉易琛就不同了。像葉易琛這樣的男人,隨手一招就大把的女人往上撲,還是那種倒貼不要錢的。對於愛愛這種事,根本就是想到做就做,哪裏管你是在哪裏!

不過,林雨默最大的失誤不是在此,反而是她的道歉。葉易琛真的是因為一個稱呼而發怒的嘛?林雨默的想法,錯得太離譜!

“咚咚咚!”

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敲了三下,葉易琛猛地鬆開了手中的女人,冷然的一笑,“真無趣!”轉而回到座位,恢複了原本正經的模樣,說道,“進來。”

韓義昌打開門走了進去,沒想到看到了林雨默,微微一愣之後看到了葉易琛辦公桌上的茶具,心下對這個女孩子有些佩服。一般女孩子都是打扮逛街,學習茶道需要的是耐心,在這樣的時代裏,難得林雨默還有這些!

葉易琛從韓義昌進門就看著他,對於林雨默怔愣的表情他幾乎是直接忽略,卻在看到韓義昌臉上那種叫做“欣賞”的東西時,憤怒又一次席卷過來。這個女人,果然無時無刻不在勾引男人!

“韓助理!”葉易琛忍著怒意喊了韓義昌,希望他控製一點自己的情緒,一直盯著林雨默看,幾乎完全忽略了自己!

“是!”韓義昌一驚,對於自己無視了上司的行為感到十分抱歉,然而卻在看到葉易琛的目光時,一陣冷汗悄悄的冒了出來。

“什麽事?”葉易琛看著韓義昌冷冷的哼道。

“哦!”這下韓義昌終於想起了自己過來的原因,“我已經將資料影印好了,現在想向葉總您確定一下開會的時間。”

“下午三點。”葉易琛從一旁的文件中找到一張紙,看了一眼上麵的安排。

“是!”韓義昌點頭,“那我現在去通知他們!”

“嗯?”葉易琛

微冷的聲音讓韓義昌原本要離去的背影頓住,又轉了過來,隻聽到葉易琛忽然說道,“林秘書,通知這樣的事情,似乎是你去做的。”

林雨默原本因為葉易琛那一句“真無趣”已經完全怔愣,不知道葉易琛剛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還是怎樣,此時忽然聽到葉易琛叫道自己,猛然回過神,不迭的點頭,然而事實上,其實她什麽也沒聽到。

葉易琛微微挑了挑眉,“那還不去?”

林雨默點點頭,立即轉身走了出去,連自己的茶具都忘了。

那套茶具是林雨默拖艾熏買的,艾熏才拿給她,她就立即拿去泡茶了,艾熏還以為是林雨默的茶癮犯了,半分耐不住呢!

可誰知林雨默剛泡好茶,想的卻不是自己喝,而是之前韓義昌跟她說起的,葉總的咖啡你每天上班都要給他泡好,差不多一個小時要去給他換一杯,如果是他急著要喝,他也會告訴你的。誒!說起來葉總的咖啡似乎已經冷了……

於是林雨默拿起泡好的茶,心想著自己不會做飯,卻還是精通茶藝的,想讓葉易琛常常自己煮的茶。

事情的結果讓林雨默很受傷,但是她卻不能說什麽。退回到辦公室外,林雨默等著韓義昌出來,想問問剛剛葉易琛說的是要自己通知誰什麽事情。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飛快離去的背影,心裏不悅,看了韓義昌一眼,“你也出去吧!記住,工作時間,不許浪費!”

韓義昌點點頭,“這是一定的!”說完就離開了。

工作時間,不許浪費!這是葉易琛這個工作狂一向奉行的東西,他在提醒韓義昌不要顧著跟林雨默親近反而忘了正事。韓義昌聽得懂,想想自己也確實對林雨默太好了些,以前薛秘書的時候,自己可是從來不會跟薛秘書多說半句話的呢!

門又一次被關上,葉易琛想要開始工作,將自己的原則奉行到底,隻是忽然想起林雨默,明明還是一臉怔愣的模樣,在自己交代事情之後又是很認真的表情,葉易琛皺了皺眉,她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嘛?

時間過的很快,一個上午就過去了。

韓義昌看著某個還在努力打電話的林雨默,心下有些抱歉,因為林雨默是沒有經過專業的培訓而提升上來的,有些高級主管並不願意接聽林雨默的電話,每一次到達秘書的地方就被掛斷了。

林雨默還新,不懂,但是韓義昌跟了葉易琛這麽久,對於這樣的情況他自己也遇到過許多次,自然是清楚的。

“林秘書。”本著不能浪費工作時間,韓義昌看了一眼手表,已經是午飯時間了,他走到林雨默跟前,說道,“我以為你還是別打了。”

“啊?”林雨默撥號的手指一頓,接著看著自己手中的聽話筒被韓助理放下,“韓助理,你這是什麽意思?為什麽不讓我打?”

韓義昌搖了搖頭,還是太新,就算努力,卻太固執。“他們不會接的,你不如直接下去找他們,或許因為你是總裁秘書,他們不好拒絕。”

“什麽?”林雨默覺得很驚奇,“可是,這是葉總要開會,他們也不接嗎?”

韓義昌看了一眼林雨默,“不然為什麽你打了這麽久都沒用?如果是我,他們一定會接。”

是的,雖然葉易琛並沒有說,但是韓義昌知道,葉易琛在給林雨默穿小鞋。而原因,不得而知。

欺負新人是公司裏常有的事情,對於一個空降部隊的葉易琛,大家因為他的身份而不得不對他畢恭畢敬,而自己又是有著美國高級學曆的人,雖說不知道自己的水平,但是有那麽個名頭也沒人敢欺負,偏偏林雨默是個新升到部門總經理秘書的家夥,又被突然提了上來,再加上薛秘書的人際圈,顯然,林雨默來通知這件事情,鮮少有人會搭理,最後的結果也隻會報應到林雨默身上。

樓下不知道,隻需隨便找個借口就可以,而樓上的林雨默隻顧著打電話,卻沒有一點誠意去通知,反而會變成罪魁禍首。

而且韓義昌相信,葉易琛不僅不會護著林雨默,反而會懲罰林雨默。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韓義昌幾乎不知道葉易琛還有什麽理由特別找這樣一個小鞋給林雨默穿!

林雨默看著韓義昌,好一會兒,站起身。

“怎麽?”韓義昌一愣,看著已經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林雨默,忽然想起吃飯時間到了,“是餓了嗎?不然你跟我一起去食堂吃一點?”

林雨默回頭看了一眼韓義昌,搖了搖頭,“我去一個個部門通知他們。”

韓義昌這時才是真的愣住,他以為林雨默反應太慢,慢到自己的暗示完全不懂,卻沒想到她已經聽懂了,甚至還知道了該怎麽做,雖然有點傻,但是這個方法,其實可行。

看著林雨默離開,韓義昌站在原地沒動,一直到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打開。

“葉總?”韓義昌看著葉易琛,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平時總是一個電話告訴自己讓自己給他把飯帶上來,今天怎麽出來了?

“別裝了!”葉易琛有些煩,看了韓義昌又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林雨默卻早已不知道去了哪裏,忽然有些不爽。

“不是裝。”韓義昌站直了身子,“這是在公司,您是我的上司,我應該這樣。”

“林秘書呢?”葉易琛懶得理他,隨口問道。

“哦。”韓義昌點了點頭,“葉總還關心她啊!她就是去完成您交給她的任務了!”

“嗬!”聞言,葉易琛冷笑一聲,心裏明白韓義昌明顯的偏向了林雨默,他的不悅又多了幾分,不對著韓義昌發作,葉易琛將話中的刺衝著林雨默,“到現在都沒通知好,這麽沒用還怎麽當總裁秘書?!”

韓義昌看著葉易琛不悅的模樣,心下又是幾分揣測,不知道葉易琛又怎麽了。可是眼神一轉,在韓義昌看到走廊上飛快離開的背影時,忽然有些訕訕的笑了,“葉總,林秘書剛剛在走廊上。”

葉易琛一愣,嘴裏卻道,“讓她聽到最好!她該知道怎樣的能力才有資格當我的秘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