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原本因為想到已經是午餐時間,大概大家都在吃飯,想等到大家吃完了飯再去通知,可沒想到折身回來的時候聽到葉易琛的話,不想被葉易琛說自己犯錯的話柄,林雨默有下了樓。

可是,由於不同的部門的製度有些許的不同,有的部門中午是有午休時間的,可以出去一會兒,林雨默遇到這樣的情況隻能留在下麵等,看著旁人奇怪的目光,林雨默抿了抿唇,隻是固執的堅持著。

確實,林雨默她很倔。

MIKY吃過飯之後有些撐,就想走樓梯來幫助消化一下,卻沒想到在3樓的樓梯口看到了正在等人的林雨默,她大步走了過去。

“小林?”MIKY叫道,看著林雨默回頭,MIKY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麽在這裏呀?”

“我……”林雨默覺得有些尷尬,想了想還是決定照實說,“是葉總要我通知各部門下午三點開會。”

“嗯。”MIKY點點頭,“你升職當總裁秘書了呀?不錯啊!”說著,MIKY忽然頓住,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不對啊!你通知就通知,你幹嘛下樓啊?”

“因為……”林雨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可能是我的工作資曆太淺,他們不願意接電話。”

雖然林雨默說的很婉轉,但是MIKY是個很直接的人,一下子就聽懂了,忍不住的冷笑了兩聲,銳利的視線掃過3樓策劃部還留在原地的成員,“是哦!他們就是喜歡讓資曆淺的新人好好的曆練曆練!”

隻是似乎又想到了什麽,MIKY看著林雨默,“小林,你是不是跟總裁關係不太好?或者……你是不是惹他生氣了?”

“啊?”林雨默一愣,想到葉易琛今天對待自己的所有表現,好吧,她點點頭,“葉總他似乎確實不大高興。”

MIKY無奈的呼出一口氣,“難怪了。”

“什麽?”林雨默有些不解的看著MIKY,“MIKY姐這個跟總裁有什麽關係?”

“這件事原本可以不是你做的。”MIKY看著林雨默說道,“你想,我們都知道這個公司裏的人是怎樣的,那葉易琛……呃不是,是葉總。”看到林雨默變了的眼神,MIKY立即改口,有些抱歉的笑了笑,“像葉總這樣的人,在商業上混慣了的人,怎麽會不知道?”

“MIKY姐的意思是,他故意的?”林雨默安靜的聽完MIKY的話,好一會兒沉默之後才道,“會不會,他隻是想鍛煉我?”

MIKY很想告訴林雨默,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看著林雨默臉上有些受傷的表情,那句話忍了忍,沒有說出口。

“好了,你別想太多了。”MIKY拍了拍林雨默的肩,“你臉色真差,是不是沒吃午飯?”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笑了,自己昨天才因為胃痛去醫院,現在又不吃午飯,不知道MIKY姐會不會覺得自己是個很不乖的孩子……

“好了!給我去吃飯!”MIKY無語的拍了林雨默的腦袋,“再給我進醫院!可沒人陪你!”

林雨默點點頭,臉色卻是有些猶豫,“可是……我想通知完之後再……”

“我幫你通知!”MIKY無語的看著林雨默,拿出了手機,“你給我乖乖的去吃飯!對了!”忽然,撥號的手停下,MIKY看這林雨默,“你可別給我在陽奉陰違了啊!要不是艾熏告訴我,你非要跟他一起睡,所以早上根本不在家,我都差點急的報警了!”

林雨默一愣,猛然想起前一天,MIKY走之前對自己說,我明天上來接你。

“對不起……我……我後來……”林雨默有些急,可是不能說的話她不敢說,隻能結結巴巴的,卻說不完整。

“算了算了!”MIKY一揮手,“你以後好好照顧自己,我是挺喜歡你的,不然,我可不管這種事兒!”

林雨默有些羞澀的一笑,正要說感謝的話卻發現MIKY姐的手機已經被接通了。

“喂?策劃部張?我是MIKY,總裁秘書來通知你,今天要開會。”MIKY一本正經的說著,忽然按住了手機,看向林雨默,“什麽時間?”

“哦!”林雨默高興的一下子愣住,聽到問題才立即回答道,“下午三點。”

“嗯,是今天下午三點。”MIKY衝著電話說道,“對的,對了!幫我通知一下其他部長。對,每一個部門都要到齊,就是這樣!”

說罷,MIKY雷厲風行的掛了電話,讓林雨默看的很驚訝。

“MIKY姐,這樣就可以了麽?”

“嗯。”MIKY點點頭,“反正他們好幾個部門的部長都在一起吃飯,正好而已。好了,事情搞定了,你快去吃飯吧!”

“嗯!”林雨默點點頭,向MIKY揮了揮手,“謝謝你了MIKY姐,那我去吃飯了,拜拜!”

一直到林雨默走到食堂,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她好像從來沒有跟MIKY姐說過,這次的會議室所有部門都要去的吧?這個想法在林雨默腦海裏忽然跳出來,讓林雨默覺得很是奇怪,但是她沒有多想,也或許隻是MIKY猜的不是嗎?

林雨默到食堂之前幾分鍾,韓義昌與葉易琛剛剛上了樓。

“葉總,你今天也下食堂誒……”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韓義昌看著葉易琛打開了門,忽然開口。

“我以前也吃的食堂的飯菜,不是嗎?”葉易琛頭都沒回的說道,打算關上門。

“是。”韓義昌點點頭,麵對著已經關上的門,卻還是說了下去,“可是你平時連吃飯的時間都是在工作的。”

幸好葉易琛沒有聽到這句話,不然他一定會笑著給韓義昌加一大堆的工作,而此時,葉易琛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鼻尖沒有了原先時的清香,讓葉易琛忍不住的看向那個紫砂壺,因為放久了一直沒喝,茶水已經冷掉。

伸手拿起紫砂壺,往旁邊的小茶杯裏倒了一杯茶,淡淡的清香已經幾乎聞不到了,葉易琛端著茶杯,好一會兒倒進了嘴裏。

茶味有一些澀澀的,清香也少了許多,葉易琛皺了皺眉,茶真是不

好喝。

想著,葉易琛起身將盤子放到了隔壁的休息室裏,免得放在眼前就像看到林雨默一樣礙眼!

是真的礙眼!特別是葉易琛下去食堂吃飯的時候,沒看到林雨默,卻看到了那個叫做什麽艾熏的女孩子,還問他雨默呢?雨默怎麽沒下來吃飯?

葉易琛當時很想說一句,我怎麽知道。可是這樣就不像葉易琛了,所以他沒說。然而真正讓葉易琛不滿的事卻是韓義昌。

當他們吃過午飯,兩人正要回來,卻看到韓義昌又走到了取飯菜的地方,葉易琛正想嘲笑韓義昌是不是習慣性要給他帶飯。

可是韓義昌隻是看了葉易琛一眼,“葉總,您吃過了,我知道的。”

那一刻葉易琛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隨即就被證明了。

“林秘書還在工作,我要給她帶上去。”

葉易琛想要發怒,可是想了想又忍住了,這裏是食堂,不是總裁室,他發怒不是隻有林雨默跟韓義昌,那麽多人看著,他才不會那麽不受控製。

所以一上樓,葉易琛就很不悅的回了辦公室,不打算搭理韓義昌,事實也確實是這樣。

林雨默回到辦公室已經是一點鍾了,大家午休都完畢,而她去剛剛吃過飯。

“林秘書。”看到林雨默回到了辦公桌前,韓義昌拿出食盒,“這是葉總讓我給你帶的飯,你餓嗎?”

林雨默一愣,下意識的抿了抿唇,“葉總?”

看著韓義昌一臉認真地點頭,林雨默忍不住將視線投向那扇緊閉的辦公室大門。

仿佛是想到了什麽,林雨默起身去茶水間泡了一杯咖啡,走出來的時候,對著韓義昌笑了笑,又走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

“咚咚咚!”

總裁辦公室的門敲三下,說明你是我們總裁室17樓的人。這話是韓義昌告訴林雨默的,她也就按照了這個方法來做。

“進來。”葉易琛溫潤的聲音響起,隻是透著些涼意,但是此時心情較好的林雨默沒有聽出來,立即走了進去。

看著葉易琛低著頭認真看著文件的模樣,林雨默的心跳忽然有些快了,她立即走上前去將馬克杯放下,拿走了之前那個已經空了許久的馬克杯,轉身就走。

隻是到了門口,林雨默有些遲疑了,回頭看了一眼葉易琛,專心工作的男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抬過頭,林雨默想,或許他真的太忙了,有些失落的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走出去之後,林雨默明明不餓,卻還是將食盒裏的食物吃得幹幹淨淨,隻因為韓義昌那一句,“這是總裁讓我給你帶的飯。”

林雨默因為這句話高興了很久,可是葉易琛之後卻一直對她視而不見,這讓林雨默有些難過。

下午五點半。

會議室的大門終於打開,林雨默看著一個個部門的經理走出來,有幾個心情不錯的在交談,有幾個卻明顯是心情很差的快步離去。

林雨默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隻是看著葉易琛跟韓義昌出來,靜靜的跟了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