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改革!”葉易琛走在最前麵,忽然出聲,“哪怕他們不同意!就算是換人,我也一定要改了!”

“是!”韓義昌點頭,“我知道!”

“還有那個銷售部的經理。”葉易琛忽然頓住了腳步,“這就是那些老角色所說的人才?一個計劃都給我寫的沒有重點所在!這也算人才?”

“這……”韓義昌一愣,其實李友銘的計劃他也看到了,還可以啊……但是韓義昌沒有唱反調,葉易琛今天心情不好,在這一次的會議中表現的很清楚!

畢竟一向笑臉迎人的葉總,今天看著那個李友銘一臉自戀的模樣露出了冷笑的駭人表情,這件事要是讓黎穆岸他們知道,一定會非常搞笑!

……

回辦公室的一路上,葉易琛與韓義昌兩人一直都在交流著,而林雨默從頭到尾隻是靜靜的跟著,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林秘書。”一直等葉易琛回了辦公室,韓義昌看了一眼林雨默,笑道,“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林秘書你不回家嗎?”

林雨默一愣,嘿嘿的笑道,“我以為我要等你們一起的……”

“哈哈哈!”看著林雨默傻傻的模樣,韓義昌笑起來,“傻丫頭,葉總下班會很晚的!”說著,韓義昌的聲音忽然小了許多,“他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啊!”

葉易琛在辦公室裏,聽到了一句“傻丫頭”,心情不好的大步走到門口,卻聽到韓義昌竟然還敢說自己的壞話!一定是那個女人勾引的!

門忽然被打開,葉易琛看著正在耳語的兩人,冷冷道,“是不是不想下班?那就跟我一起加班!”

韓義昌一愣,立即擺手。

“不不不!我要回家了!”說罷,韓義昌回到辦公桌前,飛快的整理了桌上的東西,一邊整理還一邊給林雨默眼神示意著,卻沒想到林雨默傻傻的沒看懂,最後隻得自己先離開了。

“你不回去?”看著韓義昌飛快的離去,而林雨默乖乖的留了下來,葉易琛挑了挑眉,心裏卻是很滿意。

“等你。”林雨默嘿嘿一笑,“還是,我去早上那個胡同等你?”

“等你”兩個字忽然闖進葉易琛的心房,已經有多久沒有人對他說過這兩個字了?胸口一陣感動的情感有些泛濫,葉易琛別開眼,好一會兒忽然說,“你先去那個胡同,我整理了東西就過來。”

林雨默原以為葉易琛的沉默是要拒絕了,正打算說算了,卻沒想到聽到了這個答案,心情一下大好。隻見她用力的點著頭,“好!”

說完就衝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將包包收拾好,飛快的跑了下去。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表現,沉悶一天的心情忽然好了一些,嘴角上揚,一個弧度展現的絕美,隻可惜林雨默沒看到,不然一定會很高興。

在林雨默離開後沒多久,葉易琛就走出了辦公室,隻是開著車卻在一個角落裏看到了一輛眼熟的紅色跑車,車上兩個人熱烈的接吻,讓葉易琛立即停下了車來。

葉易琛站在紅色跑車跟前,從沒有關上的車窗裏伸手進去拍了拍女人的背。

“曹一芯。”葉易琛低吼,看著眼前多年未見的女人滿臉緋紅的模樣,心裏的憤怒一時難平,猛地伸手將車門打開,一把將車裏的男人拉了出來。

“啊!”那男人顯然沒有想到在這樣隱蔽的角落裏還會被人拉出來打,連聲叫著疼,“別打我!你是誰!你幹嘛打我!”

“嗬!我打的就是你!”葉易琛聽到男人的叫聲,拳頭更加用力,似乎要將那男人的身體打穿一般。

“阿琛。”不知道過了多久,曹一芯整理好了衣服,走了過去,拉住了葉易琛,“好了,別打了!”

葉易琛被曹一芯扯著衣服,黑眸冷沉的厲害,帶著一絲殺意,讓曹一芯一愣,卻很快平靜了下來,“阿琛,別這樣。”

好一會兒,葉易琛才平靜下來,終於鬆開了緊緊抓著身下那男人的手,可是盡管鬆開了,那個男人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頭上全是血跡斑斑,衣服被扯破了大半,皮膚上的青青紫紫讓他看起來無比的淒慘。

“我警告你,以後不許你跟一芯在一起!”葉易琛吼道,說罷,一把抓住了曹一芯的手臂,拉著曹一芯就走。

一家名叫做“歐若拉”的西餐店中,一間雅致的包廂內。

曹一芯跟葉易琛麵對麵坐著,卻儼然不像是來吃飯的模樣,連服務生都不敢上前打擾。

“阿琛。”曹一芯看著葉易琛,好一會兒開口,“其實你不必這樣的。”

“不必?”似乎這兩個字刺中了葉易琛,隻聽到他狠狠的冷笑著,“是啊,我不必這麽做!我根本就不該管你!你是誰?曹一芯嘛!有錢,有美貌,你想幹嘛就幹嘛!”

“阿琛……”曹一芯聽著葉易琛的話,心裏有些不舒服,多時不見,葉易琛什麽時候變成了這樣!

“可是我也要告訴你!”此時的葉易琛已經完全的憤怒,聽不見曹一芯的聲音,隻是大吼著,“你可以跟那些男人這樣那樣!我也可以阻止你!我可以把他們打到殘廢!或者是死!”

“葉易琛!”死這個字讓曹一芯徹底的生氣了,她瞪大了雙眼,“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麽幼稚!”說罷,曹一芯已經不想再跟葉易琛說任何一句話了,轉身就離開了包廂。

葉易琛看著空蕩蕩的包廂,呼出一口氣,站起身,飛快的離開!白色的蘭博基尼裏,葉易琛看著紅色跑車飛快的開遠,葉易琛也發動了汽車,卻是完全相反的方向,直奔“魅色”。

黑漆漆的夜色中,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開的飛快。

同樣的黑暗中,林雨默在小胡同裏等葉易琛,卻一直沒等到。胃開始慢慢的抽痛,林雨默咬緊了下唇,從包包裏拿出巧克力,用力的咬著,卻沒打算離開一步。

其實在八點多的時候,林雨默看過一眼手機,心裏已經很清楚葉易琛大概是不會來了,可是她不想走,她想等葉易琛來!因為葉易琛說的,是葉易琛要自己等他的。

“魅色”這樣的地方,終日都是歌舞升平的模樣。

葉易琛來到“魅色”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煙霧繚繞的大廳內,空氣汙濁的不行。

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子在葉易琛走進“魅色”的第一時就看到了葉易琛,嘴角漾開一抹笑意,帶著誌在必得的意思。

“誒?先生你一個人?”女人踩著七寸的高跟鞋,繞過了眾人,忽然出現在葉易琛麵前。

葉易琛看到麵前的女人眼睛紫的發亮,那眼裏還帶著一絲邪意,纖長的手指此時正戳在自己的胸口,葉易琛皺了皺眉,沒動,因為那女人側著臉的笑容在燈光裏還是可以看到那是一張不錯的容顏。

“嗯?”葉易琛隨意的哼道,長臂已經伸出,圈在了女人的腰間,嘴裏的聲音很是輕挑,“怎麽?想陪我?”

女人嘴角的弧度化大,身體前傾,手指在葉易琛的西裝上劃上了圈圈,“可以啊,不知道這位先生想去哪裏玩玩呢?包間?還是……”

“賭坊。”葉易琛打斷了女人嘴邊的話,將女人緊緊的圈在自己的身邊,側目,“你可要好好的保佑我,我的女神。”

女人聞言噗嗤一聲,卻還是故作淑女的點點頭,“那是一定的!”說著,手摸上葉易琛的臉,讓他看著自己,“記住,你的女神叫做SWEET。”

“SWEET?”葉易琛挑了挑眉,心下因為這個名字而波濤洶湧,他卻隻是說道,“好,我會記得的!”說完,就攬著女人走向了“魅色”的地下賭坊。

沒錯,“魅色”名頭上隻是一件夜店,但是它的背後還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東西,這個哪怕是警察都不敢管的地方,時刻都跟黑道牽扯著絲絲縷縷的關係。

SWEET是“魅色”的銀妝姑娘,在“魅色”的地位僅次於“金妝姑娘”葉子,對於“魅色”,SWEET呆了有三年之久,自認未曾見過眼前這個男人,否則那種一見傾心的感覺不適到今日才有!然而……

跟著葉易琛來到地下賭坊,SWEET看著葉易琛隨意的走到一張賭桌前,揮手就是10w人民幣,開始了他的賭途。

SWEET看著葉易琛熟練的動作,以及對“魅色”規矩的清楚,原本的澄澈目光變得渾濁起來,有些不敢相信的盯著葉易琛的側臉。

“怎麽了?”葉易琛看著身側的賭注從10w轉眼就變成30w,冷冷一笑,目光掃向SWEET。

“呃……”SWEET想了想,終於什麽也沒說,綻開一抹笑容,拍了拍手,“你真厲害!”

“葉公子當然厲害!”不知道是賭桌上的誰喊了一聲,SWEET的心啪嗒一下停跳了一瞬,好一會兒才回過神,有些尷尬的看向葉易琛,“原來你姓葉?”

葉易琛將桌上的賭注遞給一旁的侍者,點點頭,“姓葉,葉易琛。”

“葉公子!”

SWEET一愣,正想說什麽,隻是她還沒開口,忽然聽到身後一個女聲,夾雜著高跟鞋“咚咚”的腳步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