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子!”喬希驚喜的跑到葉易琛身邊,剛剛在賭坊外她還不敢確定那個人是不是葉易琛,一直到似乎聽到了葉公子的時候,喬希知道,除了葉易琛沒有人還能被稱為葉公子了呃!

喬希高興的擠到了葉易琛跟SWEET之間,手磨蹭著男人的手臂,一臉挑釁的朝著賭坊門口看了一眼,眼見著門口的兩個人低下頭,煞是得意。

“是你?”葉易琛看著喬希,隨意的笑了笑,“怎麽?沒留住穆岸?他一向喜歡時尚的學生妹,你長得不錯,怎麽……”

提起黎穆岸,喬希就覺得一肚子的氣,那一天,她明明跟著黎穆岸離開,可是沒想到,那個男人,居然找了別人睡了自己,還拍下照片來威脅自己!想著,喬希眼中閃過一絲恨意,然而轉頭看向葉易琛,喬希心裏知道黎穆岸跟葉易琛的關係,她不敢說什麽,隻是笑著道,“葉公子,喬希長得不錯,不如,您就收了唄!”

葉易琛輕笑一聲,挑了挑眉,正要說什麽卻看到喬希將手伸到自己胸前,想要解開自己的西裝扣子,隻覺得這個女人變得更加惡劣了。如果說之前的喬希隻是傲慢的富家女,又自恃美貌,如今大概隻能當個暖床的情婦罷了!

想到暖床的情婦,葉易琛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麽?隻是又一時想不起來,忽然煩躁的心情讓葉易琛淡笑著的同時卻伸手打開了喬希的手。

SWEET在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所謂的“葉公子”之後,對葉易琛的好感少了許多,傳言葉公子生性不羈,當看到喬希的時候,她隻覺得葉易琛的眼光真是不怎麽樣。

SWEET就這樣站在一旁看著,仿佛葉易琛與喬希的事情與她無關,喬希搶的不是她銀妝小姐SWEET看上的男人一樣。

然而,當看到葉易琛推拒的行為,SWEET又忽然扯起了嘴角,想的是幸好這葉易琛不是一個不挑的男人,伸手拉住了還想去勾搭葉易琛的喬希。

“誰啊!你要幹嘛!”喬希被葉易琛推開已經不高興,正想厚著臉皮貼上去,卻又被拉住,轉頭就是咒罵。

“喬希小姐。”SWEET看著喬希,“請你離開,這裏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

“銀妝?”喬希看到SWEET一下子愣住,“那你為什麽可以來?不都是陪酒的!你怎麽可以來這裏?”

“因為我是銀妝小姐。”SWEET柳眉微揚,聲音倒也有幾分霸氣,轉頭看了一眼賭坊門口的兩人。

隻見兩人立即跑了進來,一人一邊架起喬希,就往外抬。

“喂!你們幹嘛!”喬希奮力掙紮著,叫喊著,“我認識葉公子的!你們敢得罪葉公子嗎?”隻是這兩個人沒有做任何的理會,一直把喬希扔了出去。

“你認識那姑娘?”SWEET看了一眼理了理衣服準備離開的葉易琛,忽然說道。

“嗯。”葉易琛點點頭,“或者說,她來這裏陪酒,是我把她弄進來的。”

“哦?”SWEET

一愣,笑了笑,轉了話題,“葉公子要離開了?”

葉易琛忽然轉過頭看著SWEET,伸出食指晃了晃,“不,時間還早。”伸手將SWEET往胸前一帶,“不如,我們去包間,嗯?”

SWEET看著猛然貼近的臉,心下一陣亂跳,隻覺得嘴唇微微幹澀,她看著葉易琛,卻是伸出了小舌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帶著一絲誘惑的意味。

葉易琛隻是一笑,低頭吻住女人的唇。

一吻很深,結束之後,葉易琛立即將SWEET打橫抱起,在SWEET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葉易琛已經將她帶到了霸王包間。

這個霸王包間是黎穆岸定下的,除了黎穆岸沒有人可以進去,此時葉易琛將SWEET重重的扔在沙發上,精瘦的身體壓了上去。

“葉公子……”

“嗯……”

葉易琛的欲望來的很是猛烈,SWEET在一次次的愛愛後,終於沉沉的睡了過去,葉易琛卻隻是冷下了眸子,起身將衣服穿好,留下了一張空白的支票,隨即連看都不看沙發上一絲不掛的女人,轉身離開了霸王包間。

關於SWEET是個處女,葉易琛早就知道,“魅色”的銀妝小姐,除了自己看得上的男人,否則沒有人可以碰她。這一次葉易琛隻是巧合的遇到了SWEET,本就不悅的心情讓他隻想放縱,而對象是SWEET,這隻是順便罷了。

葉易琛離開“魅色”前,看了一眼“青色”包間,裏麵一男一女正運動的分外激烈,女子妖嬈的容顏上,細氣的眉毛已經皺緊,小嘴微張,裏麵溢出無數的呻吟。

葉易琛不再看,直接離開,而包間裏的女人卻忽然睜開了眼,一行清淚落下。

葉易琛坐上了自己的車,發動,習慣性的開回了公寓。

站在電梯裏,葉易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下班的時候,他似乎跟那個女人說,讓她在巷子裏等自己?

發什麽瘋!葉易琛搖了搖腦袋,心想著林雨默應該已經回家了吧!哪有人會那麽傻一直在巷子裏等著?想著,葉易琛從褲袋中拿出手機,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

然而在打開門的一瞬間,葉易琛愣住了,一片漆黑。葉易琛想,或許林雨默已經睡了,可是這樣的想法讓葉易琛很不愉快!他都沒回來!那林雨默竟然睡了?

葉易琛徑直走進房間,打開了燈。然而,房間裏整齊的被子疊的好好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家政來過了,而那個女人呢?

“轟隆隆--”

葉易琛猛地抬頭,天空中劃過一道道閃電,雨跟著雷聲一並落了下來,葉易琛心中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轉身衝了下去。

白色的蘭博基尼飛快的馳騁在雨中,原本半小時的車程被葉易琛縮短到了十五分鍾,車子猛地停下,葉易琛拿起了車內的備用傘,快速的下了車。

然後空蕩蕩的巷子裏,葉易琛忽然有些無措。林雨默去哪裏了?想著從口袋裏取出手機,想要給林

雨默打電話,卻猛然發現,他根本沒有林雨默的聯係方式,又是一陣暴躁。

“阿琛?”林雨默沒有在雨中傻等,而是到一旁房子的屋簷下,縮成小小的一團,不知道自己固執的在堅持著什麽,卻就是不願意停止,看到一陣燈光的時候,林雨默忍不住的眯起了眼睛,看著雨中走出來的挺拔身軀,林雨默心中一陣欣喜,卻隻能發出極低微的聲音。

“林雨默!”葉易琛完全沒有聽到林雨默的喊聲,隻是些煩躁的一拳捶在自己的愛車上,收傘拉開車門,打算沿路找一找林雨默。

於是,葉易琛就這樣從林雨默麵前開車離去,而由於長時間蜷縮在角落的動作讓林雨默身體發麻,根本就動彈不了,跌倒在雨中,急的眼淚落下,跟落在她臉上的雨水混合在一起,讓人看不清楚。

葉易琛開著車,一路上搜尋著林雨默,然而卻依然無果。回到自己的公寓裏,葉易琛身上的白色西裝已經濕了,人也微微的喘著氣。

葉易琛看了一眼手機,沒有一個電話,或者一個信息,心下一陣惱怒。

葉易琛以為是因為自己忘記了去找林雨默,所以她跟自己耍起了脾氣,大概找了個地方好好的睡覺去了!這麽想著,葉易琛也確實覺得事實就是這樣,扯起嘴角,自嘲著自己,竟然還去外麵找林雨默?嗬嗬!果然是瘋了!一旦遇上曹一芯的事情,自己總是不對勁!想著,葉易琛暴躁的踢到了一旁的椅子,轉身進了浴室洗澡。

當葉易琛出來的時候,天空已經泛白,累了的葉易琛就這麽睡著了過去。

第二天是星期天,大約是中午十二點的時候,葉易琛的手機開始不斷的震動著,大有你不接電話我就不停的趨勢。

葉易琛睜開眼,伸手將手機抓了過來,看了一眼,竟然是韓義昌。葉易琛有些驚訝的接了起來,“什麽事?”

“什麽事?你說什麽事!你個王八蛋!我警告你!誒!你別搶啊……”

粗魯的女聲讓葉易琛一愣,撐著身體坐起身,葉易琛挑了挑眉,在聽到韓義昌的聲音時才再開口,“是誰?”

韓義昌一愣,看著雙眼通紅的女人還有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林秘書,還是決定說實話,“是這樣,葉總,林秘書好像病了。”

“哦?”葉易琛一愣,想起之前林雨默的病假,扯了扯嘴角,他是不會相信林雨默病了,大概就是在耍脾氣!“真是虛弱啊!”

葉易琛的聲音裏明顯的嘲諷,韓義昌怎麽會聽不出來,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麽說,好一會兒才道,“其實,總裁你要不要來看可以看林秘書?”

“她病了就好好休息,找我幹嘛?”葉易琛打了一個嗬欠,他找林雨默找到淩晨四五點,真正睡著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哪有那麽多精力陪他們去玩!隨即,葉易琛就掛了電話。

“可是……”韓義昌還想說些什麽,卻聽到了電話裏的“嘟嘟”聲,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身旁紅著眼睛的女人,“葉總有些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