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艾熏看著韓義昌冷笑著,卻沒有像韓義昌想象的那樣大吵大鬧,而是轉身就走了出去。

韓義昌正想追,卻聽到床上的人說了一句什麽,走過去才聽到,林雨默在說,“水”。韓義昌立即給林雨默倒了一杯水,卻在喂林雨默喝水的時候聽到了門外鎖門的聲音,一陣僵硬。

而走了出去的艾熏跑到大馬路上,叫了一輛的士,飛快的趕到了虞山公園,找到林雨默之前不小心說漏嘴的時候說的地址,3棟,1107。

站在公寓門口,艾熏抬手敲了敲門。

不規則的敲門聲,對於葉易琛來說,格外刺耳,讓他立即起身,開了門。

“是你?”葉易琛看著麵前的艾熏,忽然冷笑,“林雨默告訴你的?”

艾熏不知道葉易琛在說什麽,她隻知道自己很生氣!看著葉易琛輕挑的模樣,艾熏想不通林雨默為什麽會喜歡這個家夥!雖然很好看那又怎樣?他這樣的男人,根本沒有人能夠抓得住!

“葉易琛!你放過林雨默行不行!”艾熏說,因為哭了一夜而紅腫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葉易琛,“林雨默她身體不好,你不能這麽折騰她!”

“我折騰她?”葉易琛挑了挑眉,“關你什麽事?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樣就怎樣!”說罷,葉易琛將艾熏退了出去,猛地關上了門。

心裏卻是怒火滔天,林雨默,很好,很不錯!既然你不會當地下情人,那我就來教一教你!

給物業打了電話,葉易琛請他們派人來請門外的那位小姐離開!隨即,又拿起手機,葉易琛飛快的將電話打給韓義昌。

林雨默在艾熏離開不久後,漸漸的醒了過來,看著麵前的韓義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韓助理,你怎麽在這裏?”

韓義昌無奈的笑,“大概淩晨三點多的時候,我接到你的電話,但是不是你找我,而是一個叫做艾熏的女人,她叫我來幫忙。”

“艾熏?”林雨默一愣,這才注意到這個房子的格調,不就是艾熏所喜歡的風格,雖然林雨默沒有住過,但是她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這裏確實是艾熏的家。腦海裏昨夜的記憶回籠過來。

當時林雨默在巷子裏才等了半個多小時,艾熏給她打了電話。

林雨默還記得那時……

“喂?雨默你在哪裏?跟我去逛街吧!”艾熏似乎發生了什麽高興的事情,很欣喜的對林雨默這樣說道。

然而林雨默拒絕了,因為麵對的是沒有秘密的好友,林雨默告訴艾熏,自己公司對麵路口的小巷子裏等葉易琛。

艾熏聽了之後很生氣的掛了電話,說林雨默有異性沒人性,而林雨默隻是笑了笑,她知道艾熏會理解自己的。

隻是當林雨默等到淩晨兩點都沒有等到葉易琛的時候,天開始下雨,艾熏忽然又給她打了電話,似乎忘記了之前的不高興,樂滋滋的跟林雨默說著自己買了些什麽,直到後來聽到雷雨聲越發的大了,艾熏才忽然問道,“林雨默你在哪裏?”

林雨默沒有說話,艾熏卻很敏銳的了解了,猛地掛了電話來找林雨默。

葉易琛比艾熏先到巷子,隻是葉易琛根本沒有看到林雨默,就開走了,反而是艾熏,一個人一把傘,卻像是知道林雨默絕對不會離開一樣將縮在角落裏已經全部濕透的林雨默拉了出來。

“艾熏呢?”林雨默想起了所有的事情後並沒有太難受,畢竟他來過不是嗎?葉易琛總還是記得自己,有來找過自己不是嗎?想著,林雨默看了看周圍,有些奇怪的問道。

韓義昌正在無措,不知道要不要告訴林雨默,艾熏小姐很激動的想要找葉總,聽到林雨默的問題,他隻是含糊的回答道,“她出去了。”

“哦!”林雨默點點頭,想要坐起身,卻發現渾身無力,隻能躺著。

韓義昌看著林雨默想要上前扶一下,然而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看到葉易琛三個字,他立即接了起來。

“喂?葉總?”

“什麽?”

“哦,號碼啊……”韓義昌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林雨默,說道,“其實她就在我邊上,我讓她聽一下?”

“林秘書,電話。”聽到對方的回答後,韓義昌將手機遞給了林雨默。

事實上林雨默在聽到“葉總”兩個字的時候就一直盯著韓義昌的手機了,反而此時手機交給了林雨默,她卻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喂?”林雨默抿了抿唇,聲音有些虛。

“林雨默。”公寓裏的葉易琛穿著一身睡袍,靠在床上,聲音很是冷漠,“你生病了?”

“沒有!”林雨默想都沒想的否定,聽到葉易琛的聲音,她不敢再讓葉易琛有任何的不悅。

“那你能告訴我,為什麽你沒有回家嗎?”葉易琛溫吞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林雨默卻是一急,想要坐起來卻沒能動。

“給你半小時,我要看你到家裏。”葉易琛說完掛了電話,林雨默一臉無措的將電話遞給了韓義昌。

“怎麽了?”韓義昌看著林雨默,有些擔心的問道,“總裁說什麽了?”

林雨默抿了抿唇,遲遲沒有說話,好一會兒,忽然抬起頭,“韓助理,你可以幫我嗎?”

韓義昌立即點點頭,“可以啊!隻是我們現在被反鎖在著屋子裏了,我能幫你的不多了。”

林雨默笑了笑,搖搖頭,手指了指窗台,“那邊的花盆下麵,艾熏放在那裏的備用鑰匙。我現在沒有力氣,我希望你能送我去虞山公園,可以嗎?”

虞山公園?韓義昌一愣,雖然鮮少有人知道葉易琛是住在虞山公園的,但是韓義昌卻是這少數人之一,看著林雨默,他早知道有貓膩卻沒想到……然而,韓義昌還是點了點頭,“可以。”

林雨默到達虞山公園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以後了,從韓義昌的車上下來,林雨默扶著車子站穩,“謝謝你韓助理,下麵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回去吧!”

“好。”韓義昌點點頭,雖然擔心林雨默,卻知道如果自己

上去了會給林雨默帶去更多的麻煩,所以他將車門關上,跟林雨默揮了揮手,便開車離開了。

林雨默一步一晃的走到公寓門口的時候已經離葉易琛打電話的時間過了一個多小時。

房間裏的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手機,林雨默,你果然不知道情婦是怎麽當的!猛地起身,脫下睡袍想換上襯衫卻在房間門口看到了一張蒼白的臉。

“你病了?”葉易琛沒有穿衣服,反而是走了過去,將已經站不穩的林雨默拉進了懷裏,感受著懷裏的女人格外高的溫度,忽然覺得不對勁,“怎麽搞的?”

“昨晚……”雖然走得很慢,但是林雨默的狀態很差,被葉易琛摟在懷裏的她喘著粗重的氣緩緩的說道,“昨晚淋雨了。”

“淋雨?”葉易琛一愣,難道她是回家的路上淋了雨暈倒了?

葉易琛忽然有些心疼,卻想到韓義昌居然在林雨默身邊?韓義昌的阿姨是不會允許韓義昌夜裏離家的,那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林雨默到韓義昌家裏了?而之前艾熏跟自己說的,放過林雨默!

這兩件事情讓葉易琛很是不爽,低頭卻看到林雨默微闔的眼簾,小嘴有些病態的紅色,忍不住就低頭吻了下去,撬開林雨默的齒貝,唇舌嬉戲。

林雨默隻覺得頭暈,忽然又被人含住了嘴唇,有些難受,又掙脫不開,隻能任由葉易琛為所欲為……

“別……”葉易琛的唇一離開林雨默的,她立即叫了出聲,“我……不舒服……”

然而葉易琛並不管林雨默是否不舒服,隨手解開了女子的衣衫,看著女子泛紅的身體,輕挑的笑著,“默默,你的身體都紅了……”

林雨默的臉一陣通紅,隻想避開卻被葉易琛按住了雙上,並置於頭頂,接著,濕潤的感覺襲擊了她的胸前,感覺到身上的男人不斷的啃咬著自己的身體,林雨默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是一陣陣的發熱。

意識不再,不知道什麽時候被鬆開的手,終於主動環上男子的脖子……

纏綿之後,林雨默燒的更厲害了,葉易琛則是饜足的起了身,穿好了因為林雨默的忽然出現而丟在一旁的襯衫。

葉易琛冷然的看著床上的林雨默,“林雨默,你記住!做我的女人,最好別再惹我生氣!”然而,林雨默躺在床上毫無動靜讓葉易琛感覺到了什麽,摸了摸女子的額頭,卻被那溫度嚇到了,立即打了電話給私人醫生。

沒多久,Dr李就來了。

“葉公子。”Dr李看著開門的葉易琛,姿態很是恭敬,跟著葉易琛走進去之後,立即問道,“是哪裏不舒服?”

葉易琛搖了搖頭,打開了房間的門,“不是我,是她。”

Dr李一愣,自己是葉家的私人醫生,而他的女兒也對葉易琛很有好感,這葉公子房間裏竟然有女人……但是這些想法在Dr李腦海裏走過一遍之後,他依然很恭敬的點點頭,走進去看了看林雨默。

“怎麽樣?”葉易琛看著Dr很快就起身,便問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