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子,她昏迷了。”Dr李也覺得很驚訝,這個女人的身體很差,似乎才受了風寒還被強迫著行了那事,不過這個女人有多慘跟他沒有關係,想到葉公子不管她的身體要了她,Dr李心裏已經放心了許多,畢竟如果在乎一個人,怎麽會這麽對她呢?

“昏迷?”葉易琛一愣,他以為林雨默隻是太累了所以睡著了,怎麽會昏迷呢?

“這位小姐身體本就不好,昨夜又受了寒,”Dr李回答道,說著有些不好意思,卻在葉易琛的眼裏訕訕的繼續,“而且……似乎又疲勞過度……”

葉易琛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皺了皺眉,“很嚴重嗎?要怎麽辦?”

Dr李打了電話給自家的診所,然後告訴葉易琛,“沒事,我叫我女兒Lily來把掛的藥水送來,注意物理降溫,等她燒退了就沒事了。”

葉易琛點點頭,看著Dr李整理東西的樣子,一句話忽然落了下來,“謝謝。”

這話不說倒沒什麽,說出來,反而讓Dr李一驚,他活了大半輩子了,從小給葉易琛看病也不是一次兩次,然而這一次竟然跟他說謝謝?直覺有些不好,Dr連忙直起身揮著手,“沒事沒事!等會兒LILY來了她會幫那位小姐掛水的!葉老爺子的藥還需要我去配,我先回去了!”

“好。”葉易琛點頭,人卻沒有站起來,而是看著床上的林雨默,泛紅的臉頰已經不若下午時的蒼白,不過病的似乎更加嚴重了,忽然有些後悔,其實他可以等她身體好了再懲罰她的。

門鈴再次想起來,是Dr李的女兒lily來了,將藥水還有一些退燒的藥拿了過來,很是專業的幫林雨默打了針,並且掛了水。

“葉公子。”lily做完一切後,看了一眼葉易琛,隻見男人靜靜的看著林雨默的睡顏,似乎沒聽見她的叫喚,不願意再說什麽,卻也不想離開便僵在了原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易琛忽然抬起頭看了lily一眼,“你叫lily?”

Lily一愣,立即點點頭,“是!”

葉易琛看了一眼客廳的方向,“勞煩幫我拿一下客廳茶幾上的那兩本雜誌。”

“好!”lily二話不說立即出去將雜誌拿了過來遞給葉易琛,而葉易琛笑著道了謝之後便開始看雜誌,一直沒再搭理lily。

“疼……”忽然,林雨默輕微的聲音讓葉易琛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雜誌,看著針管裏已經回出來的血,近乎咆哮的衝lily大吼,“你愣著幹嘛!她水掛完了你沒看到嗎?”

因為不被理會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的lily因為太無聊,差點睡著,被葉易琛一吼,嚇得立即站了起來,太過緊張的後果就是手忙角落,好在專業的技術還在,終於將水換上。

看著針管裏的血漸漸回到林雨默的體內,葉易琛的臉色終於好了一些。

葉易琛看了一眼此時站得端端正正,不敢有一絲忽略的lily,猛然發現自己居然沒有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阿琛。”林雨默的聲音再度響起,打斷

了葉易琛的心思,回頭看著林雨默雙眼緊閉,隻有嘴裏在呢喃著,“阿琛……”

葉易琛無奈的看著林雨默將她亂動的小手放好,繼續關注著自己手中的雜誌,lily看著眼前的一切,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葉易琛這樣的男人,也會照顧人嘛?

林雨默真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lily給林雨默拔了針離開,而葉易琛則是幫林雨默按著針口處,眼睛卻隻看著自己手裏的雜誌。

“阿琛……”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手已經按到了針口的一旁,自己眼紅的血沾上了棉簽,忍不住開口。

“你醒了?”葉易琛原以為林雨默又是在夢話,沒想到低頭卻對上了林雨默的眼睛,心裏隱隱的有些高興。

“嗯。”林雨默扯起嘴角笑了笑,然後有些尷尬的看向自己的手,“阿琛,你按錯地方了,我有點疼。”

葉易琛一愣,這才發現林雨默的針口處因為沒有被按緊而流了血,立即從一旁的紙巾盒裏抽出紙幫她按照。

“抱歉。”葉易琛有些尷尬的開口,“我就顧著看書了。”

“沒事。”林雨默搖了搖頭,嘴角還是笑意,不知道為什麽,醒來看到葉易琛就在自己身邊,她就會覺得很心安很高興,雖然身體還是很難受,但是一點也沒關係。

“白癡。”葉易琛將林雨默摟在懷裏,雜誌被扔到床頭櫃上,“餓了沒?”

林雨默搖搖頭,她的胃不好,現在什麽感覺也沒有。

“真不會照顧自己!”說著,葉易琛將林雨默放平在床上,自己起身去了廚房。

不多時,兩碗熱氣騰騰的麵端了出來,葉易琛將林雨默扶起來,小桌子支在床上,讓林雨默湊在小桌子上吃。

林雨默有些受寵若驚,吸食著碗裏的麵,沒多一會兒就吃完了。

“吃飽了?”葉易琛也將碗裏的麵吃完,一天沒吃飯了,卻是餓得慌,看了林雨默一眼,葉易琛問道。

“恩恩!”林雨默笑著點頭,“飽了!”說罷看到葉易琛拿起碗,她忽然就想起來,隻是沒能下床,又跌倒在床上。

“你幹嘛?”葉易琛放下手裏的碗,不悅的將林雨默按在床上,姿勢頗為曖昧,林雨默的臉又是一陣通紅。

“我……”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臉,長長的睫毛卷起,皮膚白皙的讓人羨慕,有些狹長的眼睛,心髒還是不對勁的狂跳著。“我……我要洗碗……”

好不容易將話說了出來,林雨默卻看到葉易琛的臉在眼前繼續放大,猛地吻住了自己的唇。

一直到林雨默喘不過氣來,葉易琛才緩緩的放開了她,丟下一句,“白癡,我隻是把碗拿到廚房,明天家政回來處理。”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看著葉易琛離開,臉上依然的緋紅。

這天晚上,葉易琛沒有再碰林雨默,不知道是因為怕她身體不好又一次昏迷還是怎樣,自己洗過澡之後,葉易琛摟著林雨默一同睡去。

星期一又是忙碌的一天,不過這一天的忙碌跟林雨默無關,葉易琛看著早晨急急忙

忙要起床的林雨默毫不猶豫的將她落下,狠狠的落下一吻,命令道,“今天你休假,不許去!”

說罷不給林雨默反駁的機會,自己起了床。

臨走前,葉易琛將自己的筆記本奉上,“無聊就上上網,看看電視什麽的,中午的飯可以定外賣,我今天下班就會回來,別餓著自己。”

林雨默點頭應道,看著葉易琛離開的背影,林雨默忽然感覺到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

門被關上,外界的一切與林雨默沒有關係,她就像是一個小婦人,感受著跟愛人道別之後的那點溫馨,覺得很滿足。

當然在林雨默滿足的同時,葉氏企業十七樓發生了另一件事。

“葉總!這位小姐找您!”韓義昌看著麵前穿著一身套裝,卻明顯有著酒店女人味道的女人,倒是沒阻攔,給她敲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葉易琛抬起頭,一愣。

“是你?”葉易琛站起身,“怎麽?這麽快就想我了?”說著將SWEET攬進懷裏,“或者說,你丟了你的心在我這裏?”

SWEET沒有掙紮的靠在葉易琛懷裏,甜甜的一笑,“哎呦!被葉公子你說中了,確實,我的心丟了,在你那裏。”

然而,當葉易琛低頭欲吻SWEET時,卻被SWEET推開。

“怎麽?”葉易琛並未覺得惱怒,而是隨意的挑了挑眉,看著SWEET,“來找我,莫非還有別的什麽正事?”

SWEET冷冷的笑了,之前的妖嬈之美瞬間散去,整個辦公室在她帶著恨意的視線裏溫度降了好幾度。

SWEET從包包裏取出一張支票,放到葉易琛的桌上,扯起嘴角嘲諷著道,“不知道葉總以為,我的**值多少錢呢?”

想到自己那一夜疼的有多痛,卻因為身上的人是自己所喜歡的,SWEET努力讓自己忍受著,並盡力的迎合著……

然而結果呢?當SWEET從空空的包間裏醒來,身上什麽也沒有,就這樣一絲不掛的躺在沙發上,而重點還不是這裏,而是那張茶幾上的一張空白支票,像是千萬隻箭刺傷了她。

“這不是買你**的價格。”看著SWEET的表情,葉易琛顯然明白了她的憤怒從何而來,淡然的挑眉,也不急不氣,“我隻是有急事要離開,留下的這張支票,隻是我給我的女人用的。”

SWEET一愣,那一句,“我給我的女人用的。”落在她的心上,忍不住一甜,或許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因為喜歡,所以隻是一句話,她都會覺得甜蜜。

葉易琛隨手拿起支票,撕碎,並且伸出手臂將SWEET拉進懷中,“要是你不喜歡,我們就把它撕掉。”低頭輕輕的吻了SWEET的眉間,“我喜歡你,所有你想要的,我有的,我都會給,你不要的,我就讓它消失!”

這樣的情話大概是每個女人的硬傷吧!SWEET聽著,心頭忍不住的亂跳,是她誤會他了!他說,他喜歡自己!帶著欣喜的眼神,SWEET看向葉易琛,忽然想要留在葉易琛的身邊,一直在他身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