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蘭博基尼穩穩的停在一棟棟高樓前,顯然是富家子弟不樂意跟父母一起住而自己買的房子。葉易琛下車將林雨默也扶了下來,這裏確實是葉易琛的“小家”,上了11樓,葉易琛一手將林雨默扶穩,而另一隻手則伸手開了門。

幸好爸早就知道自己要回來,大概一早就叫了家政把這裏打掃過了,不然這個“家”亂成一團大概就要累死他了,想著,葉易琛快步將林雨默弄進房間裏,放到寬大的床上,不再看林雨默一眼,拿了一件浴衣進了衛生間。

水聲嘩啦啦的響著,林雨默的頭一陣陣的疼痛,睜不開眼睛,可是渾身上下都像被火燒著一樣,她難受的扭動著身體,原本就被撕破的襯衫又不好脫,焦躁中,她用力的扯著,結果就是整件衣服徹底的壞了。

可是這樣並不能讓林雨默覺得舒服一點,厚實的絲襪跟A字群在她的扭動中也頹然掉落在了地上。

當葉易琛洗好澡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一個女子衣衫褪盡,扭動著白皙而又泛著粉紅的嬌軀,讓他忍不住的喉結滾動,卻又不能任由她這般。

葉易琛覺得自己是大發善心了,他幾步走過去,將被女子壓在身下的被子蓋到身上,誰知剛一蓋上,林雨默就猛地推了被子,沒有注意的葉易琛就是這樣被撲倒了?!撲倒在了床的另一邊。

林雨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她隻是感受到了一塊涼涼的,像是冰塊一樣的東西,她認為那是一樣好東西,可以讓自己不那麽熱,所以她就蹭啊蹭的……

葉易琛並不認為自己是個柳下惠,他不動她不是因為不心動,不想要,而是知道這個女人被下了藥,女子的貞操有自己的價值,若是他碰了她,那麽跟給她下藥的人有什麽區別呢?可是,在此時,麵對著這樣一具誘人的身體不斷的向自己靠近,那些思量被盡數拋在了腦後。

葉易琛一個翻身將女子壓在身下,冰冷的薄唇貼上了女子的櫻唇。林雨默感受到被人襲擊的嘴唇,沒有不悅與推拒,反而是揚起了嘴角,“好涼!”她張嘴,用力的去舔舐,去摩擦,想要將這冰冷的溫度過給自己……

可是,卻好像適得其反,葉易琛自然不會任由一個女人擺布,沒多久又拿回了主導權,狠狠的啃咬著女子的櫻唇。

吻越吻越深,林雨默感覺到一陣陣的空虛,身體也好像更加熱了,不斷的扭動卻得不到一點點的紓解。

感受著身下的人不知收斂的扭動,葉易琛嘴角微揚,既然你已經自己脫到這裏了,那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就不能怪他了!

林雨默的身材很好,這是葉易琛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確定的,然而這樣良好的手感,讓他一時間不能自拔,隻能任由著自己沉淪,再沉淪。

一直到葉易琛忍受不了的將林雨默的雙腿分開之前,她都像是一直乖順的小貓,靜靜的依著他,由著他。

好在葉易琛並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但是他已經做不到推開麵前的女人,隻好溫柔的對待,不斷的親吻,摩挲著女子的肌膚,一直到林雨默真正的放鬆下來,然而就在此同時,葉易琛的濃眉瞬間緊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