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一愣,立即點點頭,猛地從床上下來,拿著衣服就跑進了衛生間。葉易琛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怎麽會有林雨默這樣的女人,生著病不起床,不吃早飯,就顧著玩?無奈的搖了搖頭,葉易琛隨手收拾了床,然後拿著電腦走回了自己的書房。

林雨默走出衛生間的時候,發現房間已經收拾整齊了,巧的是,門鈴就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林雨默立即過去開門,是外賣早餐的一個小姐,笑意盈盈的將外賣袋子遞給林雨默,還說,“祝您用餐愉快!”

林雨默實在不知道,已經快十一點的時間,居然還有早餐外賣?然而就是在她這一個怔愣的時候,送外賣的小姐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那副模樣,顯然是個很可愛的女生。

林雨默沒有說話,轉身將早餐拿到了餐桌上,打開。

皮蛋瘦肉粥和幾盤小菜,很簡單的中式早餐,林雨默心裏一動,她一直趕時間,好久都沒有吃過這樣的中式早餐了,一下子食指大動,很快就幹完了所有的食物。

將餐盒收拾掉,林雨默忽然有泡茶的衝動,或許是因為吃的是中式的早點,她忽然就很想在這休閑的時候享受一下中國風味的泡茶樂趣。

說做就做,林雨默走進廚房,找到了前幾日拿著葉易琛的卡在超市買下的鐵觀音和龍井,由於沒有茶壺,林雨默用鍋子代替,將水煮沸,倒出。過了一會兒,她伸手觸摸了下裝水的被子,感覺到水溫合適,立即將自己裝好的茶包放了進去,泡了茶。

看著兩個杯子裏靜靜飄出的香氣,林雨默覺得很是舒心,她極喜歡這種味道,淡淡的恬靜,是她一直渴望的生活的味道。

雙手捧起泡著鐵觀音的茶杯,林雨默眯著眼睛輕輕聞了聞,不錯,水溫控製的可以,茶葉的量也剛好,將杯沿擱到嘴邊,輕輕的品了一口。

“在喝什麽?”葉易琛的聲音忽然傳來,讓林雨默有些驚訝,葉易琛工作的時候就像是工作狂一樣,很少會出來,特別是她怕葉易琛不高興,一個人在廚房泡茶的呀!

“嗯……”林雨默那著杯子向葉易琛的方向送了送,“泡茶……”

“茶?”葉易琛一皺眉,剛剛是因為口渴所以想喝咖啡,卻想到家裏沒有他要的咖啡,正打算倒點白開水,卻看到了林雨默,想起之前那口味幹澀的茶水,嫌棄的哼道,然而手卻是冷不丁的從林雨默手中接了過來,喝了一口。

“和上次的不一樣。”葉易琛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喝了下去,而且似乎還感覺到了一股愜意,嘴裏忍不住的說道。

林雨默一愣,難道上次的茶葉易琛喝過了?這樣的認知,讓林雨默有些高興,嘴角微微揚起,非常樂意的解釋道,“上次的茶是雲南的普洱,比較苦,是一種黑茶,因為剛巧在茶水間看到,所以就泡了。”

葉易琛一愣,卻是很苦,而且很不好喝!不過這一杯,倒是可以……想著葉易琛抬頭,卻正好看到了林雨默身後的另一個杯子。

“那是?”

看著葉易琛的視線,林雨默轉過身,連忙將杯子拿了起來,遞給葉易琛,“這是鐵觀音,我還沒喝過……”

說起沒喝過的鐵觀音,林雨默忍不住的將視線落在葉易琛剛剛喝過的杯口處,那裏,她剛剛似乎喝過,小臉一下子通紅,連手裏的杯子被奪走都沒反應過來。

葉易琛沒看林雨默,隻是好奇的將林雨默手中的杯子拿了過來,隨手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了一旁,輕輕拚了一口,入口有些澀,卻很香,茶水的色澤很不錯,讓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種茶。

“你說這叫什麽?”葉易琛抬起頭,看著林雨默,“什麽觀音?”

“鐵觀音!”林雨默猛地反應過來,立即回答道,“這種茶很提神!剛剛喝的是龍井,會讓人覺得很舒心很愜意!”

葉易琛一愣,想了想,確實是這樣,將泡好的鐵觀音茶杯拿在手中,葉易琛轉身要回房間,忽然停下了腳步,“以後給我泡茶,用鐵觀音。”

“啊?”林雨默愣了愣,立即點頭,“好!我知道了!”

葉易琛的背影一下子沒入書房的門後,林雨默心裏有幾分欣喜,“阿琛喜歡她泡的茶!”然而下一刻,林雨默又忽然愣住,如果阿琛要喝茶,那她是不是就要在茶涼了之前給他加水呢?不然,茶水幹澀的味道可不好受!

抿了抿唇,林雨默將煮沸的水倒進保溫瓶裏,將保溫瓶拿進了葉易琛的書房,由於是在公寓裏,林雨默一下忘記了韓義昌的教誨,如果葉總在工作的時候,千萬不要進去打擾,如果有事一定要敲門。

因為忘記了,所以林雨默一手拿著保溫瓶,另一手則是扭開了門把,推門走了進去。因為知道葉易琛在工作,林雨默下意識的放慢了腳步,走的很輕,一直走到葉易琛的書桌前。

林雨默看了一眼葉易琛依然專注工作的側臉,心跳又是一陣加速,葉易琛工作的樣子沒有了平時風流的邪魅笑容,沒有多餘表情的臉上卻專注異常,更讓林雨默心動,輕輕的將保溫瓶放到葉易琛的書桌一角,林雨默拿起桌上已經涼了的茶杯,悄悄的走了出去。

葉易琛猛然從電腦前抬起頭,卻看到林雨默離開的背影,一愣,心下有幾分怒意,卻看到了桌上多出來的保溫瓶,打開,裏麵一股濃重的茶香溢了出來,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看了一眼保溫杯下壓著的字條。

“阿琛,茶涼了味道會變得幹澀,保溫杯裏有熱的。”

葉易琛將保溫杯放到嘴邊,輕輕嘬了一口,味道剛剛好,剛剛蹙起的眉一下子鬆開,仿佛精神好了許多,放下杯子又開始了工作。

林雨默無聊的將已經涼透的茶倒掉,隨即又包了幾個茶包,放在一旁,看著鍋子裏漸漸煮沸的水,將水倒出,等著溫度下降,泡茶,隨即再倒進保溫瓶中。這樣,阿琛就可以喝了。林雨默是這麽想的。

忽然,手機一陣震動,讓林雨默一驚,一般情況下沒什麽會總是找她的,怎麽今天會有呢?拿出手

機,卻發現是一個沒見過的號碼,愣了愣,林雨默才接了起來。

“喂?你好,你找哪位?”

葉易琛在書房裏聽到林雨默的聲音一陣無語,這個手機不是她林雨默的嘛?他還能找誰?

“是我。”

聽到葉易琛的聲音,林雨默一驚,瞪大了眼睛,好一會兒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嗯,阿琛怎麽了?”

葉易琛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保溫杯,“我不喜歡保溫杯。”

“啊?”林雨默看著才裝好的保溫杯,一下子無措起來,有些猶豫的說,“可是,不放保溫杯裏,茶很快就涼了,那就不好喝了……”

“所以……”葉易琛骨節清晰的手指敲在桌上,聲音順著電話悠悠的傳來,“我要喝好喝的茶,作為我秘書的你,應該可以滿足的吧?”

林雨默一愣,聲音裏有些無奈,“如果我經常進出,會打擾到你吧……”

葉易琛抬手拿起一旁的保溫杯,因為沒有人在,所以眼裏的嫌棄明顯的很,卻還是在茶香中喝了一口,看了一眼書房的門,悠悠的道,“其實你剛才進來,沒有打擾到我。”

林雨默一愣,想起韓義昌之前說的,葉易琛工作的時候最討厭別人在他身邊,很容易打擾到他,所以雖然很想多看看那樣認真的葉易琛,她還是乖乖的走了……

事實上,別說林雨默驚訝,葉易琛也覺得奇怪,以往,隻要有人走近,他總會下意識的反應到,哪怕人家很輕卻還是會打擾到他。被打擾的葉易琛情緒會很差,所以在別人要進門之前,他唯一的要求是,敲門,而且不能多敲,隻能敲三下,等他說進來才行。

可是偏偏剛剛林雨默進來了,沒有敲門,甚至連發現林雨默,還是在葉易琛正好抬頭的時候才看到林雨默離開的背影。

“泡好茶,送進來。”葉易琛不會以為這是有什麽特別的原因,他將這歸於林雨默的存在感太低,所以自己不會感覺到,不理會沉默的林雨默,葉易琛說完話講電話掛了。

被命令的林雨默則是悲慘了許多,將保溫杯裏的茶水重新倒進杯子,然後端進了葉易琛的書房。

“阿琛。”林雨默沒想到走進去會看到這樣的葉易琛,忍不住叫了一聲,此時的葉易琛靠在椅背上,緊閉著雙眼,林雨默幾步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葉易琛的頭,卻看到男人猛然睜開的眼,嚇得立即收回了手。

“茶還沒涼。”葉易琛猛然直起身子,冷冷的目光又一次回到了電腦上,心下有些不悅,剛剛一陣忽然的頭痛讓他難受不已,不知道林雨默是不是看到了,想著聲音裏帶上意思戾氣,“誰讓你進來的!”

林雨默看著忽然不悅的葉易琛,抿了抿唇,囁嚅著,“對不起……”

葉易琛卻不再看林雨默一眼,又專注在了自己的工作上,時不時的伸手將一旁的茶杯拿起來喝一口,雖然回了家,但是他還是要工作的,作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工作狂”,葉易琛一直如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