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則是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葉易琛,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安靜的站在葉易琛身邊,不需要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也不需要看著葉易琛跟別的女人做那些親密的動作,說起來,林雨默最喜歡的就是葉易琛這個樣子吧!

預計著茶水快要涼了,或者是看到一杯茶又要見底,林雨默總是很快的離開泡茶,在葉易琛發現茶水問題的時候換上新的一杯,這樣的謹慎,讓林雨默還是忍不住出了點汗,原本就不是很舒服的身體又開始有些暈。

這樣一個下午過的很快,然而,在葉氏企業17樓,卻並不好。

“啊!”某個女人從薄被裏坐起身,身上的青青紫紫還是很是鮮明,卻看到休息室門口一臉揶揄之色的韓義昌猛然大叫起來。

韓義昌有些鬱悶的堵住耳朵,好一會兒才放下。

“你出去!”SWEET大叫著,將床上的枕頭扔了過去,卻被韓義昌好好的接住。

“葉總說,叫你下班。”韓義昌的臉色因為SWEET的行為而變得很不好,看著SWEET冷冷的說道,“上班上到床上,然後睡上整整一天的人,SWEET小姐,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

說罷,韓義昌轉身離開,不帶一絲停留,將手中的枕頭放在葉易琛的辦公桌上,自己走了出去。

SWEET用薄被緊緊的裹著自己,不敢相信的看著已經消失的背影,為什麽她忽然覺得有些難受?她不是那種女人!為什麽所有人都要把她看成那種女人!難道在酒店工作的女人就都是這樣的不堪嘛!

眼淚忽然落下,SWEET抱著身上的白色薄被,嗚咽出聲。不知過了多久,SWEET起身,卻不敢離開床,她身上什麽也沒有,無措之中,看到了休息室門口處掉落在地上的一個紙袋。

SWEET帶著疑惑,裹著被子走了過去,打開才發現是一套新衣服,想到那個臉色極差的男人,臉上一紅,又想到韓義昌說的,都是葉總讓他做的 ,所以這一切都是易在為她做!易是愛她的。SWEET深信。

當然,陷入愛河的SWEET不會去想,如果真的是葉易琛的意思,他為什麽不會自己來叫自己起來,而是在下班之後那麽久讓助理來看光自己?這樣值得深思的問題,對於一個在愛情中智商成負的女人,確實難以思考。

起身換上了衣服,SWEET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半,想要給葉易琛打個電話,這時才忽然發現,自己連葉易琛的聯係方式都沒有!沒有辦法,隻能回家。

同樣的時間在葉易琛的公寓裏,林雨默委屈的癟著小嘴,她想說,阿琛,要不要吃飯?可是……看著麵前認真工作的男人,林雨默噤了聲,又看了一眼男人跟前的那杯茶,又已經要見底,林雨默轉身離開了書房--泡茶。

等到林雨默走了出去,葉易琛嘴角忽然上揚,將電腦裏的資料文件全部關閉,坐直了身體,揉了揉太陽穴,將茶杯中的茶水喝

盡。

以往喝咖啡都沒有今天這麽勤,都上了好幾次的廁所,然而,精神狀態倒是比之前喝咖啡的時候還要好上許多。

葉易琛將筆記本合上,看了一眼手機,時間不早了,該吃點東西了,想到吃東西,葉易琛忽然想起來今天上午回來,他連午飯都沒吃!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一向是這樣的,一工作起來就忘記了別的事情。

林雨默拿著杯子泡茶,忽然覺得胃一陣陣的痛著,想到包裏的藥,立即跑進了臥室,一竄而過的身影讓葉易琛一愣,大步走過去,卻看到林雨默飛快的從包裏拿出藥,幹咽了下去。

“你幹嘛?”葉易琛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麽大聲的質問,但是他真的不理解明明可以喝水咽藥,吃藥這種事已經很不舒服了,這個女人還白癡兮兮的幹咽。

林雨默一愣,抬起頭,因為幹咽藥而有些紅了的眼眶對上男人的眼眸,牽強的扯出一抹笑容,揮了揮手中的藥瓶,“吃藥啊!”

葉易琛忽然覺得自己幼稚,幹嘛要管她?看著林雨默紅紅的眼眶,卻還是說道,“為什麽不喝水?”

林雨默想說,因為著急所以急著吃藥了,可是這樣的說辭真的好奇怪,抿了抿唇,猶豫著。

似乎看懂了林雨默的猶豫,葉易琛也懶得多管,“走,出去吃飯。”

說罷,葉易琛就走在前麵換了鞋準備出門,林雨默立即站起身拎著包包跟了上去。

這是第一次,葉易琛帶林雨默出去吃飯,林雨默想她是一個地下情人,照理是應該丟在家裏,默默的看不到葉易琛的世界,不過,此時她發現,其實現在這樣,也不錯不是嗎?

葉易琛帶林雨默去了一家叫做“愛麗絲”的西餐店,據說店主有一個很愛的人,名字就是叫**麗絲,然而在相愛之後,他們相守沒有多久,愛麗絲便因為家族的病而撒手人寰,留下店主開了這樣一家店。

林雨默知道這個故事,是葉易琛說的,葉易琛將菜單放到林雨默跟前,“你不會做飯,我們隻能出來,點餐吧!”

林雨默原本喜悅的心情就因為這樣一句話,頓時消失無蹤,看著葉易琛沒有表情的臉,雖然嘴角還是上揚,但是林雨默知道葉易琛不高興……抿了抿唇,努力的笑了出來,“你點就好了,我都可以的。”

葉易琛看著被重新遞過來的菜單,挑了挑眉卻沒有說什麽,隨手點好並且交給了一旁的侍者。

這一頓飯吃的,可以說是很不愉快,但是林雨默認為自己沒有表現出來,她靜靜的吃完了麵前所有的食物,然後乖乖的跟著葉易琛回家,殊不知她的所有沉默在葉易琛的眼裏早已在訴說著不悅,葉易琛有怎麽會不知道?

不過這一次,葉易琛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明明對所有的女人都是很好的他,此時並不想要安慰林雨默,冷冷的看了林雨默一眼,假裝自己沒發現她的不開心。

然而,在上車前,一個人的出現又讓事情橫生了

些枝節。

“小默?”一個熟悉的聲音讓林雨默猛然回頭,看著黑暗中朝自己走來的男人,林雨默皺了皺眉,絲毫沒看到身旁的葉易琛有些不悅的表情。

“小默!真的是你!”韓靳走到林雨默跟前,驚喜的笑道,“好久沒看到你!你去哪裏了?你不知道,阿傑的病在好轉!”

看到韓靳的一瞬間,林雨默隻覺得心停止了跳動,聽著韓靳激動的訴說,她隻是感覺到一陣抽搐,阿傑!猛地反應過來,林雨默上前一步拉住了韓靳,“韓靳!可以改天再聊嗎?”

林雨默的眼神裏透露著太多東西,讓韓靳一下子愣住,忽然感覺到一股冰冷的視線,看過去才發現一旁的葉易琛帶笑的臉上,一雙琥珀色的眼眸裏直射出狠厲的視線。

韓靳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將原本的喜悅慢慢的壓到心底,點點頭,“那好吧,有時間,我們改天再聊。”

說罷,韓靳轉身離開,心裏還是有些奇怪的,雖然他能夠看出來站在林雨默身後的那個男人跟林雨默的關係,但是這並不能夠讓一直對阿傑很在乎的林雨默拒絕了解阿傑的信息啊!

韓靳不知道這是為什麽,但是他能感受到林雨默眼中的無奈,以及求助……罷了,隻要是韓靳可以幫的,林雨默需要的,他韓靳什麽時候能夠拒絕。沒錯,他喜歡她。

林雨默看著韓靳離開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夜幕中,恍然發現自己做了什麽,她讓韓靳離開,她……她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冷漠,這麽冷酷,這麽自私……用力的抿緊了唇,林雨默低下腦袋,臉上是從未有過的憤恨,她憤恨自己。

“上車。”葉易琛在韓靳離開後就上了車,拉下車窗,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林雨默,卻又帶著一絲嘲諷,“或者你想一直留在這裏?”

林雨默猛地抬起頭,看著葉易琛,心裏兩種聲音在互相叫囂著,逃避,還是繼續?林雨默用力的要下自己的唇瓣,她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轉身繞到車子另一邊,林雨默飛快的上了車,正要拉安全帶,卻被葉易琛按住,炙熱的吻迎麵而來,林雨默一驚,手緊緊的攥住身下的椅子,瞪大了雙眼。

“乖……”葉易琛難得溫柔的說了一句話,立即讓林雨默失了情緒,乖乖的在葉易琛身下任由他擺布。

葉易琛的吻痕灼熱,唇舌相交間,林雨默沒有發現葉易琛忽然睜開的眼睛裏閃過一抹厲色,不知緣由的開始了啃咬。

“唔……”林雨默吃痛的想要推開,卻被葉易琛的手扣住了頭,掙脫不得,淡淡的血腥味在兩人的口中散開。

林雨默急的想哭,卻沒有一點辦法,氣息開始紊亂,不過終於在林雨默以為自己要失去空氣暈倒的時候,葉易琛忽然坐直了身子,一副淡然的模樣發動了汽車。

林雨默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呼吸著險些失去的空氣,伸手想要將安全帶扣上,卻發現安全帶已經扣好,大概是葉易琛扣的吧……林雨默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