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林雨默不知道葉易琛怎麽了?為什麽忽然這麽粗魯的對自己?眼眶微紅,林雨默轉頭卻猛然在車子的後視鏡裏看到自己,紅的滴的出油的臉,紅腫的嘴唇,嘴角還有一絲血跡,以及那泛紅的眼眶,淩亂的發……

林雨默忽然覺得自己很是不堪,一直凝在眼眶中的淚即將落下,卻聽到葉易琛忽然開口。

“那是誰?”

林雨默的神經在反應過來葉易琛說的人是韓靳的瞬間緊繃起來,眼淚一下子散去,雙眼中隻剩下驚恐。

或許是因為林雨默這樣的反應,葉易琛沒有再問,隻是冷冷的一笑,將車開的更快,林雨默害怕的拉緊了身下的椅子,不敢再看葉易琛一眼,因為剛才她似乎看到了葉易琛眼中,翻江倒海的憤怒。

事實上,林雨默沒有看錯,隻是她不知道鴕鳥的她不看葉易琛,並不能阻止葉易琛的怒火繼續泛濫,在白色的蘭博基尼抵達虞山公園之後,葉易琛直接將林雨默一把拎了出來,幾乎是用拖得帶上了公寓。

“阿琛……”林雨默看著被葉易琛緊緊抓著的手臂,抿了抿唇,害怕極了。

“嘭!”

門猛地被關上,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林雨默,臉上的笑容已經徹底不見,看著林雨默的眼裏是一種叫做逼視的東西。

“說!他是誰?”葉易琛冷冷看著林雨默,一步步的靠近。

林雨默無措的往後退,一直到貼在牆壁上,她想要轉身逃走,卻被葉易琛一把抓住,然後是貼著林雨默耳朵,葉易琛極為冷冽的聲音,“他?是你以前的情人?嗯?”

林雨默聞言一愣,連忙搖頭,卻是說不出一句話,用力的推搡著葉易琛,但是葉易琛絲毫不為所動,也是,葉易琛的力氣跟她的力氣,就相當於天地之差別。

“不是?”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猛地吻住林雨默的唇,顯然,他不相信,用力的啃咬,他又一次問道。

林雨默掙紮著,“阿琛……不要……”用力的想要推開,隻是這樣的行為是沒什麽效果的,林雨默好不容易逃脫的唇又一次被葉易琛捉到,在林雨默繼續掙紮之前,葉易琛一個用力,林雨默身上的一件衣服瞬間被撕成了兩半,落到了地上。

冰冷的牆壁貼著自己的身體,林雨默隻覺得一陣寒冷,努力想要推,卻沒有任何的意義,感覺到男人的手指飛快的解開了身後的扣子,最貼身的胸衣被剝下,林雨默雙手不再推拒,緊緊的抱胸,恐懼的瑟縮著。

然而,葉易琛隻是冷笑了一聲,“你還是貞潔烈女麽?上都被上了,還怕被看麽?”

“說!他是不是也曾經這麽對你?嗯?”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布滿淚痕的小臉,忽然很是惡劣的笑道。

林雨默在葉易琛的蹂躪中,隻覺得異常難受,此時頭暈一片,腦海裏雖然順利的接收到葉易琛的話語,她很想大聲的說,沒有!我沒有!然而,此時的她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猛然昏了過去,整個人軟倒在葉易琛的臂彎中。

葉易琛壓在林雨默身上,嘴角一抹邪惡的笑容,埋下頭,清晰的牙印在女子雪白的肌膚上格外明顯。

“啊!”清晰的疼痛穿過肌膚傳輸到大腦神經中,林雨默忍不住哼了一聲,迷糊著睜開眼,隻看到胸前是男子烏黑的發絲,伸手想要推開,葉易琛卻忽然抬起頭來,對上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林雨默的心一顫,手不覺放了下來。

“你一直都這麽乖順?”葉易琛狠狠一笑,笑意絲毫沒有達到眼底。

葉易琛伸手捧起女子的臉頰,低頭溫柔的吻去林雨默臉上的淚,然而這一瞬間的溫柔剛剛蠱惑了林雨默的心神,那冰涼的薄唇立時來到了她的唇瓣,狠命的啃咬,讓林雨默再次品嚐了血腥的氣味……

事實上,葉易琛終於要夠了林雨默之後,將林雨默丟在床上,連被子也沒有給林雨默蓋上,就起身洗了澡去上班了。

冰冷的臥室沒有開暖氣,林雨默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多少次模模糊糊的醒來,卻在看到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而落下淚來,又沉沉睡去。

等林雨默真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感受著身上異樣的感覺,林雨默強撐著站起身,卻因為無力而晃了晃身體,穿好了衣服,自己拿著溫度計量體溫。

39.7℃。

林雨默搖了搖腦袋,確定了自己並沒有看錯嘴角不由的往上,劃出一個弧度,苦澀的微笑,靜靜的坐在客廳,等著葉易琛回來,這一等,就是一整夜。

看著黎明的太陽升了起來,林雨默清明的大腦已經告訴她,葉易琛不會回來了。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葉易琛想要起身,卻發現根本站不穩,她死命的扶著身旁的桌子,可身體卻感受到了大地非比尋常的引力,讓她忍不住的向下。

林雨默跌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間,嘴裏隻吐出兩個字:阿琛。

清晨七點半,葉易琛習慣性的醒來,將身旁還沒有開始震動的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轉身卻沒有看到

那張熟悉的臉而是SWEET帶著甜蜜笑意的容顏,記憶瞬間回籠,他昨晚下班就跟SWEET去吃飯,然後SWEET說到家裏有幾瓶七九年的紅酒,順勢就去了SWEET家,接著,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個遍……

葉易琛應該很自然的起來,然而看著手機的葉易琛臉色忽然變得極差,林雨默,我一夜沒回去,你倒是自在!想到那一晚看到的男人,葉易琛心裏的怒火有些泛濫,猛然起身套上了衣服,看了一眼SWEET,隻見那女人動了動身子卻依然睡得很熟,葉易琛轉身便走了出去。

白色的蘭博基尼開的飛快,葉易琛用力的克製著想要回公寓的想法,然而想到林雨默跟那個男人,實在是不悅到了極點,拿出手機飛快的按了撥號鍵。

“喂!穆岸!去我公寓一趟!”

“呃……在美國……”腳下刹車猛地被踩住,葉易琛暴躁的捶了一下跟前的方向盤,他怎麽忘了,自己接手葉氏之後就讓黎穆岸去美國看著他的老本行了!

葉易琛鬱悶的伸手扒了扒頭上的黑發,不想承認自己一下子失了態,又道,“算了,沒事,掛了。”

掛斷電話之後,葉易琛又一個電話打給了家政……

家政來到葉易琛家中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了,打開門,首先按照葉易琛說的看一看有沒有不該出現的人?卻發現這個屋子裏安靜的仿佛沒有一個人!

“不對啊……”家政有些奇怪,老板忽然給加錢,讓她今天來家裏兩次,順便看看有女主人是否有異動,怎麽女主人不見了呢?想著,家政拿出手機飛快的撥號,然而就在按下撥號鍵前一秒忽然看到了餐桌後似乎有一塊白色布料。

家政放下手機飛快的走過去,一個女人此時正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呀!”家政嚇得手機落到了地上,正想逃走,卻又想到是葉公子讓自己來的,如果自己逃了一定會被發現……無奈之下,家政走到了林雨默跟前,輕輕的拍了拍女子的身體,立即發現了女子炙熱的體溫。

家政一愣,原來是發燒?驚恐之後,家政非常鎮定的撥打了120。然後將林雨默扶到了臥室裏,放平,並且在衛生間找到了毛巾幫她敷著……

很快,救護車趕來了,林雨默置身於一片火熱之中,終於額頭上清涼的觸覺讓她稍微有了一些意識,就聽到了房間裏淩亂的聲音,睜開朦朧的眼睛,仿佛看到了穿著白色衣服的人在房間裏走來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