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約中,林雨默似乎還聽到了什麽。

“病人發燒很嚴重。”

“趕快將她抬上擔架!”

“物理降溫!”

等等……

然而,一個略微熟悉的身影讓林雨默一愣,是隻見過兩次的家政,雖然都沒有跟家政說得上話,但是每一次家政來了都會很有禮貌的跟自己打招呼,看著家政急急忙忙的幫忙將自己抬上擔架,又拿出手機,林雨默似乎知道她要做什麽一樣,忽然伸手拉住了家政的衣角。

“林小姐?你醒了?”看著林雨默似乎張開又像是閉著的眼睛,但是家政可以看到林雨默攥著她衣角的手,立即拜托的看了一眼周圍的護士,低下了身子,“林小姐,您怎麽樣?”

由於家政靠近了林雨默,聲音很輕,林雨默其實根本聽不清她說了什麽,隻是自顧自努力的張合著嘴巴,“別……別……”

“什麽?”微弱的聲音傳入家政耳中,卻不知道林雨默在說什麽,不由的更加靠近了林雨默,才聽了清楚。

林雨默在說,“別,告訴,葉易琛……”

家政有些為難,葉公子才是她的頂頭上司,她也是在給葉公子打工!最主要是,是葉公子讓她今天來兩次好看著林雨默……這,如果不說……可是,看著林雨默蒼白的臉色,皺緊的秀眉,還有死死攥著自己的小手,終於心軟了,點了點頭,下一秒,林雨默鬆開了手,擔架順利的被抬了下去。

家政無奈的搖了搖頭,葉公子,抱歉了……林小姐,她實在不想你擔心啊!然而,家政不會知道,實際上林雨默當時的狀態已經極差,根本沒有看到她的點頭,林雨默之所以鬆手完全是因為她的體力已經撐到了極限,再也支持不住了。

林雨默在醫院醒來的時候,看到的人依然是家政。

“林小姐,你醒了?”家政看著林雨默醒來,心裏終於定了,其實她本來還有兩戶人家要去整理,可是想到林雨默一個人在醫院,葉公子又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麽會對這個姑娘特別的心疼,居然就請了假來陪她。

“家政阿姨……”林雨默有些吃力的坐起身,側頭看向窗外,微微暗下的天色讓林雨默心頭一驚,忍不住問道,“阿姨,現在是幾點了?”

“嗯?你先吃蘋果。”家政一愣,將剛削好的蘋果遞給林雨默,又看了一眼手表,“已經是五點半了。”

林雨默聽到五點半,心裏想到的卻是葉易琛應該要下班了!她應該要回去等著!林雨默著急的想要起身,卻掙紮著站不起來,反而是因為手太過用力,手上紮著的針開始回血。

“林小姐!”家政眼尖的看到了管子裏的紅色,立即按住了林雨默,帶著不悅,“你不許動!你身體太虛弱了!之前受涼還沒好,還……還……”

家政是個結了婚的女人,想到醫生說的話卻還是很不好意思,終於換了一個方式說下去,“都怪葉公子!但是你也不對!你怎麽就不會拒絕呢!身體不好就不能強撐啊!”

林雨

默一愣,立即明白了家政阿姨在說的什麽,臉色微微泛紅,卻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隻是低下了頭,卻還是抿著唇說道,“阿姨,我想回家。”

“不行!”家政看著林雨默冥頑不靈的模樣,有些惱了,立即拒絕道,“小姑娘家的,你怎麽可以這樣對不起自己的身體?”

林雨默低下了頭,再不說話,一直過了半個小時,醫生護士來給林雨默拔了手上的針,再量了量體溫。

“嗯。”白大褂的男人點點頭,“燒已經退了,不過你的胃病越來越嚴重了,自己要注意啊!”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點點頭。

白大褂的男人轉身就走了,而護士小姐則是在一旁收拾著東西,離開前忽然又回頭看了一眼林雨默,“林小姐,對自己好一點,你都不知道我幫你整理的時候,你身上是……”護士忽然低下了頭,歎了一口氣,又抬起頭,“那樣的男人,不要也罷!”

林雨默一愣,不要也罷?是這樣嗎?葉易琛對她的存在真的可以不要也罷麽?尷尬的扯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卻是沒有說話。

等醫生護士都離開,家政忽然對林雨默說,“對了,林小姐,您的住院費,是我看到您包包裏的卡,然後刷的卡,因為是葉公子的金卡,所以……”

林雨默一愣,淡淡的笑了,“沒關係。”她本就沒打算瞞著他,之所以那麽累還不想讓家政告訴葉易琛,隻是因為阿琛是個工作狂,最討厭別人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擾他罷了。

家政有些怔愣,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想到兩個小時前,葉公子給她打的電話,問她剛剛去公寓的時候林雨默在幹嘛?她隻是說,林小姐拿著包包正打算出去逛街……

“阿姨。”林雨默忽然開口,看了一眼家政,“您家人應該也在家裏等你,您應該知道那種等待的感覺,您也會知道有人牽掛你是怎樣的感受。我現在燒也退了,我會注意吃藥的,我想回家了,你看……可以嗎?”

林雨默客氣的聲音,條理清晰的語句,讓家政一時想起自己家裏的孩子,每一天她回到家,那孩子就衝過來抱住自己……忽然找不到一個比較好的方法來拒絕,想了想之後家政終於點點頭,“我送你回家。”

林雨默跟家政一起打的回到了虞山公園,之後分別獨自回到了家中,那時候已經快要八點多了。

然而,林雨默打開門,屋子裏黑漆漆的一片,讓她的心一下子涼透。

阿琛還是沒有回來。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林雨默抿了抿唇,打開燈,將門關上,走了進去,將包包丟在臥室的床上,拿好了睡衣走進衛生間,洗澡。

溫柔的水,親吻著林雨默的每一寸肌膚,看著身上依然青紫的痕跡,心裏一陣陣的痛著,想起之前被那樣粗魯的對待,眼淚忍不住的一滴滴落下。

這一天葉易琛聽到家政竟然說,竟然說那個女人還有心情去逛街?那是不是跟那個男人廝混的借口呢?葉易琛不知道。

一下班安撫了想著時時刻

刻黏在自己身邊的SWEET,他飛快的驅車回到了公寓,然而他看到的卻是空無一人,心情不好的再度離去……

可是,葉易琛看著自家的大門就在自己麵前,他無語,這又是怎樣?他又回來幹嘛?那個女人想要幹嘛就讓她幹嘛去不是嗎?

不對!當最後一個問題落在腦海裏葉易琛忽然想到了,已經八點多了,如果林雨默還沒有回來……嗬!莫不是因為昨夜自己沒有回來,所以大膽的出去了吧?

這樣的想法在葉易琛的心中落地生根,飛快的打開了門,一片漆黑中,忽然有一陣微弱的嗚咽聲從臥室傳來,葉易琛心裏不悅,立即大步走了進去。

林雨默魂不守舍的在衛生間洗澡,洗著洗著,想起韓靳,想起阿傑,想起那些過去……想起葉易琛,這些日子葉易琛對自己的好,對自己的壞……兩者無法衡量,他無法取舍,終於將手中的蓮蓬頭放下,赤**身體我在浴室的角落裏,輕聲的啜泣起來。

然而,由於林雨默太過難受,走進衛生間時,沒有將衛生間的門完全合攏,此時,葉易琛站在臥室的門口,正好通過那一扇沒有合閉的衛生間門,看到某個角落裏,女子蜷縮著,雪白的肌膚上海沾染著點點水跡……一種無聲的誘惑,讓葉易琛眸色變深。

哭夠了,林雨默慢慢的站起身,用力的將眼裏的淚咽下去,嘴角上揚,她告訴自己,林雨默,笑!笑的開心一點!一直到弧度劃到最大,終於再度拿起蓮蓬頭,打開。

細密的水珠洋洋灑灑的落上女子的潔白身軀,葉易琛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嘴角上揚,一抹冷冷的笑容。

門開著?是準備給誰?

葉易琛不會想到林雨默隻是不小心,他以為,林雨默是有意識的!如果不是勾引他!那就是勾引野男人!這樣的想法,讓葉易琛嘴角的弧度更大,不管是想要勾引誰,葉易琛想,今晚會將這個女人喂飽的人,一定是他!

白色的西裝被甩到床上,壓在林雨默的包包上,發出了細微的聲音,然而在水聲中,顯得幾不可聞。

葉易琛將原本就沒有關上的衛生間的門打開,走進去,細密的水霧中,女子的身體比之前更具魅惑,不像是一張平麵,反而有了層次感,讓他眼中的欲望,越演越烈。

褪下身上的西裝褲,葉易琛赤足走了進去,拉開透明的淋浴室的門,劇烈的聲音讓林雨默猛地一驚,轉身,對上葉易琛黑色的眼眸。

“阿琛?”林雨默有些驚愕,手中的蓮蓬頭就這樣掉落到地上。

葉易琛扯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走了進去,將女子猛地攬到胸前,低頭,吻下。

林雨默驚愕之際沒有任何的抵抗,隻是任由葉易琛吻著,赤裸的身體貼在男人的襯衫上,地上的蓮蓬頭並沒有因為掉落而停止噴水,四處噴水的蓮蓬頭讓整個淋浴間更具有了曖昧的氣息。

葉易琛吻著林雨默的唇,嚐著女子淡淡的香甜,因為林雨默沒有伸手來推,而好心情的沒有啃咬,細細的吻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