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生病,也或許是因為兩天沒有看到葉易琛,忽然碰到葉易琛,無措之後竟然是想要靠近,更加靠近,讓自己融進男人的身體,因此,她沒有推拒,甚至伸出了潔白的小手,繞到男子身後,圈住男子的,小小的櫻唇努力的生澀的回應著男人的吻。

感受到對方的回應,葉易琛一愣,挑了挑眉,看著女子緊閉著雙眼,認真親吻的模樣,心情忽然有些好,隻是……瞬間浮起那一夜的情景,葉易琛不由的介意,雖然那男人的臉他已經記不清楚!但是,如果那個男人是林雨默的第一個男人,他真的不能不介意!特別是,她竟然還想瞞著他!

然而,在葉易琛憤怒發飆之前,一隻冰涼的小手伸進了他的衣服中,輕輕地撫著他的背,明明是那麽隨意的觸碰,葉易琛卻覺得自己被觸碰的地方似乎都灼熱了起來,忍不住在心中冷哼道,“果然是小妖精……”

自己扯掉了襯衫,火熱的肌膚壓上女子的柔軟,細密的吻落上女子的臉頰,隨即往下,到鎖骨,胸前……

“嗯……”林雨默忍不住的呻吟出聲,手指伸進男人的黑發中,身體忍不住的挺起,好讓男人更加努力的愛撫……

葉易琛亦是一發不可收拾,猛地將女人打橫抱起,拖到了床上,猛地占有……

而這一切,在林雨默眼中隻是春夢一場。

或許是噩夢做得太多,醒來的還沒有幾個小時,又看到了夢中心心念念卻抵死不出現在身邊的葉易琛,所以她竭盡全力的迎合,既然是在夢中,那麽又如何?

可惜,這一切終究不是夢。

第二天早晨,淡淡的陽光照上床上的男女,撩撥著兩人漸漸醒來。

林雨默睜開眼睛的時候,隨即想起了昨夜的美夢,那夢中,阿琛沒有用力的咬她,她也沒有推開阿琛,就像見到韓靳之前一樣,阿琛溫柔的親吻著自己,占有了自己……將一切美好帶給她……

可是,這隻是夢。林雨默有些難過,然而在她轉頭的時候瞳孔忽然緊縮,睜大的雙眼裏出現了一張絕美的男子睡顏。

白皙的膚色,在陽光中透著幾分栗色的黑發,微微張開的薄唇還有那卷而翹的長長睫毛……葉易琛?一如被下藥那日,林雨默感受著自己胸口瘋狂跳動的心髒,伸手想要摸上男子的臉,卻在距離男子一公分的時候頓住,眼淚簌簌的落下,手也收了回來。

那不是夢。可是,清醒之後,她又該怎樣麵對葉易琛?林雨默不知道該怎麽辦?比起之前沒看到葉易琛的失落,此時的她更擔心關於韓靳的事情。

在林雨默轉身落淚的同時,葉易琛的雙眼猛地睜開,黑白分明的眼睛靜靜的看著一旁簌簌落淚的女子,一言不發。

終於,手機開始震動,林雨默飛快的擦掉眼淚,轉頭去看葉易琛,隻見男人緊閉著雙眼,四處摸著手機,林雨默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葉易琛,忽然有一些笑,但是她可不敢在葉易琛麵前大笑出聲,隨即偷偷的將手機遞到葉易琛手中,然後猛地收

回手。

葉易琛摸到手機的手一愣,隨即想到是林雨默,用力睜開來眼睛,按掉了鬧鈴,然後伸手將林雨默猛地攬進懷裏。

“默默,身體好了麽?一起上班?”葉易琛溫潤的聲音落入林雨默耳中,然而由於太過的靠近,林雨默的臉上又是滿滿的紅雲。

看著女人紅了的臉,葉易琛順勢將女子的臉扭到了自己的跟前,輕輕的吻了上去,“林雨默,你看到的認識誰?”

林雨默一愣,看著葉易琛,愣愣著到,“阿琛,怎麽了?”

葉易琛沒再說話,冷冷的笑了,卻是很淡然的摸了摸女子的頭。隻是林雨默沒感覺到寵溺,反而是狠狠的寒意。

葉易琛跟林雨默起床之後,桌上已經放好了家政一早買來的早點,兩人吃過了早餐便一起上班了。

依然是第一次停過的小巷子,隻是這一次的時間並不晚,林雨默也沒有磨蹭,飛快的將身上的安全帶解開,就要下車。

“林雨默。”葉易琛忽然開口叫住了女人,看著林雨默驚愕的回頭,懶散的一笑,“阿傑是誰?”

隻是,葉易琛隨口說出的名字落入林雨默耳中,卻如同天雷一般狠狠的砸了過去,驚得她一時反應不過來,怔愣的看著葉易琛,手卻是在顫抖。

葉易琛餘光掃過,心裏更是冷笑。昨天晚上葉易琛跟林雨默做完之後,聽著林雨默的呻吟,以及情動時喊出了的名字“阿琛”。說實話,葉易琛是很滿意的,唯一讓他不滿意的是,當他給林雨默擦身之後,那個女人忽然在做了夢,在呢喃著什麽。

原本葉易琛是不好奇的,然而想到之前那一夜遇到的男人,他終究還是湊了過去,卻聽到了五個字:“阿傑……對不起……”

葉易琛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憤怒著什麽,畢竟林雨默現在是他的女人不是嗎?隻要她乖乖地,不勾搭別人,這樣就夠了!對於自己之前幼稚不歸的行為,葉易琛懶得繼續,當即便睡下了,當然,睡下並不代表他會放任,至少,林雨默不可以繼續跟那些男人再有聯係!

“我……”林雨默好一會兒才緩過神,有些支支吾吾的開口,“誰是阿傑……我,我不認識啊……”

葉易琛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好一會兒冷冷的笑道,“我知道了,”轉頭盯著林雨默,“記住你說的話,別讓我看到你再跟任何男人有瓜葛!”

林雨默一愣,瓜葛?她?她沒有啊!然而,葉易琛冰冷的視線讓林雨默知道,無論她說什麽都是沒有意義的,不如不說,扯起一抹苦澀的笑容,林雨默點點頭,“我知道。”

“下車。”葉易琛冷冷的發令,卻在林雨默走出車之前又一次強調,“做我葉易琛的女人!哪怕是地下情人,我也不允許你跟任何人有任何瓜葛!”

林雨默低著頭,長發因為她的低頭而往前遮住了那一張小臉,隻是隱約可以看到林雨默在點頭,她說,“我知道了。”

隨即,車門被關上,葉易琛開著車飛快的離開,林雨

默則是站在原地向著蘭博基尼消失的方向行著注目禮,頭發在風中往後飛去,巴掌大的小臉上,紅了的眼眶中,晶瑩的淚滴落下。

阿琛,我答應你了。

從此,林雨默隻跟你一個男人有瓜葛。

其餘人,都隻是過客。

包括……阿傑。

林雨默沒有直接去葉氏企業,而是來到了附近的一家銀行,拿出之前從葉易琛的卡裏劃出來的七位數的卡,塞進機器中,轉戶。

看著自己卡裏的錢最後一分也不甚,林雨默忽然扯起嘴角,笑容明媚,她要告別過去,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按下發送鍵。然後打開通訊錄,看著那幾個早已刻入心中的名字,終於按下刪除。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林雨默拎好包包,轉身奔向公司。

“林秘書?”韓義昌看到林雨默氣喘籲籲的站定,綻開一抹笑容,“幾天不見,你身體好了?”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嗯,好多了。”

韓義昌從褲袋中伸出手,看了一眼手表,“剛剛好,沒有遲到,我們工作吧!”

林雨默點點頭,然而當她走到辦公桌前的時候忽然頓住,這裏,不是她的座位吧?

“啊呀呀!”一個尖利的女聲忽然從林雨默身後傳來,SWEET踩著十三厘米的高跟鞋,箭步如飛的奔到唯一一張秘書的辦公桌前,放下包包,拿出手機,“哎呦……遲到了,雖然隻有一點點。”

“你是?”林雨默看著麵前化著精致妝容的女子,想到自己簡單的裸妝,嘴角微微抽搐,當然,真正讓她尷尬的是,SWEET隨意的看了她一眼,坐到座位上來了一句。

“找總裁?有預約嘛?”

“她是葉總之前的秘書。”韓義昌看著林雨默尷尬的模樣,對於林雨默的軟弱有些無奈,不錯的姑娘,就是膽子小了些,幾步走過去,站到林雨默跟前看著SWEET說道,“也就是說,她才是你現在坐的這個座位的主人!”

“哦,是你啊!”SWEET看著韓義昌義正言辭,心裏卻是一陣陣的不爽著。

SWEET是真的不知道韓義昌幹嘛這麽針對自己,而自己對於他的針對,卻做不到視而不見!

於是,SWEET立即撇臉看向林雨默,心底一陣嘲笑之意,這女人就是一副柔弱好欺的樣子!

SWEET忽然就冷笑道,“不好意思,勞煩你再去搬張桌子,因為,我也是這裏的秘書!”

看著林雨默震驚的眼神,SWEET卻是淡然的開口,一臉的自然,仿佛她就該是高位者,而林雨默就應該是無能的去搬桌子的人!

然而讓SWEET沒有想到的是,她這樣的表情,並沒有等來林雨默的激烈反應,而是韓義昌立即發飆了起來。

韓義昌猛地站到林雨默身前,一把將SWEET之前擱在桌上的各式化妝品,護理液猛地掃到地上,聲音冰冷,“這裏是林秘書的桌子!請你自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