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一驚,看著地上七零八落的東西,有一瓶護理液因為是玻璃瓶裝的,就這樣碎在了地上,心下一股難受的滋味溢滿,咬緊了唇瓣,SWEET猛地抬起頭盯著韓義昌,眼眶微紅,吐字清晰,帶著憤恨,“關你什麽事!”

韓義昌隻是想把東西弄到地上,並沒有想要弄壞SWEET東西的意思,然而看著地上碎了的瓶子,便覺得有些抱歉,再看到SWEET紅了的眼眶,韓義昌就真的就有了那麽幾分愧疚。

隻是韓義昌想,SWEET實在是太過分,在公司裏,怎麽可以這樣子欺負人呢?想著,韓義昌還是很正氣淩然的道,“我是總裁的助理,林秘書是總裁的秘書,而您呢?”

SWEET拍著桌子瞪大了雙眼,猛地站了起來,“我也是秘書啊!”

林雨默被拍桌子的聲音嚇了一跳,想要上前阻止,卻被韓義昌往後一推,不給她絲毫機會讓她介入。無措之中,林雨默猛然轉頭,卻不料竟然看到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

“葉總……”林雨默幾乎是下意識的喊道,這時原本劍拔弩張的兩個也停了下來,看向了總裁辦公室門口,一身白色西裝的男人。

“葉總!”韓義昌看到葉易琛立即轉過了身子,“SWEET小姐太過分了!這本就是林秘書的桌子,她卻……”

“易!”SWEET沒想到韓義昌竟然這麽護著那個什麽林秘書,氣的一口銀牙咬碎,猛地奔到葉易琛身旁,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臂彎,這一幕順利的落入最近的林雨默眼中。

林雨默隻覺得心中一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葉易琛,而對方則是挑了挑眉低頭吻了吻SWEET的額頭,將SWEET摟在懷中,親昵著問,“怎麽了?”

“易……”SWEET看著葉易琛,臉上微微泛紅,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人家為了不遲到,跑了過來,可是,他們卻要我去搬桌子,說是因為林秘書才是這裏原來的主人……可是……”SWEET抬了抬手,“人家的手這麽細,還沒什麽力氣……人家不想……”

葉易琛淡淡一笑,伸手點了點女子的額頭,寵溺的說道,“你啊!”

隨即葉易琛轉頭看向一臉詫異的韓義昌以及已經低下頭的林雨默,臉色微沉,“這張桌子以後就是SWEET的了,林秘書,你自己再去樓下領桌子吧!”說罷,葉易琛將SWEET摟在懷中,轉身帶進了辦公室。

“林秘書……”看著關上的總裁辦公室的門,韓義昌又看了一眼林雨默,有些抱歉的說道,“抱歉,我幫不上忙。”

林雨默忽然抬起頭,扯起一抹很淡的笑容,看起來溫柔極了,她笑著說,“沒事,我去搬桌子。”

“嗯!我幫你!”韓義昌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十分義氣的說道,隨即便跟林雨默一起下去了。

然而,在辦公室裏,葉易琛站在門口顯然聽到了門外的對話,心中更冷,林雨默,你果然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或者

,你就是那種隻要是男人都想勾搭的爛女人?

“易!”SWEET摟住葉易琛的手臂,將腦袋靠在葉易琛的懷裏,呢喃著撒嬌,“是不是想我了?誰讓你昨天晚上不來的……咯咯咯……”

聽著SWEET在懷中的笑聲,葉易琛的憤怒此時立即轉為欲望,冷冷的笑了一聲,在SWEET反應過來之前,將女人推進休息室,猛然扯掉女子身上一切的束縛,在SWEET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將女子壓在床上,從後麵進入了她。

“啊!”當林雨默跟韓義昌將東西都勉強搬到了上麵之後,就聽到了女子極為尖利的叫聲,聽得林雨默的手猛然一抖,手中的東西應聲落下。

韓義昌比較淡定,卻還是皺了皺眉。韓義昌他一直都知道葉易琛的多情,然而他更清楚,對於這種事情,葉易琛還是很少在工作的時候做的,特別是,還做的這麽劇烈!

“林秘書。”韓義昌拍了拍林雨默的肩膀,示意著林雨默應該回神了,等到林雨默終於找到了焦距,尷尬的笑了笑,似乎是怕林雨默害怕所以才有的解釋,“SWEET,她就是葉總的女人,你不用在意,她也就是仗著這些罷了!”

林雨默一愣,SWEET真的是葉易琛的女人?所以,就在自己不在公司的這幾天,葉易琛,就有了別的女人?還是這麽漂亮的女人?想到此,林雨默的眼眶微紅,立即轉過了身子,掩飾著道,“嗬嗬!葉總還是這麽多情呢!”

“是啊!”韓義昌笑著點頭,然而卻忽然一愣,帶著奇怪的眼神看向林雨默,林秘書,你似乎很了解總裁啊……可是你隻跟總裁接觸過幾次?怎麽會這麽了解?韓義昌的疑問沒有立即問出口,因為他能夠感受到林雨默的回避,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

隻是林雨默紅著眼眶,沒有勇氣抬頭,所以她沒有看到韓義昌這樣的眼神,隻是自顧自己的收拾著桌子,並且將資料從SWEET桌上搬了過去,全部弄完才坐下,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喂?”助理桌上的電話忽然作響,林雨默抬起頭看到韓義昌已經接了電話,一本正經的模樣,還點著頭。

“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韓義昌有些別扭的看向林雨默,看著正在奮力工作的林雨默,他猶豫了一下,當然隻是一下,立即走了過去。

“林秘書。”韓義昌叫道,看著林雨默微愕的抬起頭,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葉總好像辦完事了。”

林雨默一愣,隨即點點頭,尷尬的笑了笑,自己的男人跟別的女人辦完事了……嗬嗬……雖然隻是自己喜歡的男人。

“他說……”韓義昌看著林雨默又一次低下的頭,立即又繼續說道,“要您給他泡一杯茶進去。”

“啊?”林雨默一愣,猛然抬起頭,看著韓義昌,微紅的眼眶讓韓義昌更為好奇,但是好奇是不能說的。

林雨默似乎發現了自己的反應過度,隨即掩飾著笑了笑,“可是,我們這

裏的茶具似乎……”

“哦!”韓義昌立即接道,“前天,葉總將一套茶具拿了出來還逼著我洗幹淨來著,嗬嗬!然後又買了一種叫什麽鐵觀音的茶葉放在茶水間,我當時還覺得奇怪,葉總以前不喝茶的。”

聽韓義昌這麽說,林雨默懂了,葉易琛以前是不喝茶的,喝茶是因為自己而喜歡的,可是葉易琛就算喜歡上了茶,也不會喜歡上自己,嗬嗬。林雨默點點頭,“好,我去泡茶。”

說罷林雨默起身就去了茶水間,韓義昌隻是側著腦袋看著林雨默,那些好奇似乎是小貓的爪子,撓的他心裏癢癢的。

林雨默燒水,做茶包,倒水,泡茶等一係列的事情做完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在將茶水倒進茶具之中,林雨默將放著茶具的盤子端了起來,走進了辦公室。

由於太久沒有敲門,林雨默完全忘記了敲門的事情,徑直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這一切看在一直在一旁注視著林雨默的韓義昌眼中,他剛想製止,隨即看到林雨默走進去,隻能無奈的低下頭,然而等了許久,卻沒有等到葉易琛暴怒的吼聲,這樣的情況更加讓韓義昌驚悚,瞪大了雙眼,這一切,很不對勁!

林雨默將盤子放在葉易琛桌前,從茶壺裏倒出一杯茶,放到葉易琛左手不遠處,那裏是葉易琛最常放茶杯的地方也是最習慣拿茶杯的地方。然後,靜靜的想要離開。

隻是,就算林雨默想看不到,就算她想無視,卻還是看到了虛掩著的休息室房門內,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躺在那張大大的床上,白色的薄被隻是蓋到了胸口,一地的衣衫淩亂……

林雨默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響聲很大,每一下跳動都帶著疼痛。微微抬起頭,林雨默看向葉易琛,依然低著頭認真的工作,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這樣認真的男人對感情卻毫無認真可言。

林雨默轉身離開,是自己奢望了不是嗎?葉易琛他何曾認真過?這一個新歡……是不是,她又要走出葉易琛的世界了?

林雨默抱著手中的托盤,低著頭徑直走到辦公室門口,抿了抿唇,壓抑住自己回頭的衝動,終於伸手扭動門把,開門離開。

葉易琛抬起頭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麵,挑了挑眉,葉易琛抬起左手,支起下巴,看著林雨默安靜的離開,甚至沒有轉身就將門關上。

葉易琛的眉頭忽然蹙起,伸手將一旁的茶杯拿起,喝了一口,便又低頭開始工作。

林雨默又一次回到自己的新辦公桌前,坐下。韓義昌看到林雨默臉上的表情不對,很是不對,雖然他不知道林雨默怎麽了,但是他可以看出林雨默放在麵上的失落。

林雨默的新辦公桌在韓義昌的右側,正好跟她原來的辦公桌形成對稱,支著腦袋翻著桌上的資料,研究著,卻沒有很好的心思。

“林秘書,你怎麽了?”韓義昌實在看不下去,忽然開口問道,“不就是泡個茶,怎麽你的心情就變得這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