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聽到韓義昌的話,尷尬的抬頭,盡可能大方的笑著,卻帶著幾分無力,早已沒有了最初時要留在葉易琛身邊的魄力。

“叮鈴鈴……”助理台上的電話忽然作響,韓義昌一愣,停下了沒說完的話走過去接電話,隻是目光依然注視著林雨默,讓她也不好意思低頭。

“喂?哦!葉總!”韓義昌聽到葉易琛的聲音,無意識的皺了皺眉,隨即帶著一抹怪異的眼神看向林雨默,讓林雨默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好,好,我知道了。”韓義昌幾句話之後掛斷了電話,嘴角微微抽了抽,看著林雨默不作聲。

“怎麽了?”林雨默被韓義昌看的背心發涼,終於忍不住自己開了口。

韓義昌搖了搖頭,一臉苦惱的樣子,好一會兒才決定開口,“林秘書,你知不知道葉總什麽時候開始喝茶的?”

林雨默一愣,應該是那一天下午……

“葉總很奇怪!”韓義昌看著林雨默怔愣的眼神,發現她眼中的焦距漸漸失去,明顯感應到了什麽,卻不想繼續逼迫下去,自言自語道,“他說,他要喝熱茶。”

林雨默原本翻著文件的手一抖,一本文件穩穩的躺在辦公桌上,熱茶?

“我知道了。”林雨默咬住了下唇唇瓣,站起身,“前幾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今天也沒什麽事,我去泡茶。”

說完,林雨默轉身就要走進茶水間,卻被一隻手抓住了。

“韓助理?”林雨默身子一頓,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發現掙紮不開,好一會兒她有些惱了,抬起臉看著韓義昌,“韓助理,請你自重!”

韓義昌沒想到林雨默的反應這麽大,挑了挑眉,然後一笑,一抹邪魅忽然從韓義昌那張端正的臉上出現,讓林雨默忍不住的詫異,為什麽會感覺這種笑容這麽熟悉?

然而,這隻是一瞬間的事情,韓義昌下一秒已經恢複了之前的正經之中,有些抱歉的笑了笑,“抱歉啊林秘書,我剛剛拉住你是想說,葉總還有別的交代。”

“什麽?”林雨默抿了抿唇,平息了心中的詫異,再看韓義昌,已經找不到剛才那一閃而過的感覺,隻是再次問道。

韓義昌看了一眼林雨默桌上的文件,尷尬的說道,“葉總說,知道你忙,讓你把辦公桌搬到辦公室裏去,在裏麵工作。”

看著林雨默瞪大的雙眼,韓義昌心裏有些犯笑,然而表麵上卻隻有尷尬,“葉總一向最討厭別人的打擾的,我也不知道今天葉總是怎麽了……就像剛剛,”韓義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辦公室,“你剛剛進去沒有敲門。”

林雨默一愣,是的,她剛剛心情太差,所以就忘了。

“好了好了,你快把東西搬進去吧!”韓義昌看著林雨默慌亂的樣子,又想起葉易琛剛剛說的話。

“立刻!讓她給我進來!還有,你不許幫她!”

葉易琛嚴肅的聲音讓韓義昌很自覺地這一次沒有再敢插手,“林秘書,

葉總不許我幫你,你自己加油吧!”

說完,在林雨默驚愕的眼神中,韓義昌抱歉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雨默搖了搖頭,不知道葉易琛在幹什麽,抿緊了唇,慢吞吞的將東西搬進了葉易琛的辦公室。

“易?”辦公室裏的SWEET靠在葉易琛懷中,顯然是剛剛起來的模樣,臉上還泛著點點紅暈,看到林雨默不敲門就走進辦公室有些不悅的看著葉易琛,“她沒敲門,你怎麽不罵她?”

林雨默看到葉易琛柔情似水的看著懷裏的SWEET,淡淡一笑,“剛好不在工作,反應就不會那麽大……”

“哦……”SWEET勉強的應道,臉上依然是不滿,但是SWEET這幾天跟葉易琛在一起,她也是知道葉易琛的個性,不喜歡女生追根究底,不然他會生氣!

“嗬嗬!”葉易琛忽然揉了揉SWEET的頭發,“傻瓜,還在因為那次吼你的事情生氣?”

“沒……”看著葉易琛的表情,SWEET本意是想撒嬌,然而,忽然想到曾經撒嬌的後果,立即噤了聲,言不由衷的說了一句,怕葉易琛不信,還故作嬌羞的蹭了蹭男人的胸膛。

這一切,在葉易琛與SWEET之間發生的如此和諧,林雨默抱著手中的資料,靜靜的佇立在一旁看著,久久沒有出聲。

隻是林雨默沒有出聲並不代表葉易琛會任由她站著,冷冷的出聲,“林秘書,你的禮貌呢?進門之前要敲門,難道你不記得嗎?”

林雨默心一陣鈍痛,尷尬的笑了笑,“對不起葉總,我隻是抱著東西,所以就……”

“下不為例!”葉易琛冷冷的出聲打斷了林雨默的話,“以後少給我找借口!”

林雨默隻是點頭沒有再開口,葉易琛冷漠的眼神已經將她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冰冷的感覺從腳底升起,讓她手足無措。

“到那張桌子那邊工作。”葉易琛用眼神瞥了一眼在自己辦工作斜前方豎著的一張桌子,示意林雨默將資料放到那邊去。

林雨默一愣,那是葉易琛平時放一些東西的桌子,雖然沒什麽用,但是又不能缺少,因此所以葉易琛一直沒有將這張桌子搬走,可是現在……

“易!”林雨默還未反應過來說話之前,SWEET首先出聲,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易,我覺得這張桌子不適合林秘書。”

“哦?”葉易琛一愣,卻還是很溫和的摸了摸懷裏女子的頭發,隻是嚴重的一抹厲色一閃而過顯露出他真正的情緒。

“嗯!”SWEET看著葉易琛沒有生氣,以為是自己在葉易琛心中的地位,有些高興,努力的用自己的身體蹭著男人,雖然她不是在“魅色”賣的女人,但是在“魅色”混了這麽久,如何挑起男人的欲望,SWEET是最清楚不過。

對上葉易琛落下的視線,SWEET微微紅了臉,畢竟葉易琛是她唯一的男人,帶著點羞澀,意有所指著,“我認為,林秘書工作在外麵會比較方便,這裏……

比較適合……”

SWEET所說的話,不需要繼續,林雨默已經完全知道了!然而,看著葉易琛低著的頭,仿佛情動的看著SWEET,林雨默很難受,很憋屈,卻不願意就這樣把葉易琛拱手讓人,抿緊了唇,林雨默不看SWEET跟葉易琛,而是徑直走到了一旁的桌子邊,將手中的資料猛地放下,又轉身走了出去。

聽到林雨默用力放資料的聲音,葉易琛一愣,轉過頭,忍不住的皺起眉頭,這個女人!竟然又自顧自的走出去了!

“易……”SWEET也是因為林雨默的動作而側目,看著桌子上的那一疊資料,忽然覺得是林雨默對她的挑釁!惱怒的轉過頭,卻發現葉易琛並不再看自己,伸手將男人的腦袋轉過來,委屈的癟了癟嘴。

“怎麽了?”葉易琛看著SWEET這副模樣,微微帶了笑意,“這裏是辦公室,我們也不能總是……”

“可是為什麽她可以!”SWEET看著葉易琛並不因為自己的言語而動搖,忍不住的嗔道,“難道你不想要我了?”

“怎麽會呢?”葉易琛安撫的拍了拍女子,感受到懷裏的女人忽然羞紅了的麵頰,繼續道,“就是因為想要你,你在這裏,我根本沒有辦法工作啊……”

“是嗎?”SWEET有些無力的靠在葉易琛的懷中,抬起頭,“可是……可是……”

葉易琛低頭吻住SWEET,堵住了她要說的話。

林雨默再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心裏狠狠的痛了,她幾乎是帶著憤怒的將電腦放到桌上,隨即咳了一聲。

聽到咳嗽聲,葉易琛怔了怔,放開了懷中的女人。

“易……”幾乎被奪走呼吸的SWEET羞澀的靠在葉易琛懷中,卻用那一雙美眸狠狠的瞪視著林雨默,誰叫你進來的?誰允許你破壞我的事情的!

林雨默想起在門外韓義昌對自己說的話,“林秘書,能跟葉總一起工作是一份榮譽!他會教會你很多的!而且,對於葉總,我感覺你比那個SWEET小姐要重要許多!”

或許是這一句話給了林雨默力量,迎上SWEET的目光,林雨默盡可能讓自己鎮定的開口,“葉總,現在是上班時間。”

葉易琛看到林雨默的視線,也知道懷裏的女人是怎樣的作惡,隻是與他無關他就不管,但他沒想到林雨默會對自己發難,雖然將SWEET輕輕推了開來,確實是很是隨意的哼了一聲,“哦?”

“易……”SWEET被推開後發現葉易琛的目光竟然落到了林雨默身上,還帶著探究的意味,她更加憤怒的盯著林雨默,“我說了!這個位置更適合我!你為什麽要進來!”

林雨默被SWEET的氣勢所驚到,隻是一愣後很快的鎮定下來,微微低了頭,“是葉總的吩咐。”

“我不允許!”SWEET憤怒咬唇,看了一眼葉易琛,卻發現他沒有說話的欲望,似乎得到了縱容,大步走到林雨默跟前,“你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