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看著轉眼就走到自己跟前的SWEET,姣好的容顏,哪怕披散下淩亂的長發,精致的妝容已經在歡愛中遺失,依然是美麗。可是,林雨默想,這又如何?與她有關嗎?

冷冷的抬起下顎,盯住了SWEET,沉聲道,“我不!”

SWEET根本沒有想到一副柔弱好欺的林雨默此時像是變了一個人,竟然大膽的跟自己對峙在這裏,難道她不知道自己是易的女人嘛?想起來,自己來的時候這個林雨默似乎是請假了?

想到這裏,SWEET冷冷一笑,“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誰吧!”

“SWEET小姐。”林雨默冷聲打斷,“現在是上班時間,我沒有那麽多時間去了解你是誰,我要工作,葉總也要工作,至於你是不是要工作我管不了,但是請不要打擾我們的工作!”

工作,工作,工作……這個詞讓SWEET惱火到了極致,正想動手,卻感覺到手被一隻溫暖厚實的大手握住,SWEET猛然回頭,葉易琛正溫柔的看著她,SWEET立即軟了下來,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軟軟的叫道,“易……”

“乖。”葉易琛對SWEET溫柔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也確實要工作了,你先去外麵吧!”

SWEET有些不願意,易是第一次幫了別人而沒有幫她,為什麽!為什麽!隻是,看著葉易琛堅定的目光,SWEET知道此時自己說再多的,那也隻是廢話,恨恨的看了一眼林雨默,轉身離開。

而林雨默,隻是靜靜的看著SWEET離開,自始至終沒有再出聲。

不是沒有感覺,而是當林雨默再看到葉易琛的笑容的時候,心口明顯的疼痛,她一直在葉易琛身旁,靜靜的站在葉易琛身旁,然而是有多久,葉易琛都沒有再對自己笑的這麽溫柔!一直狠戾的對待自己,昨夜裏溫柔像是多日來唯一一次的甘霖,誰知接下來會是這樣疼痛的事實!

“很會說嘛!”葉易琛看了一眼林雨默,發現她的發呆,冷冷的一笑,提高了些聲音,“林秘書!”

林雨默一驚,立即回了神,看向葉易琛,卻在對上對方的視線後猛然收了回來,隻是因為她清楚的看到了葉易琛眼中那清晰的嘲諷之意,讓她的心更疼,更痛。

“既然說要工作,那就開始工作吧!”葉易琛冷冷的說道,回到了自己座位上,翻開桌上的文件,認真的看了起來。

林雨默看了葉易琛一眼,抿緊了唇瓣,淡淡的笑起來,阿琛,我不是很會說,我隻是不想放手,這一次,你還在我眼裏不是嗎?我已經為了你放棄了那些曾經最重要的人,這一次我怎麽也不想自己走出你的世界!

低下頭,林雨默開始整理著桌上原本的資料,疊成一摞,放到最左側,又將自己的資料放到靠近左手邊的位置,隨意抽出一份放到跟前。

隻是林雨默並沒有開始翻看資料,而是徑自起了身,輕聲走到了葉易琛桌前,看著葉易琛手邊的小杯子裏一點點

的茶水,將杯子拿開,在另一個小杯中倒好溫熱的茶水放到原來的位置,這才回座位開始看資料。

而整個過程中,葉易琛竟然是一無所覺,一向敏感的他隨意的翻著自己手中的機密文件,隨手拿起左手邊的茶杯遞到自己嘴邊,輕輕喝了一口,溫熱的口感正好,完全忘記原先那一杯已經放在那裏多久,怎麽會溫熱?

辦公室外,SWEET鬱悶的坐回辦公桌前,冷不丁的將怨毒的視線射向韓義昌另一邊的辦公桌上,那裏已經空無一物,隻剩下一張桌子成為一個擺設。

韓義昌忽然抬起頭,就看到了SWEET不好的目光,他忽然就想起早上葉易琛的表現,其實如果說葉總對SWEET太過寵溺,可是韓義昌卻覺得葉易琛是對林雨默太過特別。

特別到,竟然會讓一個女人進駐自己的領地,這是以前的葉易琛不會做的事情。

這個想法讓韓義昌忽然覺得葉易琛是故意要把這個座位給SWEET的,原因不是讓自己去幫林雨默搬一張桌子上來,而就是讓林雨默進辦公室!

“SWEET小姐,別看了,你再怎麽看,林秘書也在辦公室裏。”韓義昌看著SWEET鬱悶的目光,忽然就開口道,他不喜歡SWEET這樣的女人,第一眼就知道是酒店裏的女人,再一眼就可以看出除了上床什麽也不會做的女人……嗬嗬,還隻會吹枕頭風!

韓義昌很記仇!沒錯,他就是在記仇,記著早上SWEET對著葉易琛撒嬌說他跟林雨默的仇!如果說韓義昌對林雨默是好奇忍不住顯露了本性,那他對SWEET就是由衷的不喜歡,所以這麽惡意的刺激SWEET。

很顯然的,SWEET是被韓義昌刺激到了,狠命的瞪著韓義昌,低吼道,“不管你的事!”

於是兩個人不再多言,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一直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午餐的時間很快就到了,SWEET立即從座位上跳了下來,飛快的去樓下食堂吃飯,一分鍾也不想再看到韓義昌。

而韓義昌則是很淡定的等著電話響起,隻是等了許久,電話遲遲沒有動靜,反而是總裁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

“林秘書?”韓義昌看著麵色不佳的林雨默,立即上前想要扶住她,卻對上了林雨默身後,葉易琛的黑眸。

“葉總?”韓義昌有些奇怪的問道,“您怎麽也出來了?不用我去樓下給您帶飯了?”

“韓助理?”林雨默看著韓義昌,想到了他之前的鼓勵,忽然就笑了,“你也沒下去?那我們一起下去!我給葉總帶飯就好!”

然而,林雨默拉住韓義昌手臂的那一瞬間,葉易琛的眸色猛然一沉,讓韓義昌敏感的感覺到推開了林雨默,隻是在林雨默反應過來之前,葉易琛已經將她拉了回來。

葉易琛想,原本想叫林雨默給帶飯的想法忽然被擱置了,沉了沉聲音,葉易琛說,“不,我自己去吃。”

“啊?”對於葉易琛的變卦,讓

林雨默一時無法反應,隻是怔愣住,“可是你不是……”

“回來之後一起工作。”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懷疑的視線,又解釋了一句,“你不在我就要喝到冷了的茶了。”

“哦。”想到自己如果去吃飯,排隊拿到飯再吃好至少是半個多小時,那杯茶早就不知道要涼掉多少回!點點頭,林雨默不知道是該笑或者是哭,因為葉易琛至少是喜歡自己給他泡茶的,雖然,隻是茶。

而將麵前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裏的韓義昌的想法顯然就不是如此的了,葉易琛是怎樣高傲的男人,他會解釋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可是對著林雨默,這個男人解釋了,難道葉總……

韓義昌看著葉易琛一把拉過林雨默走在了前麵,那一雙背影,韓義昌用力的搖了搖頭,不可能的!葉總是有喜歡的人的!

隨即,韓義昌立即大步跟了上去。

這一餐,由於是葉易琛親自下樓,所有人都主動讓位讓葉易琛先拿飯菜,連座位都是大家讓出來的。

林雨默從未享受過這樣的待遇,隻覺得有些尷尬,隻是看著對麵努力吃飯的兩人,林雨默猶豫了一下,也選擇了安靜吃飯。

“易?”忽然,SWEET的聲音從林雨默身後傳來,剛剛吃下三口的林雨默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她真的不喜歡看到SWEET為什麽,她就這麽……

“嗯?”葉易琛吃飯的動作一頓,抬起頭看向SWEET,而對方則是飛快的奔了過來,推了推韓義昌,示意韓義昌坐到對麵去。

韓義昌無奈的看了一眼林雨默正打算拿起餐盤卻被葉易琛拉住,“韓助理,就坐這裏。”

“易?”顯然是沒想到葉易琛竟然這麽對待自己,SWEET有些驚愕,瞪大一雙美瞳,委屈著道,“那我坐哪裏呢?”

葉易琛微微扯起嘴角一笑,看向林雨默,“坐我對麵。”

林雨默一愣,原先以為SWEET要坐到葉易琛身旁,她已經往裏讓了讓位置,所以此時的她正坐在葉易琛對麵,隻是沒想到葉易琛竟然會不讓韓義昌換座位。

“喂!聽到了嗎?我要做那裏!”SWEET本就看林雨默不順眼,聽到葉易琛說要自己做到對麵本是不樂意的,卻在看到林雨默就坐在葉易琛對麵的時候,忽然高興了,易是要替她報仇呢不是?想著,SWEET立即吼道。

這SWEET的聲音不大也不小,卻足夠讓周圍許多人側目,林雨默就這麽坐在原來的位置上,低著頭,原本吃著食物的小嘴此時咬緊了下唇。

要知道林雨默最最不願意讓的人就是SWEET,可偏偏對方就是看上了自己的位置!心裏很是倔強的不想退讓,卻在眾目睽睽之下,有了些無措。

“喂!你是誰!我家雨默憑什麽讓你!”

這時候艾熏的聲音忽然出現,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幫助,林雨默猛地抬起頭,微微紅了的眼眶在葉易琛眼前一閃而過,冷不丁的葉易琛嘴角染上一抹笑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