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默別怕!”艾熏猛地推開SWEET,坐上了原本林雨默讓出的地方,將手中的餐盤放下,冷冷的看著所有看向他們的目光,“看什麽?怎麽?葉總太好看了?”

艾熏這一句“葉總太好看了?”嚇得大家立即別開了視線,不敢再亂瞄,畢竟葉易琛是代理總裁,已經要接手了總裁的所有事務,大家卻並不了解這個葉總是怎樣的人,沒必要掃上著台風尾不是?

SWEET沒想到有人會在葉易琛麵前這麽落自己的臉,忍不住開了腔,“你又是誰?誰允許你做到葉公子這一桌的?你是總裁室的人嘛?”

“不是。”艾熏吃了一口餐盤中的飯菜,細嚼慢咽之後,緩緩的回答道,然後抬起頭,“可是,我是跟我的好朋友一起吃飯,怎麽?有問題嗎?”

SWEET一愣,好朋友?那個弱爆了的林雨默會有一個這麽厲害的朋友?可是,這跟她無關,醞釀了淚眼,SWEET紅著眼看向葉易琛,嬌弱的喚道,“易……”

葉易琛倒是沒再說話,而是站起身,看了一眼韓義昌,對方立即起身,他優雅的從過道走出,拿著餐盤走到SWEET跟前,“沒事,我吃完了。”

葉易琛倒了剩餘飯菜便自己上樓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在看到SWEET的淚眼的時候忽然有一種叫做厭惡的情緒溢滿胸前,或許這個傳聞中潔身自好的SWEET也不過如此,以為能夠握住自己的弱點,卻不知他葉易琛是個沒有弱點的男人!

SWEET看著葉易琛離開的步伐,立即跟了上去,走之前還得意的衝林雨默跟艾熏拋了一個挑釁的眼神。

“林秘書,艾小姐,你們慢吃。”看到艾熏,韓義昌忍不住想起那個女人的可怕,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起身就要離開。

林雨默盡可能的撤出微笑衝韓義昌點頭微笑,隨即繼續進食。

“雨默。”艾熏吃著自己餐盤裏的食物,本就對於除了林雨默之外的事情都毫無興趣,本以為那些人走了就沒事了,卻發現林雨默隻是用手中的筷子不斷的拌著飯,完全沒有吃的意思。

“雨默!”艾熏看著林雨默完全沒聽到自己的聲音,忍不住低吼了一聲。

林雨默猛地回身,尷尬的“啊”了一聲笑著,“怎麽了?”

艾熏無奈的看著林雨默,伸手一副大姐的模樣,揉了揉林雨默的腦袋,“白癡,他就是這樣的男人,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嗎?”

林雨默聞言低下頭,抿緊了嘴唇,握著筷子的手也用足了力氣,似乎想要發泄著什麽,卻絲毫發泄不出來。

一頓飯,食而無味。

林雨默想,好在艾熏一看到自己低下頭就知道自己的心情,因為她不再多言,自己才能勉強忍住了已經到了眼眶的淚。

“那我上去了。”電梯停在六樓,林雨默跟艾熏揮手,然後按下了關閉電梯的鍵,卻還是聽到了那句話。

“雨默,難過的話,回來。我在六樓等你。”

林雨默完全有時間

不讓電梯門關上,但是她沒有,因為她沒有回答,她不會放棄,不管是她的倔強還是別的,她不能看著葉易琛再一次離開自己的世界。

17樓上,林雨默剛上樓就看到SWEET坐在辦公桌前,紅了的眼眶裏蓄滿了淚水,看著韓義昌,似乎想要咆哮,卻說不出一個字。

林雨默沒有說話,隻打算乘著SWEET不注意就進了辦公室,免得再引來任何的爭執,她今天有些累了。

不過,顯然上帝沒有聽到林雨默的祈禱,SWEET也確實不打算放過林雨默。

不敢對韓義昌發飆的SWEET看到林雨默就冷笑起來,“吃這麽久,終於吃完了?”

林雨默頓下腳步,點點頭,又打算向前,不過SWEET卻沒打算讓她繼續往前,隻聽到SWEET冷嘲著,“本來就不瘦,還吃那麽多,小心胖死,沒人要!”

SWEET的話讓林雨默忍不住想到上午看到的葉易琛休息室裏的女人,姣好的身材,沒有一絲贅肉的SWEET或許真的是男人眼中的女神吧,林雨默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自己本就什麽也不算,沒打算回應,林雨默打開門走了進去。

SWEET驚愕的看著林雨默,明明從門縫裏斜斜的看到葉易琛正在辦公桌前忙碌,卻還是沒有聽到那一聲咆哮,忽然有些不安。

辦公室裏的葉易琛正在工作,心裏卻是有些亂,剛才SWEET跟著自己上來之後,努力的蹭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吻自己,然而他卻隻覺得厭惡。

猛然抬起頭,葉易琛看到坐下的林雨默,忽然抬起頭,“林秘書。”

“在!”林雨默原本低落的情緒在葉易琛的叫喚中立即抬起了頭,目光直直的盯著葉易琛,“葉總,什麽事?”

葉易琛不說話,隻是盯著林雨默,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卻讓林雨默覺得一陣陣的寒冷。

大概是被盯得太久,林雨默微張的唇太過幹燥,冷不丁的伸出小舌舔了舔唇瓣,卻在看到葉易琛眸色變深後頓下了動作。

“葉總……”林雨默不自在的喊道,這裏畢竟是辦公室,現在畢竟是工作時間,林雨默尷尬著,無措著……

“過來。”葉易琛扯起一抹笑容,盯著林雨默的目光沒有一絲變動,隻是顏色越發的深了。

或許是被葉易琛的笑容蠱惑,林雨默站起身走了過去,隨即被葉易琛一把拉到了腿上,然後一雙薄唇貼了上來。

林雨默瞪大了雙眼,終於發現自己又不小心跟著葉易琛走了,想要掙紮,想要說現在要工作……隻是完全掙脫不開。

葉易琛細細的品嚐著女子的紅唇,嘴角一抹笑意更甚,不知緣故,葉易琛此時忽然覺得林雨默的唇格外的香甜,比之前那雙隻是玩弄技巧,勾引自己的紅唇,林雨默的唇太過幹淨,卻既香又甜,似乎藏匿著無數的情感一般,讓葉易琛忽然有些上癮。

隻是這樣的想法隻在葉易琛的腦海裏閃過一個瞬間,他立即將這個想法拋卻,林雨默,不過是一

個地下情人罷了!更何況是一個不潔的地下情人!

猛然睜開雙眼,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本想用力啃咬的動作卻因為看到林雨默緊閉的雙眼,紅潤的小臉上似乎帶著一種眷戀的東西,忽然更為溫柔。

林雨默自然感受到了,幾乎是無法控製的顫抖著,感受著葉易琛細心的吻著自己,忽然有一種被嗬護的感覺,一瞬間便失去了理智,沉醉在了那一個吻中。

“唔!”感受到一雙不安分的手襲上自己的胸口,林雨默忍不住嚶嚀出聲,然而早已因為親吻而軟下的身子,緊緊的攀附著身下的男人。

“乖……”葉易琛低低的喚道,手則是更加快的將女子身上的衣衫解開,低頭吻到女子的胸口……

“阿琛……”林雨默的唇得到了自由,忍不住的喚道,然而隨即睜開的雙眼看著這還不算熟悉的場景,猛地恢複了力量,推開了葉易琛。

“怎麽了?”欲望沒有得到紓解的葉易琛自然是不爽的,然而即使是在這樣的時刻,葉易琛依然保持著一貫的風度,淡淡的問道。

可若不是葉易琛的疑問,林雨默不會看向葉易琛,若不是看到了葉易琛,林雨默不會的痛了……

林雨默幾乎是顫抖著拉著自己的衣服想要從葉易琛身上起來,卻被葉易琛狠狠的拉住,聽著他略微沙啞的聲音,林雨默忽然用力的推開了葉易琛。

“葉總,現在是上班時間。”說著林雨默奔到自己的座位上,飛快的扣上自己的衣扣,努力的壓抑著胸口的悲傷,翻閱著手中的文件,卻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葉易琛冷了冷眼神,忽然冷笑一聲,“裝的還不錯。”心裏想的卻是,怎麽?想要為那個阿傑守節了?可惜,你已經是個髒女人!

冷冷的視線傳遞後,葉易琛低頭開始工作,仿佛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印象,以至於他確實沒有看到林雨默震驚的眼神,亦是沒有看到順著那女子的頰畔落下的淚滴,晶瑩剔透。

林雨默抿了抿唇,手依然在顫抖。

想來是無法理解的吧,明明是自己做了一半卻喊了停。可是林雨默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看到葉易琛的那一瞬的感覺,葉易琛衣衫端正,沒有一點開合,甚至是褶皺都看不到!而她呢?

襯衫的扣子已經被全部解開,伸手的內衣也被解開……昨夜還未褪去的吻痕又布上新的。

當這一切,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

林雨默痛苦的抱住了頭,她覺得可怕……很可怕!就像她隻是一個應召女郎,而他,一如既往依然高高在上!

為什麽……想要靠近葉易琛,卻發現是越來越遠!

為什麽……明明距離是更近了,可心卻越來越遠!

為什麽……明明他都溫柔了,最後還是冷言冷語!

林雨默趴在桌上,完全忘記了這裏已經是葉易琛的地盤,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將落入葉易琛的視線。

隻是,或許林雨默的存在感確實太低,葉易琛低著頭,沒有抬起過一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