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緊,但卻沒有那一層薄薄的阻礙!

這樣的認知讓葉易琛不滿,甚至可以說是惱怒!他可以很好的控製自己,可是這一刻,暴躁的情緒顛覆了他的理智,葉易琛似乎懊惱著之前的溫柔,動作變得粗魯而又猛烈。

破碎的吟哦聲沒能讓男人有些許的憐憫,反而是更加猛烈地撞擊,一次又一次。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屋子裏,灰色的被子下兩具**的身體緊緊相依,已經平整的被子幾乎看不出昨夜是怎樣的奮戰,隻有滿地破碎的浴衣可隱約看出昨日的戰況是怎樣的激烈。

沒錯,昨晚發生了的事情遠不止一次,女子的睡顏此時很安穩,帶著饜足的笑容靜靜的靠在葉易琛的肩膀上。緊閉的眼簾忽然掀了掀,好一會兒才睜開。

林雨默翻過身,忽然瞪大了眼睛,猛地直起了身子。身旁清晰的觸覺,麵前跟自己家中完全不一樣的裝飾,昨夜的記憶開始回籠。

難道是……李友銘?

林雨默用力的搖頭,似乎帶著一絲不敢置信,咬緊了下唇回頭,卻看到了一張熟悉的睡顏。

“葉……葉……葉易琛?”林雨默忍不住呢喃出聲,沒等她自己反應過來,手指已經觸上了男人的臉龐,細細的摩挲,那眼神裏是經久不變的愛戀,濃鬱而又沉重。

五年前,林雨默還隻是一個大一的學生妹,或許是因為是孤兒的原因,她努力的學習,打工,卻從不知道要裝飾身為女人的自己。

暗戀學長本不是什麽大的錯事,錯的是她不該去表白,表白被拒絕也不該還想留在他身邊。

隻是當時的林雨默很傻,傻到以為葉易琛不拒絕自己的陪伴是因為不討厭,所以隻要自己努力就可以陪著葉易琛。一直到後來,她所有的奢望與想象被盡數打破,無法控製的沉溺在一片流言的汪洋之中,沉浮不定。

林雨默相信,她這一輩子或許都沒有辦法忘記那件事。那一天的葉易琛。

冷漠的眼神,嘲弄的語氣,眼裏甚至帶著不可壓抑的恨意,就那麽逼視著她。

“原來你的喜歡這麽的下賤!”

腦海裏猛地出現這一句話,林雨默的瞳孔一陣收縮,身體緊繃,仿佛回到了那些漫無邊際的黑暗日子中。

原本摸著葉易琛臉的手猛地一個抽搐,收了回來,林雨默每每回想起那些不堪,總是從心口滲出一陣陣的寒意,不敢再看葉易琛,害怕不舍卻更害怕不看!

咬緊了牙,林雨默強撐著意誌想要逃離。隻是起身才發現身下的疼痛,她看了一眼滿地的碎屑,抓起一件男士襯衫與還算整齊的內衣褲就衝進了洗漱室。

衛生間裏,寬大的鏡子中,女子從脖子處往下,一路吻痕不斷,青紫色讓林雨默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她幾乎不敢去看自己,……抓起襯衫套上了身體,可是穿衣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疼得厲害,無措之際,隻能坐在馬桶上,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粒粒的落下。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穿好了衣服,林雨默輕輕地走了出來,看了一眼臥室的床便轉身要離開。那一眼含著太多的東西,愛戀,不舍,不甘,但是她卻不敢靠近一步。

走到門口,林雨默忽然愣住了。

指紋鎖?

這是說明她要去拿著葉易琛的手來開門嗎?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林雨默糾結著咬緊了唇瓣,無措的東張西望,最後竟然伸手去死命的拉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