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外,SWEET紅著眼眶望向韓義昌,“韓助理……”

“嗯?”韓義昌很驚訝的抬起頭,看著SWEET,“你也有找我的時候呀?我還以為你眼裏隻有咱們葉總,像我這種小角色……”

“韓助理……”SWEET忽然就哭了出來,“為什麽?易為什麽不吻我了……他是不是不愛我了……他,我……”

“呃……”韓義昌沒能想到SWEET居然就真的這麽哭了出來,鬱悶的站起身,拿了一包紙巾就走了過去,“喂,你別哭了……”

SWEET接過紙巾,擦著眼淚,難過著,“易他早上還對我那麽好,為什麽,忽然就……”突然,SWEET像是想起了什麽,看著辦公室,“是不是因為她?因為那個林秘書?為什麽易會要她在辦公室裏?為什麽易不要我……為什麽……”

“好了!”韓義昌有些暴躁的叫停,卻看到SWEET完全不理會自己,終於暴怒,猛然吻住SWEET。

於是,一室安靜。

不知過了多久,韓義昌鬆開了SWEET的唇,看著那女人驚愕的眼神,冷冷的撇過臉,“脂粉味太重。”

“什麽!”SWEET有些怒了,被人吃了豆腐,竟然還這麽說自己!可是正當她要發怒,卻聽到韓義昌回到座位上冷冷的回答道,“葉總不喜歡脂粉氣重的女人。”

SWEET一驚,這才明白韓義昌是在幫自己,忽然心頭一暖,驚訝的抬起頭,“真的?”

韓義昌點點頭,心裏卻是有些鬱悶,自己幹嘛吻那個女人?自己明明應該去吻……腦海裏忽然出現的人影讓韓義昌一個瑟縮,他居然在想艾熏?那個女人是他可以染指的嘛?想到艾熏的可怕,韓義昌立即搖了搖頭,不願意再多想。

這一天的下午對於總裁室的四個人很不一樣,兩個男人過的太快,而兩個女人則過的太慢!

一直到下班,林雨默看著從自己逃開之後就沒看過自己一眼的葉易琛,依然認真的工作著,可是此時的林雨默發現,哪怕自己就站在葉易琛的身旁,卻絲毫感受不到葉易琛。

這一天SWEET沒有纏上來,而是一下班就走了,韓義昌看了一眼辦公室沒有打開的門,也是離開。

然而葉易琛要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了,看著葉易琛站起身穿上西裝,林雨默立即跟了上去。

而葉易琛隻是冷冷的看了林雨默一眼,轉身離開。

專屬電梯中。

林雨默跟葉易琛站一起站在裏麵,看著電梯飛速的往下,林雨默有些愕然,看著早已鬆開了自己的葉易琛,不知道為什麽他會拉著自己。

然而,當電梯到達底樓,門忽然打開,林雨默正打算走出去,卻又一次被葉易琛拉住了手腕,無措之際,電梯門已然關上。

“阿……”林雨默幾乎脫口而出一句阿琛

,卻因為葉易琛冰冷的視線而猛然回轉心神,這裏,是公司!

抿了抿唇,林雨默盡可能平靜著看向葉易琛,壓抑著胸口澎湃的情緒,“葉總,為什麽不讓我出去?”

隻是,葉易琛如同為沒有聽到一般,電梯門忽然又打開,葉易琛猛然鬆開了林雨默的手腕,大步走了出去。

“阿……”林雨默下意識伸出手,夠向葉易琛離開的方向,然後被她握住的隻是空氣一片,低下頭,林雨默抿緊了唇。

電梯的門因為碰到林雨默的手而不得不再度打開,冰冷的觸覺讓林雨默清醒,抬起頭,大步追了上去。

白色的蘭博基尼停在地下車庫裏,葉易琛靜靜的靠在車上抽著煙,看到林雨默忽然將手中的煙丟到地上,打開了車門。

“上車。”留下兩個冰冷的字,葉易琛進了車。

林雨默一愣,心頭說不上來是暖意還是涼意,隻覺得隱隱的不對勁,卻還是坐上了車。

蘭博基尼在林雨默還沒有扣好安全帶前猛然發動,林雨默身體跟著慣性有些晃動,微微的愕然之後,看著葉易琛冷漠的表情也恢複了正常。

這一路,葉易琛沒有跟林雨默說一句話,雖然車開得很快,對於林雨默來說卻還是很漫長,因為這是葉易琛第一次這麽長時間沒有跟她說話。

他們,是在冷戰嗎?林雨默自問,卻沒有回答。

“下車。”

車子忽然刹車,輪胎與地麵發出了強烈的摩擦後,林雨默聽到的隻是跟之前一樣冰冷的兩個字,隻是上換成了下。

這時林雨默才發現,原來已經到了虞山公園後麵的一片樹林中,隻是她看著葉易琛,並沒有下車。

“阿琛,”林雨默壓抑著胸中的不自在,盡可能自然的開口,“你不回去嗎?”

葉易琛看了一眼林雨默,嘴角扯起一抹笑意,不是冰冷,而是有些嘲諷,有些邪惡,林雨默下意識的逃避,打開了安全帶,卻被葉易琛猛地拉到腿上。

“怎麽?不想我走?”

葉易琛的聲音一直都是很溫和的,然而此時,卻讓林雨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她抿了抿唇,說不出一句話,隻是看著葉易琛,希望對方能從她的眼中看懂她的恐懼。

不過可惜的是,葉易琛根本不會去看!

猛然低頭,涼薄的唇壓下,沒有溫柔的氛圍與動作,像是林雨默就是眼前一盤好菜,他隻是想吃個痛快,用力的啃咬著,哪怕血腥味溢滿口腔卻沒有絲毫的停頓。

這一刻的林雨默是真的怕了,瞪大了雙眼盯著麵前的男人,葉易琛的這一麵是她從未見過的,因為這一份驚愕與恐懼,連帶著唇上的疼痛,林雨默竟然絲毫未覺。

直到嘴邊一絲紅色滴落到胸前的白襯衫上,溫熱的血液在胸口,林雨默才恍然發現自己的唇瓣已被啃咬的不成形,這才想到反

抗,林雨默用力的想要推開葉易琛,卻不料男人已然鬆開了自己。

“看來,你很滿意啊……”葉易琛惡意的笑著,幹燥的大手已然從女熱的襯衣下擺伸了進去,感受著林雨默一陣陣的顫抖,看著她瞪大的雙眼裏的不敢置信,葉易琛忽然覺得開心了不少。

低頭,葉易琛輕輕的咬住了林雨默的耳垂,隻是這一次的力度很輕,林雨默忍不住的顫了顫,身體也鬆懈了些。

葉易琛邪惡的笑容再度從唇邊勾勒起,吹著氣忽然說了一句,“辦公室裏不肯做,倒是肯在車裏……”

林雨默聞言理智稍微有些回籠,隻是又一陣心驚,下意識的想抿唇,卻感受到唇上清晰的刺痛感,眼眶微紅不受自己控製的顫抖著。

不顧一切的咬緊了下唇唇瓣,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溢滿口腔,林雨默隻覺得自己越發的作踐,卻對這樣的自己毫無辦法。

忽然,手裏感受到了一樣灼熱的物品,林雨默幾乎是反射性的想要抽手,卻被葉易琛牢牢的抓住。

林雨默看著麵前的男人,依舊的衣冠楚楚,而自己……她用力的咬著唇,不斷的搖頭,她不想,她不要……可是,葉易琛隻是邪邪的笑了,將那隻柔弱無骨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灼熱上。

林雨默睜大了雙眼,早已破損不堪的紅唇又是一陣血跡斑斑,可她卻絲毫沒有辦法挪開自己的手,隻覺得一陣陣的羞恥。

“想在這裏跟我做?”葉易琛看著麵前的女人不配合的模樣,忽然問道。

林雨默似乎找到了一絲契機,立即搖頭,鬆開自己的唇瓣,帶著乞求的意味,“阿琛……不要……這裏……不要……”

葉易琛看著女子唇邊的紅色,忽然很是感興趣,眯了眯黑眸,看了一眼一側的車窗,“如果你不想……”

用力的將女子的手再度放在那溫度更高的炙熱上,“就用你的手!”

“唔!”林雨默沒有想到葉易琛依然不願意放過自己,驚愕之餘,長大了嘴,想說什麽卻被葉易琛狠狠的堵住。

感受著男人的舌飛快的掃過自己的唇畔,舔舐著自己的唇,林雨默無意識間,手已然握住了那物。

“乖……”葉易琛暗啞的嗓音在林雨默迷糊的意識中清楚的說道,“不然,我不介意讓周圍的人看一看你現在的這幅光景……”

林雨默一瞬紅了眼,在那紅了的眼眶裏,淚水落下,一滴接著一滴,沒有絲毫要停下的趨勢,然而,麵前的葉易琛也並沒有因為而願意放過她,隻是很溫柔的吻去了她臉上的淚。

這若是平時,林雨默大概又要魂不守舍大半日了,隻是今天……

在這溫柔的表象下……林雨默說不出一個字,隻是任由男人的動作。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靜止,葉易琛輕輕的吻著林雨默的動作沒有繼續,而下麵的一切都隻是暗中進行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