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結束後,葉易琛拉上了拉鏈,粉紅的舌舔過唇,似乎回味著什麽,靜靜的看著林雨默因為沒有了自己的扶持而癱軟在座位上。

“穿衣服。”葉易琛將林雨默的衣服扔到了她身上,並從一旁拿出一盒紙巾,冷冷的開口,“下車。”

林雨默一愣,臉上的淚痕還未全部消失,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卻滿滿的都是苦澀。林雨默想,就是這樣,就結束了嘛?

林雨默隨手拿過自己的衣服,紅著眼睛安靜的把衣服穿起來,心裏卻忍不住的自嘲,不結束又能怎樣?繼續?在車子裏玩更劇烈的?

衣服一件件的穿上,林雨默沒有回頭再看葉易琛,而是自覺的將車門打開,下車,走回公寓。

然而被冷遇的葉易琛則是蹙眉,看著女子單薄離去的背影,忽然湧動著一種奇怪的情愫,是心疼?是在意?自己……是不是對她太粗暴了?

隻是這些想法在葉易琛想到那個阿傑的時候,全然散去。

他隻是在懲罰林雨默!明明答應了做自己的地下情人,她憑什麽還在心裏有個別人?哼!想到這裏,葉易琛發動汽車。

白色的蘭博基尼似乎是故意的,往林雨默走過的方向,飛速的開過林雨默身邊,像是在得意的炫耀著什麽一般。然而,此時情緒低落的林雨默,並沒有抬頭看到。

又是一個人的夜。

林雨默坐在沙發上,吃著由家政阿姨替自己買的晚餐,靜靜的看著電視,電視裏正在放毫無營養的肥皂劇,女主角悲痛欲絕的奔跑在雨中,想要擁抱絕塵而去的男人,卻隻擁抱到冰冷的自己……

心裏又是一陣陣犯涼,林雨默拿著遙控器,用力的關掉了電視,她可不想看著這些繼續煩惱!無聊之際,林雨默又拿起手機,猛然發現有幾個未查看的短信,打開來,全都是韓靳的……

林雨默想,或許,自己做的太過了?自己就真的要放棄他們嗎?可是他們都是她林雨默曾經最在意的人,還有她的恩人啊!

猶豫著想要點開短信,隻是在林雨默的手指碰到按鍵的前一秒,大腦忽然收到另一個指令:

不破釜沉舟,你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林雨默猛然咬住剛剛結痂的唇瓣,不顧疼痛,將短信全部設置為已讀,將手機扔進了包包裏不再去看。

林雨默就這樣呆坐在沙發上一直等到了晚上十點,看著門口沒有任何的動靜,是不是自己的樣子讓他覺得不高興了?是不是像SWEET那樣,才是真正的情人?是不是隻有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滿足葉易琛,他才會對自己露出像對SWEET那樣的笑容?

抿緊了唇瓣,林雨默不想再想,飛快的逃進衛生間,花灑中的水飛快的落下,衝去了女子臉頰上隱約的淚痕。

鬧鍾很準時的在七點四十分響了,林雨默立即按掉了鬧鈴,看著身邊空空的位置,沉默的癟了癟嘴,起床。

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烏黑的眼圈,好吧,林雨默不得不承認,她

昨晚失眠了。

飛快的將早點拿在手中,林雨默衝下了樓,今天沒有葉易琛在家,她隻能自己去上班,這一路到底要多久,林雨默根本不清楚。

隻是,當林雨默找了半天沒發現公交站台,也沒看到一輛打的車的時候,她無奈了。

“姑娘,你幹嘛呢?”一個帶著紅袖章的中年男子看著林雨默一路走走停停的,像是在找什麽,就上前問了出聲。

“嗯……”林雨默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在看有沒有公交站牌,或者出租車。”

“這裏怎麽可能會有!”那男子聽了林雨默的話立即笑著打斷道,“這一帶的人都有錢的不行!一般的出租車都不會過來!更不要提公交站台,根本就沒有!”

“啊?”林雨默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那我要去哪裏才有公交車站或者……”

“遠呢!”中年男子似乎沒想到林雨默這麽固執,有些鬱悶,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無聊,明明住在了虞山公園這一代,還非要坐公交!“我要去檢查他們的車了,小姑娘你慢點走啊!”說完,那男人也不搭理林雨默了,轉身去了別處。

林雨默隻是怔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手機裏的時間飛快的滑動著,心裏著急不已,忽然手機震動讓她一愣。

一個陌生的號碼又透著幾分熟悉,林雨默頓了頓還是接了起來。

“你在哪裏?”

林雨默聽到葉易琛溫和的聲音似乎沒有昨日的怒氣與冰冷,微微的急切,似乎是在擔心自己?

“快說!”葉易琛聽著電話那一頭安靜的毫無聲響,有些怒意的低吼。

“我……我在……”林雨默被葉易琛的吼聲嚇到,立即環顧了四周,總算找到了一個比較熟悉的建築,“哦!是環球大廈!”

站在公寓門口的葉易琛一愣,隨即挑起了嘴角,環球大廈?也虧他說得出來!明明是環球公司的商廈大樓,不過葉易琛懶得去糾正,而是飛快的下了樓。

“在原地等著。”葉易琛留下一句話,就掛斷了電話。

林雨默有些怔愣,阿琛的意思是,要來找自己嗎?他不是生氣自己不會做一個好情人嗎?或者……他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麽無情?或者……他心裏有自己?林雨默忽然頓住,用力的搖頭,她不要再抱有那麽大的希望!她害怕當希望破滅時那疼痛!她無法承受!

再睜開時,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已經穩穩的停在了林雨默跟前,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忽然下車,在林雨默震驚的眼神中,走了過去。

“白癡。”葉易琛將林雨默猛地壓在胸口,想著昨夜裏沒有了這個女人在懷裏,微微的失落感,此時感受著女人溫熱的體溫,葉易琛嘴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林雨默被拉進葉易琛懷裏的時候,就已經瞬間失去了知覺,她是不是做夢?阿琛會這麽溫柔的說,白癡?會用他這麽溫暖的胸膛擁抱自己?

緩緩的推開麵前的男人,林雨默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葉易琛,

“阿琛……你怎麽了?”

葉易琛忽然是笑了,低頭看著麵前的女人,道,“默默,我以後都對你好一點,你說好不好?”

林雨默一驚,想點頭,卻不敢,怕多變的葉易琛忽然又要自己做什麽不好的事情……可是,看著葉易琛靜靜等待自己答案的模樣,她還是點下了頭。

“好。”葉易琛滿意的揉了揉女子的秀發,“那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麽?”林雨默脫口而出,心裏卻是戰戰兢兢的,就怕又是跟昨天一樣不堪的事情,一雙水瞳裏的恐懼讓她的瞳孔忍不住的收縮著。

“告訴我。”葉易琛溫和的笑著,仿佛沒有看到女人眼底的恐懼,擴大的笑容,仿佛一劑良藥安撫著女子的心,“那一晚見到的男人是誰?”

“我……”林雨默的心終於落地,卻又因為葉易琛的認真而惴惴不安著,似乎是下了決心,林雨默拚命讓自己冷靜,勇敢的對視著葉易琛,“那隻是我以前的朋友!”

“隻是朋友?”葉易琛依然溫柔,眼底看不見一絲的急躁,仿佛就要跟林雨默耗著,耗到林雨默自己坦白。

“隻是朋友!”林雨默用力的申明,似乎看出葉易琛的在意,心裏是說不出的高興,或是緊張,她隻能努力的保證著,“而且,我不會跟他再有聯係!”

“哦?”葉易琛慵懶的將女子摟在懷裏,嗅著女子的發香,聲音微微冷了些,卻不帶寒意,“那,就要做到,不許,再勾引任何一個男人!”

林雨默在葉易琛懷裏一愣,隨即是僵硬的點著頭,她想說她沒有,可是林雨默知道,那是沒有用的。一點點的水跡差點溢出眼眶,又被林雨默狠狠逼了回去。

葉易琛隨即鬆開林雨默轉身紳士的為林雨默打開了車門,“上車。”林雨默則是很乖巧的上了車。

這一次,葉易琛沒有把林雨默送到之前一直去的小胡同,而是在地下停車場停了下來。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走出車廂,抿著唇東張西望了一下,發現沒有人,就想著快些離開,那模樣倒真是像個做賊的。葉易琛站在車旁,嘴角微微上揚,忽然上前兩步,拉住了某個女人。

“啊!”林雨默一驚,卻無法控製的被葉易琛扯著大步向前,一直走到了專屬總裁的電梯口,隨即被推了進去。

“阿琛……”林雨默驚愕的看著電梯門關上,恍然發現自己叫錯了,卻沒等她改口,小嘴又一次被堵上。

“唔……”林雨默有些焦急的想要推開葉易琛,她想說這裏是電梯,很快到了十七樓怎麽辦!可是,葉易琛並不理她。

事實也就如林雨默料的那般,電梯到了17樓,自動打開了門,然而葉易琛的手正隔著女子的襯衣摸著著她。

“葉總!”林雨默飛快的推開了葉易琛逃進了辦公室,走過外麵才發現似乎是自己來得太早,韓義昌跟SWEET都沒有來。隻是想到這裏,林雨默忍不住的自嘲著,是不是因為SWEET沒有來,所以他才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