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的倒是快,隻是……”辦公室門被打開,葉易琛溫潤的聲音傳到林雨默耳畔,隻聽到他微微頓了頓,又繼續道,“你逃到的地方,似乎正是我的地盤。”

“葉總!”林雨默羞惱的別開臉,不敢看葉易琛,隻道,“這裏是公司!”

葉易琛搖了搖頭,“可是,你剛剛叫我……”

“我……”林雨默轉過頭想要解釋,卻發現男人已經站到了自己跟前,而不遠處的門已經被關上,看著近在咫尺的葉易琛,林雨默的話忽然停在了嘴邊沒說下去。

“而且,現在還沒有到上班時間。”葉易琛嘴角扯起,說完就低頭吻住了女子,將林雨默按在那張長方形的辦公桌上,細長的手指飛快的解開了女子襯衫的扣子,帶著一股急切伸手握住了女子的左峰,吻也適時的急劇下落,從脖子到鎖骨接著是胸口……

林雨默隻覺得自己一下子渾身無力,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多麽羞恥的事情,可是她並不敢掙紮。

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林雨默怎麽敢掙紮?她不希望葉易琛不高興,如果這樣就是葉易琛心中的情人標準,那麽,就由自己來適應吧。

衣衫已經全然落地,林雨默赤**身子躺在辦公桌上,頭靠著一摞資料,感受著男人的唇舌,一聲聲嚶嚀從口中滑落……

當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林雨默還在葉易琛的身下,隻是已經疲累不堪的她此時毫無辦法,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一雙水瞳睜得大大的,自己卻動彈不得。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心裏冷冷的笑過,隻是想念這具身體,不過如此。想著,葉易琛卻還是幫林雨默把衣服穿上,整理了一地的書本之後才緩緩的說一句,“進來。”

這對於一向有潔癖的男人,其實不易,不過林雨默不知道葉易琛的潔癖,而葉易琛自己也沒有發現。或許,昨晚的那種失落感,不僅僅是因為沒有女人。

韓義昌打開門走進來,遊戲奇怪的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林雨默,一本正經看書的葉易琛,覺得很奇怪,雖然按照葉易琛的規矩,是要等他說了“進來”才可以進來的,可是葉易琛是第一次這麽慢才讓他進來,再加上林雨默一動不動的趴著,讓他忍不住的多想。

“怎麽了?”看著韓義昌奇怪的眼神,葉易琛瞥了一眼一旁趴著的林雨默,開口問道。

韓義昌拿起手中的資料,走到葉易琛辦公桌前,眼睛微眯,沒有咖啡,沒有茶水?隻是韓義昌沒有說出口這些疑問而是道,“策劃部的策劃案又出來幾套,請葉總過目!”

“嗯。”葉易琛隨手將桌上的幾個文件拿給韓義昌,“這些下周三的會議要用,你去看一下。”

韓義昌接過資料,又看了一眼林雨默,最後還是什麽也沒說走了出去。

“默默……”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雨默隻覺得趴在桌子上的腦袋重的嚇人,

提不起一點力量,耳畔的聲音明明很清晰,可能是失眠又累了的緣故,此時的她卻動彈不得。

葉易琛終於是看不過去,將林雨默從椅子上打橫抱起來,走進休息室,將林雨默放下,白色的薄被蓋上女子的身體。

看著林雨默緊蹙的秀眉,葉易琛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好休息一會兒吧!”

“易!”當林雨默醒來的時候,聽到的就是這樣的一聲叫喚,讓原本就還暈乎乎的林雨默一下子來了精神,因為林雨默知道那是SWEET的聲音。

“嗯。”葉易琛翻著手中的資料,伸手將不遠處的咖啡杯拿起來,喝了一口,微微皺了皺眉又放下。

“易。”SWEET看了一眼周圍沒有看到林雨默的身影,忽然酸酸的說道,“那個女人呢?”

“什麽?”葉易琛沒有聽清,也或許是根本就沒想聽,以至於手裏的動作沒有停,他飛快的看著手中的文件,卻被SWEET猛地抽了過去。

“SWEET!”葉易琛有些惱了,他不喜歡有人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擾,特別是現在,他正在非常認真的找一樣東西!

“拿來!”

葉易琛驟降的語氣讓SWEET愣住,卻是倔強的不願意低頭。

“拿來!”葉易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盯著SWEET的眼神裏怒氣一觸即發。

SWEET心裏是怕了,可是由著之前葉易琛對自己的寵溺,此時的SWEET就是不願意讓自己這樣妥協下來,大膽的喊了起來,“不要!”

這一聲喊讓原本就走到總裁辦公室門口的韓義昌一愣,才發現麵前的門沒有關好,便隨手推了開來。

“抱歉。”看著兩人瞬間移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韓義昌微微一笑,“是門沒有關好。”

“哦?”葉易琛不怒倒是笑了,看著SWEET的眼裏哪裏還見半分柔情,溫和卻不帶一絲情感,仿佛也能將人淩遲。“我倒是不知道,我的辦公室就是這麽好近的?是不是?SWEET小姐?”

“我……”SWEET自知是理虧,咬著下唇,卻還是強撐著氣勢,“那林秘書還曾經不敲門就進來呢!”

“SWEET小姐……”韓義昌似乎想要提醒什麽,隻是被SWEET冷冷的目光打斷,心想自己也何必趟這次渾水,若是林雨默恐怕就會乖乖的,這SWEET果然不討喜!

葉易琛沒有回答,而是拿起一旁的簽字筆,在手裏隨意的把玩著,好一會兒才道,“她是我辦公室的一員,你呢?”

SWEET完全不曾想到葉易琛的回答是如此,憤怒著,“她是你辦公室的一員,她人呢!她根本就沒有來!她根本就不認真工作!她憑什麽啊!”

“啊?”韓義昌因為SWEET的話忍不住的蹙眉看向一旁的桌子,確實是空無一人,可是早上,明明就有人啊……

“她

不舒服。”葉易琛淡淡的瞥了一眼已經將休息室的門微微打開的人影,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她出來了。”

“休息室……”這一次驚愕的人是SWEET,她幾乎是猛地衝過去將林雨默拉了出來,惡狠狠的盯著林雨默,“誰讓你進去的?是誰讓你在裏麵休息的!”

聽著SWEET這樣瘋狂的喊叫聲,林雨默一陣無措,看向葉易琛,卻發現那個惡劣的男人隻是一臉看戲的模樣,沒有絲毫的擔憂。

倒是韓義昌上前一步扯開了SWEET的手,站在林雨默身前,盯著SWEET,眼裏全是質問,“請問SWEET小姐你憑什麽這麽質問林秘書?林秘書身體不好在休息室裏休息不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SWEET看著所有人都不幫自己,心裏一陣陣的難過,忍不住的瞥向葉易琛,隻是在那男人溫和的麵容下,SWEET可以看到葉易琛的冷漠,更是憤怒的嚎道,“那是我跟易愛的地方!她憑什麽睡!憑什麽!”

林雨默一直都不想爭吵,隻是在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身體忍不住的向後倒,後退了兩步才站穩,看著SWEET,忽然開口,“你們在休息室愛啊……”

“對!”眼尖的發現了林雨默的不對勁,SWEET心想著肯定是勾引易的女人,大聲的說道,“我們不僅在休息室愛!我們還在椅子上做!在辦公桌上做!還……”

韓義昌驚愕的看著SWEET一口一個愛,心驚肉跳的,葉總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女人吧……隻是,葉總的女人,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麽。

“住口!”就是這個時候,一直不作聲的葉易琛忽然開口,眼神掠過SWEET的刁蠻嘴臉,無視掉韓義昌的無語,直直的盯著林雨默,她剛才那麽平靜的聲音讓葉易琛忽然覺得有些不安,隻是葉易琛並沒有表現出來,將視線回到SWEET身上,冷聲道,“滾!葉氏企業,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

“易……”SWEET知道自己的行為或許是讓葉易琛生氣了,可是,畢竟自己是他愛的人不是嗎?他怎麽會這麽對自己?怎麽可以?眼眶立即轉紅,SWEET哭著跑到葉易琛跟前將文件放到辦公桌上,彎腰抱著葉易琛。

“易,我錯了,你別生氣,我以後都不這樣了!我不敢了,你別趕我走……”SWEET哭的梨花帶雨,這麽巨大的轉變,韓義昌不得不說,也隻有這個女人才做得到。

可是林雨默卻沒有看到這些,靜靜的看著趴在葉易琛腿上哭的可憐的女人,林雨默忽然覺得,這不就是另一個自己嗎?雖然自己的自尊不會讓自己這樣做,不會乞求他的停留……可是,在他消失的時候,她不是也是這般痛苦的麽?

心裏一陣陣的痛,林雨默卻忽然感受到一股涼涼的視線,抬眸,葉易琛正看著自己,林雨默努力扯出一個比較平靜的笑容,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