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進蝸牛殼就好了,林雨默告訴自己,沒有關係的……

葉易琛冷漠的看著林雨默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忽然就是不爽了,冷冷的推開了身上的女人,在SWEET的驚愕中忽然挑起她的下顎,“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麽?”

“我……”SWEET不知道該說什麽,對著葉易琛的俊臉,她隻是一陣陣的心跳加速,想要去吻住男人的薄唇,卻被葉易琛一臉嫌棄的推開。

“你知道嗎?”葉易琛不看SWEET,“你就是我眾多女伴中的一個,我似乎告訴過你,我喜歡……乖的女人。”

林雨默清楚的感覺到,當葉易琛說到“乖的女人”的時候,那一抹冰冷的視線是落在自己的身上的,忍不住的一陣瑟縮。

“好了阿琛!”韓義昌看著葉易琛這副模樣,心裏已經知道,SWEET是真的惹惱了葉易琛的,看著這一室的氣氛驟降,終於決定辛苦自己來解圍,“SWEET小姐,我勸你自動離職就好,免得葉總再生氣。”

“我不!”SWEET用力的搖頭,“我是愛易的!我不要離開他!我不要!”

葉易琛看著韓義昌露出了一個冰冷的笑容,“請保安吧!”

說罷,葉易琛猛然起身,拿著手中的資料丟給林雨默,便走在了前麵,隻留下一個字,“走!”

“不!”SWEET看著葉易琛離開的步子,立即撲了上去,似乎想要拉住葉易琛,卻被韓義昌猛地拉住,她用力的推搡著韓義昌卻沒有一絲用處,隻能哽咽著喊道,“易!我愛你啊!你別走……別走……”

林雨默看著這一切,愣了愣,又看了一眼韓義昌,麵對對方帶有安慰意味的笑容,林雨默努力讓自己回以一個笑容,便起身走了出去,快步跟上了葉易琛。

“林雨默……”地下停車場裏,葉易琛跟林雨默坐在白色的蘭博基尼中,男人冷冷的聲音讓林雨默回憶起昨天的事情,忍不住的心驚膽戰,卻沒想到葉易琛卻沒有說下去,而是發動了車子。

蘭博基尼直接駛回了虞山公園的公寓。

書房裏,葉易琛翻閱著手中的文件,還不時的查看著電腦裏的資料,而林雨默則是在一旁靜靜的給葉易琛倒茶。

太陽淡淡的銀灰落下,送側麵的窗戶裏一直掃進了這間書房,男人認真的工作,女子靜靜的看著男人認真的側臉,這一幕還是像之前一樣,溫馨而又美好。

時鍾不斷地走著,終於在它走完第六圈的時候,葉易琛忽然抬起頭,像是感覺到什麽一樣看向一旁沙發上蜷縮成一團的女人。

“你怎麽了?”葉易琛微微皺起眉頭,幾步就走了過去。

看著沙發上的女人沒有動靜,葉易琛伸手推了推林雨默,隻是推過之後他才發現林雨默此時那張巴掌大的小臉的皮膚白皙的有些病態,而細密的汗珠已經布滿了她的臉頰,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緊蹙著眉頭,往下卻發現是女子的手卻用力的捂著肚子。

葉易

琛心裏咯噔一下,似乎是一種叫做焦急的情緒忽然出現,他隨即拿起手機撥打了Dr李的電話。

“喂?李醫生?……”

電話掛斷,葉易琛又急忙回到林雨默身旁,看著林雨默依然痛苦的模樣,他有些急了,轉身去衛生間拿了濕毛巾。

看著林雨默,葉易琛的表情變得極為溫柔,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麽了,拿著濕毛巾,葉易琛輕輕的擦拭著女子的額頭,可是看著林雨默蜷縮的樣子,他真的很不舒服,以至於想要讓林雨默躺平,可是……葉易琛忽然發現林雨默似乎真的很眷戀那個蜷縮的動作。無奈的葉易琛看著時間,Dr李卻一直沒來,隻能惱怒的坐在沙發的另一端。

林雨默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胃部開始微微的抽搐,一開始隻是有些難受,她以為就跟平常一樣沒有關係,誰知道卻疼得厲害,看著葉易琛麵前的杯子已經空了,想去倒茶,卻發現根本動不了。

Dr李到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看到林雨默這樣的情形,雖然知道因為這個女人,自己的閨女跟葉公子可能就沒了可能,可是醫德還是讓他立即撥打了“120”,也忍不住責怪葉易琛,“她痛成這樣,你怎麽不打到醫院去!”

葉易琛一愣,Dr李是家裏的醫生,而在葉家大宅裏有特殊的醫療設備,所以Dr李一直都是不會帶著什麽東西來回的,而這裏隻是他的公寓……但,葉易琛似乎從未讓其他人享用過這一位他葉家專屬的醫生吧?

醫院的人很快就來到了公寓,隻是看著林雨默,有一個護士忍不住說了一句,“怎麽又是她?”

這隻是一句無心之言,但葉易琛卻聽到了。

當林雨默被送到醫院裏,診斷出是十二指腸出血,需要做手術,葉易琛在手術室外拉住了那個說話的護士,“你見過她?”

夜色漸漸的深了,白色的病房裏,暖色的燈光照著男子的側臉,煞是好看。隻是那男子眼裏的擔憂卻是濃的化不開,靜靜的看著病床上的女子。

床上的人正是林雨默,此時的她緊閉著雙眼,微微蹙起的眉心一直沒有鬆開,可能是動手術時的半身麻醉讓她還是疼吧,蒼白著臉色從手術室出來已經有三四個小時,可林雨默難受的表情一直沒變。

五個小時前,林雨默還在手術室裏,葉易琛拉住了一個正要進去的護士,冷冽的目光逼視著那位護士小姐,終於是讓換了手術護士跟進手術室。

“先生,你有什麽事?”安雲是剛剛上任的護士,才工作了一個月,所以在很多時候顯得比較稚嫩,也就是因此才會多言被葉易琛叫住了。

“你之前見過她?”葉易琛手指指向手術室,言語裏的意思很是清楚。

安雲一愣,隨即點頭,“是啊,前幾天她還發高燒送到醫院,不過當天晚上燒退了就回去了。”

“發燒?”葉易琛皺了皺眉,“什麽時候?”

安雲皺著眉頭想了想,“嗯……就是……”

“唔……”林雨默的聲音將葉易琛的思緒帶回,想起那一日夜裏自己粗暴的對待,忽然覺得自己或許真的太過分了,伸手輕輕的揉了揉女子的眉心,將她的眉頭碾平。

葉易琛想,林雨默在自己身邊的這些時間,除去那一次的不期而遇,他們同住同走,從未見過林雨默做過一絲對不住自己的事情,可他卻因為那一次的事情而對林雨默如此傷害……看著林雨默此時蒼白的臉色,葉易琛眼裏一絲類似於內疚的東西閃過。

林雨默醒來的時候是第二天下午,溫暖的陽光從窗戶口照進來,林雨默朦朧的睜開眼睛,口渴難耐的她卻沒有力氣坐起來,還沒等記憶回籠,林雨默向一旁轉過的頭一下子僵硬在了原地。

金黃色的陽光從窗口照進來,淡淡的一層金色鋪在窗口處男子的白色襯衫上,那個人此時就像是神邸一般,靜靜的佇立在窗口。

葉易琛因為林雨默遲遲不醒,早晨讓韓義昌將文件帶到了醫院,自己在這裏辦公。此時,葉易琛似乎感覺到了身上的視線,忽然轉過頭,對上了林雨默眯成一條線的眼睛,嘴角彎彎,一個溫柔的笑容出現在臉上。

林雨默隻覺得自己似乎是被閃電劈到,一瞬間驚愣在原地,那個猶如神邸的男子正是葉易琛,甚至還對自己露出了微笑?林雨默用力的閉上眼睛,寧可不相信這是真的,這一切的美好都有如夢中,不,甚至比夢中更好。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走了過去,將手中的文件放到一旁,坐到林雨默床邊,看著女子白皙的小手上,經絡分明,掛著水的地方有著微微的腫起。伸手給林雨默輕輕的揉了揉,看著林雨默眼皮微動,忽然輕笑出聲,“怎麽了?還有哪裏不舒服?”

葉易琛的手很暖,林雨默因為輸液而冰涼的手瞬間感受到了男子的溫度,那樣的溫柔且細心,林雨默不敢睜開眼,隻怕是一場夢境,醒來就都消失不見,卻聽到了男子的聲音,亦是溫柔的不一般。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難得的沒有強迫她醒來,隻是伸手輕輕的撫摸了女子的長發,隨即起身拿著文件又去到了窗口。

林雨默被注射了麻醉,本就是迷迷糊糊,在葉易琛的溫柔之下,不久又一次進入了夢鄉。

不知是過了多久,葉易琛看著文件的眉眼忽然不悅的蹙起,拿出手機才看到是好友的電話,將不悅隱去,接了起來。

“喂?”

“醫院。”

“市立醫院,住院部十三樓。”

葉易琛的聲音忽然頓住,將手機從耳邊拿下,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不由的有些奇怪,黎青這是怎麽了?雖然說好友之中,黎青是比較年輕的,可是黎青的性子一直很穩,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這樣葉易琛意識到大約是發生了什麽。

果然,不出葉易琛的料想,大約在二十分鍾之後,林雨默病房的門被忽然推開,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破舊牛仔褲的男子忽然出現,身後還跟著幾個護士小姐,一副想要拉住男子的模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