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飆車了?”葉易琛看著男子的忽然出現以及男子身後的幾個護士小姐,在所有人說話之前忽然開口。

“終於找到你了!”男子翻著白眼吼道,“你他媽給我躲到這裏來做什麽!”

“葉先生,這……”幾個護士小姐看著男子跟葉易琛熟絡的模樣,一下子不知道還要不要趕人,麵麵相覷之後終於帶著疑惑問道。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葉易琛微微揚唇,一抹客氣卻又惑人的微笑浮現在嘴邊,轉臉卻是看向黑夾克男,目光猛然降溫,“輕一點!”

幾個護士很是聽話的退了出去,有錢的人她們並不是沒遇見過,而是像葉易琛這樣,有錢卻更有魅力的男人,實在是無法抗拒。

黎青看了一眼被關上的門,皺了皺濃眉,走到葉易琛跟前,“老爺子聽說你金屋藏嬌。”

“什麽?”聞言的葉易琛瞳孔猛然緊縮,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黎青,“他怎麽會知道?而你,又怎麽會知道?”

黎青朝天翻了一個白眼,“我怎麽知道老爺子怎麽會知道!我今天中午才到的,在你家公寓門口遇到了你家老爺子。”

葉易琛微怔,今天?老爺子來找自己做什麽?

黎青看著葉易琛怔愣的模樣,忽然想笑,這個世道上,原來還是有他葉易琛掌握不了的事情嗎?隻是黎青不敢在葉易琛麵前笑得那麽肆無忌憚,隨即將臉轉開,誰知這一轉開,笑容就猛地凝固在了臉上。

床榻上蒼白臉色的女子,手上還吊著輸液的針,那個女人,熟悉的眉眼,黎青幾乎不敢置信的轉頭看向葉易琛,好一會兒卻隻說了一個字,“她……”

葉易琛看這黎青驚駭的模樣隻是隨意的笑了笑,隻當是黎青驚訝自己竟然真的金屋藏嬌,還對這個女人這麽好,陪在她身邊,不過也是,葉易琛忽然蹙眉,自己為什麽要陪著?或許,是因為有一點內疚,畢竟林雨默病了跟自己沒注意飲食是有關係的……

“她就是我藏得嬌。”葉易琛直話直說,沒有一點掩飾,看向林雨默的眼裏帶著一絲溫柔之意,以至於錯過了黎青眼底的震驚。

“你居然真的藏嬌……”黎青嘴角抽了抽,想說什麽,卻還是沒說出口。葉易琛,兜兜轉轉,你怎麽還是遇到了她?

“嗯。”葉易琛微笑的眸子忽然顏色轉深,淡淡的嘲諷之意在嘴角洋洋灑灑出一片,“不過,我更好奇,是誰讓我爸知道了我金屋藏嬌的事情。”

黎青一愣,隨意的笑了笑,“我也很好奇。”

“你聽到我爸怎麽說的?”葉易琛忽然轉臉,一臉嚴肅的問黎青,“在我公寓門口的時候,你聽到我爸說了什麽?”

“我看到你爸跟閔菁菁一起。”黎青想了想,說道,“一口一個臭小子,說菁菁那麽好的姑娘你不要,居然還敢金屋藏嬌!這個嬌膽子也真大,竟然敢不開門!有本事騙得你不去公司……”

“不去公司?”葉易琛隨即便是挑了挑眉,打斷了黎青的

聲音,“知道我沒去公司?”

“這……”黎青微愣,尷尬的笑了笑,“你不是懷疑韓義昌吧?”

葉易琛沒有說話,讓黎青有些不敢相信,著急的伸手推了推葉易琛,“阿琛!不要開玩笑!你不會真的是懷疑阿昌吧!他那樣的人,怎麽會……”

“水……水……”

葉易琛正欲回答黎青的時候,病床上女子的聲音忽然搶走了葉易琛的目光,黎青看到葉易琛立即轉身走到了病床邊,很是熟練的將一旁的吸管插進礦泉水瓶中,將習慣的一端放到女子唇邊,動作溫柔的不像那個將女子視為玩物的葉易琛啊!

黎青皺了皺眉,阿琛,你不會是認真了吧?

給林雨默喂了些水,看著女子又一次昏昏睡去,葉易琛眼角上揚,笑意順利達到眼底,隻是在轉頭時看到黎青一臉抽搐的模樣瞬間變回了原樣。

“我說阿琛,”黎青看著葉易琛,又想起了剛才的情形,立即走過去,有些大聲的喊道,“你別跟我說,這麽久的感情,你會懷疑阿昌!”

葉易琛本是打算回答,然而聽到黎青大聲的質問,到口的回答一下子全收了回去,隻是冷冷的低聲喝道,“我說了,輕點!”

黎青一愣,才想起葉易琛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好像就是,“輕點?”黎青轉頭看向林雨默,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這短短的十來天中,林雨默到底給葉易琛下了什麽藥,怎麽讓這樣一個風流大少這麽轉性!

隻是黎青不知道,葉易琛不是轉性,而是覺得內疚,想到林雨默的胃痛是因為自己,導致中午跟晚上都沒有吃過東西,還一直給自己端茶送水……更因為之前自己的憤怒對待,讓那個本就身體不好的女子曾經一個人昏倒在家裏,如果不是家政……

最可惡的是,發生這些事,林雨默那個笨女人卻從來未說一聲!因著如此,葉易琛的心裏也不知怎麽地就湧出了那種叫做內疚的東西,看著林雨默的蒼白,他忍不住的擔心,不過,也僅此而已。

葉易琛看著黎青的吃驚模樣,無語的撇了撇嘴,站起身一把將黎青拉了出去。

“聽著,我沒有懷疑阿昌!所以,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空蕩蕩的走廊裏,葉易琛的聲音清晰的回蕩著,黎青有些尷尬,幸好是沒有一個人,不然他一定會覺得葉易琛在發瘋。

其實葉易琛是知道的,這個時間已經是晚餐的時間,醫生跟護士都已經下去吃飯了,隻剩下幾個值班的護士,不知道在注射室做什麽呢!

“那你……”黎青想了想卻還是覺得不對勁,葉易琛剛剛的表情似乎立即想到了是誰,黎青並不笨,能夠在這麽短時間內想到的關於總裁室的人,除了阿昌還有誰?莫非是那個薛秘書?不對啊!薛秘書不是調到樓下……

葉易琛忽然詭異的一笑,看著黎青,“知不知道‘魅色’的銀妝小姐?”

“什麽?”黎青猛然皺眉,驚愕的看著葉易琛,似乎是沒想到一樣,緊緊的

盯著葉易琛,“你把了那個妹?”

“嗯。”葉易琛扯了扯領帶,冷笑著,“隻是一筆錢不能讓她滿足,她非要來做我的秘書,不過昨天惹怒了我,想不到她這麽想不開……”

黎青看著葉易琛此時的表情,心裏一陣陣的寒冷,他知道葉易琛這個表情正是他真正的生氣了的模樣,而不是平時被人惹怒,惹煩了那麽簡單,不是簡簡單單的趕走就可以了事的。忽然,黎青有些擔心起那個“魅色”的銀妝小姐,不過,他更好奇這樣的好戲何時開鑼!

“嘭!”病房裏傳來劇烈的聲音,葉易琛原本冷冽的眼神瞬間轉為擔憂,猛地衝進了病房,看到的是床上的女子已經跌倒在地上,用力的拔掉了的針管裏全是血,此時的她似乎想要按住自己手上流血的地方,卻因為無力而癱軟著。

葉易琛猛地大步上前,按下按鈴,隨即將地上的林雨默抱起來放回床上,骨節分明的手指用力的按住女子手上的針孔,心裏是一陣陣的鬱結,明明知道她手上的水快掛完了!為什麽自己不早一點去叫護士呢!

黎青看到這樣的情景心裏也是膽戰心驚的,畢竟那個女人蒼白的臉色怎麽看也不像是可以再流血的樣子,一著急,轉身就奔向剛剛問路的注射室。

黎青跟護士是同時趕到的,這一次過來的護士剛好是之前告訴葉易琛事情的安雲,有些驚愕的看著病房內的情境,安雲嘴角抽了抽抬頭,笑的很是別扭,“葉先生,我還以為你會對她很好,不過,你真的對她很好哈!”

不過,這話一出口,安雲立即發現了自己的幼稚,猛地閉上嘴,乖乖的去給淋雨重新注射新的藥水,低著的頭久久不敢抬起。

“別怕,那家夥似乎根本就沒在意你的話。”黎青一直偷偷瞄著葉易琛的表情,卻發現那個男人竟然完全沒有因為護士的話而生氣,隻是盯著林雨默,眼睛連眨都不眨的盯著,有些無奈的拉了拉一旁的護士,示意她可以離開。

安雲偷瞄一眼葉易琛,看著葉易琛沒有說話的欲望,感謝的看了一眼黎青,眼睛彎成一個小月亮,隨即飛快的逃離。

黎青一愣,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竟然為了一個小姑娘的一個笑容而失神,或許是太久沒有碰女人了,哎!不能跟阿琛一樣,看了一眼葉易琛黎青也懶得再留下,轉身離開。

林雨默真正醒來的時候是第二天下午,麻醉終於徹底的失效,林雨默朦朧的睜開眼,第一時間便是去看窗口,依然是金色的陽光很是好看,卻沒有那個如同神邸一般站立的男子。

林雨默眼裏的亮光微微暗了些許,果然隻是一場夢。

“醒了?”從廁所出來的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琥珀色的眼眸中反射出的亮光,嘴角微揚,終於醒了。

林雨默聞言猛然睜大失神的雙目,扭頭便看到葉易琛站在自己麵前,沒有了陽光的鋪照,沒有了淡淡的金色襯托那張臉卻依然是好看的驚人,帶著溫柔的笑意讓林雨默的心房猛地失去了原本的跳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