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驚愕的模樣,嘴邊的笑容更是擴大,幾步走到林雨默床邊坐下,習慣的拿起一旁的礦泉水,將吸管插進去,而另一端放進女子嘴中。

林雨默一愣,習慣性的吮吸起來,甜甜的水邊流淌進她的嘴中,看著葉易琛溫柔的用指腹將她不小心流到嘴邊的水擦去,忍不住的一陣陣臉紅。

“不喝了?”看著林雨默停下了喝水的動作,葉易琛溫柔的問道。

林雨默點點頭,眼睛用力的盯著葉易琛,不敢眨眼,就怕眨眼這一切就沒有了,全部消失了。

“嗯。”葉易琛將礦泉水放到邊上,幫林雨默把被子蓋蓋好,輕輕的摸了摸女子的額頭,“感覺好點了嗎?”

林雨默依舊是點頭,張嘴,隻是剛喊出“阿琛”兩個字,又猛地頓住,林雨默驚恐的抿緊了嘴唇,她發現了自己的聲音,很沙啞,很難聽!一下子眼眶微紅,林雨默不敢再開口。

葉易琛也發現了林雨默的怪異,隻是林雨默剛才那兩個字太輕,他沒有聽到,不過葉易琛還是伸手輕輕的拍了拍林雨默的背部,“怎麽了?已經沒事了,在休息一下吧?”

林雨默沒有說話,隻是在聽到葉易琛的話之後很是乖順的閉上了眼睛,仿佛她真的相信如葉易琛所言,已經沒事了。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安然入睡,這才起身,這幾天因為林雨默的關係,自己都沒有來得及回家一趟,跟父親說一說這件事,不過林雨默應該差不多了,那他也該回家了。

馬路上,白色的蘭博基尼飛速的行駛,將一眾車子拋於之後,或許因著心情不好,葉易琛一路的闖紅燈,飆車回到了家裏。

“少爺?”第一個看到葉易琛的人是管家閔齊,閔齊驚訝的喊道,然後回過身對著正在給花草澆水的葉老爺子大喊道,“老爺老爺!少爺回來了!”

葉老爺子動作的手猛然頓住,拄起一旁的拐杖,步步生威的大步走到了大廳,看著葉易琛手裏拿著自己的白色西裝,一身衣服幹淨利落,站在自己的麵前也是精神抖擻,所有的不安一下子散去,葉老爺子拿起拐杖就往葉易琛身上招呼。

葉老爺子衝著葉易琛一邊打還一邊吼著,“你個不孝子啊!你個不孝的!”倒是葉易琛反而是一動不動的就站在原地任由葉老爺子責打。

站在一邊的閔齊先是一愣,隨即立刻上前拉住了葉老爺子,“老爺你怎麽了?你看清楚啊!這是少爺!你不是昨兒個還擔心少爺電話打不通,也不回家麽?”

葉老爺子手一頓,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兒子,然後忽然收了手,轉過頭有些不悅的看著閔齊,“你就不能別說出來嗎?”

葉易琛依然不動,似乎是知道葉老爺子有話要說,靜靜的等著。

“我說!”確實,葉老爺子瞪視完管家之後又轉了過來,很是憤怒的看著葉易琛,“你是不是該給我解釋一下!你金屋藏嬌藏了一個什麽破貨啊!”

葉易琛微怔,眉頭緊蹙,忽然很是不願意讓別人說林雨

默是一個破貨,雖然她跟自己的時候並不是完璧之身,卻也並沒有在跟自己的同時做過什麽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不是?想著,葉易琛正欲反駁卻又被葉老爺子打斷。

“還有你這兩天給我死去哪裏了!”葉老爺子狠狠的瞪著葉易琛,“那個賤女人有什麽好!你幹嘛非要跟著她廝混!”

葉易琛原本一直溫和的眼神終於變得冷漠,嘴角微揚,隻是笑容很冷,讓葉父也是一驚,聽到葉易琛涼涼的聲音,“她病了,十二指腸出血,我在醫院陪她。”

“呃……”聽到葉易琛的話,葉父忽然反應過來,雖然兒子沒有直說,但卻是再告訴自己,他並沒有廝混,好吧,也確實沒有廝混,有些尷尬的,葉父問道,“那現在怎麽樣了?”

“剛醒。”葉易琛說道,“所以我回來跟你說一聲,那是我看上的女人,她,不破!”

葉父一愣,更是尷尬,其實他剛剛隻是因為太擔心葉易琛,一時氣憤就這麽罵了出來,事實上,他並不是覺得那個女的有多不好,畢竟沒見過就說人家也不是葉父的性格,想著葉父也隻是訕訕著,“那你還不回去陪著……”

葉易琛隻是冷冷的笑著,不過這一次不是對著葉父,卻是讓那個葉父少了一些寒意,“我這不是想問問,是哪一個多嘴之輩,到您麵前嚼了舌根?”

葉父知道葉易琛的認真,想了想便直接回答道,“那日我去公司,韓助理說你出去有事要忙,我就打算回去,卻在樓下遇到了一個女人,看到我就跟我說,你就是葉老總裁吧?你兒子金屋藏嬌!現在為了一個女人連工作都不工作了!所以我就想去你那兒的公寓看看……”

葉易琛點點頭,心裏已經是很清楚了,“她剛醒,我去陪她。”葉易琛留下一句話,轉身便離開了葉家老宅。

老宅內,葉父看著管家閔齊,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老閔,我是不是弱了些?”

“怎麽會呢!”管家閔齊嘿嘿的笑著,“老爺您現在依然是氣勢逼人的!”

“真的?”葉父有些不相信,氣沉丹田挺起胸膛走了幾步,忽然是找到了感覺,揚起嘴角,一臉皺紋的笑道,“確實是可以氣勢逼人的!”

“是啊是啊!”管家閔齊連忙跟上去,很誠懇的點點頭,“隻要不遇到少爺!老爺您的氣勢一向都是很夠的!”

一句話讓人笑,一句話讓人跳腳,老閔,你做的真好!

葉老爺子看著管家,笑成一朵花的臉忽然焉了,雖然他不想承認,可這確實是事實!葉老爺子走回沙發邊,猛地坐了下去,忍不住的嚎道,“我到底是造了什麽孽!生了這樣的兒子啊!”

隻是這樣的叫聲在管家的下一句話中消失的幹幹淨淨,管家說了什麽?

“不是這樣的兒子,老爺您能放心將自己的事業交給少爺嘛?”所以,真理果然是讓人痛苦的!看著葉老爺子憤恨的表情,管家閔齊嘿嘿的笑著,轉身去找打掃房間的林嫂了。

黑暗中,林雨默醒來,周圍已經

空無一人,可能是因為生病,此時的林雨默忍不住想起“夢中”葉易琛溫熱的手,想起下午時候葉易琛溫柔的笑容……

用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林雨默按下床邊的按鈴。

於是很快的,幾個護士小姐飛快的跑了過來,因為之前林雨默一直都睡得很沉,所以每一次聽到按鈴幾個護士都會非常快的奔過來,就為了再看一看葉易琛。

隻是這一次,幾個護士環顧了四周發現沒有葉易琛的蹤影,再看向林雨默的態度就變得很不好,有一個護士甚至是很不好氣的衝林雨默喊,“你不是好好的!沒事按什麽鈴啊!”說完轉身就要出去,而其他的護士也似乎很不高興,轉身就要走。

這時的林雨默被吼得完全無措,咬緊了下唇唇瓣,低下頭,隻是下一秒她卻看到那幾個護士又回了過來,還沒等林雨默弄清楚情況,一個白色是身影就到了床邊落座。

“道歉。”葉易琛冷冷的看著幾個護士,此時他的眼神就像是帶著鉤子的彎刀一般,狠狠的劃過每個人的身上。

“我……”原先氣勢洶洶的護士被身邊的幾個怕引火上身的護士推了出來,不知所措的支吾起來。

“阿琛。”林雨默看著麵前的男人,雖然冷酷,但她卻知道葉易琛是在為自己出頭,心裏忽然一熱,原本用力壓抑的眼淚就這麽落了下來。

被林雨默沙啞的聲音引起了注意,葉易琛回頭卻看到林雨默蒼白的小臉上紅紅的眼眶,被咬的幾乎有了牙印的唇角,以及此時忽然墜落的淚滴,心裏立即知道林雨默在自己不在的時候是怎樣受到了欺負,心裏更是憤怒,隻是看著林雨默的眼神就這樣柔軟了下來。

葉易琛將林雨默的頭輕輕的抱到了自己的身上,輕輕的拍著女子的單薄的背,柔聲安慰著,“乖,沒事,有我在。”

林雨默的淚還在落下,靜靜的靠著葉易琛的胸膛,隻是忽然被一個嬌弱的聲音打斷。

“白癡!快把她放下來!”

葉易琛惱怒的轉頭,卻看到安雲那張不算漂亮卻很是真誠的臉,心下一頓,倒也沒有發怒。

安雲幾步走過去,將林雨默放平到床上,輕輕的拉下來林雨默身上的被子,並掀開了林雨默的衣服。

林雨默一驚想要阻止,卻在看到安雲的眼神忽然有了一絲平靜,安雲的表情並不是什麽有深意的,隻是微微一笑,似乎帶著讓人放心的因素。

“還好,傷口沒裂開。”安雲將林雨默的衣服拉下,安穩著說了一句,卻是很凶的轉頭對著葉易琛說道,“上次摔到地上,這次要是再弄傷就不好辦了知道嘛?”

葉易琛點點頭,摸了摸林雨默的額頭,轉頭忽然說了一句,“謝謝。”

安雲點點頭就要回到自己的隊伍之中,可是看著所有護士震驚的眼神,安雲忽然有些尷尬,自己似乎又做了出頭鳥?

“道歉。”就在眾人都已經將事情的重心偏移之後,葉易琛的一句話讓原先吼了林雨默的護士又是一陣無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