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不起……”不知道是僵持了幾分鍾或者是十幾分鍾,對於那個護士來說,這短短的時間真的很漫長!

隻是林雨默根本沒有理會,隻是一直盯著葉易琛,而葉易琛也隻是笑著看著林雨默。

忽然,林雨默張了張嘴,聲音很輕但是很認真,“阿琛,我想回家。”

葉易琛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臉上,想起之前家政說的,林小姐非要回家,所以那一天晚上就出院了……

葉易琛輕輕的摸了摸林雨默的臉,“乖,我們再住兩天。”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溫柔,像是生病的人的倔強,她固執的搖了搖頭,再次開口重申道,“我要回家!”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倔強的模樣,忽然有些生氣,自己在這裏這麽守著她,她還要怎樣?就不會對自己的身體負責一點嗎?可是指責的話還沒出口,林雨默驚恐的眼神讓他一下子說不出來一句,看著林雨默眼裏落下的淚,葉易琛忽然覺得,算了!她畢竟還是病人!

“她可以回家嗎?”葉易琛轉頭,目光直接盯著安雲,似乎對所有人都不放心,隻對安雲的話才會相信,卻不知道這樣的表現不僅是讓安雲以後在醫院裏難做,也讓林雨默的小女人心有了一絲嫉妒,原本對安雲的喜愛被嫉妒之情壓住,找不到了。

“不行!”幾乎是所有的護士都在這樣說著,然而,不久他們就發現葉易琛根本不搭理他們,在葉易琛冷冷的視線裏,不少護士都很乖的閃到了一旁,安雲也是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葉易琛實在問自己。

安雲想了想,並沒有發現其他護士對她做著的手勢或者暗示,而是照實的回答了,“可以,隻要當心一點,過一周來拆線就好。”

葉易琛點點頭,吻了吻林雨默的額頭,“乖,明天我們就出院。”

林雨默一愣,似乎是看到了葉易琛的退讓,她點下了頭,隨即在葉易琛再度露出笑容的時候握住了男子的手臂。

“阿琛。”林雨默說話的時候臉有些紅,手抓著葉易琛的手臂的力度卻是挺大,她說,“你晚上別走好不好?”

葉易琛因為林雨默的話有些忍俊不禁,淡淡的笑道,“我本來就沒有離開過啊……我剛剛隻是有點急事,辦完就回來了。”

林雨默一愣,因為葉易琛的話,她幾乎可以確定,她以為的那個夢其實就是真實發生過的!心下有些暖,抿唇一笑,不再說話。

“你們出去吧。”葉易琛站起身,看了一眼這些護士,發出了逐客令,原本還在欣賞優雅男人的護士一下子被震回了現實中,立即轉身離去。

第二天,林雨默便出院了。

葉易琛將林雨默送回家之後,讓林雨默靜靜的躺在床上,給她買了一個粉色的筆記本,讓她自己上網,而自己則是在林雨默身邊工作。

就這樣一周過去了,到了林雨默要去拆線的日子。

事實上這段時間裏,林雨默一直覺得挺不好意思,明明自己是葉易琛的秘書,可是這段時

間裏,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易琛來做,雖然請來了一個傭人阿雪,可是照顧自己的事情,葉易琛還是很少讓阿雪做的……

可或許就是這些日子裏葉易琛對林雨默太過好,所以這一天葉易琛告訴林雨默拆線的事情可能要林雨默自己去的時候,林雨默像是從夢境中猛地被扔到了現實中,心裏隱隱的難受著。

這天一早,葉易琛就早早的拿好了資料去了公司,離開前葉易琛吻了吻林雨默的額頭,告訴林雨默可以在拆線之後出去走走,但是不能太累。

在葉易琛離開後,葉易琛又一覺睡到了十點多,她磨蹭著坐起身,阿雪正好過來,便給林雨默準備了早點,然後就陪著林雨默去了醫院。

隻是在醫院門口,林雨默看著院長跟一排穿著白色衣服的醫生對著自己行注目禮,這是要幹嘛?

“林小姐!”院長首先走了過來,看著林雨默的臉色,笑意盎然的說道,“您來拆線了?我們已經為您準備好了!請您跟我來!”

林雨默嘴角有些抽搐,看了一眼一旁的阿雪,阿雪跟林雨默認識了一周,對於林雨默的性格也知道一些,安穩的看了她一眼,便跟著院長走去了病房。

林雨默靜靜的躺在病床上,醫生很熟練的替林雨默挑斷了幾根線,隨即拿掉了。整個過程沒有一絲疼痛,林雨默隻覺得瞬間輕鬆了不少,很是高興。

然而,當幾個護士很積極的給林雨默塗上酒精放下衣服後,林雨默忽然發現病房裏站著十幾二十個護士,可每一個都眼生的緊,林雨默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給自己拆線的醫生,問道,“我怎麽不認識他們?”

“哦!”醫生並沒有開口,院長立即衝了過來,“之前那些護士太不懂事,我們醫院已經新引進了一批懂事會做事的護士!”

林雨默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心裏已經知道,大約就是葉易琛做的吧!嘴角微微揚起,阿琛為了自己做這些,是不是說明,他是很在意自己的?這麽想著,林雨默忽然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林小姐。”忽然,一個有些熟悉的女聲叫住了沉在自己思緒中的林雨默,原來是安雲,隻見她笑眯眯的看著林雨默,“我來跟您介紹一下之後要注意的事項:1……”

隻是安雲所說的話,林雨默一點沒有聽進去。林雨默看著安雲的臉,不難想起那天自己要出院,葉易琛卻是問了這個女生的意見。想到這些,林雨默真的很不舒服,心裏的不悅讓她一點也不願意聽安雲的話。

林雨默本身就是一個藏不住心事的女人,此時的表現在見慣了人的院長眼裏立即看出了苗頭,打斷了安雲的話,“好了小安,你先出去!這些事情你做成文書形式,我們交給葉總!”

安雲一愣,卻還是點了點頭,卻是事項太多,如果全部說出來這位林小姐或許並不能完全做到,更何況林小姐現在不適,聽這麽多也不好,想著安雲就轉身走了出去。

可是,院長的話聽在安雲耳中是那樣的意思,聽到林雨默耳中卻又是另一個意

思,做成文稿給葉總?是不是這個安雲又要接觸到阿琛了?想到阿琛對安雲的特殊,林雨默又看到安雲此時很是樂意的模樣,她的心裏忽然有一陣像被貓抓的那樣,很是難受!

“林小姐,是不是我們哪裏讓您不高興了?”院長看著安雲離開,門被關上,病房裏隻剩下了阿雪跟林雨默,忽然開口問道。

林雨默一愣,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雖然在葉易琛的寵愛中,林雨默自己也知道自己有些恃寵而驕,可是她並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句話來決定別人的命運,那樣對別人也太不公平,雖然心裏很難受,她卻還是沒有說話。

“那……我讓安雲將文稿交給葉總。”院長看著林雨默,悠悠的開口,“您就可以先回去了現在。”

“讓安雲將文稿交給葉總”這幾個字聽到林雨默的耳中,原本控製好的情緒一下子又有些變了臉色,林雨默尷尬的笑了笑,勉強的站起身,“謝謝院長,那阿雪我們走吧!”

院長點著頭,笑著看著林雨默離開,隻是在林雨默走後,他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語氣有些無奈,“讓那個叫安雲的護士走人吧!”

確實,最後一句話隻是試探林雨默,他隻是一個醫院的院長,沒辦法得罪葉氏企業!這個女人是葉氏企業少東的女人,葉公子那麽寵她,作為院長的他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差錯!所以,雖然這個安雲真的是不錯,可他卻也不敢再留了。

不過,院長並不知道這個安雲是葉易琛交代留下的,這一次的好意隻能出了差錯。

林雨默跟傭人阿雪一起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家裏竟然已經有了人,一個短發的女人背對著自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裏拿著的正是葉易琛給自己買的粉色筆記本!

林雨默隻覺得心裏很是不痛快,幾步走過去卻隻是定定的看著那個女人沒有說話。

而阿雪站在門口,皺了皺眉,沒跟林雨默打招呼就轉身離開,在走道裏拿出了手機。

其實阿雪從在醫院到回來看著林雨默的態度,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是林雨默太在意葉易琛還是怎樣?不然,像林小姐這樣的人,怎麽會連一點情緒也控製不住?

不過,阿雪倒是誤會林雨默了,因為她在醫院確實隻是無意識的表現,誰能想到院長在討好葉易琛的同時還討好著自己?或者說,林雨默隻當安雲是葉易琛的另一個女人,哪裏會想到院長會……

但是阿雪很清楚的注意到,院長看著林雨默的表情,表達的意思其實很清楚,隻是阿雪不知道,當一個人因為另一個人而覺得難受的時候,很難會有那麽清醒的頭腦去保持鎮定,更何況此時的林雨默是個病人。

公寓客廳裏。

“你是?”閔菁菁看到一片淡淡的灰黑色在自己身上投影,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著麵前臉色蒼白的女子,小小的巴掌臉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起來很是可愛,隻是如果她不要這樣盯著自己看會更好,閔菁菁這麽想著,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不希望一見麵就是隔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