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閔菁菁的示好顯然沒有得到林雨默的認可,林雨默的目光直直的盯著閔菁菁手中的電腦,好一會兒才控製下胸口有些不聽話的怒氣,微微扯起了嘴角,“你好,我叫林雨默。”

閔菁菁一愣,忽然站起了身子,睜大了的雙眼盯著林雨默看,“你就是SWEET小姐說的林雨默?長得確實很不錯,可是,怎麽看也不是葉公子的style啊!”說著吃吃的笑起來,“還是說,這麽久不見,葉公子變了口味?”

“這麽久不見,你還是這麽愛嚼我舌根。”溫溫的男聲從公寓的門口傳來,引起了兩個女人的目光,葉易琛在玄關處換了拖鞋走了進去。

“怎麽?今天有空來看我?”葉易琛走到沙發旁,忽然將林雨默拉進懷裏坐到了閔菁菁跟前,嘴角微微上揚,一如既往的客氣的微笑。

感受到葉易琛習慣的觸碰,林雨默隻覺得心裏暖了,對麵前女人的敵意也少了許多,靜靜的靠在葉易琛的懷裏看著麵前的人。

閔菁菁看著麵前的兩個人,嘿嘿的笑著,“老爺子讓我來看看我們的少夫人,我看著還不錯啊!”

“哦?”葉易琛似乎沒有想到閔菁菁會這麽說,微微挑了挑眉頭,“沒想到,你也會有跟我眼光一致的時候?”

閔菁菁隨意的擺了擺手,“不是跟你一樣!而是你們這位默默真的挺可愛,不過,我是記得你應該喜歡那種大波,然後身材很火辣,到處露,可以在任何地方滿足你的女人吧?”說話時,閔菁菁的視線微微轉到葉易琛懷裏的女人身上,讓林雨默忍不住一顫。

“看你這麽單薄瘦弱的,你該不會……”閔菁菁扯了扯嘴角,有些邪惡的笑聲從這個看著就很溫和的女人嘴裏發出,“也能滿足葉公子這些變態的要求吧?”

林雨默一愣,回憶起之前葉易琛在家裏的時候,在辦公室的時候,在車上……一下子無措的低下了頭,微紅的麵頰卻也讓閔菁菁了解了清楚。

“閔菁菁!”葉易琛厲聲製止,手卻是盡可能溫柔的撫摸著林雨默的背,眼裏是冰冷的利劍直射向對麵,“別以為有老爺子給你撐腰,我就會任憑你在這裏放肆!”

閔菁菁豁然起身,將手中的電腦放到茶幾上,吐了吐舌頭,“居然買這麽粉嫩的電腦,真不像你啊葉公子!”說著撇過林雨默一眼,略微嚴謹了些,“我把一些資料已經存進去了!你到時候自己看吧!老爺子的吩咐太多,你就自己去閱讀吧!”

說罷,閔菁菁衝著自己坐到沙發上的林雨默拋了一個媚眼,隨即邁著窈窕的貓步走向門口。

看著這樣的閔菁菁,林雨默隻覺得很奇怪,第一眼,幹脆利落的短發,林雨默以為那是一個很要強的女強

人,一開口,聲音輕柔,話語幹脆,卻也很有禮貌,林雨默會覺得那是一個很有內涵的女人。隻是,這個女子的笑聲,卻是讓林雨默不隻該說什麽才好,再是現在女子的步子……怎麽看怎麽妖嬈,與之前的模樣,實在大相徑庭。

閔菁菁走到門口,仔褲袋裏的手忽然拿了出來,一閃而過的亮光讓林雨默確定,那是一把鑰匙,是除了指紋碼唯一的一把鑰匙。

“閔菁菁!我警告你!你以後都別再來我這裏!”葉易琛在閔菁菁將電腦放下的第一時就打開了電腦,飛快的瀏覽著,忽然間他猛地合上電腦對著打開了大門的閔菁菁一聲怒吼。

林雨默不知道發生了什麽,看了一眼葉易琛,隻見那俊美的容顏上一團明顯的怒氣,讓林雨默忽然有些擔心門口的那個女生,叫什麽來著?好像是閔菁菁?

閔菁菁在門口的步子頓住,轉過身,委屈的看著葉易琛,“是老爺子的意思……”說著還偷偷看了一眼林雨默,林雨默嘴角抽了抽,她真的很確定,閔菁菁是在裝可憐,或者說是很不道德的裝可憐!因為,她裝的一點都不像……

“那也別來!”葉易琛看著閔菁菁心裏的怒氣滔天,將筆記本用力的放在一旁的沙發上,猛地站起身。

“我不!”閔菁菁眼見著葉易琛已經起身,也不裝了,很無賴的拿出口袋裏的鑰匙,大有一副我有鑰匙我怕誰的模樣,挑釁的落下一句,“我以後要經常來逗咱小默默!”說完吐了吐舌頭,閔菁菁踩著高跟鞋飛速的逃走。

公寓裏的葉易琛正欲追出去,卻沒有走掉。

“阿琛,她是誰啊?”林雨默看著葉易琛一直盯著門口的表情,心裏有些不舒服,微微鬆開了剛剛拉住葉易琛的手,想到他剛剛沒有推開自己,更是大膽的開了口。

“跟你有關係麽?”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林雨默,剛來時的溫柔全是做給閔菁菁看的,而後他之所以沒有推開林雨默是因為林雨默剛剛拆線,怕動作太大讓她跌倒,不過再一想,葉易琛覺得也真挺可笑!他一向心狠手辣,為什麽要對這個女人這麽關心?

林雨默心一顫,抿了抿唇,不敢說話。

葉易琛看著這樣唯唯諾諾的林雨默,隻覺得可笑,如果不是阿雪跟自己說了林雨默在醫院的表現,葉易琛想他大概真的要被林雨默這一副表麵的柔弱模樣給騙了吧!

想起電話裏院長巴結的笑聲,說著安雲已經被辭退了,請自己放心,不會給林小姐任何不悅的感受,葉易琛胸口就有一種極大的憤怒感,熊熊的怒火,遠勝過電腦帶給他的不悅!

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人可以騙他!

感受到身上憤怒的目光,林雨默無措了好一會兒,“為

什麽!”

終於受不了的抬起頭,林雨默卻猛地對上葉易琛火熱的視線,心裏一顫,想起葉易琛憤怒時那可怕的模樣,林雨默微微的向後退,卻被葉易琛一把扯住。

壓住麵前的女人,葉易琛伸手掐住女子的下顎,往上抬起,讓林雨默逃不開自己的目光,葉易琛笑道,“默默,你為什麽一直這麽柔弱?”

“我,我……”林雨默並不知道葉易琛在說什麽,隻覺得葉易琛似乎在生氣,很生氣!可她自己卻不知道怎麽平息葉易琛的怒火,小手在身後用力的抓著沙發上的軟墊,眼眶裏凝聚起絲絲水汽,“阿琛……我……”

葉易琛卻不給林雨默繼續說話的餘地,隻要想到這個女人這麽可惡的騙自己,葉易琛就有一種想要摧毀了她的欲望!比SWEET居然敢到父親麵前說三道四跟讓葉易琛不爽!

猛地低頭,葉易琛狠狠吻住林雨默的唇。

林雨默怎麽也沒想到這一切變得這麽快,隻覺得渾身酥麻,長時間沒有經曆過情事的身體開始讓她羞恥的發軟,被葉易琛扣住的唇舌,在一陣陣酥麻中失去自我。

“唔!”然而,就在林雨默沉浸在這樣的吻中之時,猛然的刺痛讓林雨默忍不住的悶哼出聲。

葉易琛看著女子吃痛時皺緊的眉頭,隻是扯起一抹笑容,帶著一絲殘忍,唇輕輕的離開女子的,“林雨默,你知道,SWEET在哪裏嗎?”

林雨默一愣,舌頭被葉易琛咬破的疼痛以及濃濃的血腥味還未散去,她以為懲罰就要開始卻不知道葉易琛怎麽忽然提起了SWEET的事情,有些迷惑的搖了搖頭。

葉易琛將林雨默的衣服猛地撕破,低頭吻住女子的紅梅,細細的啃咬,讓林雨默的身體又一陣顫抖,在葉易琛的唇舌和手的觸碰下變得發燙,正想說這裏是客廳,不要這樣,卻在看到葉易琛沒有溫柔的眼睛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林雨默才發現此時的自己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蔽體,隨手拉過被葉易琛扯壞的衣服想要遮住自己,而身體也努力的縮到了沙發的一角,直到到了最邊上,林雨默卻還是不敢抬起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感到自己是安全了,林雨默才敢怯怯的抬起頭,卻仍然是看到了不遠處的葉易琛,他此時正衣衫整齊的站在沙發旁,冷冷的衝著自己笑,那笑意裏全是嘲諷,讓對上目光的林雨默一時不知所措。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水瞳,猛地跨了兩大步,走到林雨默跟前,一把扯開了林雨默手中的衣服,看著那具看起來不怎麽樣,吃起來卻很不錯的身體,又壓抑住了自己,冷冷的撇了撇嘴,“我說我怎麽能跟閔菁菁一個口味呢?還是那些火辣的女人比較適合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