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葉易琛轉身欲走,隻是冷不丁的被一隻小手握住,葉易琛似乎還能感受到小手的顫抖,一絲心疼劃過,隻是更多的憤怒立即掩蓋過去。

其實葉易琛本身是不在意林雨默是一個怎樣個性的女人,但他在意林雨默的偽裝!當然,最最討厭的就是林雨默偽裝得太好,竟然一直沒有讓他發現,是被人告知發現,葉易琛也不想,可是憤怒就是這樣,席卷了他的思維。

葉易琛感受著手腕上的小手,但是他沒有轉身,而是抬起左手將右手手腕上的那隻小手,用力的想要拿掉,卻發現那隻小手忽然用足了力氣,大有死不放手的趨勢。

“怎麽?”終於不再費力去扯林雨默的手,葉易琛轉過身,嘴角上揚,忽然想要狠狠的傷害林雨默,他邪惡的笑道,“不想我去找別的女人?”

林雨默從聽到葉易琛說自己不是他的口味開始,心就開始不停的發顫,眼見著麵前的男人就要離開,再也不能控製的伸出手拉住了他。

隻是,拉住葉易琛已經用盡了林雨默所有的力量,麵對葉易琛邪惡的笑容與話語,林雨默抿緊了唇,卻說不出一句話。

葉易琛倒也不為難,隻是低下頭湊近林雨默的臉,對於女子姣好的身體看都不看一眼,隻是湊到林雨默耳邊,低聲道,“可是,我對這方麵,可是很變態的!你,能滿足我嗎?”

葉易琛溫熱的氣息噴到林雨默的耳邊,酥酥麻麻的讓林雨默顫了顫身子,她明明不想,可她更不想葉易琛離開自己去找別人!這樣的矛盾,讓林雨默猶豫著遲遲不肯說話。

“嗬嗬!”葉易琛乘著林雨默一時的鬆懈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淡淡的一圈紅色讓葉易琛冷笑起來,“你確實,不是一個柔弱的女人,不過,我真的很討厭別人騙我!”說罷,轉身就走。

林雨默沒有再動,而是狠狠的一驚,似乎想起了什麽。

“你的味道還不錯,可惜,我最討厭別人騙我!”

“我沒有!”林雨默幾乎是脫口而出,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奔到了已經打開的門口緊緊的拉住了葉易琛,看著葉易琛皺了皺眉頭,眼底一閃而過的奇怪眼神,林雨默並不打算去弄清楚,她用力的拉著葉易琛,一字一句說的清楚無比,“阿琛,我沒有騙你,從來沒有。”

事實上,原先的他隻是打算侮辱一下林雨默,隻是受到林雨默脆弱的眼神的影響,葉易琛才會忍不住的靠前,扯掉了女子身上的遮蔽物,隻是理智告訴著葉易琛,他不可以碰林雨默,隻是狠狠的侮辱了,轉身就走。

當然,葉易琛不會想到林雨默這麽難纏,看著林雨默赤**身體在風中

單薄的樣子,門口忽然傳來的腳步聲,讓葉易琛不得不妥協,關上了門。

“怎麽?”雖然是妥協,葉易琛的言語裏卻是找不到一絲妥協的痕跡,冷冷的嘲諷道,“是想讓所有的男人看光你的身體?”隨即上下打量著林雨默,“你以為你的身材是有多好?不過也是,反正關了燈都差不多,能上就行不是?”

說著,葉易琛冷冷的笑著,那笑聲卻如同一把狠厲的刀子,直割林雨默的心髒,眼裏閃過一絲恨意,林雨默轉身就想衝進房間,眼淚在她轉身的瞬間落下,隻是還沒等林雨默邁出兩步就被一個冰冷的懷抱圍繞,隨即被狠狠吻住……

玄關處,兩具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男子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反而是他身下的小女人,小臉粉紅,似乎是任人采摘的模樣。

葉易琛站起身將褲子穿好,走進臥室,隨手拿了一件衣服丟到了林雨默身上。

“阿琛……”感受到身上的布料,林雨默昏昏欲睡的感覺漸漸淡去,努力的睜開眼睛,朦朧中,仿佛回到了幾天之前,葉易琛還會對她溫柔的時候,她可以矯情的叫他,隻是叫他,可是這一次,葉易琛去沒有回頭。

過了一會兒,葉易琛走到林雨默身邊,冷冷的目光落在林雨默身上,卻沒有因為擔心女子是否會感冒而將林雨默抱起來,而是冷漠的出聲,“起來!”

林雨默一愣,在看到葉易琛的表情時,記憶一下子恢複了,抿緊了唇,控製著嘴角,不讓自己露出那難堪的苦笑!

林雨默努力的坐起身,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麽,讓葉易琛以為自己欺騙了他!但是林雨默知道,沒有關係,自己並沒有欺騙過葉易琛,所以是誤會就一定會解開!阿琛之前也對自己那麽好,他對自己是有感情的!所以,隻要解開了誤會,他們就會好的……林雨默努力的告訴自己。

“換衣服。”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吃力的站起身,眼裏閃過一絲不忍,卻想到這可能隻是林雨默裝可憐的伎倆,仍舊是冷著臉說道。

按照葉易琛的吩咐,林雨默換好了衣服,給葉易琛泡好一杯茶,隨即將地上的一片淩亂清理之後,安靜的站在葉易琛麵前。

葉易琛將放在唇邊的熱茶放到茶幾上,站起身,將身邊的西裝套上,看了林雨默一樣,“跟好。”

說罷,葉易琛就走了出去。

林雨默並沒有做聲,隻是靜靜的跟著,她要相信,阿琛對自己是有感情的,所以才會及時的關上門,不讓自己被人看了去。她要相信,阿琛對自己是好的,所以會那麽溫柔的照顧自己那麽久。

隻是,當蘭博基尼到達“魅色”的時候

,林雨默還是有些害怕,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葉易琛,林雨默沒有解開安全帶,仿佛是在等葉易琛的吩咐。

葉易琛看著霓虹燈亮的很好看的“魅色”,忽然唇角上揚,“林雨默,你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麽我今天會這麽對你?”

“我……”林雨默一愣,沒有說話,她是好奇,但是她不敢說。

“因為你騙我。”葉易琛轉過頭,看著林雨默,雖然之前那個女人已經跟自己說過,她沒有騙自己,可是,是不是真的騙他,很快就會知道了!

“下車!”葉易琛飛快的解開安全帶,下了車。林雨默被葉易琛的話說的一怔,看到葉易琛下了車才反應過來,雖然不情願卻還是解開了身上的安全帶,下了車。

或許是因為林雨默動作太慢,葉易琛等的有些不耐,隨手打開了林雨默那邊的車門,猛地將女子從車上拉了下來,一鼓作氣帶進了“魅色”。

“魅色”的霸王包間內,黎青手裏一個高腳杯裏成色極佳,隻看他輕挑著嘴角,搖了搖那杯紅酒,隨即往嘴裏倒去,像是極優雅。

“阿琛,阿琛……”被葉易琛拉著進了“魅色”的林雨默有些不自在一直掙紮著,“我疼,你別這麽拉著我……阿琛……”

然而,當葉易琛忽然鬆手的瞬間,林雨默倒是又愣住了,看了一眼周圍仿佛是到了一個包間?林雨默不知道葉易琛是要做什麽,有些尷尬的轉頭想說話卻聽到了一個很是熟悉的聲音。

“阿琛。”

林雨默猛地回頭,看到的是一張熟悉的麵容,小麥色的健康皮膚,濃濃的眉毛,一張臉像是雕刻的一般有型,那個男人,是林雨默曾經的同學--黎青!

林雨默忍不住的後退一步,想起了葉易琛說過的話。

“知道我今天為什麽這麽對你嗎?因為你騙我!”

林雨默忍不住的想到一件事,她唯一瞞了葉易琛的事情,因為她真的很在乎葉易琛,可是葉易琛對於自己,卻是一點都不在乎,甚至討厭的,不想被討厭的林雨默看到葉易琛不記得,自然而然的選擇了不說。

葉易琛上前一步,看著黎青,卻是皺了皺眉,“她呢?”

“哦,找了一份餐廳服務生的工作,還沒有來得及過來。”黎青很清楚葉易琛是在問安雲的事情,隨即回答道,隻是在瞥向林雨默的那一瞬卻又勾起一個邪魅的笑容,“林雨默?”

林雨默原本看到黎青的時候就已經慌得不行,此時聽到黎青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更是無措的後退,而這一幕剛好被葉易琛看到,葉易琛皺了皺眉大步走到林雨默跟前,一把拉住了正在後退的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