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嘛?!”葉易琛冷冷的問句讓林雨默更為害怕,她地垂下眼眸,緊緊的看著地麵,在心裏努力的告訴自己,不一定的,或許,或許沒有你想想的那麽糟糕……可是,微微顫抖的身體還是出賣了林雨默。

葉易琛眯了眯眼,盯著林雨默,忽然開口道,“你在害怕?是因為知道我要帶你來對質?”

“對質……”林雨默低垂的眼眸猛然睜大了雙眼,難道真的……

“對不起。”林雨默抿緊了唇,終於還是在葉易琛冰冷的視線中選擇了妥協,一雙水瞳慢慢抬起來,因為緊張而被咬出牙印的唇微微張開。

葉易琛的眼色更冷,忽然冷聲大笑,“嗬嗬!林雨默,你的演技果然高超!在家裏我差點就要相信你!可你偏偏是做不到最後!你果然是騙了我是不是!”

林雨默幾乎就要落淚,卻努力的忍著,半天還是那三個字,“對不起。”

“我來了!”霸王包間的門忽然又被打開,一個身穿藍色休閑外套的女生走了進來,看著一室緊張的氣氛,微微有些尷尬,笑了笑才看到林雨默跟葉易琛,立即板下了臉,猛地拉開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看什麽看!”看到葉易琛憤怒的表情,安雲微微有些怕意,卻還是忍住了,抬起頭說道,“林小姐今天才拆線!你怎麽可以這樣子逼著她,你沒看到他都快哭了嗎?”

“嗬!”聞言的葉易琛隻是笑,忽然轉過頭看著黎青冷聲道,“我是不是該羨慕你找了一個這麽好的女朋友?”

沒錯,因為葉易琛,黎青認識了安雲,之後又一次去找葉易琛的時候,黎青不小心看到了安雲被自己好友甩耳光的場景,後來才知道,原來安雲那個笨蛋女人為了自己失戀的好友,讓自己的男朋友去幫了許多忙,結果人家倒是一對了,還倒打一耙說安雲才是破壞人家的第三者。

或許是第一眼就感覺到安雲是一個不錯的好姑娘,黎青第一時就選擇了幫助安雲,也就是這樣慢慢的接觸,在兩天前兩個人才真的開始交往。

黎青淡淡笑了笑,將一下子紅了臉的安雲拉到懷裏,輕輕的安慰了一句,“沒事,他們倆的事情讓他們倆去處理,你也不知道是什麽事情不是嗎?”

安雲被黎青的溫柔弄的有些分不清東南西北,卻還是有些固執,“可林小姐是病人……”

“林雨默。”葉易琛看著眼前的麻煩被黎青帶走,再度走到林雨默跟前,看著那個依然驚慌失措的女人,低聲道,“其實,我不介意你的嫉妒,你的野心,我們還是可以玩玩的,可是,我不喜歡你在我麵前裝的那麽好!這讓我現在看到你,隻覺得你,太惡心!”

說完,葉易琛猛地轉身離開了包間。

林雨默的所有情緒一下子失控,看著葉易琛離開的背影,好一會兒似乎反應過來了葉易琛在說什麽,帶著一絲不解,嫉妒?野心?這個跟自己的隱瞞有什麽關係?為什麽要覺得自己惡心?

“啊!”一旁的安雲聽到黎

青在自己耳語一陣,忽然明白了什麽,狠狠的瞪了李慶一眼,立即站起身走到林雨默跟前,看著女子臉上已然出現的淚痕,有些尷尬的幫林雨默擦了擦,“林小姐,阿青說,葉公子很風流,可能對你動了真心,所以在發現你會嫉妒他身邊的女人,甚至不擇手段的將那些人都趕走的時候,覺得你不過就是跟其他女人一樣貪財虛榮,所以很生氣!”

“什麽?”林雨默失神的眼眸裏終於有了一絲焦距,盯緊了麵前的安雲,想聽他再說一遍,可是卻被黎青打斷了。

“小雲,你先回家,我跟她講就可以。”黎青溫溫的吩咐道,安雲立即點頭離開了,其實安雲很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當場就開始工作,一個下午之後又被叫了過來。

黎青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隨意的看了林雨默一眼,不顧忌女子的芥蒂隻是隨意的笑著,“隨便坐。”

林雨默並不想做,隻是站著,看著黎青希望他快點說完。

“你不坐,那我就不說。”黎青是這麽說的,看著林雨默的目光從原先的隨意變成了不悅,因為大學一起那麽久,林雨默知道黎青的個性,還是服軟的坐了下來。

可是林雨默坐下來之後黎青並沒有說話,還是拿著他的紅酒,搖一搖喝一口,仿佛林雨默不存在一樣。

終於是林雨默忍不住的開了口,“阿青……”

“閉嘴!”隻是聽到林雨默的稱呼,黎青忽然變了臉色,紅酒杯猛地落地,黎青冷冷的看向林雨默,聲音冷然,“你沒有資格這麽叫我。”

林雨默一愣,卻是苦笑了一下,隨即道,“那麽黎先生,您是不是應該告訴我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黎青冷冷的一笑,站起身,走到林雨默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林雨默,“你欺負了我的女朋友,我為什麽要幫你?”

林雨默皺眉,想了想,黎青的意思似乎是安雲是他的女朋友,可是自己什麽時候欺負過安雲?林雨默不由的搖了搖頭,茫然的對上黎青的目光,“我沒有欺負她啊……”

“是麽?”黎青隻是冷笑,“要不是你在院長麵前的表現,小雲現在還是在醫院裏好好的上著班,怎麽會跑去泰和路上的西餐廳打工?”

“什麽?”林雨默一愣,猛然想起市立醫院的院長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樣,似乎明白了什麽,忍不住的糾結,“我真的沒有!或者是院長誤解了,可是真的不是我……”

隻是黎青的麵部表情幾乎沒變,林雨默急了,伸手拉住了黎青的衣角,語速也加快了幾分,“我沒有!阿青,我不說謊的,你相信我!”

黎青的表情就在林雨默喊出“阿青”兩個字的時候突變,冷冷的推開了林雨默的手,“你不騙人?你不騙人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騙人的?”

“我真的沒有!”林雨默有些氣了,她這是怎麽了!全世界都不相信自己了嘛?可是,她明明就什麽也沒做不是嗎?

黎青看著林雨默這般,忽然彎下了腰,猛地湊近林雨默

,嚇得林雨默忍不住的後仰,一直到貼在身後的椅背上,卻還是沒能夠逃掉黎青的靠近。

“林雨默,你敢說,你真的沒有騙過阿琛?”黎青問,“五年前的事情,你沒有騙過阿琛?五年後,你對五年前的事情隻字不提,你不是在騙阿琛?”

林雨默一個瑟縮,瞳孔緊縮,伸手拉住了黎青,“阿青,你不會告訴葉易琛的對不對!你不會告訴他的對不對!”

黎青依然隻是冷冷的甩開了林雨默的手,卻還是在看到林雨默濕了的臉頰時微微的心軟了,“這一次的事情,我相信你,如果你再敢做任何事情,我都不會放過你!”

說罷,黎青猛然起身,轉身走到包廂門口之際卻又頓了下,“我相信你,不代表阿琛會相信。”

說完,黎青就走了。

林雨默靜靜的坐在包廂內,想到的是葉易琛憤怒的模樣,黎青對自己的厭惡,不過,她終於知道阿琛在誤會自己什麽了……林雨默嘴角微微向上揚起,苦澀的笑容鋪滿整張小臉。

林雨默忽然仰起頭,看著昏暗的包廂的天花板,想起那句自己之前一直告訴自己的話:隻要自己沒有做,隻要是誤會,是誤會就會揭開。想著林雨默就忍不住的就發笑,五年前的誤會至今沒有人相信!五年後卻還要背著那些人的眼光來過……林雨默閉緊了雙眼,自虐一般的趴在包廂的沙發上,一動不動。

葉易琛回到公寓裏,腦海裏卻還是林雨默那張臉,驚慌失措的臉,蒼白的沒有血色的臉,還有她的手,因為恐懼或者是其他將指甲狠狠嵌進肉裏的手,葉易琛狠狠的將餐廳裏的東西砸了個遍,坐在還算幹淨的角落裏,葉易琛不想承認,他有一度真的想跟林雨默好好的過下去。

“嗡嗡嗡……”忽然一陣手機的震動聲,在安靜的夜裏很是清晰,葉易琛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發現並不是他的,那麽,就是她的?葉易琛皺眉,不悅的站起身,聞著聲音走了過去,卻就在離林雨默的手機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他不想去接。

就這麽任由電話亮了又暗了,亮了又暗了,大概六七次之後,葉易琛走了過去,打算電話再響他就接了!可是……林雨默的手機最後的震動是因為手機沒電了。

葉易琛無奈的打算離開,可是,手機震動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來,葉易琛轉身就將林雨默的手機拿了起來,按下接聽鍵。

然而電話裏沒有一點聲音,反而是手機震動的聲音還在繼續,葉易琛一愣,這才發現這次響的是自己的手機,懊惱的蹙起眉,沒好氣的接了起來。

“喂!”

“阿琛。”黎穆岸的聲音從大洋彼岸悠悠的傳來,帶著一絲調侃的意味,“沒有我的日子想我沒啊?”

葉易琛本就不悅的心情更甚,冷冷的哼了一聲,“怎麽?想回來了?”

“呃!”黎穆岸一愣,立即搖頭,“不是不是!我沒想回來!我還是喜歡著美國的女人,不會跟中國那些女人,一傍上就不放,一點不自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