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穆岸的話從某個程度上刺激到了葉易琛,林雨默是不是就是那個最陰險的女人,明著乖順的做你的地下情人,沒有一句怨言,人後卻是那樣的可惡!虧得自己居然真的想過要把林雨默帶回家……

“你明天就給我回國!”帶著怒意,葉易琛吩咐道,隨即冷笑著,“去C市好好的見識一下我們中國的女人!”

“啊?”黎穆岸一驚,正欲說什麽,卻發現葉易琛已經掛了電話,沒多久,一個電話打進來,竟然是葉易琛連票都給自己訂好了?

黎穆岸無言的看著手機,他到底是做了什麽壞事?還是葉易琛發了什麽瘋?

那天晚上,葉易琛回到了葉家老宅,而林雨默則在“魅色”的霸王包間過了一夜。

第二天,葉易琛去公司上班,林雨默回了公寓,看著一室狼藉,眼淚直接從眼眶中落下,沒有去整理,而是拿好了自己的手機跟包包也去了公司。

17樓上

“林秘書。”看著林雨默蒼白的臉色,韓義昌叫了林雨默。

“韓助理。”林雨默看到韓義昌微微一笑,其實說實話,林雨默連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強迫症,原本回家是打算休息,隻是看著一室的狼藉,她還是擔心葉易琛,擔心那個男人是不是心情不好,會不會不舒服,這樣的思緒牽扯著林雨默,才有了上班這件事。

韓義昌點點頭,伸手想摸林雨默的額頭,卻被林雨默躲了過去,微微有些尷尬,卻還是笑著,“我看你的臉色不好,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還在生病。”

林雨默笑了笑,“我知道,不過,我不大習慣。”

那一夜,黑漆漆的包廂內,林雨默更為清楚地記起了葉易琛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將那一周被寵壞的自己再度趕走,林雨默重新記得,葉易琛說過,他不喜歡不乖的女人。葉易琛說過,讓她不要去勾引別的男人。葉易琛說過,他最討厭別人騙他。

林雨默想,這一次來,她都改掉!除了那一件事,她不能說,其他的,她統統都不會再做!還有那個誤會,哪怕不能解開,阿琛,至少讓我還能留在你身邊好嗎?

想著林雨默對韓義昌說,“韓助理,我想進去了……”

“等一等!”韓義昌不知道林雨默為什麽會忽然對自己這麽疏遠,可是聽到林雨默要進去,他立即攔住了林雨默,有些不好意思,但眼裏還有一絲興味,隻是被他隱藏的很好,“林秘書,總裁已經將薛秘書調回來了,你的辦公室在六樓,不在17樓了。”

林雨默一愣,什麽?回六樓?那麽,是不是,這一次真的又要分開了?林雨默皺緊了眉,第一次那麽衝動的推開了韓義昌直接衝進了總裁辦公室。

巨大的關門聲響讓休息室裏的葉易琛惱怒的回頭,林雨默則是站在休息室門口,瞪大了雙眼看著床上豐滿的女子,葉易琛白色的西裝還在外麵,一件白色的襯衫已經被解開了扣子,此時露出了些許肌肉,就這樣在

床上靜靜的對視著。

“易?她是誰啊?”床上的女人忍不住的抱怨道,“人家還要嘛!”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眼神變了變,隨即扯起一抹冷然的笑容,“好啊!”隨即又一次在女子的身上衝撞了起來,隻是餘光掃過林雨默,看著她一步一步的後退,嘴角的弧度越發的大了。

林雨默最後幾步幾乎是跑了出來,眼眶微紅,隻是眼淚卻被她緊緊的鎖在了眼眶內,看著韓義昌尷尬的表情,林雨默低著頭道歉,“對不起,我隻是有些氣憤,所以想問問為什麽,沒想到是這樣的情況。”

韓義昌連忙搖頭,正經的說道,“沒關係沒關係!林秘書你還好吧?”

林雨默低著的頭晃了晃,道了一句,“沒事,那我下去了。”

“好。”韓義昌應道,心裏想的卻是林雨默那一雙紅了的眼睛,還有葉易琛竟然沒有發怒的事情,或許,林雨默,你也是葉總的女人之一?

“沒事才怪!”林雨默離開之前,最後聽到的是一個女聲,尖銳的聲音帶著不屑,“到時候葉總生氣,最好是怪她,可別怪到我身上!”

林雨默踏進電梯,按下六樓,看著電梯的門緩緩關上,眼淚終於落了下來,一滴又一滴,淌滿了小臉。

因為沒有注意,所以電梯門忽然打開的時候,林雨默一驚,立即低下了頭,將滿是淚痕的小臉壓得低低的,不讓任何人看見。

然而,事情有的時候很不巧。

“小林?”多日沒看到林雨默的李友銘看著林雨默,好一會兒才驚訝的開口,看著林雨默今天的粉色連衣裙,將她姣好的身形襯得極好,一開始自己都沒有認出來,幸好林雨默的包包上掛著一個小小的工作牌,這才讓他認了出來。

林雨默一愣,聽著李友銘的聲音,想到之後還是在李友銘手下工作,還是點了點頭,應道,“李總好!”

李友銘哪裏聽得到林雨默的聲音,看到林雨默脖子上的吻痕,忽然大有一親芳澤的想法,看了一眼這電梯內,沒有任何的攝像頭,不就是最好的?

“小林啊!”李友銘看著林雨默忽然走近,由於林雨默一開始就站在角落裏,被李友銘這一逼近忽然就覺得很不舒服,忍不住抬起了頭,想要請李友銘站遠一點,卻不想才抬起頭就被李友銘扣住了下巴。

“你幹嘛!”林雨默一愣,看著李友銘笑著的臉,忽然想起了不久前的一件事,急忙伸手去推,卻被李友銘用另一隻手抓住了。

“我說我的小林啊!你可不知道我是有多想你!既然你在‘魅色’不高興,那你覺得這個電梯怎麽樣?”說著李友銘按下了電梯的一個暫停鍵,此時是工作時間,鮮少有人坐電梯,更何況公司並不是隻有這一個電梯,所以林雨默看到李友銘這個動作的時候立即睜大了雙眼著急的想要尖叫。

“你可以叫!”似乎是看懂了林雨默的反應,李友銘淡定的說道,“可是這隻是在樓層中間

,你以為你喊了誰聽得到?”看這林雨默驚恐的模樣,李友銘忽然大笑著將扣著林雨默下巴的手微彎,低頭吻住了女子的嬌唇。

“唔!”林雨默被李友銘吻到,下意識的想要掙紮,用力的掙紮,隻是男女的力氣差異讓她拿李友銘一點辦法也沒有,甚至在掙紮中被李友銘按在了地上。

李友銘猛地怒了,給了林雨默一巴掌,將林雨默翻了一個身,壓到了剛剛掉到地上的包包上,可沒等林雨默將包包移開,李友銘猛地壓到了林雨默身上。

17樓的總裁辦公室內,葉易琛正在跟身下的女人抵死纏綿,卻忽然聽到手機的震動聲,不知道為什麽此時的葉易琛忽然覺得很是煩躁,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冷漠的吩咐道,“以後你就在我辦公室裏當我當秘書。”

“易!你太好了!”女人驚喜的睜開了疲憊的眼眸,而葉易琛則隻是看了那女人一眼,轉身套好了褲子,看著一旁的手機還在響,沒看是誰就接了起來。

“唔!”林雨默的聲音讓葉易琛一愣,隨即冷了冷聲音,“幹嘛!”

可是林雨默並沒有回答,好一會兒的沉默讓葉易琛不悅的想要掛斷卻又聽到了另一個聲音……

“走開!你滾!你走開!”林雨默哭泣的狂吼在葉易琛將手機已經拿到麵前之後還是傳到了耳中,可見林雨默是喊得怎樣聲嘶力竭,這樣的想法讓葉易琛忍不住的心一顫,卻還是懷疑,或許隻是林雨默的一個……

“那次在魅色沒辦了你!這次看你往哪裏逃!”熟悉的男聲讓葉易琛忽然想起了自己跟林雨默的相遇,心頭一跳,猛地拿起一旁的西裝走了出去。

“阿昌!”葉易琛走出辦公室直接喊了韓義昌,甚至忘了自己與韓義昌之間的關係,這樣的葉易琛讓韓義昌一愣,但是很快就走了過去。“林雨默呢?”

韓義昌看了一眼電梯,說道,“下去了。”

葉易琛一驚,猛地走到電梯口,而韓義昌看著葉易琛奇怪的樣子,也跟了過去,隻是靜靜的看著,卻忽然說了一句,“不對啊!林秘書下去有十多分鍾了,照理這個時間……”

“救命啊!”林雨默的聲音忽然出現,讓韓義昌都是一愣,隻是發現葉易琛皺緊了眉頭,猛地請技術人員上來,聽到這電梯是有裏麵的人將它停在空中之後,葉易琛直接要求將電梯強製往上運行。

可能是在電梯裏的兩個人太過激烈,以至於電梯忽然往上的事情兩人都沒有發現,李友銘將幾次推到自己站起來的林雨默身上的衣服在幾次努力後終於順利撕掉,猛地將林雨默壓在電梯的牆壁上,正要強吻上去,忽然身形一怔。

一絲陽光照進電梯,漸漸的越來越多,李友銘無措的轉頭卻看到了三個男人,分別是總裁、總裁助理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想到自己在幹什麽,李友銘忽然很是害怕,猛地推了一把林雨默,將地上自己的衣服撿起來一本正經的說道,“總裁!是她勾引我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