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可愛的小姐,你沒有聽錯哦!”黎青一如既往的優雅,走到雪珊跟前,微笑著說道,“我就要接手你們銷售部,而之前的李總,將要變成銷售部的副主管。”

“所以說,李總要降職?”這一句話其實大家都已經知道,但是CC是第一個說了出來的,李友銘一腔的怒火便直衝她而去,“你個死三八你在說什麽!”

艾熏將被李友銘一下子嚇到的CC拉到身後,忽然很欣喜的說道,“恭喜你啊!人渣李副主管!”

李友銘正打算上前打人,卻被一隻手猛地拉住,動彈不得。

“李副主管,你太沒禮貌了。”黎青將李友銘的手拉到下麵,臉上卻還是以前的笑容,靜靜的,“對待這麽美麗的女人,怎麽可以這麽粗魯?”

李友銘看著黎青,終於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泄了氣,“我去整理東西!”留下這一句話,李友銘用力的甩開了黎青的手回到了辦公室。

“大家也可以準備下班了,時間差不多了。”黎青看著所有人盯著自己的視線,忽然就這麽說道,立馬所有人都興奮的整理東西起來。

除了雪珊,那個雪珊此時正站在黎青身邊,為了黎青那一句“可愛的小姐”而著迷不已,她看著黎青,好一會兒才上前說道,“總經理,您貴姓啊?”

黎青回頭,笑了笑,“黎,黎明的黎。”

“哦哦!”雪珊激動的點頭,聽著黎青溫柔的聲音很是激動,“黎總您好!”

而秘書台一旁,艾熏看著林雨默隨手整理著本就不多的東西,說是整理還不如說是換個地方放東西罷了!艾熏終於忍不住開口,“今天弄成那樣,不是因為葉易琛對不對?”

林雨默一愣,嘴角微微上揚,扯出一抹苦笑,“你看出來了。”

艾熏點頭,怎麽會看不出來,林雨默的性格是那麽的柔軟,根本就不愛與人為敵,可是當聽到雪珊這麽維護李友銘的時候,林雨默居然會爆發?曾經李友銘意圖非禮林雨默,林雨默都沒有這麽激動,所以,除了這一種情況,艾熏不會想到其它!

“他不信我。”林雨默好一會兒才繼續說道,聲音很低,帶著無奈,帶著苦澀,“我以為隻要是誤會都可以解開,可是,也有些誤會,是解不開的……”

聽到林雨默的話,艾熏也是一抖,林雨默說那個解不開的誤會,是五年前的誤會……那個讓林雨默曾經墮落到差點每夜都夜宿酒吧的事情!

“雨默。”艾熏顫抖著手輕輕的摸了摸林雨默的背,希望給林雨默力量,殊不知她此時也沒有力量可以給林雨默。

“艾熏小姐,請問,我可以請你去吃一頓晚飯嗎?”不知道什麽時候黎青已經解決了雪珊,走到了秘書台前,卻是完全沒有搭理林雨默的意思,邀請了艾熏。

隻是艾熏卻是隨意的揮了揮手,說道,“找你可愛的小姐去!別找我!”

黎青鬱悶的扒了扒自己的黑發,糾結著,優雅的形象消去了幾分,“我錯了還不行,艾熏大姐不會生氣吧?

艾熏斜睨了黎青一眼,冷笑著又看著林雨默,“你倆早見過了吧?都不見我是吧?很好啊!我怎麽會生氣,我絕對是很生氣!”說罷,拍了桌子就要閃人。

林雨默忍不住的好笑著,看了黎青跟艾熏一眼,說道,“那你們去吃飯吧,我先走了。”

“喂!”

“等一等!”

艾熏跟黎青是同時開的口,林雨默不解的回頭,去看到黎青跟艾熏兩人對視著,忍不住輕笑,轉身就要走,卻聽到黎青的聲音。

“李友銘本來是要被開除的,隻是有幾個老頭子一直說他有潛力,不讓開除……”

林雨默嘴角揚了揚,當做沒聽到走了出去。

就算葉易琛想要開除李友銘又怎樣?能說明什麽?他不過是覺得有人敢碰了他睡過的女人,對於自己,葉易琛覺得惡心,覺得髒……那麽對於那個敢碰自己的男人,葉易琛會有多憤怒,不難猜測。但,這更說明,葉易琛不相信她林雨默!

一絲晶瑩從眼角滑落,林雨默用手背擦去眼淚,努力的告訴自己,不信,就算了!

受夠了等待葉易琛的日子!受夠了乖乖聽葉易琛的話的日子!受夠了被他誤會的被他傷害的日子!這一次,她一定要忘記他!既然,誤會都無法解除,他們之間,永遠就是一個傷害,而另一個被傷害。

17樓的總裁室內,葉易琛憤怒的捶著桌子,好一會兒才暴躁的坐下,看著麵前一直做著手勢的韓義昌,葉易琛鬱悶的低吼,“你到底要說什麽!”

韓義昌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阿琛,你的女人還在裏麵睡覺吧!”

葉易琛一愣,想到林雨默在自己麵前暈倒的樣子,心裏一陣揪疼,女子眼角滑落的淚滴,讓他……

“你怎麽知道她是我女人?”葉易琛終於平靜,抬了眼看著韓義昌。

而韓義昌忽然就摘下了自己的眼鏡,一雙狐狸般的邪魅眼睛露了出來,邪邪的一笑,大有傾城傾國之色,這是韓義昌得意的時候才會做的事情,讓葉易琛忍不住別過臉。

“很久之前就覺得你跟林秘書關係不一樣,隻有她可以不敲門進去,你會喝她泡的茶,你這麽不喜歡新鮮事物的人,會喝茶!”想著韓義昌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接著又道,“你奇怪的將林秘書調上17樓,又掉下去,你跟SWEET故意在林秘書麵前秀恩愛……哎呦!這一切就像是吃醋的小夥子啊!”

葉易琛愣了愣,卻還是不相信,“即使有這些,也隻是你的猜測吧?”

韓義昌一頓,隨即點頭,嘿嘿一笑,“可是我今天確定啦!林秘書從你辦公室裏出來紅了眼睛!我當時就懷疑,她是不是你的女人!而後,你急匆匆的出來,甚至不惜毀壞電梯也要讓電梯往上運行!還不讓我給林秘書披衣服!最主要是,你看著林秘書的時候,眼裏有心疼哦!”

聽到這些,想到自己竟然將情緒如此外露,忍不住煩躁的想要捶桌子,可是當葉易琛的手就要碰到桌子的前一秒,卻忽然停住。

隻是葉易琛還是忍不住的恨道,“可是,她騙我!”

“騙你?”韓義昌一愣,“可是以我所見,林秘書她這樣的女生應該很少騙人才是,你看她那模樣,要是騙了人一定一下自己被發現!你有沒有弄錯啊?”

葉易琛抬起頭正要說話,又一下子看到了韓義昌的臉,忍不住別扭著,“戴上你的眼鏡!”

韓義昌一愣,隨即將眼鏡戴好,又回到了葉易琛跟前,“好了,你說。”

葉易琛將醫院的事情跟韓義昌說了一遍,心下又是一陣煩躁,卻聽到韓義昌大笑,“我還以為你說林秘書騙你是因為李友銘說林秘書勾引他呢!”

葉易琛一怒,板起臉,“默默不是這樣的人!”可是等葉易琛說完才忽然發現自己似乎說的過了,自己憑什麽那麽確定?因為林雨默跟自己的這些日子一直都乖乖的沒有跟任何人有瓜葛?可是……

“嗯。”韓義昌的應聲讓葉易琛的思緒一斷,不知道為什麽韓義昌會這麽肯定的點頭,隻聽到韓義昌繼續,“我跟林秘書接觸這麽久,我也覺得她不是這樣的人,不過,”聽著韓義昌的話,葉易琛的心終於微微定了,卻聽到了可惡的不過?不過!

韓義昌看了一眼葉易琛,看他沒發怒便繼續,“不過,你又不信她,對了!說到看人,你應該找閔菁菁,她看人的能力是一流的。”

葉易琛想了想,眉頭蹙起,“她上次來我公寓,給默默的電腦裏放了許多關於默默的色情圖片……”

“呃!”韓義昌大驚,“你的意思是,林秘書很……”

“不是。”葉易琛頓了頓,“閔菁菁有申明,那是SWEET給老爺子的。”

“那你信麽?”韓義昌偏著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葉易琛搖了搖頭,卻看了一眼手機,“下班了,我去找默默,家裏還很亂,我帶她會葉宅。”

說罷,葉易琛沒有理會原地愣住的韓義昌,走進了休息室。

韓義昌擰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他不在做夢,確確實實是葉易琛說,要帶林雨默回老宅?是去找閔菁菁還是……

“薛秘書!”葉易琛冷冽的聲音猛的打斷了韓義昌的想法,有些無奈的走進休息室,卻忽然感覺到整個房間內冷冽的氣息,韓義昌看了一眼葉易琛,知道都是這個男人發出來的。

薛秘書原本正在整理東西,準備偷偷離開,誰知葉易琛忽然喊她,膽小如薛秘書,決然沒有勇氣此時逃走,隻得不管不顧的走進了辦公室。

“葉總。”薛秘書尷尬的笑著,一言不發,感受著周圍壓抑的氣息,似乎要將她淹沒。

好一會兒,葉易琛才扯起嘴角,一抹平時最常見的笑容揚起,帶著絲絲陽光的痕跡,隻是此時卻沒有陽光的味道,“她呢?”

薛秘書不知道該怎麽說,隻是偷偷的撇著韓義昌,希望韓助理可以幫自己,畢竟今天聽到葉總喊韓助理“阿昌”,她想韓助理這麽好的人一定會救她的,卻不想韓義昌隻是站在一邊沒說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