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葉易琛說話的語氣溫吞,卻給人極大的壓力,薛秘書想了想,終於決定開口。

“葉總,既然您要我說,那我就說了。”

看著葉易琛點了頭,薛秘書舔了舔唇瓣,說道,“林秘書的原話是,既然您不相信她,那她也沒有辦法。”

“嗯?”葉易琛下意識的挑了挑眉,小野貓又要伸爪子了,可是葉易琛忽然覺得,伸爪子的小貓應該不是隻有這麽一句話,皺了皺眉,“還有沒有?”

薛秘書點頭,“有,林秘書說,您不信,那就算了。”說完,薛秘書低下頭,不敢再抬起來,因為原本漸漸上升的溫度猛地又降低,她實在是不敢挑戰這位葉總的脾氣。

過了很久,沉默之中,葉易琛終於開口,打破了薛秘書的擔憂。

“哈哈!很好!”葉易琛冷冷的說道,“非常好!既然這樣,那就讓她去!”說罷,葉易琛轉身走出了休息室,飛快的拿起身邊的白色西裝就要離開。

“阿琛。”韓義昌站在休息室門口看著葉易琛,悠悠的開口道,“你還去問閔菁菁她的事情嗎?”

葉易琛走到門口的步子一頓,卻沒有回答而是直接離開。

白色的蘭博基尼第一次在晚上八點前回到了葉家大宅,葉易琛飛快的停好了自己的車走了進去。

“少爺?”閔齊看到葉易琛很是驚訝,驚喜的叫道,“林嫂!林嫂!今天煮飯多煮一點!少爺回來了!”

廚房裏伸出一個頭,林嫂也看到了葉易琛立即點頭答應道,“好!”

葉易琛卻沒有心思想這些而是走到閔齊跟前,“閔管家,菁菁呢?”

“啊?”閔齊沒想到一向對自己女兒沒有一點興趣的少爺竟然會問起自己的兒子,微微一驚,然後指了指二樓的一個房間,葉易琛便直接走了過去。

閔菁菁本是管家的女兒,應該是住在底樓的,不過好在葉老爺子喜歡閔菁菁,非要收閔菁菁當義女,所以就住上了二樓,葉易琛不喜歡閔菁菁,所以很少去看她,這次,完全就是為了林雨默。

葉易琛在心裏狠狠的罵了一頓林雨默,都是這個女人,不然他為什麽要去找閔菁菁那個“狐狸精”!

閔菁菁的這個“狐狸精”不是指勾引人的“狐狸精”,而是閔菁菁的外號,更說明了閔菁菁百變的特性。

推開閔菁菁的房門,某個女人正在一臉認真的看著一本不知道是什麽的書,葉易琛的進入顯然打擾了她,閔菁菁飛快的合上了書本,轉頭卻是一愣。

“葉公子?”閔菁菁挑了挑眉指了指一旁的沙發,“坐。”

葉易琛也不客氣,大步走過去就坐了下來,“我有事問你。”

閔菁菁點點頭,“我知道啊,你要問我林雨默是怎麽樣的女人對不對?”說著閔菁菁笑了,帶著一抹神秘的笑容,還微微揚了下顎,“是不是覺得我很神?”

葉易琛一下子無語,實在不知道怎麽跟閔菁菁這樣自戀的女人交流,不過,這並不影響閔菁

菁,她一臉得色的說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隻有交易,沒有幫忙的。”

閔菁菁彎彎的眼睛裏亮晶晶的,似乎在覬覦著什麽,“你知道我們之間的,隻有交易,沒有幫忙的。”

葉易琛頗為無奈,卻還是點點頭,“說吧!”

“嗯,我要去葉氏企業!”得到應允的閔菁菁高興的脫口而出,眼看著葉易琛就要答應,她又急急忙忙的說道,“我要當你的秘書!”

葉易琛一愣,點頭就應允了,這點小事,其實多一個秘書還是兩個三個四個,對於他葉易琛來說,根本無所謂!隻是,閔菁菁要當自己的秘書,當然,葉易琛不會以為那隻是閔菁菁無聊。

“好了,你該告訴我了!”葉易琛就將話題扯回來,如果不是為了閔菁菁學心理學,對人心有特別的認識,他根本不會處於這樣的劣勢。

閔菁菁笑嘻嘻的從抽屜裏拿出一根棒棒糖,拆開放進嘴裏,很是淡定的站起身,靠著身後的寫字台看著葉易琛。

長時間的沉默,葉易琛有些不悅,忍不住冷冷的出聲,想要閔菁菁進入正題,“看什麽!”

“看你咯!”閔菁菁狠狠的舔了一口手中的棒棒糖,含著棒棒糖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說道,“看看你為什麽想要知道林雨默是什麽樣的人。”

葉易琛皺眉,正打算說話,卻被麵前的閔菁菁伸手製止了。

“好啦!因為那個女人是差點走進你心裏的女人。”閔菁菁拿出口中的棒棒糖,隨意的說道,“上次就看出來了,你明明是刻意要裝溫柔,可是你那雙眼睛裏的溫柔太真實了,跟以前完全不同!”

“閉嘴!”聽到自己的心事被麵前這個死對頭說出來,葉易琛實在是有些惱怒,卻又沒有很好的反駁,隻得怒斥著。

閔菁菁倒也不生氣,“好吧,那我們說林雨默,我看得出來林雨默很喜歡你。”閔菁菁說著又將棒棒糖塞進嘴裏,含糊著,“那個粉色的筆記本是你買給她的吧?她一進門看到我拿著她的筆記本就很陰鬱的站在我跟前。”

葉易琛努力的回憶那一天,確實是閔菁菁手裏一直拿著林雨默的粉色筆記本,可是他似乎沒有記得林雨默有很陰鬱的表情……不對!阿雪說過,葉易琛想起來,阿雪說林雨默對那個來公寓的客人很是不友善。

“她對你說什麽了?”幾乎是下意識的,葉易琛語氣沉了下去,仿佛已經認定林雨默已經說過什麽不堪入耳的話。

閔菁菁看著葉易琛的表情,無言的撇了撇嘴,不信任人性的葉易琛,一直都是這樣。

“她告訴我,她叫林雨默。”

“啊?”葉易琛一愣,皺起了英挺的眉,微微抬起了下顎,張開的薄唇可見得他的情緒,好一會兒葉易琛才合上了嘴,對於自己一時的失態有些煩躁,卻還是追問著,“她隻告訴你她是林雨默?”

“對啊!”閔菁菁點頭,眼裏沒有一點閃躲,也沒有想幫任何人隱瞞的意思,“她隻是很陰鬱,然後我就發現了她,我跟她打招呼之

後,她告訴我,她叫林雨默。”

原來是這樣。葉易琛皺著眉點了點頭,心裏卻是在想林雨默當時會是什麽樣子,葉易琛覺得應該是跟林雨默對待自己的時候差不多,當自己對林雨默很不好的時候,她情緒低落,卻並不會對自己頂嘴。

“我覺得她是個很會克製自己的人。”閔菁菁看著葉易琛,見他確實沒有打斷自己的意思,便繼續說了下去,“當時我隻是很客氣的跟她打了招呼之後,雖然她一直盯著我手裏的筆記本,但是還是很穩和的跟我說話了,直到你進來。”

“那個女人很受你的影響,你隻是一個動作,她所有的不悅都消散的七七八八了!”閔菁菁想起當時的林雨默,在葉易琛的懷裏,那個原本還散發著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氣息的女人一瞬間隻讓閔菁菁覺得,她是那麽的小鳥依人!

當然,閔菁菁知道,造就這一切的就是葉易琛。

“所以?”葉易琛微微抬起頭,眉心的褶皺已經消散,在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時候,他已經因為那一句,林雨默在乎自己而舒心了許多。

“沒有所以啊!”閔菁菁含著棒棒糖隨口說道,“我知道的就是這樣,我隻見過林雨默一次,其它的,我也不知道。”

“你!”葉易琛微怒,看著閔菁菁一臉看好戲的模樣,終於還是將事情坦白了開來,“她說她沒騙我,可是,她又跟我說對不起,你說她……”

“哦!”閔菁菁聽完故事,立即得出了結論,嘴角一扯,大咧咧的笑道,“我覺得她沒有騙你,她能管的隻有她自己,她因為在乎你,所以對於我動了你送的東西很生氣,所以對於那個你比較欣賞的小護士也有點情緒,這是她的問題,但是我覺得她沒有那個意思要去傷害別人,最多就是那個院長自作多情,自以為是的拍了馬屁!”

“是嘛?”葉易琛一愣,卻猛然想起林雨默那一天在包間的情形,麵部卻鬆不下來,好一會兒才道,“她,可是那天晚上她……”

閔菁菁小手一揮,“我說她沒騙你就是她沒騙你!至少在這件事上她沒有騙過你!”

當然,如果在別的事情上,那個女人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騙了你!閔菁菁將最後一句話咽在肚子裏,不願意說出來,因為看到獨裁的葉易琛第一次為一個女人的“欺騙”找理由,忽然覺的葉公子是不是真的戀愛了?想到這裏,閔菁菁就是想整一整葉易琛。

葉易琛看著閔菁菁,心裏還是信將疑的,忽然心頭一動,葉易琛忽然起身隨**代道,“我還要去查證一下!”說罷,葉易琛走出閔菁菁的房間跟來時一樣,快速的走了出去。

衡山北路,林雨默以前的公寓裏。

因為走的太急沒有來得及收拾的屋子此時已經在林雨默的手下變得一塵不染的整潔,洗完澡,林雨默靠著自己柔軟的小床昏昏睡去。

然而,就在林雨默睡著不久,手機在柔軟的床上開始了震動,隻是因為床太軟,這震動沒有一點聲音,讓已經熟睡的林雨默毫無感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