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不斷的撥號,電話裏卻是一直是那一句死板的話語,“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最後,終於變成了,“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葉易琛終於怒氣衝衝的摔了手機,看著自己的公寓裏一片狼藉,此時在狼藉中,自己的手機也已經支離破碎,葉易琛忽然覺得自己是瘋了,所以才會在市立醫院理事長那裏確定了院長隻是害怕自己葉氏企業所以拍馬屁辭退了安雲這件事之後,發瘋一樣的回到虞山公園裏自己的公寓內。

猛然轉身,葉易琛飛車又一次回到了葉家大宅。

“誒?這不是我們葉公子嘛?”閔菁菁走出屋子,看著臉色不好的葉易琛嘿嘿的笑起來,“怎麽?誰惹我們葉公子不高興了?”

葉易琛冷冷的掃了閔菁菁一眼,扯起一抹笑容,不客氣,也沒有溫度,隻是道,“閔秘書,你該休息了,不然,明天會遲到。”

閔菁菁一愣,隨意的說道,“沒關係!反正我是跟你混的,你總不見得……”

“不,我討厭遲到的工作人員。”葉易琛嘴角的笑容化大,惡劣的說道,“我很樂意將這樣的員工開除!”

閔菁菁無語,癟了癟嘴,怪隻怪自己沒有早點跟葉易琛說好不可以辭退自己,算了!閔菁菁猛然轉身回了房間,在心裏將葉易琛狠狠地罵了千萬遍。

第二天早晨,林雨默睜開眼就發現了自己已經沒有電的手機,將昨晚放在充電器上充電的電板拿下來,林雨默很速度的換了上去,開機。

隻是當手機完全打開之後,看著手機上那幾十個電話還有十來條信息,林雨默猛地愣住,點開,電話竟然都是葉易琛給自己打的,而短信……

“雨默,黎青給我介紹了他的女朋友。”

“雨默,我該怎麽辦?”

“雨默,你在不在?”

“雨默……我難過……”

“雨默,我明天不去上班,幫我請假。”

林雨默看著手裏的短信,心裏忍不住的自責起來,怎麽就沒有忘記黎青已經交了女朋友,那麽暗戀黎青這麽久的艾熏要怎麽辦?

急急忙忙的回撥過去,卻聽到電話裏機械的女聲,“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在嘟聲後開始留言,我們將在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機。”

林雨默惱怒的掛了電話,飛快的起了身,刷牙漱口後隻是一個電話打到公司裏。

通過總台轉電話到銷售部,秘書台上,雪珊接起電話,“喂,您好,這裏是銷售部秘書台。”

“幫我接總經理。”林雨默一隻手拿著包包,另一隻手拿鑰匙開了門,嘴裏還在說著話,卻是覺得很驚奇,她知道黎青一定會提前一個小時到辦公室去準備交接,可是雪珊也這麽早倒是奇怪!

“你是?”雪珊聽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但是她可以確定,她不記得是誰!作為一個秘書,雪珊非常規矩的問道。

“林雨默,我找總經理有事。”林雨默此時已經

走到了樓下,由於隻是二樓,所以倒是快得很,看著麵前的的士,林雨默揮手就坐了上去。

“呃……”雪珊在聽到林雨默三個字的時候,她想掛電話,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如果是李友銘她一定敢,可是對於黎青,雖然黎青對自己很好,雪珊卻不敢放肆,終於將電話轉了進去。

“喂?”黎青優雅的聲音傳入林雨默的耳中,林雨默一愣,沒想到這麽快,連忙按住話筒,微微壓低了聲音,告訴了司機一個地址才開口。

“黎總,我是林雨默,我跟艾熏今天要請假。”

“哦?”黎青挑了挑眉,眼眸裏的不悅顯而易見,昨天才跟艾熏吃了晚飯,怎麽可能今天就來不了公司!難道是林雨默?

“嗯。”林雨默說話就打算掛電話,因為艾熏跟林雨默的公寓相距並不遠,眼看著再過一個紅綠燈就要到了,她當機立斷的說道,“黎總,我現在還有事,先掛了。”

“我不同意!”黎青一愣,不悅的話脫口而出,讓他自己都是一驚,多久沒有這麽失控了?有些煩躁的皺眉,黎青看了一眼沒有被掛斷的電話,說道,“除非你說清楚你跟艾熏請什麽假,否則,我必須看到你們倆中間一個人!”

林雨默一愣,無語的正想說什麽卻聽到了嘟嘟聲,再一看,黎青竟然掛斷了電話?必須看到兩人中的一個人就是說隻準一個人的假?那沒有準假的人,那不就是曠工?在葉氏企業這麽嚴謹的公司,曠工是要被開除的!

林雨默鬱悶的不行,不管了!她要先去看艾熏,大不了就是遲到,她林雨默才不會曠工!

然而,事實上林雨默多慮了,此時的她哪怕是曠工,也要看葉易琛讓不讓她走才是,不過林雨默想不到這裏,就算想到也會以為葉易琛會巴不得自己離開吧!

“小姐,到了。”

司機的聲音無疑將林雨默從鬱悶中拉了出來,林雨默有些無奈的將手機放進包包裏,並且拿出了錢遞給了司機,下車。

然而站在艾熏的家門口,林雨默按了許久的門鈴卻發現這門就是不開,終於顧不得太多,林雨默從包包裏拿出一份艾熏的備用鑰匙打開了艾熏的房門。

這把備用鑰匙是之前艾熏怕自己忘記帶鑰匙所以留給林雨默的,林雨默不是宵小之輩,當然不會去用,不過現在,特殊情況嘛!

然而打開艾熏的門,沒有林雨默想象的漆黑,沒有林雨默想象的酒氣衝天,而是……而是一片整潔?

林雨默走進去,環顧了四周,才恍惚的確定了艾熏或許根本沒有回家,那她會去哪裏?林雨默微微皺眉,一個想法從腦海裏竄過,林雨默想艾熏不會很快回來,而她沒辦法去找艾熏了。

轉身,林雨默下樓,在馬路上又招了一輛車飛快的到了葉氏企業。

林雨默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無奈的歎了口氣,比預計的早多了,本以為要照顧一下艾熏,大概會遲到,可誰知……

艾熏人都不在!自己要照顧誰?

林雨默悶悶的

走進了工作大樓,不經意的撇到總裁專屬電梯那邊,林雨默看到一個白色的背影,不用思考都知道那是葉易琛,心裏漏了一拍,忽然想到葉易琛給自己的電話,因為擔心艾熏,這一不小心……就給忘了?

有些抱歉,林雨默想著是否要上前叫住葉易琛,卻忽然看到一道粉色的身影跟了過去,跟著葉易琛一起進了那原本隻屬於總裁一個人的電梯……

林雨默記得那個人,好像是叫閔菁菁,一頭利落的短發,今天穿著粉色的公主袖泡泡裙,像是一個賣萌的小女孩,卻站在葉易琛身邊很是好看。

不再多想,林雨默低下頭,跟自己重申道:葉易琛不相信自己,哪怕自己再貼上去,哪怕自己再乖,他隻會用力的傷害自己!所以,不如保持著距離,安靜的看著他。

是的,林雨默就是用這樣的想法控製著自己靠近的欲望,她以為,或許自己不該太過貪婪,葉易琛那樣的男人,遠遠的看著,就好。

“小林!”

林雨默猛地回頭,MIKY上前拉住了林雨默,“走!我們一起上樓吧!”

林雨默笑著點頭,兩人便向大樓中間的電梯走去。

當然在這兩個人身後,總裁專屬電梯裏,雖然此時電梯門已經關上,可MIKY的聲音還是傳到了葉易琛的耳中,讓葉易琛急急忙忙的想要打開電梯門,卻發現電梯已經開始往上,忍不住的捶了一拳在電梯門上。

“還是那麽在意姐?”閔菁菁隨意的嬉笑著,完全不管葉易琛的情緒,反正隻要聽到曹一芯的聲音,葉易琛總是這樣,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曹一芯,葉老爺子的義女,英文名MIKY,是葉易琛很在意的人。隻是,原本的溫柔與在意出現了變故。原因是在七年前,那時的葉易琛很努力,但同時也很黏曹一芯,隻是曹一芯卻選擇了獨自去美國。

那時的葉易琛發瘋一般的找了曹一芯兩個月,終於知道了曹一芯的下落之後,葉易琛努力的學習,兩年後也追去了美國。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會恢複以前的關係,卻不知道為何在兩年前,曹一芯又獨自回來,而葉易琛卻是連一點音訊都沒有,直到這次回來……

“閉嘴!”葉易琛冷冷的嗬斥道,想到曹一芯,葉易琛忍不住的發怒,卻在這個時候電梯門忽然打開,閔菁菁朝著葉易琛做了個鬼臉竄了出去。

“白癡葉易琛,好好工作啊!”說完,閔菁菁飛快的奔到韓義昌的助理台前,伸手勾起男子的下巴,在韓義昌震驚的眼神中,送上自己的紅唇,卻在離韓義昌的唇兩厘米的地方停下,“親愛的,我來了!”

一旁的薛秘書震驚的抽了抽嘴角,隻覺得最近葉總的秘書越來越多了?

“菁菁!”韓義昌猛地推開閔菁菁站直了身子,轉身瞪視著正一臉淡然微笑走來的葉易琛,“葉總,為什麽!”

葉易琛淡淡一笑,隻是眼裏還有一絲化不開的煩躁之意,“以後她就是我的閔秘書,韓助理,畢竟是你的故人,照顧一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