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義昌幾乎要尖叫,當然事實上他不會,冷不丁的轉身看向閔菁菁。

閔菁菁甜甜一笑,“阿昌啊!我可是跟啊琛交換了條件才能來的,你可不能辜負我!”說著笑眯眯的湊近,“啥時候幫我搬桌子去呀?”

韓義昌無言的認命,擱在桌子上的手微微握緊,好一會兒才道,“現在。”說完不理會閔菁菁,轉身就走了出去。

而閔菁菁則堂而皇之的占據了韓義昌這個“前男友”的座位,隨意的瀏覽著韓義昌的電腦,找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視頻,閔菁菁看著笑得不亦樂乎。

當韓義昌辛辛苦苦的找人一起將桌椅搬上來時,看到的就是閔菁菁這個樣子,無語的惱怒了,猛地將臉上的眼鏡扯掉,走到閔菁菁跟前。

這是的韓義昌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看自己的眼神已經變了,他隻是惱怒的把自己電腦的電源切斷,冷冷的看著閔菁菁。

“啊!”閔菁菁倒不是因為電腦被關掉而尖叫也不是因為韓義昌不戴眼鏡的邪魅模樣,而是看著已經搬上來的桌椅,很自覺的起身指導著搬桌椅的人快點把東西放下,飛快的整理起來。

在這整個過程中,閔菁菁沒有再看韓義昌一眼。

韓義昌用力的呼出一口氣,將眼鏡戴上,冷冷的掃過薛秘書好奇的眼神,嚇得對方立即低下了頭,而另外幾個搬東西的人也在看到這樣的韓義昌之後飛快的逃離。

葉易琛在辦公室裏開著視頻,淡淡的笑道,“閔菁菁來了。”

“哦?是嘛!”視頻中的人也很是驚訝,挑了挑眉,黎青好笑的說道,“那,阿昌豈不是慘了?”

“那還用說?”葉易琛點頭,忽然神色變了變,似乎想要說什麽,卻沒有說出口。

“是不是想問林雨默?”黎青知道葉易琛,如果沒有事情根本不可能無聊的 來找自己聊天,說說韓義昌閔菁菁這些跟工作上無關的事情。畢竟是像葉易琛這樣的工作狂,黎青想到葉易琛唯一一次不像葉易琛的時候,是在林雨默生病的時候。

葉易琛微微一愣,隨即冷聲說道,“不要跟我提她!”

葉易琛是想知道林雨默有沒有去上班,可是,他不想承認,不想承認閔菁菁說的,林雨默差一點就走進了自己的心。

“哦。”黎青看著葉易琛的臉色,就知道那家夥強迫症又來了,忽然聽到辦公室的一陣敲門聲,黎青衝著門口道,“請進!”

一個穿著寬大白襯衫,牛仔褲的女人走了進來,不是林雨默又是誰?

黎青隻覺得好笑,看了一眼葉易琛隨意的開口,“林秘書來了?”說話的同時,黎青還忍不住的看向電腦屏幕,看著葉易琛眼神頓住的時候,忽然動了動手指,將視頻關了。

“嗯,”林雨默點頭,沒發現黎青的特殊之處,隻是看著黎青,那表情沒有一點熟稔,而是完全的公事公辦模樣,“黎總,艾熏請我幫她請假。”

“什麽?”黎青一愣,

皺了皺眉,原以為是林雨默想要逃避所以才拉著艾熏請假,難道不是?心裏一陣不悅,有什麽事情難道艾熏自己不能來跟他請假嗎?為什麽要林雨默代勞?

“讓她自己來請假!”黎青的不悅就在臉上,有一點孩子氣的模樣,林雨默卻沒有說話。

“聽到沒有!”黎青有些惱了,卻知道這件事不是林雨默的錯,吼叫的時候也隻是低著頭。

林雨默拿出手裏的手機,裏麵打開著一條信息,遞到黎青麵前,“我打不通她電話,隻有短信,如果你能聯係到她,你跟她說。”

黎青看著林雨默的手機,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麽,艾熏那個女人,明明知道跟自己的關係,知道自己不會讓她為難,居然這樣!

“我先去忙了。”林雨默說完,轉身就走出了辦公室,嘴角微微揚起,卻是笑的很冷,似乎跟自己在一起的幾個好友,都很是長情,努力的喜歡著一個又一個跟自己決然沒有聯係的男人。

林雨默再看到葉易琛的時候是午餐的時間,因為本來說好一起吃飯的MIKY忽然有事離開,林雨默就一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靜靜的用餐。

而不巧的是,葉易琛就在之後出現在食堂,拿好飯之後坐在了林雨默前一張桌子上,那張桌子上四個人,兩個男的,分別是葉易琛跟韓義昌,另兩個是女的,一個是閔菁菁,還有一個就是上次林雨默看到的,跟葉易琛上床的女人。

林雨默低下頭,不再去看,她不是一個冷心冷情的女人,看到自己最愛的男人跟另一個女人上床已經讓她疼的不行,此時還要看著他們一起吃飯,林雨默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她做不到。

一滴眼淚落下,掉進了餐盤中,林雨默吃飯的動作一頓,無奈的放下手裏的勺子,用手背抹去了臉上的淚痕。林雨默跟自己說,小默,你別哭,沒關係的。

“林秘書。”有些陌生的聲音忽然出現在林雨默跟前,讓林雨默一愣,才抬起頭看到薛秘書對自己笑了笑,林雨默有些尷尬的回以一笑。

“我能在這裏吃嗎?”薛秘書的話比較客氣,林雨默也隻是點點頭,隨即低著頭繼續吃飯,所以沒有注意到另一張桌子上的葉易琛,當薛秘書擋在了林雨默跟他之間時,那沉下的黑眸。

閔菁菁不像身邊的女人,一直隻顧著自己吃飯,看到葉易琛沉下的眸子,忽然嘴角上揚扯起一抹笑容,伸腳踢了踢前麵的韓義昌,用眼神示意著韓義昌看葉易琛的表情。

韓義昌本是不想理會閔菁菁的,畢竟在好友跟女友之間,他已經選擇了好友,那麽……可是,當韓義昌看到葉易琛的表情之後,立即順著葉易琛的目光看過去,原來是林秘書,可是,林秘書似乎沒幹什麽吧?

“葉總,你怎麽了?”韓義昌開口一問,便引起了桌子上唯一一個吃貨的注意。

Lee猛地抬起頭盯著葉易琛,也似乎看出了葉易琛有一點點的變化,立即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猛地將嘴裏的食物咽下

,然後開口,“易!你怎麽了?”

葉易琛一愣,下意識的看向閔菁菁,看到對方隻是很震驚的盯著自己,並沒有任何不妥的表情之後,冷冷的掃了一眼韓義昌,然後溫溫吞吞的看著Lee,“沒事,你吃吧!”說著還伸手用紙巾給Lee擦了擦嘴角,將一點點的湯漬擦去。

Lee笑眯眯的點頭,低頭繼續吃飯。

葉易琛的聲音不大,可是,還是落入了林雨默的耳中,原因就是葉易琛下來吃飯了。平時喧鬧的氣氛,一旦遇到葉易琛下來吃飯,就變得鴉雀無聲,讓人說不清是為什麽,隻是所有人就很自覺地安靜了下來。

聽著葉易琛的聲音,林雨默的眼淚差點又落下,卻聽到對麵的薛秘書刻意壓低的聲音,“葉總總是這樣,對每個女人都是這樣!真是……”說著薛秘書忽然看到了麵前的林雨默,忽然眼睛睜大,亮晶晶的眨巴了兩下,忽然拉住林雨默的手,“林秘書,其實我覺得葉總對你才是最特別!”

林雨默隻是一愣,隨即笑了笑,卻沒有抬頭,隻道,“薛秘書你別開玩笑了。”

“我沒有!”薛秘書似乎要說明自己的認真,聲音一下子大了,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側目,林雨默很明顯感受到了各種各樣的視線,忽然覺得有些無奈,本就在葉易琛出現時沒有了的食欲,此時徹底的不再壓抑。

“你慢慢吃,我吃飽了。”林雨默盡可能淡定的抬起頭,微微的笑了笑,似乎感覺到葉易琛的視線,林雨默強忍著眼眶裏的淚,起身便轉過了身子向放餐盤的地方走去。

薛秘書隻是一愣,不知道林雨默為什麽忽然這麽不高興,自顧自的繼續吃了一會兒,人聲漸漸大了,她卻沒發現身後的一桌也已經都吃完了。

17樓,總裁辦公室。

“喂!你先出去!”閔菁菁不認識Lee,直呼其為“喂”。

然而,由於閔菁菁的趾高氣昂,而葉易琛又對閔菁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Lee下意識的覺得那就是自己的情敵,而且是一號大情敵,偷偷看了一眼葉易琛,發現葉易琛沒有什麽特別的表情,Lee決定在沒有把握打贏對方之前,先采取忍讓的政策。

“哦。”委屈的應聲,Lee睜著水眸最後看了一眼葉易琛,終於走了出去。

“什麽事?說吧!”葉易琛看著手中的文件,絲毫沒打算抬頭,卻很清楚閔菁菁進來一定是有她的事情。

“喏!”將手裏的一疊資料放到葉易琛的桌上,閔菁菁指著這些葉易琛給自己的任務說道,“我做完了!”

“哦?”閔菁菁一直在玩,葉易琛是知道的,看到厚厚的資料,葉易琛忍不住的抬起頭,看了一眼閔菁菁就翻閱了起來,眼眸微眯,好一會兒才道,“真的是你做的……”

“當然。”閔菁菁點頭,她好歹是美國高等學府畢業的,這點東西,實在是笑CASE啊!隨即,閔菁菁將手裏的一個小食盒也拿了上來,“吃不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