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聞到淡淡的香味,知道那是閔菁菁小時候才給自己煮過的糯米粥,忽然一陣嘴饞,但他沒有妥協而是冷冷的說道,“剛不是才吃過午飯?你是豬?這就餓了?”

閔菁菁倒隻是笑,沒有生氣,卻將桌上的食盒拿了下來,那一刻葉易琛真想扇自己一耳光,明明很想吃不是嘛!幹嘛跟她嗆聲……不過,葉易琛不會這麽做。

“我隻是覺得某人剛剛一直看著對麵一桌的林小姐,飯都沒吃個幾口……”閔菁菁悠悠的道,“莫非是我錯覺了?”

果然……葉易琛知道閔菁菁的出現,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卻不知道閔菁菁這麽可惡,冷冷的看了一眼閔菁菁,“果然,阿昌叫我是你指使的,還故意裝作……”

“我沒有裝哦!”閔菁菁立即打斷了葉易琛的話,“我可是很驚訝的踢了韓義昌,然後保持著我的姿勢讓你知道是我先發現的哦!”

不過,以葉易琛這類人的思維,肯定是覺得自己做了這樣的壞事會低頭,所以,從另一角度來說,自己確實是在裝,不過閔菁菁想,管它呢!欺負的就是他葉易琛!

“哼!”葉易琛懶得理閔菁菁,低頭看向自己手邊的文件,隨口哼道,“沒別的事就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哎!不就是林雨默的事情嘛!”閔菁菁沒有離開而是又一次將食盒放到了葉易琛的跟前,“看在我們相識多年的份上,還是給你吃吧!”

葉易琛一愣,看著閔菁菁已經打開了食盒,還將勺子放了進去遞給自己,葉易琛終於是沒有克製住多年的迷戀,接了過來開始吃。

閔菁菁看著葉易琛,笑了,葉易琛還是吃自己煮的糯米粥的時候最可愛!

“不過阿琛,你為什麽不用最簡單的方式得到林雨默呢?”閔菁菁忽然開口,看著葉易琛慢慢抬起的迷茫視線,閔菁菁皺了皺眉解釋道,“就是將她囚禁起來,讓她的世界隻有你一個人,那樣你就不用擔心她是否會擁有別的男人,你也不用擔心她是不是會欺騙你,因為如果是欺騙,隻要你囚禁她一輩子,那她就會把那個秘密帶著一輩子,不是也挺好?”

葉易琛一愣,閔菁菁看到的卻是小食盒裏的粥已經吃完,伸手去收拾。

葉易琛想了一會兒,忽然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就這一句話,讓閔菁菁嚇得半死,其實,她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她猛地擺手,“阿琛,我開玩笑的!你別逗了!”

“沒有。”葉易琛此時看著閔菁菁的眼神極為認真,“我覺得不錯。”

“錯!”閔菁菁在葉易琛堅定的眼神中飛快的壓一下心頭的鬱結,隻道,“這個想法聽著很好,可是它的本質就是錯誤的!”

“我知道。”葉易琛冷冷的扯起嘴角,“你是想說,法律,對不對?”

“不是啦!”知道葉易琛要說自己在外的背景,閔菁菁立即否認,“我說了,你那麽在乎林雨默,是因為她是差點走進你心房的女人。”其實林雨

默就是走進你心房的女人!惡劣的將真實的想法藏到心裏,閔菁菁繼續說道。

“如果你將她圈禁,那麽她就是你的一個附屬品,她失去了很多原來的本質,她會變得隻圍繞你一個人走,或許你想想覺得很不錯,但事實是真的發生後,她將徹徹底底的遠離你的心。”

閔菁菁認真的話讓葉易琛忍不住的愣住,他不理解閔菁菁的話,雖然風流是葉易琛的特點,可是愛情,葉易琛其實不懂。

“簡單來說,”閔菁菁明白葉易琛的眼神,想了想,“你將她豢養,她會恨你,有恨得愛將不再純粹,而你,也不會喜歡一個作為附屬品的女人。”

葉易琛沒有聽懂閔菁菁後麵的話,因為他一直不認為自己喜歡林雨默,最多就是有好感吧!但是想到閔菁菁說的,如果自己將林雨默卷揚,她將會恨自己?這個想法讓葉易琛眼神有些鬆動。

“所以啊,別這樣做!”閔菁菁拿起收拾好的食盒,看著葉易琛鬆動的眸子,心裏已經安穩了許多,笑著說,“阿琛你隻要乖,以後菁菁姐還給你做糯米粥。”

說完,閔菁菁轉身走了出去,其實她心裏想的是,混蛋的韓義昌,自己親手給韓義昌做的糯米粥,竟然還不要喝!

六樓的秘書台前,林雨默不斷的打著噴嚏,明明沒有感冒,卻止不住的打著噴嚏,讓林雨默覺得很無奈,看著雪珊一臉嫌棄的眼神,林雨默隻是往自己的作為那邊移了移,並沒有計較。

“默默。”

林雨默整理著黎青交代的資料,更弄好準備送到辦公室卻聽到一個熟悉的男聲,手裏的資料猛然落地,隻是沒等林雨默彎腰去撿,一個溫暖的懷抱將林雨默擁住。

林雨默在葉易琛的懷裏,一動都不敢動,隻是靜靜的靠著葉易琛,耳畔是不規則的心跳聲,似乎不隻是葉易琛的,還有自己的。

為什麽?林雨默想問為什麽,為什麽葉易琛回來到這裏,為什麽他要抱著自己?為什麽……

但是這所有的為什麽都沒有問出口,林雨默用力的想要推開葉易琛,想到他的不信任,想到葉易琛溫柔之後的狠厲傷害,林雨默怕了。

“別!”葉易琛也感受到了林雨默的掙紮,他用力的將林雨默擁緊,不顧眾人的眼光,隻是用力的擁著林雨默,“別這樣,默默,我信你!我以後都信你!”

林雨默一愣,怎麽辦,為什麽,當葉易琛說他信自己的時候,林雨默忽然覺得……她不相信他了?

“我知道,我知道是院長自作主張!”葉易琛感受著林雨默的僵硬,用溫柔的聲音在林雨默耳畔說著,“你原諒我,這是第一次,也會是最後一次!我保證!”

林雨默僵硬在原地,聽著葉易琛的解釋,她終於可以理解,葉易琛他還是信證據,不信她林雨默不是嗎?可是……林雨默忽然覺得,這或許是一個進步,至少比起上次,這一次的葉易琛,他選擇去查了……

林雨默閉了閉眼,她想說這不是葉易琛

誤會自己的第一次,不過,她也是真的希望是最後一次。

“默默。”葉易琛感受著林雨默微微柔軟的身體,更用力的抱緊,這些都是閔菁菁告訴他的招數,雖然不習慣,但葉易琛還是努力的做著,他說,“別離開我,繼續愛我,好不好?”

林雨默幾乎是一瞬間睜開了微合的雙眸,他說,他要她愛他?林雨默原本的恐慌與驚懼,這一刻隻剩下了無措。

長久的沉默,葉易琛越發的不安,摟著林雨默的力量也越來越大,他做出這些可是從來沒有過的!可是葉易琛知道,他害怕著林雨默的拒絕,此時的一分一秒都像是煎熬,但葉易琛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

其實這些葉易琛說的做的是有多難,林雨默又怎麽會不懂?雖然害怕,雖然無措,可是最後還是林雨默妥協了。

低低的一個“好”字,讓葉易琛原本已經沉入穀底的心一下子上了高空,猛的將林雨默抱了起來。

“好了好了!”林雨默沒想到葉易琛會這麽做,落地後驚羞的推開了葉易琛,紅了的小臉不敢再看葉易琛,“我要工作了!你也上去!”

葉易琛扯起一抹笑容,這一抹笑容真正的進入了眼底,讓隻敢偷看葉易琛的林雨默一下子晃了心神,仿佛又跌入了第一次看到葉易琛的時候,那一抹笑容,讓她徹底的失去了自己,就為葉易琛而瘋狂!

“林秘書,我的資料呢?”黎青看著秘書台前不大正常的男女,靜靜的靠在門框上,扯了扯嘴角問道。

“啊!”林雨默猛地驚叫,立即彎腰撿起一地的資料,隻是心裏卻大呼不妙,這一下,就全部都亂了。

葉易琛輕輕掃過一眾看好戲的目光,最終葉易琛的眼神從雪珊驚愕的臉上轉開,定在黎青的臉上,挑了挑嘴角,“多給你兩天就是,別老為難默默。”

“為難?”黎青一愣,隻是很快就明白了,靠著門框上的身體站直了起來,優雅的拍了拍煙灰色西裝上的會灰塵,一臉好笑的說道,“葉總,這是秘書應該做的吧?怎麽談得上為難呢?”

葉易琛沒有回答,而是彎腰下來幫著林雨默一起整理起了地上的資料,葉易琛這樣屈尊降貴的行動明顯讓林雨默受寵若驚,隻是這一次林雨默沒有陷入葉易琛給自己的一瞬間溫柔中,抬起頭微笑著道了一句,“謝謝。”

熟識林雨默的人都知道,一句“謝謝”就在你自己也不知道的時候拉開了兩人的距離,“謝謝”是禮貌的,同時也是客套的,如果你真正的依賴一個人,你會跟他說“謝謝”嗎?如果你在意一個人,你會要求他感謝你麽?

這些答案很明顯,葉易琛也能夠感受到林雨默與自己此時淡淡的疏離,微微蹙眉,但是葉易琛卻並沒有說什麽。

然而此時,在兩人安靜的收拾著地上的文件的同時,在所有人都畏懼於葉易琛的目光而不敢看林雨默的同時,在不遠處的一間小小的辦公室內,一雙帶著恨意的眼眸盯緊了林雨默與葉易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