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友銘握緊了手中的筆,自己多日的努力,最後竟然隻是毀在一個女人手裏?竟然隻是壞在這個人盡可夫的壞女人手裏?當然,此時的李友銘已經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林雨默,仿佛林雨默就是罪大惡極,而他則是因為林雨默而誤入歧途的人……顯然,李友銘已經把是非顛倒了。

看著林雨默跟葉易琛之間的眼神交流,李友銘幾乎可以肯定,自己被降職甚至是差點被開除的理由就是那天在電梯裏的事情!

在葉易琛的幫助下,林雨默終於將文件整理清楚,衝著葉易琛笑了笑,“謝謝你,葉總,我去送文件了。”

說完,林雨默轉身就要往辦公室走,卻不想手裏的文件被猛地奪走,葉易琛長臂一伸將林雨默圈在胸口。

林雨默一愣,抬起頭卻發現葉易琛的臉色不太好,微沉的眸子裏帶著幾分怒氣,卻被葉易琛壓抑著。

“別跟我說‘謝謝’,你不用跟我說‘謝謝’,我也不想聽到你對我說‘謝謝’!”葉易琛的聲音微涼,帶著一種震懾的穿透力,深刻的進駐林雨默的大腦,然而看著林雨默有些反抗的表情,葉易琛轉為了柔情攻勢,“默默,我是你最親密的人,你不可以拒絕我的要求!知道嗎?”

果然,葉易琛的溫柔是林雨默永遠的軟肋,看著葉易琛的臉,林雨默終於是選擇妥協,“知道了,把文件給我。”

“叫我。”葉易琛扯了扯嘴角,卻大有一種欺負人的感覺。

“葉總!”林雨默是有些惱了,然而她這樣的惱怒並沒有任何的用,葉易琛反而是黑了臉色,別過頭就是不願意把文件還給林雨默。

“呃!”林雨默尷尬的看著大家又圍聚上來的視線,好一會兒,終於訕訕的開口,隻是聲音卻輕的可以,跟蚊子叫基本沒兩樣,“阿琛……”

雖然女人的聲音很輕,但是聽到了好些時間沒有聽到的字眼,葉易琛打心眼裏高興,將文件還給林雨默,看著羞紅了小臉的女人小碎步跑到了黎青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隨即走了進去。

葉易琛忽然有些嫉妒,可是嫉妒什麽呢?是嫉妒黎青有林雨默這樣的秘書?葉易琛搖了搖頭,對自己最近的不對勁很是無奈。

“葉總。”雪珊不知道什麽時候端著一杯藍山咖啡站在了葉易琛身旁,並且把杯子遞給了葉易琛,笑容甜美,絲毫沒有之前看林雨默時的凶悍模樣,對視上葉易琛的目光,雪珊羞射的低下了頭,聲音也是柔柔的,“請喝咖啡。”

葉易琛挑了挑眉,並沒有去接,忽然明白了自己到底在嫉妒什麽,他嫉妒的是自己最喜歡的茶水已經好幾日沒有嚐到了!

然而葉易琛還未回神,就發現褲袋裏的手機忽然開始震動,接下了電話,韓義昌焦急的聲音讓葉易琛皺了皺眉,沒有搭理端著茶杯站在一旁的雪珊,轉身離開。

“跟他和好了?”黎青翻著手裏的文件,對於林雨默整理的文件還算滿意,比起雪珊做的整理,林雨默做的可以說是

好上千萬倍,但是,黎青的要求不可能隻是這些。“但是工作的時候,還是要以工作為重,你這邊的這個參數寫的不好,還有這裏,情況沒有寫清楚,整理資料要仔細……”

林雨默原本是覺得黎青管太多,卻聽到後來反而是湊了過去看著自己整理的文件還有些什麽問題,越看就越發現自己的粗心大意。

一直到黎青看完了林雨默的稿子,林雨默才大大的喘出一口氣,自己似乎真的不過認真,想著林雨默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抱歉的說道,“對不起黎總,我下次會注意,這樣的問題,我以後不會再發生!”

黎青將林雨默整理的資料擱到一旁就又開始看起自己剛接過來的文件,聽著林雨默忽然表決心,黎青顯然是一愣,隨即抬起頭笑了笑,“沒關係,慢慢進步。”

林雨默點點頭,轉身就要退了出去,隻是在到了門口的地方,忽然聽到黎青說了一句話,“她什麽時候回來你知道嗎?”

林雨默其實聽得很清楚,但是她並沒有回答,甚至連身形的停頓都沒有的舊離開了。

林雨默知道,黎青是一個將公私分的很明白的人,所以在工作的時候,林雨默明明知道黎青不喜歡自己,但是她並不擔心。而關於艾熏的事情,說實話,林雨默並不希望黎青跟艾熏走得太近。

畢竟,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林雨默想,如果可以避免走得太近,或許時間久了,這件事就過去了,而不是像自己這樣遇到葉易琛……但是林雨默完全忘記了,艾熏不是自己,而黎青也不同於葉易琛……

17樓上

葉易琛看著韓義昌懷裏休克的閔菁菁,皺了皺眉,聲音有些沉,“怎麽回事!”

“我……”Lee驚恐的縮在角落裏,抿著唇,好一會兒卻隻吐出一個字,仿佛有著極大的委屈,不過,葉易琛不是憐香惜玉的人,根本就看不到Lee眼中的委屈,反而是一個用力將Lee從角落拉了出來,不管不顧的任由Lee跌倒在地。

“說,到底怎麽回事?”葉易琛冷冷的問道,聲音裏沒有半分溫度,他看到閔菁菁這麽蒼白的躺著,忽然就能夠理解了韓義昌的無措,隻想立馬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

Lee猶豫了一下,咬著唇瓣才開口,“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有一個男人……有一個男人……”

“什麽?”葉易琛英挺的眉頭猛然蹙緊,男人?葉易琛想都不必想,就打算發怒,這麽沒有營養的話,Lee是以為他葉易琛是怎樣的白癡了?!

“我說的是真的!”看著葉易琛臉上明顯的不信,Lee也有些急了,說話也不吞吐了,直接的說了下來,“我真的看到有一個男人從窗口跳了下去!”

葉易琛看著Lee的眼神已經失去了最後的一絲耐心,冷冷的開口,“我該說你的想象力很豐富嘛?”

“不,她說的是真的。”韓義昌的話讓葉易琛微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瞥了一眼一旁的窗台,隨即

葉易琛走過去看了一眼,忽然心跳一頓。

“那個男人,菁菁應該認識。”韓義昌說,看著閔菁菁有些低的領口處明顯的紅腫,心裏一痛,自己喜歡了那麽久的女人,保護了那麽久的女人,守了那麽久的女人……終於是成了別人的女人了麽?

“媽的!”葉易琛忍不住的咒罵出聲,“敢動老子的妹妹!”這一句話一下讓韓義昌無言,想當年,他就是為了好友才跟閔菁菁分了手!可今天葉易琛竟然……

敢情每個人都可以轉變的這麽快?

確實,閔菁菁跟葉易琛還有曹一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曹一芯從小就會照顧人,是葉易琛極為在意的一個女人,而閔菁菁就剛好相反,由於比較孩子氣,總愛跟葉易琛置氣,兩個人之間說是感情,還不如說是仇怨。

最無奈的是葉老爺子又是極喜歡閔菁菁,想著法兒要讓閔菁菁做自己的兒媳婦兒,所以收了曹一芯為義女的同時就是不願意收閔菁菁,不是不喜歡,恰恰是太喜歡了!

不過,當閔菁菁不再是葉易琛心頭的刺,葉易琛看著沒有了戰鬥力的閔菁菁,忽然覺得,他還是喜歡以前的閔菁菁。

哪怕是霸道了點,哪怕是倔強了點,哪怕是頑皮了點,但是那樣的閔菁菁才是真的閔菁菁,是他葉易琛認識的閔菁菁啊!

“菁菁?”韓義昌看到閔菁菁忽然動了動,忍不住有些欣喜,卻看到閔菁菁蒼白的臉色,失了神采的雙眼。

“菁菁,你怎麽了?”韓義昌很是擔心的搖了搖閔菁菁,連葉易琛也覺得奇怪的走了過去,正想說什麽,卻看到閔菁菁冷冷的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這時候被所有人遺忘的Lee偷偷的從角落裏移到了門口,轉身,飛快的跑了出去,卻沒有一個人發現。

“菁菁……”葉易琛很是別扭的叫了一聲閔菁菁,隻是沒等得及葉易琛說話,閔菁菁已經做了安靜的手勢,讓葉易琛硬生生的將想要說的話收了回來。

“我要出國。”閔菁菁一臉迷茫的說道,仿佛前途茫茫,但是那份茫然中很明顯的還有著一種堅定,“明天就走。”

說罷,閔菁菁從韓義昌懷裏坐了起來,微微的扯起嘴角勉強的笑了笑,“謝謝你,阿昌。”隻是她似乎沒有打算給韓義昌反應的機會,閔菁菁又立即轉過頭看向葉易琛,還是之前的那個微笑,別扭,僵硬,沒有一點點的笑意,“還有阿琛,我祝你跟默默能夠好好的在一起。”

“什麽?”

葉易琛跟韓義昌都是一片茫然,而閔菁菁已經起身拿了包包就往外走……孤單的背影,似乎藏著什麽秘密,隻有閔菁菁一個人知道。

有的時候,你走了,你就不該再回來。有的時候,你不愛一個人,就不該再占據著他的心!閔菁菁一直是那麽想的,可是凡事總有例外。

就像她閔菁菁是主修的心理學,幾乎對著任何一個人都能夠猜到他們在想什麽,可是唯獨對一個人是例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