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艾琪好不容易看到艾熏也有在意的東西,忽然覺得很神奇,眯了眯眼睛,冷聲道,“原來這是你找來給爸爸的女人啊,看起來還不錯嘛……”

“什麽亂七八糟的!”艾熏怒極的低吼,“她是我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哼!”艾琪冷笑著,瞥了一眼林雨默又看向艾熏,“等到爸爸看到了她,你再去知道你的這個朋友是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人好了!”說罷,艾琪也懶得跟艾熏再講,她要好好的籌謀一番,將艾熏在乎的人毀掉,應該會很好玩!

艾熏看著艾琪離去,轉身摸了摸林雨默,眼神上下掃視著好一會兒才說,“雨默,你怎麽樣?她有沒有怎麽你?”

林雨默搖了搖頭,指向一旁的艾媽媽,有些抱歉的說,“她沒有怎麽我,但是艾媽媽似乎因為我而被罵了……”

艾熏這才注意到一旁的艾媽媽,心裏一陣不好意思,低下了頭,“艾媽媽,對不起,這一次又辛苦你了……”

艾媽媽笑的有些牽強,隻是搖了搖頭,“艾熏小姐,你是艾媽媽眼裏唯一的小姐,那個艾琪,什麽所謂的二小姐!連DNA都還沒驗,誰知道呢!”

艾熏隨意的笑了笑,似乎不在意的搖了搖頭,就將林雨默帶進了房間。

關上房門,艾熏將林雨默拉到了自己的床邊,有些驚訝的問道,“默默,你怎麽來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情?不然你怎麽會……”

“我跟阿琛和好算不算是大事?”林雨默笑了笑,怕艾熏多想,就將自己跟葉易琛和好的事情拿出來忽悠,卻不想似乎剛好戳中了艾熏的心事,隻見她尷尬的笑了笑,仿佛是想到了什麽,格外的難過……

“對不起啊……”林雨默鬱悶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卻也隻能無奈地說著抱歉。

艾熏搖了搖頭,淡淡的笑過,“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林雨默無奈的歎氣,“小薰,你也不能總是留在A市啊,你也得回Z市的啊!不然,你是打算躲在這裏一輩子嗎?”

林雨默隻是隨口一說,想要刺激一下艾熏,所以當看到艾熏點頭的時候,林雨默是真的被驚呆了。

“小薰……”

艾熏笑了笑,“我以為,我或許不大適合繼續留在Z市發展了,我麵對著黎青,我就不能忘記我對他的感情……我喜歡他,喜歡了那麽久,最後卻……”

林雨默的心忽然一疼,沒有人比林雨默更清楚,喜歡了那麽久最後卻要放棄,那種感覺有多痛!可是,林雨默不想再失去一個朋友了!

大學那四年,林雨默有兩個極好的朋友,一個在工作的時候去了C市,好不容易跟艾熏一直在一起,現在連艾熏都要離開自己了麽?林雨默很自私,她真的不願意。

可是,艾熏的堅持讓林雨默無奈,終於,還是沒能夠勸好艾熏,隻是要到了艾熏的A市電話。

當林雨默疲憊的回到酒店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葉易琛看到麵試不佳的林雨默,幾乎在一瞬

間變得擔憂,直接奔到林雨默跟前。

“默默,你怎麽了?你那裏不舒服嗎?要不要量下體溫?要不要去一下醫院?”

可是看著這樣的葉易琛,林雨默隻是雙眼茫然的看著,沒有說話,隻是搖了搖頭就去洗澡躺到了床上。

“默默……”葉易琛看著林雨默,一眼就能看出這個女人有事情瞞了自己,可是葉易琛知道,哪怕自己問再多如果林雨默不願意講,她就不會講,所以,他要讓林雨默想講。

“我擔心你。”說著葉易琛也翻身上了床,拉上了被子,將林雨默摟到了懷裏,細密的吻落下,親吻在女子的麵頰上,一個個,輕如蝴蝶。

似乎是被葉易琛的柔情刺激到了,林雨默的淚腺一下子像是打開了卻關不上的水龍頭,眼淚嘩啦啦的落下,好一會兒才開始絮叨起來。

“小薰……我的小薰……她不要我了,他要一個人在A市了……她為了一個男人,一個男人,就要放棄我們這麽多年在一起的快樂……我……我……”

葉易琛在林雨默的話中勉強的聽懂了些,卻不想一直坐在一旁等著葉易琛回來跟自己討論的韓義昌卻是猛然站起了身子,他才聽懂了!因為聽懂了,所以不悅!因為聽懂了,所以惱怒!因為聽懂了,所以……

“林秘書,你能把艾小姐的電話給我嗎?”

麵對著韓義昌忽然的出現,林雨默隻覺得一陣丟臉,竟然在韓義昌麵前就哭的這麽不成樣子……不過,韓義昌說什麽?林雨默猛地抬起頭,睜大了眼睛,“你在問我要什麽?”

韓義昌看著林雨默,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認真說道,“我再問林秘書你,關於艾小姐的電話!”

林雨默一愣,卻仿佛在韓義昌眼中看到了一種叫做癡迷的東西,林雨默有一個瞬間,她懷疑韓義昌是喜歡艾熏的,所以,林雨默猶豫之中還是將號碼給了韓義昌。

之後的幾天,韓義昌依然會在下午來找葉易琛,而林雨默則是在韓永昌來了之後去找艾熏,雖然好幾次遇到了艾熏的妹妹艾琪,艾琪一直在說,要將林雨默送給自己的爸爸,讓林雨默怕了好幾回,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有驚無險之後,林雨默竟然也不再害怕,而是熟門熟路的過去找艾熏了。

可是,這一回,出事了。

“小林?”艾父看到從艾熏房間出來準備離開的林雨默忽然叫住了她,隨即笑眯眯的說道,“小林,我聽小琪說你是小薰的朋友啊!”

“爸。”這艾父的忽然出現,連艾熏都覺得驚訝,但是她還是規規矩矩的喊了一聲父親。

林雨默聽到艾熏恭敬的聲音,微微愣了愣,隨即點點頭,扯起一抹有教養的笑容,笑眯眯的喊道,“伯父你好。”

“嗯。”艾父對艾熏的態度很是冷漠,隨意的應了一聲,仿佛跟沒有答應是沒有差別的,可是當艾父回答林雨默的時候卻是變了許多,顯得十分的熱情,“你好你好!留下來吃晚飯吧!”

這樣對反差,讓林雨默有一些緊張,有一些不

安。可是,當林雨默看向艾熏的時候,艾熏一臉的淡然,似乎給了林雨默勇氣,她居然答應了一起吃飯,原因是,林雨默想看看艾熏的家人跟艾熏是怎樣生活在一起的!

這一頓飯是艾父,艾母還有艾熏跟艾琪以及林雨默五個人一起吃的,隻是出了艾父,似乎所有人對林雨默的態度都很冷淡,包括艾熏。

“小林啊!第一次來,我敬你一杯!”艾父看著林雨默笑的越來越開懷,忽然,艾父對著林雨默舉起了杯子,“你跟我們小薰是好朋友,一定不會不給伯父麵子吧?”

林雨默原本的拒絕話語就在艾父的話中縮了回去,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林雨默看向艾熏,卻發現對方並沒有要幫自己解圍的意思,隻得訕訕的接過酒杯喝了一小口。

“不對啊小林!”艾父原本看著林雨默接了酒杯很高興的喝了酒,卻在放下酒杯後看到林雨默依然很滿的杯子有些不悅了,“都說感情深一口悶,小林,雖然我跟你感情不深,可是你跟我們小薰感情也不深麽?”

林雨默一愣,隨即極為尷尬的笑著說道,“對不起啊伯父,我不懂,那我喝完!我喝完!”說著林雨默拿起酒杯,一口氣直接灌進了肚子裏,是因為這酒的味道,怪怪的,帶著點澀,讓林雨默覺得很是難受,然而由於艾父,林雨默還是努力的忍住了所有的不適。

之後的一頓飯中,艾母與艾熏還有艾琪都是沒有一句話,一直在吃飯,而艾父卻是不斷的給林雨默敬酒,而每一次都有一句特殊的原因,讓林雨默一次都沒有推脫掉……就這樣一頓飯下來,林雨默就那麽醉了。

“小林啊!你都醉了!”艾父看著有些晃著站起來的林雨默,瞪了一眼打算上前扶林雨默得艾母,自己上前樓主了林雨默的腰,“不然就住在我們這裏吧?”

林雨默晃著小手,想要說不要!可是喉嚨裏澀澀的難受,好半天沒說出來,身體也不受控製的歪倒在身邊的人懷裏,順著那人的力度,林雨默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往艾家的二樓去。

艾熏看著扶著好友的父親,皺了皺眉想要起身卻被身邊的婦女攔住:“你想被他打?”

淡淡的一句話,說明了艾父在艾家無人可以撼動的地位,艾熏看著身邊的女人,良久忽然扯開了嘴角,一個帶著諷刺的笑容出現在美顏之上,“所以,你就為了不被他打,將你的親生女兒送到那禽獸的床上?”

艾熏的話讓那婦女瞪大了眼睛,身體都忍不住的後退,卻說不出一句話,反而是另一邊吃飯的濃妝少女挑了挑眉冷笑,“就算是上了爸的床又怎麽樣?總比你這種什麽都得不到來的強吧!”

“萱萱!”婦女聞言厲聲製止,轉頭,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畫著濃妝的女人,那個女人真的還是自己的女兒嗎?一直以為隻是萱萱叛逆,卻不想她會這麽想。

“幹嘛?”艾萱將冰冷的視線對準了母親,看著母親的眼神,憤憤的冷笑道,“這個地方,所有人都可以看不起我!隻有你!隻有你不可以!因為你不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