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是誰?”葉易琛有些怒了,坐起身來,正想罵人才發現,那個手機是林雨默,微微皺了皺眉,好一會兒,忽然緩和了口氣,“你找林雨默?”

“呃……”韓靳正發飆,卻聽到對方平靜的口氣,一下子的擔心都化為烏有,頓了頓才道,“是,你是?”

“她在睡覺。”葉易琛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忽然有些不悅,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她還跟別的男人有聯係?

“哦。”韓靳微微頓了頓,好一會兒開口,“等她起來告訴她,韓靳找她,讓她回個電話。”

葉易琛“嗯”了一聲之後就掛了電話,湊到床上的女人麵前,輕輕的扯了扯林雨默身上的被子,看著林雨默微微撅起小嘴,有些不高興的哼了一聲,然後用力的抓住了被子,那動作實在可愛,不過葉易琛沒什麽心思去欣賞這樣的情景,隨即搖了搖林雨默。

“呃?”林雨默皺著眉,好一會兒才睜開了朦朧的眼睛,看著葉易琛臉色有些不對,忽然心跳變快,是不是每一次,自己妥協,自己淪陷之後,又要開始新的一輪傷害?

“剛剛有個叫韓靳的人給你打電話。”葉易琛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他告訴自己,林雨默不是那樣的人,她在乎自己,至少給林雨默一個說清楚的機會。

林雨默一愣,忽然睜大了雙眼,好一會兒盯著葉易琛看,才慢慢點頭,尷尬的扯開嘴角笑著,“哦。”

這林雨默所有的反應全部落入了葉易琛的眼中,說沒有一點失望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些或許是林雨默在意自己的心情也不一定,葉易琛努力的給林雨默找借口,努力的不去問,希望那個女人會自己開口。

而事實上,林雨默也確實開口。

“阿琛。”起床之後的林雨默看著床上的葉易琛,有些尷尬的走過去,抿著唇猶豫得道,“你在意對不對?”

葉易琛看著手裏的書,微微一頓,隨意的扯起嘴角,想要笑的淡些,卻止不住嘴角的嘲諷之意,終於是沒說話。

“阿琛。”林雨默有些著急了,急急的爬到了床上,伸手扯了扯葉易琛,“你別氣,我跟他說,讓他以後都不要找我了好不好?”

葉易琛一愣,抬眸看向林雨默,那一雙眼中全是澄澈,似乎極為擔心自己生氣,這種感覺讓葉易琛有一點窩心,或許自己相信林雨默,是對的。

林雨默為了表示自己的認真,立即拿起一旁的手機給韓靳回撥了過去,電話被接通,林雨默聽到韓靳的聲音,隨即沒再給韓靳說下一句話的機會,一口氣說了起來。

“阿靳,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我知道你幫了我很多,你可以算是我的恩人。可是很抱歉,我可能不能報答你,甚至以後都不能跟你聯係,我的生命中有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重要到我可能會為他拋棄全世界,所以,請你理解我,請你原諒我,請你以後,不要再找我了。”

說完,林雨默飛快的掛

掉了電話,害怕聽到韓靳說任何一句話來鬆軟自己的心房,不過也就是因為這件事,讓林雨默最後走上了一條極為坎坷的道路,如果沒有這一次,沒有這一次她的未來很有可能會好很多很多!

市立醫院骨科病房內,韓靳驚愕的看著手機,好一會兒才看向病床上,病床上消瘦的男子麵無表情,好一會兒才開口笑出聲,“她可以為了那個人拋棄全世界,所以,要理解她,原諒她,以後,都不要找她。說的真好。”

“阿傑……”韓靳隻是看到林雨默打來了電話,隻想讓才醒來的阿傑聽聽姐姐的聲音,卻不曾想到是這樣一段讓人不知所措的話,林宇傑冷冷的躺下側過身,落下一句,“我想一個人靜靜。”便不再說話。

賓館內,葉易琛聽了林雨默說的話,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惡劣,那個男人是林雨默的恩人,可是因為自己的態度,林雨默卻不得不跟自己的恩人說了這麽決絕的話語。將有些怔愣的林雨默拉進懷裏,葉易琛緊緊的抱住了林雨默,雖然一言不發,卻用自己的身體來表達著心中的話。

感受著葉易琛的體溫,林雨默才緩緩的恢複了清明的神智,然而這時候的恢複,還有意義嗎?自己已經打了這樣的電話,說出了這些話,那麽再也回不了頭,她真的為了葉易琛拋棄了全世界。

若是以往,葉易琛發怒,葉易琛生氣傷害自己,自己在做這些的時候或許還會有些猶豫,可是這一次,看著葉易琛竟然委屈著自己不願意多說一句,似乎是真的想要好好的跟自己在一起,這樣的感覺讓林雨默有很大的罪惡感,一下子就做出了衝動的事情。

之後的幾天,葉易琛一直跟林雨默在一起,兩個人算是真正的和好了,可以正常的在一起親吻,擁抱,不會因為林雨默的僵硬拒絕而中途停止。白天的時候,葉易琛也因為將項目完成,而帶著林雨默在A市的幾個景點走了走。

雨中的慕容庭,屈曲蜿蜒的迷古洞,景色華麗的蝶穀,這些景色都留在了林雨默的心中,連帶著那個一直拉著林雨默的手走過這些地方的男人,也一同全部留在了林雨默的心中。

“阿琛。”林雨默說,“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好?”

“因為我喜歡你。”

在慕容庭,忽然雷聲大作,雨水忽然落下,林雨默正不知所措,一把油紙傘出現在自己的頭頂,轉身,葉易琛笑著站在自己的身後。

兩個人手牽手一路走遍了慕容庭,林雨默是那麽享受那樣的感覺,一場雨,一把傘,兩個人,一顆心的感覺。那天葉易琛被淋濕了,可林雨默卻是好好的,當時的林雨默眼睛紅紅的忍不住的問了出口。

在那一次,是葉易琛第一次坦誠,說自己喜歡林雨默,喜歡林雨默在自己身邊,看著林雨默紅紅的眼眶,心裏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是從來沒有人給他的感覺。

在葉易琛淋雨之後,很不幸的感冒了。

“喂?阿昌,阿琛病了。”林雨默拿著葉易琛的手機給韓義昌打了電

話,自己手機裏的那些男人的號碼已經刪得幹淨,林雨默隻是無奈。

於是,韓義昌飛快的趕了過來,看著林雨默手中還沒有來得及甩掉的溫度計,立即不顧葉易琛的意願,將他強行扛去了醫院。

“阿昌。”葉易琛的手上掛著水,看著正在跟自己的女人聊得開心的韓義昌忽然開口,“我要吃義昌福的包子。”

韓義昌一愣,“義昌福的包子”,開車過去都要一個小時,買了再回來……但是看著葉易琛那張黑的可以的臉,韓義昌隻得陪著笑點頭,“這就去!”

林雨默顯然是後知後覺的在韓義昌離開後才發現了葉易琛的不悅,她有些奇怪的走過去,伸手蓋住葉易琛掛水的手,葉易琛隻感覺原本冰涼的手背忽然有了溫度,然而在看到林雨默的時候賭氣的轉過了頭。

韓義昌走了想到自己了?哼!

“阿琛……”林雨默奇怪的看著葉易琛這些怪異的行為,忍不住問道,“你生氣了?”

“哼!”葉易琛用鼻子哼出一口氣,卻不說話,而是繼續不看林雨默。

“啊?”林雨默一愣,“你真的生氣了呀!可是……”看著葉易琛跟孩子一樣的表現,林雨默無措起來,“為什麽呀?”

葉易琛無語的回頭,看著林雨默一臉認真的樣子,終於覺得或許,她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不乖,隻是韓義昌非要跟她聊,她是衝著韓義昌是自己的朋友才聊的?這麽想,葉易琛的心裏果然舒服了許多,也就不刁難著林雨默了。

“沒氣。”吐出兩字,葉易琛看了一眼林雨默,對方是顯然不信的表情,葉易琛有些尷尬,卻不管隻是努了努嘴,“我要吃蘋果,你去給我削。”

林雨默一愣,立即點頭,拿了刀去外麵給葉易琛削蘋果。

“喂!”葉易琛無語,削蘋果而已,幹嘛要出去!但是當葉易琛叫林雨默的時候,林雨默已經消失的沒了蹤影,煩躁的看了一眼自己病床上方的吊瓶,葉易琛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當林雨默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葉易琛這樣無害的模樣,跟每一次醒來看到的葉易琛睡顏有些不同,這時候的葉易琛眼角上揚,比起之前的英俊,此時的葉易琛更多了幾分可愛,更加真實。

林雨默將自己削好的蘋果放到了一旁的盤子裏,放在一邊用蓋子蓋住,打算等葉易琛醒過來再吃,隨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幾條有些細小的刀痕,因為不是很明顯就沒有用創可貼。

沒錯!林雨默就是個徹徹底底的生活白癡!她根本不會削蘋果,所以必須離開葉易琛的視線她才敢嚐試,有的時候痛了,她可以吹吹,削不下去了可以停一下……

兩個多小時後,葉易琛醒了,受傷的吊瓶已經沒了,義昌福的包子已經放在了床頭,一旁還有削好的蘋果。可是,葉易琛不高興了!因為,林雨默人呢!

葉易琛有些暴怒的按下了床邊的按鈴,大概是音樂氣憤,葉易琛幾乎是發瘋一樣不斷的按著按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