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護士一驚,一起飛快的跑了過來,看到病房內的情形是,她們隻覺得是有人在開她們玩笑,可是葉易琛暴怒的聲音讓她們並沒發怒。

葉易琛說:“陪我的那個女人呢?”

幾個護士有些無奈的笑了,大概是因為女朋友不在所以鬧心了吧!

一個護士很耐心的笑道,“您是說林小姐嗎?她去給您買晚飯了,應該就快回來了。”

“怎麽了?”剛進門的林雨默看到一室的人,怔愣的同時有些不知所措,隻是脫口而出問道,“阿琛你怎麽了?身體又不舒服了嗎?”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手裏提著的食盒,愣了愣,忽然不知道自己發作是為了什麽,孩子氣的別過頭,沒有說話。

“沒事。”一旁的護士適時的開口解圍,“葉先生看到你不在,心情不大好,那我們先走了!”

林雨默原本忙著彎腰摸葉易琛額頭的動作忽然頓住,直起身子,嘴角忍不住的向上彎,笑了,對著護士點了點頭,才看向已經閉緊了眼睛的葉易琛。

“阿琛。”林雨默坐到葉易琛身旁,微笑著叫他,可是葉易琛並不理會。

無奈的將食盒打開,看了一眼裏麵的小餛飩,因為葉易琛感冒不能吃太刺激的食物,而醫院的食堂林雨默又不喜歡,所以自作主張買了小餛飩,將食盒微微的遞到葉易琛麵前,“起來先吃點東西!”

沉沉的睡了太久,又因為剛剛發了脾氣,葉易琛確實是餓得可以,好一會兒終於睜開了眼睛,卻對上了林雨默帶笑的眼,忽然有一種不爽,讓他想要發怒,卻聽到林雨默先開了口。

“阿琛。”林雨默將勺子放進食盒,遞給葉易琛,“我不會跑的,還等著跟你回Z市呢!”

葉易琛愣了愣,接過林雨默手中的食物,沒有說話。

韓義昌是在葉易琛吃完之後出現的,可是已經吃飽的葉易琛冷冷的看了一眼韓義昌,似乎是故意作弄一般,“動作真慢,我已經吃飽了。”

隻是韓義昌卻不能說什麽,於公,葉易琛是他的上司,於私,葉易琛是一個病人。無奈的將紙袋收好,不打算爭吵,卻看到林雨默坐在一旁似乎在吃麵包,心裏一動,將包子遞了過去。

“默默,這是‘義昌福’的包子,比你的麵包好吃哦!”韓義昌笑意盈盈的說道,一臉的真誠,隻有大概摘掉他的眼鏡才能看出他眼裏壞壞的笑意。

葉易琛看著這一場景,心裏怒極,幾番隱忍,卻毫無作用,隻能看這林雨默笑著接過那韓義昌的包子,心像是被小貓的爪子撓著,最後隻是別過臉不去看。

韓義昌在鏡片的反光中看得清楚,笑的更是開心,又怕葉易琛忽然起來找自己麻煩,交代了林雨默幾句之後就離開了。

三日後,葉易琛終於出院。

葉易琛沒有給林雨默和韓義昌說話的機會,而是直接開車將兩人帶到了機場,最快的一班飛機,直飛Z市。

“阿琛,你怎麽了?”林雨默不懂,

葉易琛最近是怎麽了,每一次高高興興的吃過飯,沒多久就不開心了。

葉易琛隻是看了一眼林雨默,搖了搖頭,隨即瞥向韓義昌的眼神裏卻多了許多東西。

每一天自己吃過午飯或者晚飯之後,這個叫做韓義昌的男人就會來給葉易琛的女人大獻殷勤,葉易琛相信,哪怕是再好的修養的男人,都不能忍受這樣的事情!但是,葉易琛忍了,冷冷的笑著,韓義昌隻覺得從背後升起一股涼意,透徹心扉。

確實,雖然在外的時候,葉易琛並沒有對韓義昌有任何的做法,一回到Z市,報複便開始了。

“韓助理,將三天前的資料整理好,按照編碼標好號。”

“韓助理,幫我預約明光企業的總裁,順便在今天晚上幫我排開行程。”

“韓助理,我明天開會的資料整理好了麽?”

“韓助理,我今天下午要的報表幫我去催一催。”

“韓助理……”

一個上午,韓義昌不停的忙進忙出,林雨默都覺得有些奇怪,以往都沒有看到韓義昌這樣忙碌過,皺了皺眉,想打個招呼,卻看到韓義昌根本就不理她。

是啊!韓義昌哪裏還敢理林雨默!不過就是送早飯的事情,讓葉易琛記仇記上了,這事兒,還不知道什麽時候停呢!

端著熱水壺,林雨默沒有多想,而是直接走進了總裁辦公室,給葉易琛添好了茶水,轉身準備出去。

“默默!”忽然,林雨默身後傳來葉易琛的聲音,她連忙轉身,對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裏麵隱隱欲動的欲望讓林雨默一驚,似乎是想到了什麽,眼淚奪眶而出,又倔強的別過頭不想讓葉易琛看到。

“默默!你怎麽了?”葉易琛黑眸中的欲望一瞬間消散,看著林雨默滴落的淚滴,似乎心口一疼,飛快的站了起來,大步走到林雨默跟前,將她摟住,腦海裏浮現起自己曾經在林雨默麵前跟別人一起的模樣,一種從未有過卻大概是叫做懊悔的情緒浮上了胸口,“怎麽哭了……跟個花貓一樣。”

“我不是!”林雨默一愣,用力的否認,想起那一天的事情,她還忍不住的心驚,葉易琛冷漠的笑容,讓她難受的不行!

可是,她林雨默就算哭也不會變成一個花貓!她不愛化妝,隻有臉色不好的時候才會化上妝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健康一些,聽到葉易琛的話,林雨默忍不住的去想,葉易琛是不是將自己當做跟那些個女人一樣的人!這樣的感覺,讓林雨默很不舒服!

葉易琛微微愣了愣,卻是更用力的抱緊了林雨默,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麽,隻是感受著懷裏的人似乎微微有些抖動,葉易琛還是心疼,不禁順從著,“嗯,我們默默最美了,不是小花貓。”

林雨默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推開了葉易琛的懷抱。

“嗯?”葉易琛微微皺眉,看著從自己懷裏出來的小女人,臉色羞赧一片,心頭一動。

可林雨默隻是低著頭,所以並沒有看到葉易琛的不對勁,她

平靜之後才恍然發覺自己似乎過了,有些尷尬的低語著,“葉總,現在是上班時間。”說著,就想縮著腦袋逃走,可是卻被葉易琛一把抓住。

“怎麽?”葉易琛輕挑的揚了揚眉,帶著壞壞的笑意道,“剛剛借用我的肩膀,我的胸膛的時候倒是高興,現在就要走啦?”

林雨默一愣,微微抬起頭,看著葉易琛,那一雙還紅著的眼睛此時就成了葉易琛的致命傷,心一軟,葉易琛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我退一步,你留在這裏陪我,我不會動你。”

可是,對於林雨默來說,葉易琛的話著實不可信,對於這樣一個完全不會克製自己欲望的男人,林雨默覺得相信他會出事!可是,手臂上一隻有力的手讓林雨默知道,如果她不答應,葉易琛是不會工作的,她也不可能離開……

“好吧。”好一會兒,林雨默還是訕訕的同意了,看著早已被搬走的那張長形辦公桌,林雨默看著葉易琛,有些遲疑的問道,“那我要不要去搬桌子過來?”

葉易琛聽到林雨默的首肯之後,心情很好,搖了搖頭,湊到林雨默的耳畔,用兩個人聽得到的曖昧聲音說道,“不必,你坐哪裏,我有安排。”

林雨默忽然心頭有一陣不安,隻是礙於自己方才的應允,用力的壓抑著。

忽然被提起,隨即問問的坐下,身後是男人寬厚的胸膛,鼻尖隻有男人淡淡的古龍水香味,林雨默想自己被騙了。

因為葉易琛根本就不會給林雨默一個座位,而是直接將林雨默抱到了腿上坐著,林雨默有些尷尬的抿了抿唇,一動不敢動,就怕惹到了身下這個可怕的存在。

韓義昌忙的昏頭轉向後,終於將事情幹完回到了17樓辦公桌前,有些鬱悶的按著自己頭上的太陽穴,定了定神,忽然發現林雨默不見了?

葉易琛忽然想通,放林雨默下去了?

這樣的想法隻在韓義昌腦海裏停留了一秒,立即消失,確實,這件事幾乎不可能發生,韓義昌了解葉易琛,可是他卻不知道林雨默在哪裏。

“薛秘書。”側頭喊了一聲一旁的薛秘書,韓義昌輕輕的笑了,帶著幾分憨厚,“林秘書去哪裏了?”

薛秘書一愣,然後沉思了一下,隨即偏著腦袋說道,“看到林秘書跟你打過招呼之後就拿著熱水壺進了辦公室……”

“呃……”韓義昌有些無奈,看著薛秘書一臉認真的模樣,強調道,“我是說,林秘書現在在哪裏!”

薛秘書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回答完畢,低下了頭卻又被提問,她也有些不耐煩,抬起頭看到韓義昌的時候才收斂了臉上的不悅,緩緩說道,“我看她進去,到現在沒出來。”

“沒出來?”韓義昌驚愣住,腦海裏一些不太正經的畫麵出現,莫非……

“啊!痛!”辦公室裏忽然傳來林雨默的聲音讓韓義昌原本的想象告一段亂,忍不住側耳傾聽。

“乖,沒事的。”葉易琛溫柔著說話,“下次小心一點就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