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下一次!我不要下一次了!”林雨默憤怒的咆哮,隨即有些惱怒的說道,“我要走了!現在就要出去!”

“不可以!”葉易琛的拒絕也是非常直接的,隨即用一個吻將林雨默壓製住,細碎的聲音就在林雨默的掙紮中漏了出來。

韓義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葉易琛很少願意跟人接吻,除非是他很喜歡的味道,看來,林雨默真的走進了葉易琛的心,那個一向風流多情的男人,其實才是真正的無情,這一次是不是真的動情,將來是不是會美好,韓義昌隻能祝福而已。

但是,事實上辦公室裏並非是韓義昌所想的一片桃色景象,林雨默怒紅了小臉,瞪著葉易琛,手指上紅紅的泡看得出來燙的有多厲害。

而葉易琛則是一臉抱歉的給林雨默包著傷口,聽著林雨默細碎的呻吟有些情動,卻在林雨默的瞪視中一點點散去。

“下次不坐那裏了!”林雨默說。

可能是看到了林雨默可憐的小手,葉易琛難得的妥協點了頭,天知道當林雨默坐在葉易琛身上的時候,葉易琛是多想將那個女人狠狠的壓下,可是……他沒怎麽做,為什麽呢?

其實,葉易琛他不敢。

說是不敢,其實有些過了,葉易琛知道林雨默已經可以接受自己了,然而,卻偏偏在辦公室裏,因為自己一個眼神而如此大變,葉易琛知道,是自己造成的。

與其說是不敢,不如說葉易琛想用自己的方式來改變林雨默,讓林雨默放下心裏的芥蒂,重回他的懷抱。

“默默。”下班後的葉易琛看了一眼林雨默,飛快的講桌上的電腦關閉,大步追上了前去,拉住了林雨默,“默默,我們今天去川菜館!”

林雨默一愣,她胃不好不能吃川菜,她也知道葉易琛也不喜歡吃川菜,不能理解的看向葉易琛,隻是葉易琛似乎心情不錯,並沒有注意到。

林雨默拒絕的話就在嘴邊,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己少吃點就是了。

葉易琛帶林雨默去的川菜館是一家叫做“川長破渡”的店,從車上下來,林雨默看著那川菜館的名字就忍不住一個瑟縮,這樣的地方,實在不適合自己,可是轉眼看到葉易琛興奮的模樣,林雨默抿了抿唇,不說話,心裏已經妥協。

“吃啊!”葉易琛點了一桌子的菜,隻是他才發現林雨默並不怎麽吃那些辣的菜,以為是林雨默有些矜持,隨手就給林雨默夾了幾筷子上去,笑眯眯的看著林雨默吃。

林雨默一愣,終究是葉易琛夾得,她做不到夾出來扔掉,看著那幾棵菜上麵紅色的辣椒籽,林雨默張嘴吃了下去,嘴唇,嘴巴的內部隻覺得是一陣陣火辣辣的感覺,林雨默飛快的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兩口才能夠平息下口中的熱度。

“哈哈哈!”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葉易琛這個行為讓林雨默覺得很是不悅,因為此時的林雨默也注意到來到這裏,葉易琛幾乎一口沒嚐這些菜,而是一味的叫自己吃!如果不

是葉易琛不需要菜單就能叫出這裏的菜的名字,林雨默一定會以為葉易琛是故意再整自己!

林雨默的大口的呼吸了兩口空氣,想要說話,卻看到葉易琛有些怔愣的模樣,順著葉易琛的視線看過去,靠窗第二張桌子,MIKY姐跟一個年輕的男人坐在一起,MIKY此時飛快的吃著一旁的食物,然後拿起水杯灌下幾口,用手扇著自己的唇邊,大口的哈氣……

林雨默一愣,似乎自己剛剛做了一樣的動作。忽然有一種怪異的感受從林雨默胸口冒出來,她努力的壓下,跟葉易琛講話,“阿琛,你怎麽不吃?”可是葉易琛不理她。

“阿琛,不是你說要來川菜館的嘛?你怎麽能不吃?”說著,林雨默給葉易琛加了點菜。

可是葉易琛依然望著那個方向,絲毫沒有搭理林雨默的意思……

抿了抿唇,林雨默心裏的不舒服已經不能夠控製了,用力的扯起嘴角,林雨默伸手拉了拉葉易琛,可對方還是沒反應,終於受不了了,林雨默站起身,轉身離開了川菜館。

可是一直走到蘭博基尼跟前,林雨默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車鑰匙,夜風中,林雨默靜靜的站在蘭博基尼一旁,單薄的身影讓人忍不住的擔憂,而她的眼神還是時不時的瞥向川菜館,可是讓她失望的是,葉易琛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離開。

忽然,MIKY姐跟那個年輕男人走了出來,或許MIKY天生的漂亮,所以一出場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林雨默想要去打招呼,卻忍住了那個想法,微微眯了眯眼,林雨默確實看到了MIKY身後不遠處的葉易琛,緊隨著而去。

心,忽然好疼。

林雨默扯起嘴角要笑,可是卻一點也笑不出來,葉易琛已經走了,自己還留在這輛車旁做什麽?想著,林雨默轉身要離開,可天空上也忽然開始雷聲作響,一道道閃電從天空劃過,林雨默終於笑了出來,果然,每到這樣的時刻,都該是風雨交加,讓難得做一次悲情女主角的自己狼狽不堪一次!

隻是,上天並沒有如林雨默的心願,雷聲之後,閃電之後,竟然一滴雨沒有落下,就恢複了最初的寧靜,林雨默不知不知覺的走到了虞山公園,愣愣的看著自己跟葉易琛一起住的公寓,才住了多久,竟然已經記住了這裏,竟然會不自覺的回到這裏?

轉身,這一次,她不想回到這裏!至少是今天,林雨默她不要回到這裏!

漆黑一片的夜色中,林雨默一個人孤零零的走著,似乎是不累一樣,就一直往前。

忽然,手機的鈴聲忽然從包包裏傳了粗來,林雨默立即拿起了手機,不要誤會,林雨默接電話快並不是因為以為那個人是葉易琛。葉易琛是她的唯一,那首“唯一”是林雨默給葉易琛設置的專屬電話鈴聲。

“喂?”林雨默深吸一口氣,才能將哽咽的情緒壓下,隨意的開口說話。

“林雨默。”黎青已經忍了許久,然而艾熏已經長時間沒有來公司!哪怕自己是有意要護著

艾熏的,可是這樣下去,艾熏還是會被開除!所以,他隻能打給林雨默,唯一一個可能找得到艾熏的人。“艾熏在哪裏?”

林雨默聽到黎青的聲音,聽著他的關心,聽著明明有女朋友的黎青還是那麽關心著艾熏,忽然覺得一陣惡心,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這樣!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

“嗬嗬,你來找我,我就告訴你好不好?”林雨默看著麵前的一片漆黑,忽然吃吃的笑起來,眼神裏一片茫然,帶著幾分無助,幾分怨憤,幾分委屈,聲音裏的哽咽不多,卻足夠讓黎青發現。

“你怎麽了?”黎青一愣之後,很快的反應道,“林雨默你不對勁,我通知葉易琛去!”

“不許!”聽到葉易琛三個字,似乎所有的疼痛全不湧了出來!為了一個初次見麵的女人!葉易琛你竟然完全忽視了我!林雨默憋屈的想著,用力的吼道,“你要是敢跟葉易琛說!你就永遠都找不到艾熏了!”

“你知道艾熏在哪裏?”黎青一愣,原本掛電話的動作停住,已經感覺到林雨默的不對勁,他不會跟林雨默硬拚,想了想,柔聲的說道,“雨默,你在哪裏?我來找你好不好?我不告訴葉易琛!”

“不告訴葉易琛?”林雨默若有似無的低喃一聲,忽然冷笑道,“其實你告不告訴他還不一樣!他根本就不會聽到!還有,你不用來找我了!不用了!”

說罷,林雨默掛斷電話,塞進了包裏,繼續踢踏著往前走去。

林雨默不知道自己是走了多久,走到天空都泛出魚肚白,走到了少有人煙的市區,一個男人忽然出現在林雨默跟前,林雨默隻是扯了扯嘴角,隨即便想繞過那人。

“雨默!”

黎青顯然不會讓林雨默離開,飛快的伸手,一把抓住林雨默,隨即強硬的給林雨默套上了頭盔,往自己的機車上帶,一路騎回了自己的公寓。

“你洗個澡吧!”黎青將林雨默拉進自己的公寓後,從自己的臥室裏找到了女友安雲的睡衣遞給林雨默,“這是安雲的,你先將就一下。”

林雨默看了一眼睡衣,拿起來走進了浴室。

打從看到黎青之後,林雨默就沒說過一句話,林雨默知道,黎青沒有去找葉易琛,那樣,也好!

等到兩個人都弄好的時候,時間已經指向了五點,黎青看著林雨默有些不對勁的表情,忽然問道,“雨默你到底怎麽了?”

林雨默不說話。

“林雨默!”等了片刻之後,黎青有些生氣,忍不住低吼了一聲,“那你說的,我找到你你告訴我艾熏的下落呢?”

林雨默依舊不說話。

“林雨默你究竟是怎樣!”黎青看著林雨默幾乎要爆發,卻最後還是無奈的語氣,“雨默,我不知道你也學會了說話不算話……”

“我沒有。”林雨默的眼神裏忽然有些東西,卻依然朦朧,看著黎青,她說,“我讓你別來找我,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一個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