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林雨默起身就要走,卻被黎青猛地拉住,“到底是怎麽回事!”

被黎青逼近,林雨默猛地閉上了眼睛,推開了黎青,“我說!”

對於這件事,雖然黎青是葉易琛的好友,但是林雨默憋著也確實難受,所以她決定說出來。

……

“你是說MIKY?”黎青微怔的看著林雨默,忽然不知道該笑還是該說什麽,隻是他的表情讓跟林雨默分明的感受到了一種不對勁的氣息,可是她沒有說話,隻是點頭。

葉易琛不是第一次見到MIKY,這件事黎青知道,黎青知道葉易琛是怎麽在乎那個叫做MIKY的女人的,可是,看這林雨默,黎青忽然不知道該不該說,猶豫了好久,終於開口。

“雨默,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不能激動。”黎青仿佛是打預防針一樣的跟林雨默這麽說道,“阿琛認識MIKY,很久以前就認識。”

“認識?”林雨默忽然睜大了眼睛,還是很久以前就認識?!可是,自認為是最了解,最清楚葉易琛的自己,竟然不知道?林雨默忽然想笑,一向將葉易琛的事情打探的了如指掌的自己,為什麽會漏掉這樣一條重要的信息?完全不知道葉易琛又一個這麽這麽在乎的女人!在乎到,會忘記一切?

“沒錯。”黎青點點頭,看著林雨默還算鎮定的模樣,才繼續說下去,“他們不僅認識,而且很熟,熟到不用說話,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懂得對方的心情……”

“心意相通的意思?”林雨默忽然插嘴,言語裏還帶著一絲笑意,仿佛是在說著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聲音冷冷的,黎青還是聽到了一絲顫抖。

可是黎青不想騙林雨默,抿了抿唇,黎青拉了拉林雨默,“還記得阿琛為什麽那麽快去了美國?甚至懶得懲罰你?”

林雨默一愣,原先朦朧的雙眼忽然清明,猛地睜大看著黎青,好一會兒,嘴裏才幽幽的吐出幾個字,“曹一芯。”

淩晨,葉易琛將走出酒店去的曹一芯和年輕男子攔住,冷然的目光直視著兩人,“讓他走,或者,我動手。”

MIKY一愣,未曾想到自己吃個飯也能遇上葉易琛這個瘋子,想到每一次葉易琛的處理方式,曹一芯忍不住惱了,將身旁的年輕男子拉到身後,直視著葉易琛。

“阿琛我當你是弟弟!你別太過分!”

“弟弟?嗬嗬!”葉易琛聽著MIKY的話,忽然大笑,隻是笑容在到達眼中那一刻猛然消散,隻剩下嘲諷,“我怎麽不知道我有你這麽一個姐姐!”

MIKY隻覺得無力,不知道葉易琛為什麽將自己逼迫的如此之緊,難道真如葉老爺子所說,葉易琛喜歡自己?可是……

“MIKY,這人是誰?”站在MIKY身後的年輕男子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男人的自尊心讓他不願意站在一個女人身後,忍不住的插嘴進來。

“MIKY?”葉易琛聽到男

人的稱呼,忍不住皺眉,他仿佛記得自己在哪裏聽到過這個名字,可是卻記不清楚,隻是隱隱記得,MIKY好像是銷售部的?

“這位先生!”聽到葉易琛疑問的語氣,年輕男子伸手拉住了MIKY的纖細手臂,往身後拉去,一副“我要保護你”的模樣,完全沒有顧及MIKY努力想要阻止的行為,對視上葉易琛的黑眸,“你甚至都不認識MIKY,我想你最多就是認錯了人!請你不要妨礙我跟MIKY小姐!”

“嗬嗬……”葉易琛看著年輕男子站到了自己跟前,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感覺,葉易琛隻是笑,“不認識?你怎麽不問問你口中的MIKY,跟她從小一起長大的男人是誰?你怎麽不問問你口中的MIKY,她到底是什麽身份?你大概都不知道她是誰吧,居然這麽大膽的站在我麵前,說我妨礙你們!”

葉易琛的一字一句力度不大,但是震懾力卻是十足,從一開始的淡然冷漠,一字一字,漸漸變的直逼對方,有一種壓迫感,讓年輕男子咽了一口口水,剛才豁出去的勇氣用盡,此時剩下的還能是什麽?

“臨海。”MIKY看著年輕男子有些不對勁的模樣,心裏是已經明白了,跟之前遇到葉易琛的每一個男人一樣,她伸手從背後扶住了嚴臨海。

葉易琛冷然的視線轉向MIKY,薄唇微張,“曹一芯,看來你的眼光真的不怎麽樣!多久了?你還是隻能找到這種歪瓜裂棗!”

被叫出名字的曹一芯,身子一頓,心下忍不住的苦笑。沒錯,曹一芯就是MIKY!其實,曹一芯怎麽會不知道?葉易琛真的是極好的男人,全世界都未必能找到第二個!可是……那又怎麽樣?他們不可能不是嗎?那又何必讓自己深陷,最後痛苦一生!

微微扯了扯嘴角,將苦澀含在口裏咽下,曹一芯一臉不在意的開口,明亮的眼眸裏含著的竟是化不開的柔情,“那又怎麽樣呢?愛情不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跟是誰,一點關係也沒有。”

聽著曹一芯毫不在意的聲音,葉易琛忽然忍不住的惱火,看著嚴臨海的目光更是帶上了幾分戾氣,讓嚴臨海徹底的站不穩的向後靠著曹一芯,如果不是曹一芯眼中的柔情,嚴臨海或許早就臨陣脫逃。

“曹一芯你是腦子壞掉了嗎?就算是找一個男人!你就不能找一個真正的男人嘛?這樣的男人,他是有多好?能滿足你或者是讓你覺得快樂?”葉易琛憤怒的幾乎是口不擇言,隻是憤怒著這個自己這麽在乎的女人,不斷的離開自己找了一個又一個不如自己的男人!

聽著葉易琛的話,曹一芯的心像是被狠狠的割開,忍不住的冷笑著,像是一直刺蝟終於豎起了自己的刺,用力的反擊過去,“是啊!我就是腦子壞掉了!可是你為什麽總是盯著我這個腦子壞掉的人?如果你不認為我是你姐姐,那麽你到底是我的誰?為什麽我戀愛,我跟男人見麵,你總要管!你總要幹擾!你知不知道這樣的你真的很煩人啊!

一頓當頭棒喝,葉易琛的憤怒忽然消散下去。為什麽?因為他恨她!恨她拋棄了自己,恨她不管不顧自己消失在沒有他葉易琛的世界!

可是……自己為什麽這麽在乎曹一芯?葉易琛問自己,好一會兒才有了答案!因為他愛曹一芯啊!是啊,從小一起長大,在沒有媽媽的日子裏,是曹一芯照顧自己。當父親要求自己對總愛作弄自己的閔菁菁好一點的時候,是曹一芯幫自己。在自己無力的時候,是曹一芯鼓勵自己……

回憶路過腦海,葉易琛的表情變得凝重,明明是這麽重要的人,他怎麽會在這五年中誤以為自己恨她呢?

曹一芯拋棄了自己,可是葉易琛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忘記她,所以在上一次看到曹一芯的時候,他所有的忍耐都瀕臨崩潰,他根本不能接受曹一芯跟那種的男人在一起!

“愛你。”嘴巴張合間,兩個字吐了出來,驚到了曹一芯,亦是驚到了嚴臨海,連葉易琛自己都沒有想到會這麽說出來,看著曹一芯睜大的雙眼,忽然卻是覺得心頭一輕。

說出來了,一切就變得簡單,葉易琛直視著曹一芯,“跟我在一起。”

“抱歉,我愛的是他!”曹一芯猛地回過神,幾乎是脫口而出,將嚴臨海拉到自己身旁,手緊緊的勾著嚴臨海,頭微微偏開,眼底的那一絲情意她無法遮掩,卻可以不讓葉易琛看到。

“不不不!”隻是葉易琛沒有說話,被葉易琛的視線嚇得膽戰心驚的嚴臨海忽然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尷尬的對著曹一芯笑著,“MIKY啊!不對不對!曹小姐,我想我們或許不大適合啊……你,你……”嚴臨海一邊說,一邊感受著葉易琛冰冷的視線,結巴著道,“你還是跟這個先生在一起吧!他,他,他挺在乎你的啊!”

說完,嚴臨海也不等曹一芯的反應,像是一下子獲得了解放,轉身就飛奔離開了。

“臨海!”曹一芯驚愕的看著嚴臨海飛快離去的背影,轉眼就消失在轉角,隻覺得隻似乎真的眼光太差,居然遇到這樣就跑路的男人?忍不住的自嘲一笑,卻感覺到一個溫暖的擁抱。

葉易琛大步上前,長臂一伸,將曹一芯用力的攬進懷裏,用力的抱緊,鼻尖是好久沒有聞到的專屬於曹一芯的味道,一點點蘭花的香味,可是卻讓葉易琛微微皺眉,忽然覺得有些刺鼻,不像……林雨默身上的味道那麽清新。

不對!葉易琛立即將自己的思想打住,自己為什麽回想起林雨默?他不是已經弄明白了嗎?他在乎的是曹一芯,愛的是曹一芯,他要得到的人是曹一芯!而葉易琛也相信,自己可以得到曹一芯。

被長時間沒有感受過的男人抱緊,曹一芯一瞬間陷入僵硬之中,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立即開始掙紮。

“葉易琛!你別給我耍流氓!”曹一芯推不動抱著自己的男人,忍不住的開始爆粗口,憤怒的低吼著,“我不要你!我不喜歡你!你懂不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