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似乎是受到了刺激,葉易琛的眼眸危險的眯起,聲音裏也是冷意,隻是忽然卻變得溫柔無比,“那我會讓你恨我!”

“你……”曹一芯完全沒想到葉易琛會這樣,忽然就這麽愣住,那個驕傲的葉易琛,也會有這樣強迫別人的時候?還是……他真的很愛自己?

葉易琛沒有感受到曹一芯的想法,而是自顧自的冷下了聲音,“曹一芯,你是不可能離開我的!我會讓你永遠的屬於我!沒有人可以改變!”

說罷,葉易琛將曹一芯從懷裏拉出,還沒等曹一芯暢快的呼吸,猛地低頭又吻住了她的紅唇。那吻,絕非是淺嚐即止,而是深入,狠狠的占有意味,葉易琛通過這樣的吻,他要曹一芯明白,他對她的勢在必得!

一吻結束,曹一芯紅了臉。雖然在情場上,曹一芯對於接吻早已見慣不怪,可是麵對著葉易琛,這個從小一起到大的男人,這個一直不敢覬覦的男人,這個明明喜歡卻隻能逃離的男人……她無法控製的紅了臉,亂了心跳。

“跟我在一起!”葉易琛看著曹一芯紅著的臉,忽然想起另一張因為情欲而變得羞澀的臉,用力的將突然出現的臉趕走,葉易琛乘熱打鐵的再度要求。

“我……”曹一芯的心真的亂了,這不是她沒有感覺的男人,葉易琛這樣優秀的男人,這樣有魅力的男人……可是,她答應了義父……可是……

葉易琛看懂了曹一芯的猶豫,忽然扯起嘴角冷笑,“一芯,我已經給過你最後一次機會了!”說罷,在曹一芯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將曹一芯打橫抱起,直接走進了曹一芯剛剛出來的酒店,強硬的將曹一芯禁錮在手中,去到了原本屬於曹一芯跟嚴臨海的隔壁房間。

沒錯,葉易琛早在曹一芯跟嚴臨海進九點便也進了這個酒店,順便訂了房間,如果不是曹一芯沒有跟嚴臨海真的發生什麽,葉易琛想,他或許就衝進去了!

然而,在葉易琛走進酒店的同時,他沒有看到不遠處,摩托車的車燈亮著,車上帶著安全帽的男人,還有一個靜靜站在車旁的女人,一臉蒼白,瞳孔裏失去了一切一般失魂落魄的向一邊的路上走去。

“林雨默!”看著林雨默這幅模樣,黎青念著當年同班同學的關係,還是上前拉住了林雨默,可是林雨默並不理會他,而是用力的甩開了黎青。

林雨默用的力氣很大,大的讓黎青一愣,從未想過林雨默其實力氣這麽大……隻是,看著越走越遠的林雨默,黎青大步過去,猛地從林雨默背後打暈了她,將林雨默拖上自己的摩托車,飛快的回去公寓裏,放下林雨默的同時還生怕那女人逃跑的用手銬給林雨默靠在了床上。

黎青沒敢打擾葉易琛,那個男人終於認清了自己的感情,說的什麽恨,說的什麽不在意,都是鬼話!可是……黎青看了一眼林雨默,其實這個女人才是最可憐的,從五年前的單戀,到如今……一如既往的深愛,卻打動不了那個心裏早就有人的葉易琛。

林雨默醒來的時候,大腦少有的清醒,看著這一片天花板,還有手上的手銬,略微的有些無奈。

“你醒了?”黎青從外麵回來,帶回來一碗炒麵,一進臥室便看到睜著大眼的林雨默,或許是因為林雨默的不作聲,或許是黎青看到了林雨默隻有一隻手烤著手銬的手腕處微微泛紅的痕跡,有些抱歉,將炒麵放到一張小桌子上,直接端到了林雨默跟前,“吃點東西吧。”

林雨默看了黎青一眼,伸出右手去拿筷子,並不講究的夾起碗裏的炒麵吃了起來,安安靜靜的模樣,沒有一點點受到刺激的模樣,雙眼也恢複了清明,似乎昨天的一切並沒給她帶去多大的打擊,跟之前失魂落魄的林雨默判若兩人,隻是一大碗的炒麵在瞬間被林雨默消滅的幹淨,她又靜靜的躺了下去。

這樣的林雨默讓人無措,黎青微微蹙了眉,“林雨默,你怎麽了?”

可是回答黎青的是一室的安靜,林雨默緊緊的閉著雙眼,仿佛在一瞬間就睡著了去,黎青卻是有些怒了,他還不是為了林雨默好嘛!看林雨默昨天晚上那樣的狀態,是撞到壞人還是撞到汽車,總而言之是沒有好事會發生的不是嗎?可是,林雨默竟然還這樣!

黎青將林雨默猛地拉起來,不悅的將自己的優雅置於地下,“靠,林雨默你他媽的到底是怎樣!”

林雨默因為黎青的大力微微皺眉,睜開眼,一雙幹淨的大眼睛看著黎青,卻沒有說話,反而平添了幾分可憐模樣,讓黎青這樣憐香惜玉的男人一下子罪惡感萌生,隻是在瞬間又被他扼殺在搖籃裏。

目光對峙了好一會兒,林雨默微微斂了眸子,櫻唇輕啟,低聲道,“黎青,你放了我吧,我不是犯人。”

“我知道。”黎青冷冷的拒絕,“可是你的狀態很混亂!你不能夠很好的生活!所以,在你正常之前,我……”

“我很正常!”似乎忽然受到了刺激,林雨默猛地瞪大了眼睛,眼裏充斥著憤怒,帶著一種控訴,不讓人討厭,反而惹人心疼,林雨默用力的扯著那隻被手銬銬住的手,怒嚎著,“你放開我!我很正常!我怎麽會不正常!隻有被你關在這裏!關在這裏我才會不正常!我要回家了!要回家!”

黎青被林雨默這個樣子給嚇到了,一直都是溫柔可人的小女人,昨天能使出那麽大的力氣已經很是不可思議,今天這樣完全歇斯底裏的林雨默,真的是他黎青同學過的那個小女人嘛?

“放開我!”林雨默的手腕由於用力過大,已經從發紅變成了流出了紅色的**,可她卻仿佛沒有看到一般,依然自顧自的扯著自己的手,讓黎青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不敢讓林雨默繼續傷害自己,又不敢放開林雨默,黎青隻能上前直接打暈了林雨默。

“啊--”吼叫聲終於消停,林雨默兩眼一翻暈了過去,不再有任何動作。

黎青看著林雨默,心裏一陣陣的不安濃烈的嚇人,他飛快的從房間裏拿出醫藥箱,給

林雨默手上的手腕上藥,卻不敢給林雨默解開手銬,怕她忽然醒來……不知道為什麽,黎青認為如果林雨默醒來,一切會變的很糟糕!

事實也確實如此,當林雨默再度醒來的時候,她依然沒有動,而是冷冷的看著不遠處忙碌的黎青,嘴角一絲惡毒的笑意,與原先的林雨默大相近庭。

而此時,在安亭酒店4164房內。

葉易琛穿著一件浴袍,看著躺在床上依然睡得很沉的曹一芯,心裏的情緒亂的可以,她很在乎曹一芯,這是不需懷疑的,可是為什麽會在跟曹一芯愛的時候想到那個女人?葉易琛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麽了,他想,大概是林雨默總是在自己身邊,所以導致的錯覺!

“嗯……”曹一芯忽然轉醒,一下子將葉易琛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睜開眼的曹一芯看著葉易琛,心頭一跳,臉色一片羞赧。

“醒了?”葉易琛惡劣的笑著,看著曹一芯似乎想要用被子將自己遮住,他搶先一步將被子扯掉,看著曹一芯**的身體,葉易琛又一陣僵硬,沒有感覺?

“啊!”曹一芯大驚,以至於沒注意到葉易琛的表情,飛快的從床上跳起來奔進了浴室,緊緊的關上了門……

回顧早晨,葉易琛將自己推倒在床上,深深淺淺的吻落下,她毫無抵抗之力,竟是半推半就的做了下去。也是,曹一芯想,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怎麽會不心動?

然而,曹一芯想起葉老爺子的話:一芯,幹爹知道你是個好姑娘,可是你跟我們阿琛不合適。不要陷進去,不要做無用功,好好的找一個人,遠遠的避開阿琛吧!

曹一芯忍不住的咬緊了下唇,葉老爺子是她的恩人,是全世界,她曹一芯唯一一個不能不管不顧的人!狠了狠心,曹一芯還是將自己的心牢牢的收好,飛快的穿好一旁的女裝,對著鏡子用力的深呼吸幾口,才走了出去。

坐在書桌前的男人,此時也已經換好了衣服,慵懶的看著手裏的書本,在聽到聲音後回頭,看著曹一芯,自然的挑起眉,“想好了嘛?以後乖乖做我的女人,我會對你好,寵你,愛你……”

曹一芯咬著下唇沒有吱聲,葉易琛明顯看懂了她的意思,危險的眯起眼睛,“或者,讓我囚禁你,將你當做我的一個玩物?一個禁臠?供我發泄?”

曹一芯一愣,睜大了雙眼,似乎沒想到葉易琛已經惡劣到了這般地步,一下子進退不得,隻能不斷的後退,一直退到門邊,飛快的打開門轉身逃走!

葉易琛一愣,該死!他竟然忘記了曹一芯不是林雨默那個白癡會乖乖的任由自己擺布!飛快的起身,拿起了自己的東西,葉易琛飛快的走出了酒店,卻感受到褲袋裏手機的震動,眉頭一皺,隨手接了起來。

“葉易琛!林雨默呢?”

“你哪位?”不太熟稔的女聲讓葉易琛皺了皺眉,口氣不善,讓人弄不清他是不爽有人找林雨默,或者是不爽找林雨默的人找上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