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艾熏!”艾熏惱怒道,“該死!我已經一天沒找到她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哪裏?!”

葉易琛飛快的步子忽然頓住,腦海裏再度閃過艾熏的話:我已經一天沒有找到他了!一天?那她去哪裏了?相信林雨默不會背棄自己,可是一整天不見蹤影的話,葉易琛還是有些擔心,隻是……看著曹一芯已經離開的身影,葉易琛不悅道,“我不知道,我去找找。”

說罷,葉易琛掛了電話,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黎青。

“阿青,你在Z市的黑市人脈廣,幫我找林雨默。”

黎青聽到葉易琛的話,一愣,隨即看了一眼房間裏冷冷瞪著自己的林雨默,黎青心裏一陣發毛,“她在我這裏。”

“什麽?”葉易琛皺眉,“她怎麽會……”

“說來話長,你現在沒事就來把她接回去!”黎青說著又看了一眼林雨默,心裏不安的感覺更甚,“最好快一點!不然我感覺你以後都看不到我了……”

葉易琛一愣,知道黎青並不是那種隨便說說的人,他這麽說一定是會有什麽原因的,想著,葉易琛飛快的衝了下去,打的到了黎青家。

葉易琛極快的來到了黎青家,拿出備用鑰匙,插進了門中,打開,隻是麵前的一幕讓他一瞬間愣住。

“阿琛?”林雨默此時正將黎青的腦袋不斷的用力往牆上敲著,忽然聽到門開了的聲音,轉頭,不由的愣在了原地,嘴裏愣愣的吐出兩個字。

黎青則是在林雨默鬆了手之後猛地滑到在地上,頭已經被磕破,鮮血順著額頭流下,強撐著力量看向葉易琛,好一會兒才笑道,“你終於來了……”說完,黎青就暈倒在了地上。

葉易琛停留在林雨默身上的視線轉瞬離開,飛快的走到黎青身邊,將黎青扶起,看都不看林雨默一眼,而是將黎青帶了下去。

林雨默隻感覺自己的力量就在一瞬間抽光,當葉易琛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林雨默忽然覺得,一切,都完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痛感,刺激著林雨默的神經。

二十分鍾前,黎青掛了電話走到林雨默跟前,他說,“你真的愛阿琛嘛?”

林雨默一愣,卻沒有說話,黎青撇嘴笑了笑,隨即用鑰匙打開了林雨默手腕上的手銬,道了一句,“我真想看看,你能不正常到什麽地步!”

那一句不正常直刺在林雨默的痛處,眼裏一閃而過的狠戾殺意讓黎青一愣,有些後悔,卻知道已經沒有了後悔的機會,而林雨默的動作也確實快,隨手從一旁拿起一個玻璃的煙灰缸,直接往黎青頭上砸去……

黎青閉上眼睛,沒打算躲開,也不想反擊,隻是最後那疼痛並未落在他身上,睜開眼,林雨默手臂上一團紅色,隨即煙灰缸落地破碎的聲音,很是響亮。

黎青眯了眯眼,對於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林雨默曾經心理出現過問題,在療養院住過一陣,這樣的林雨默對於別人說她不正常極為反感,甚至做過真

正過激的事情……難道,自己查到的一切並不對?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黎青抬起頭,就看到林雨默的嘴唇一張一合,飛快的說著那三個字,一停不停,讓黎青更清楚的確定,林雨默隻是在控製自己,所以他決定再一次激怒林雨默。

可是林雨默並沒有給他機會,用力的按住了自己的耳朵,閉上眼睛,大吼道,“不要逼我!你是黎青!你是黎青!你是黎青!”

黎青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卻聽到林雨默麵對著牆壁,緊緊的貼著,隻有幾句話飄出來,“阿琛的兄弟,你是啊琛的兄弟……小熏,你是小熏的,我不能碰你……不可以……不可以……”

或許是林雨默的那一句“阿琛的兄弟”,也或許是那一句“小熏”,黎青一下子找不到繼續刺激林雨默的理由,甚至忍不住的心疼起這個女人,她,會不會太可憐?

可是,可憐,卻不能變成黎青放過林雨默的借口。

黎青看著林雨默,用力壓下心裏的同情,大步走到林雨默跟前,將林雨默拉到了自己跟前,用力的拉下林雨默的手,湊著林雨默的耳朵大聲的說道,“林雨默,你別想控製了!你就是個瘋子!”

原本以為林雨默會用力的甩掉自己的手,爆發!

然而,黎青卻看到林雨默咬緊了牙關,死活沒有任何的動作,隻是手指的指甲已經掐入了手心,一點點**在手心處流淌,林雨默用力的忍著。

“你很愛阿琛。”黎青已然不知道如何去刺激林雨默,對於這樣一個女人,葉易琛能有這樣一個喜歡他的人何其有幸,隻是,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這不過就隻能是一場歎息……“可是阿琛喜歡的人,或者說愛的人,是曹一芯。”

林雨默渾身僵硬,看著黎青,好一會兒才僵硬的笑道,“我知道。”

“如果你回到葉易琛身邊,曹一芯怎麽辦?”黎青問她,看著林雨默無措的表情,黎青知道自己問對了,林雨默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自處,更不知道如何麵對曹一芯,“曹一芯會不願意跟阿琛在一起,阿琛會不高興……然後,他會恨你。”

“恨我?”林雨默瞪大了眼,她不想葉易琛恨她,葉易琛恨她的眼神會讓林雨默生不如死!她不要!

“如果你是個正常的女人,阿琛或許還能接受。”黎青忽然有些嘲諷的笑出聲來,“可惜,你不是,林雨默,你是個瘋子!”

說罷,黎青轉身,走到外麵,嘴巴卻沒有停下,“我要告訴葉易琛,告訴他,你就是那個瘋子!我看他會怎麽對你!”

“不!”林雨默失控的衝了出來,由於位置的關係,她按住黎青的頭就往牆上磕!

事實上,林雨默的失控早就在黎青的預料之中,林雨默的力量也在黎青的預料之中,唯一不在黎青的預料之中的是林雨默的動作,如果不是因為葉易琛很快的出現,黎青想,他大概真的會死在林雨默這個瘋子的手上!

於是剛剛的那一

幕,就這樣出現了。

依然是黎青的公寓裏,此時的林雨默抱著頭,一個人窩在站著黎青血跡的牆邊,一動不動。

她想要哭,卻發現眼睛已經幹澀,手腕上的傷還未好,此時的林雨默近乎自虐的將手腕往牆壁的折角處用力的蹭著,剛結痂的傷口再度裂開,鮮血汩汩的流了出來。

醫院裏,葉易琛將黎青送到急診,結果出來隻是皮外傷,但是內部卻是說有些輕微腦震蕩。

但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一直到此時葉易琛到這時都無法相信,一直都溫順的林雨默真的做了這樣可怕的事情嗎?可是如果是黎青自己撞得,那未免也太發瘋了吧?黎青有必要這樣嗎?答案是沒有。

許是在這樣的思考之後,憤怒開始充斥進葉易琛的大腦,飛快的打給了韓義昌,讓韓義昌來看顧黎青,自己則是飛車再次到了黎青的公寓。

可這一次,葉易琛才真的感受到了一種叫做不對勁的東西,推門進去,淡淡的香味,伴隨著一點奇怪的味道,似乎是……血腥味?

“默默!”葉易琛忽然不敢進去,而是大聲的喊道,可是空蕩蕩的公寓裏隻有回聲而已,沒有一點點的反應,讓葉易琛覺得更是不安。

角落裏的林雨默,此時已經迷迷糊糊,聽到了葉易琛的聲音,嘴角微微揚起,看著自己手腕處汩汩流淌的血,原來生命流逝的時候,還是想著他……如果沒有自己,他大概就不會恨自己了吧……就算他還是恨自己,林雨默想,死了就不知道了……

葉易琛憤怒的捶在了門上,低下頭卻忽然看到地板上似乎還在外延的血跡,這樣的認知讓他的心忽然停住,大步的衝了進去,還是那個角落裏,一個纖弱的女人蜷縮在角落,原本白色的T恤已經被鮮血染紅,這樣的景象完全就是在刺激葉易琛的大腦,沒有任何疑問的,他一把將林雨默抱起來,衝了出去。

林雨默隻覺得朦朧中似乎看到了葉易琛,嘴角微揚,她說,“阿琛,我看到你了。”聲音不大,但是葉易琛的身體卻因為這樣的一句話而頓了頓,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讓他有些難受。

林雨默閉了閉眼睛,不打算再那麽辛苦,卻聽到一聲怒吼,“該死的給我睜眼!”

受到了驚嚇,林雨默立即睜開了眼睛,看著葉易琛,忽然覺得就這麽躺著,看著眼前的“阿琛”,然後死去,也不錯。

葉易琛飛快的將林雨默抱上車,快速的給林雨默止血,可是看著那不肯停下的血跡,葉易琛終於是急了,飛快的發動汽車,將林雨默送去了醫院。

失血過多,血樣欠缺……

似乎是每一本小言裏都會發生的情節,但是,沒等葉易琛發愁,就聽說有人捐了血,正好可以用。

林雨默還是醒了,看著白色一片的天花板,難聞的消毒水味,還有門口站著的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林雨默不由的扯開了嘴角,隻是想起到黎青的時候,林雨默忍不住一個瑟縮……不行!她不敢見葉易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