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用力的扯掉了針頭,自己想要翻身下床,然而身體的無力讓她一下子滾到了地上,巨大的聲響引起了葉易琛的注意。

“醒了?”葉易琛看著躺在地上的林雨默,黑色的眼眸裏辨不出喜怒,隻有一片淡然,像是對毫不在意的人的淡然。

林雨默低著頭,點了點,就這麽跌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葉易琛上前一步將林雨默抱起,放回到病床上,看了一眼林雨默流血的針口處,隨即按下了按鈴叫了護士。

護士過來給林雨默消了毒,也責怪了葉易琛不會照顧人,然後重新給林雨默掛上吊瓶便離開了。在這整個過程中,葉易琛沒有說一句話,隻是看這林雨默,而林雨默的心跳已經徹底的超過了每分鍾兩百,她多希望自己可以逃掉……隻是林雨默知道,她隻是在做夢罷了……

“為什麽?”護士離開後,葉易琛直接開問,冷冷的目光盯著林雨默。

“我……”林雨默不知道該怎麽說,該說自己曾經進過療養院?說自己是個“瘋子”?不!她不要!可是……她該怎麽解釋……早已幹澀的眼睛忽然濕潤,顫抖著身子好一會兒沒出聲,

“說!到底為什麽自殺?”葉易琛實在是不喜歡林雨默這個樣子,忍不住惱怒的低吼,“難道我就這麽不值得你信任?如果是因為黎青的事情,是你做的,你去道歉,如果不是,你隻要說,我就信。”

聽著葉易琛的話,林雨默猛地抬起頭,不敢相信的看著他,他剛剛說什麽?他說,她可以去道歉?他說,如果自己說沒有,他會信?

“真的?”林雨默顫抖的嘴裏吐出幾個字,“真的會信?”

葉易琛點頭,卻忽然感受到背後一道視線,轉臉,竟然是曹一芯,葉易琛一下子有了一種被抓奸的感覺,看著曹一芯飛快的離開,葉易琛忽然不知道自己該去追還是該留下……

林雨默雖然是靠著床,卻也看到了MIKY的身影,眼裏一澀,胸口疼的厲害,卻還是努力的平靜下來,“阿琛,你喜歡我嗎?”

葉易琛原本就處於無措中聽到林雨默的問題,不由的有些惱,不準備作答,但是他不知道,他的沉默在林雨默的眼裏已經是作了答的。

微微的合了合眼,林雨默再睜開眼的時候裏麵有一種叫做堅定的東西,“是我做的,我心情不好,黎青又那麽討厭的剛好出現……所以……”

葉易琛睜大了眼,原先的糾結情緒一下子沒了,愣愣的盯著林雨默,好半天,似乎是才壓抑住心頭的不悅,他說,“去道歉。”

可是林雨默搖了搖頭,語氣堅決,“我才不要!”

葉易琛是真的有些惱了,走到林雨默跟前,怒道,“為什麽不要!你知不知道黎青他輕微腦震蕩了!你是有多用力!讓你道歉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了,你還不要?”

林雨默看著不悅的葉易琛,卻沒有妥協,冷哼一聲,“他活該!我才不會去道歉!他那種熱!我連認識都不想

認識!”說罷,林雨默轉身就想躺進被窩裏,卻被葉易琛抓住了手臂。

“我說你要去道歉!”葉易琛固執的堅持著,可是林雨默也並不妥協,兩個人就這麽僵持了起來。

終於林雨默發飆,用力的甩開了葉易琛,“我說了不要你聽不到嗎?滾啦!別在這裏礙事!”

葉易琛一時不查真的被林雨默推了出去,幾步才站穩,完全不敢相信的看著林雨默,隻見她轉過身完全不打理自己,葉易琛忽然就笑了,林雨默,你不錯啊!

“好,你說的,我走,哼!”葉易琛冷聲哼道,轉身就走,不帶一絲留戀,他給了林雨默那麽多機會,是那個女人不懂得珍惜!想著,葉易琛離開的步伐更快。

而就在葉易琛離開病房的那一瞬間,林雨默眼角一滴淚滑落,然後是又一滴,沾濕了棉被……阿琛,我以為我不能接受你恨我。後來我才知道,比起你恨我,我更加不願意看到你的猶豫……是我愛的太卑微,或許我隻能站在離你遠遠的地方,看著你……

而憤怒中離開的葉易琛,此時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另一間病房。

病房裏黎青靜靜的躺著,安雲在一旁照顧著,葉易琛一下子不好進去,隻得在門口等著。

“分手吧。”黎青悠悠的開口,看著安雲的臉上已經沒有在意,也沒有感情了,隻是冷淡,或者還有幾分優雅而已。

安雲一愣,隨即點點頭,“好,我先為你喝粥。”

黎青有些不爽了,摔了安雲手裏的碗,“滾啦!老子不想看到你你看不出來嗎?看不出來老子有多嫌棄你嗎?快滾!”

巨大的聲響引起了葉易琛的注意,但沒等他去看,門忽然打開,安雲紅著眼睛就跑了出去,葉易琛無奈的歎了口氣,走了進去,“你又是怎麽了?”

黎青不爽的看了一眼葉易琛,“我不愛安雲,沒必要繼續耽誤她,她是個好姑娘。對了,你呢?我都這樣了你去了哪裏?”

葉易琛看了一眼黎青,淡淡的道,“抱歉。”在看到黎青驚愕的眼神之後,葉易琛依然的淡定,“我是替林雨默說的。”

“什麽?”黎青愣了愣,林雨默最清楚這件事如何發生的,她為什麽要跟自己說抱歉,他隻是想讓葉易琛跟林雨默起隔閡,隨即徹徹底底的分開,讓葉易琛專心跟曹一芯在一起,也讓林雨默徹底的死心,可現在這是什麽情況?

“因為她不願意。”葉易琛悶聲道,“她第一次這麽不聽我的!”

黎青是第一次發現葉易琛有著惱火卻無奈的模樣,忽然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然而,已經做了的事情,黎青不會後悔。

一陣沉默之後,葉易琛離開了黎青的病房,心裏擔心著林雨默的病,卻在想到林雨默讓自己滾的情景,葉易琛下不了這個麵子,憤怒的轉身離開了醫院直奔公司而去。或許葉易琛自己都沒注意,他已經完完全全忘記了曹一芯出現過的事情!

不過巧合的事情總愛在同一

天發生,比如一直共事的曹一芯與葉易琛從不相遇,這一天他們卻在電梯裏相遇了。

原因是葉易琛的專屬電梯出了點故障,結果就遇到了曹一芯,當時的電梯裏空無一人,葉易琛自然是毫不收斂的揩油,卻被曹一芯狠狠的推開。

“怎麽?”或許是林雨默的事情在前,本就不爽的葉易琛此時更是忍不住的光火,“早就是我的人了,還裝什麽!”

曹一芯一愣,一直對自己溫柔有加的葉易琛何時會這麽對自己?哪怕是當時說恨自己的葉易琛,他最粗魯也是對著自己身邊的男人,從來不會對自己這樣的不是嗎?他……想到難過的地方,曹一芯的眼淚瞬間盈滿了眼眶,抿著唇,卻阻擋不了眼淚的落下。

葉易琛這時才發現了自己的過火,尷尬的抱歉著,“對不起,一芯,我心情不好。”

“嗬嗬!”曹一芯卻隻是冷笑,抬起眼眸,嚴重的淚花已經漸漸散去,平靜的目光盯著葉易琛,“那個女人,她怎麽樣了?讓你這麽難過?”

葉易琛是此時才想起來在林雨默病房時,曹一芯一閃而過的身影,忍不住的上前一步,雙手抓住曹一芯的肩膀,“一芯,我愛的人是你!她隻是在阿青家自殺,我把她送來了醫院,又沒有人看護我才照看了一下。”

“是嘛?”曹一芯顯然是不信,葉易琛的風流她怎麽會不知道,隻是自從被葉易琛占有過之後,她的占有欲直線上升,隻要想到葉易琛跟別的女人還有聯係,曹一芯的 心裏就是止不住的難受。

“是真的!”葉易琛努力的保證著,“一芯,在我心裏,你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我曾經說過恨你,可你也要知道有恨那就說明有愛啊!你離開我那麽久,可我卻不能沒有你!我忘不掉你一芯,你信我!”

曹一芯看著葉易琛,良久,沒有說話。

葉易琛著急不已,可電梯門卻在此時打開了,曹一芯推開葉易琛就要出去,卻留下了一句話。

你追我,追到了,我就是你的。

是控製不住的動心,是跟他在一起之後更加不能控製的迷戀,是終於明白愛情不能用來報恩,是終於知道,她其實不能沒有葉易琛。

所以,曹一芯選擇給葉易琛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讓他們都可以試一試,如果能夠相愛,那麽久轟轟烈烈的愛一場,不管發生什麽,都要堅定的走下去!

而這一句話對於葉易琛來說,實在是太過容易,回到辦公室,葉易琛立即開始著手辦理,追女人對於一個風流大少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麽困難的事情,但是困難的是葉易琛要追的是他真的在乎的女人,那就不可以太過隨便了!

第二天中午,花店送到銷售部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MIKY懶散的接過,明明知道這麽惡俗的手段說明著他的不在意,可是MIKY在看到卡片上寫著葉易琛三個字時還是忍不住的加快了心跳。

卡片上寫著:晚上七點,嘉茂廣場見。葉易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