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葉易琛努力追著曹一芯,濃情蜜意之時,林雨默在病房內不斷地昏迷,韓靳站在林雨默的病房內,不時的伸手給林雨默試溫,心裏一陣陣的心疼,這樣的姑娘,究竟是怎樣的堅韌才能走到今天,他真希望林雨默可以脆弱一些,或許就會躲到他這裏來,不過……韓靳想,幸好林雨默是這麽堅韌,不然自己喜歡她什麽呢?

門忽然被推開,韓靳一愣,這才看清是林雨默曾經的同學兼好友艾熏,他連忙微笑著跟艾熏打了招呼,卻發現艾熏隻是點了頭就衝到了林雨默跟前。

韓靳不知道是誰通知了這個女生,剝奪了他繼續守在林雨默身邊的機會,不過韓靳也知道就算艾熏不來,林雨默也快要清醒了……打開門,韓靳站在門口最後看了一眼林雨默,默默,你說過不要聯係你,那我就默默的看著你。轉身,離開。

“唔……”當林雨默真正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一臉茫然的看著麵前的一切,大概是睡了太久,林雨默完全不知道眼前是哪裏,自己發生了什麽,直到病房門打開,艾熏忽然出現,林雨默有些驚訝,卻被更加驚訝的艾熏衝過來抱住。

“雨默!你終於醒了!”艾熏驚喜的叫著,“到底是發生了什麽!要不是韓義昌告訴我,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裏找你!你到底是怎麽了?為什麽會自殺?為什麽……會在黎青家裏?是不是他……”

黎青……這兩個字一下子戳中了林雨默的記憶,那些讓她悲傷的記憶一下子滔天,好半天才讓林雨默自己整理清晰。

林雨默淡淡的笑了笑,心裏知道艾熏已經開始胡思亂想,她不斷隱瞞而是將所有的事情全盤托出,隻希望偷偷喜歡著黎青的艾熏別失望,因為自己失望過,林雨默不希望好友也是這麽的失望。

然而,艾熏確實沒有失望,反而是笑了,大笑!笑的眼淚都落了下來……是她!又是她!艾熏用力的抱緊了還在茫然的林雨默,眼淚一顆顆落下,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一會兒才鬆開,將帶進病房的食物給林雨默拿了過去,“你先吃,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下。”

“啊?”林雨默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別去找他了,他應該,有他的想法吧……”

艾熏一愣,回頭,“你說啥?找誰?”

林雨默皺眉,偏著頭盯著艾熏的表情,一直到沒找到一絲不對勁的痕跡才笑了笑,“沒事。”

艾熏走出病房,掏出手機,沒有打開通訊錄而是撥了幾個鍵打了出去。

“你在哪裏?”

“醫院?幾號房?”

“好。”

黎青沒想到找不到艾熏的自己,最後卻是艾熏找上了自己,忽然心情很好,坐在病床的他笑的咧開了嘴,而奉了葉易琛之命來看護黎青的韓義昌則是不滿的撇了撇嘴。

“黎青!”艾熏打開門之前,聲音已經傳了進去,急匆匆的語調,讓人感覺到艾熏的著急,也滿足了黎青

的虛榮心,小熏你還是在乎我呀!然而事實上,隻有韓義昌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並非是在意的呼喚,而是質問的呼喚……於是,他飛速逃離。

“小熏。”看著急紅了臉的艾熏,臉眼眶都有些紅,黎青有些心疼了,“你怎麽了呀?怎麽請假這麽久?怎麽……啊!”

“啪!”艾熏狠狠的一巴掌甩了過去,紅紅的眼睛恨恨的盯著黎青,咬緊的牙關說不出一個字,有的隻是那憤恨的目光。

這個時候,哪怕黎青是有多遲鈍,都發現了艾熏的不對勁,皺了皺眉,黎青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唇邊,一絲紅色但他倒是沒有動氣,而是溫溫道,“發生什麽事?這麽生氣?”

“哈!發生什麽?”艾熏嘴角一揚,笑了,“聽說,我跟雨默,你隻準一人的假?聽說,MIKY就是曹一芯?聽說,你認為葉易琛喜歡曹一芯?哦!是愛對吧!是愛!”

說著,艾熏忽然走到黎青跟前,猛然將坐直了的黎青推倒,冷冷的逼視過去,“愛?黎青!你這樣的男人你懂愛嗎?你知道什麽是愛嘛?就算葉易琛那是愛了,那憑啥就他葉易琛的愛是愛,我家雨默的愛呢?誰賠給我家雨默啊!”

黎青一直沒有掙紮,也沒有說話,在艾熏這麽長的話中,已然是基本聽懂了,冷冷的扯起嘴角,“她還告狀?那個瘋子……”

艾熏本是要為林雨默繼續罵人,卻在聽到黎青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停了下來,幾乎不敢置信的看向黎青,那個優雅的男人,那個以優雅為待人接物的原則的男人,在說她的朋友是瘋子!

“哈哈哈!”好一會兒,艾熏終於笑出聲來,“是我錯了,我根本不該來,在你眼裏,你做的一切都是對的,雨默都是錯!我也都是錯的!所以,我說這麽多究竟有什麽意義呢?哈哈!你根本就不會聽……看我是多傻,還以為你心裏有我,還以為你在乎我……原來,我跟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不同啊……”

艾熏說話的時候,一步一步的後退著,臉上是慘白的笑容,眼眶裏盈滿的淚花讓她看不清黎青的表情也看不清黎青的動作,一直退到門口,艾熏打開門就要出去卻猛地被一個懷抱抱住。

“該死!誰說我不在乎你!誰說我心裏沒你!誰說的 !”黎青從十四歲認識了艾熏,可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艾熏,讓他有一種感覺,這一次的退後,艾熏是打算退出自己的世界!可是他不要!所以,他拔掉了手上的針頭,下床。哪怕頭暈,他還是奔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艾熏,那一種踏實感,他很久沒有了。

艾熏對於黎青的動作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隻是片刻的安靜之後,她卻用力的推開了這讓她眷戀的溫度。

“小熏。”黎青晃了晃,站穩了,皺起眉,對於艾熏忽然的動作很是不高興。

艾熏微微扯起嘴角,但是這個弧度在艾熏的臉上,卻並不能構成一個笑容,“你別這樣,你這樣我會誤會,誤會你喜歡我……”

“我就是喜歡你!”看著艾熏的表情,黎青隻覺得一陣難受,聽著她說的話黎青立即的打斷,上前抓握住艾熏的肩膀,眼裏是一片灼熱,“我就是喜歡你!我要你一直跟我在一起!”

艾熏一下子震在了原地,這突如其來的告白,不用說,是一個極大的衝擊,艾熏看著黎青,整理著大腦裏的思緒,在黎青灼熱的視線裏,近乎就要融化,就要妥協,隻是林雨默的事情不是時候的闖進艾熏的大腦,讓她沒有心思去思考自己的愛情,甚至又亂了。

“你騙人!”艾熏不信的高抬起頭,對上黎青灼灼的目光,卻沒有絲毫的退縮,反而有著一種嚴肅的質問意味,“你在乎我,你就該知道林雨默是我的朋友!你怎麽可以那樣去傷害她?喜歡一個人有錯嗎?為什麽你要讓她親手毀掉自己在葉易琛麵前的尊嚴?!”

黎青一愣,不知道怎麽就扯到了林雨默的身上,葉易琛將自己送到醫院就沒有來看自己,想來一定是發現了林雨默的不對勁,說不定現在還在林雨默身邊陪著,艾熏發這麽大脾氣做什麽?

況且要是葉易琛發現了林雨默的不對勁,對她起了同情之心,說不定自己做的就白費了!該不高興的不是他黎青麽?

“說不出來了吧……”看著黎青愣愣的看著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一行淚從艾熏的臉上落下,嘴角卻還是揚著,“雨默的病說到底也是葉易琛當年造成的!他一走五年,雨默慢慢恢複的同時付出了什麽你們知道嗎?黎青,你真的沒有立場這麽對她,因為林雨默她從來就沒有做錯過什麽!”

說罷,艾熏憤怒的一把推倒了黎青,轉身跑了出去。

由於頭暈,黎青將艾熏的話聽得七七八八,卻沒有完全聽清,還沒反應過來就又被艾熏推倒,黎青想追卻爬不起來,無奈的休息了一下才站了起來,隻是走到走廊裏,艾熏早就不知去向了。

夜晚十點半,Z市嘉茂廣場上。

葉易琛將微醺的曹一芯扶著上了自己的車,看著曹一芯微微蹙起的眉,葉易琛很是溫柔的將那拱起的眉峰抹平,微微揚起嘴角,輕吻了女子的眼睫,隨即替曹一芯係好了安全帶,發動汽車。

說不清是什麽原因,葉易琛回到了虞山公園,隻是葉易琛剛推開車門,才恍然想起這是林雨默跟他的住處,看了一眼還在車上熟睡的曹一芯,葉易琛又將車門關上,開向城北的別墅去。

葉易琛說不清自己不讓曹一芯進去的原因,如果非要說,葉易琛會說是怕曹一芯誤會,畢竟那間房間裏有著太多關於林雨默的東西……

車子猛然停下,葉易琛起身將曹一芯打橫抱緊了自己的別墅。

城北的這間別墅,是葉易琛自己的,與葉氏無關,與葉父無關,而是他葉易琛自己在美國的公司的錢買下的,之所以會有它,就是葉易琛確實早有打算回國來將自己的事業進行下去,隻是在父親麵前,這裏卻是一個秘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