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將曹一芯抱進別墅的時候,忽然整間別墅就亮了起來,十幾個男女飛快的出現在客廳,一隻手垂在腿側,而另一隻手卻是背在身後,一直到看清葉易琛才放鬆了警惕。

“葉少,你怎麽來了?”

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十幾個男女都用著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葉易琛,自從葉易琛將這間房子交給他們看護之後,就再沒踏足過一次,葉易琛說過,這裏是他最後的領地,絕不容許任何人隨意進出,可是……

大家忍不住的看向葉易琛手中抱著的女人,奇怪的眼神說不清裏麵包含著什麽。

葉易琛扯起唇,笑容很是陽光,“這是我的女人,曹一芯。”說著,低頭在曹一芯頸項間嗅了嗅,嘴角的弧度更大,“我連這裏都交給你了,一芯,我更加不可能放開你了。”

曹一芯的身體因為葉易琛的話一個僵硬,卻沒有動作,繼續假寐著,但是她不知道剛才一瞬間的僵硬已經暴露了她。

葉易琛向前走著,直接走過了眾人上了三樓,講曹一芯抱進三樓的客房中,為曹一芯蓋好了被子,低語道,“今天先放過你,我有事。”說罷,葉易琛走出了房間,隨即下樓。

葉易琛走到樓下,原先衣衫不整的眾人此時已經衣服款款的成兩排站在自己麵前。葉易琛自然的走到大廳中間的沙發上,右腿擱到左腿之上,嘴角上揚,溫和的目光從第一個人開始,掃過了所有人,眼眸忽然眯起,緩緩開口。

“君爺,小四呢?”

被稱作君爺的人,是這棟別墅的管家,已經是四十有餘的中年男人,當時在槍戰中,一條命被葉易琛撿回來之後,幾度跟葉易琛做對,最後卻不得不為這個男人折服,最後竟然甘心屈於這塊小地方做一個小小的別墅管家。

聽到葉易琛的問題,君爺一愣,皺了皺眉,倒是坦然,“小四是何少的人。”

“哦?”因為是剛剛才知道這個消息,葉易琛眼中一閃而過的驚愕,卻是極快的收斂起來沒讓任何人發現,他挑了挑眉,聲音透著幾分寒氣,“所以人呢?”

“這……”君爺一時間並不知道如何去說,隻是猶豫著,感受到身邊的女人因為顫抖而碰到自己,吐出了一個字,就再也沒有下文。

“你不說,那就由我來幫你說。”葉易琛輕笑一聲,臉色卻猛然沉得可以,讓麵前的所有人一下子陷入一片僵硬之中。事實上,剛剛君爺身邊的女人的動作根本就不可能逃過他的眼睛,雖然不知道真實情況,但……

“對不起!”君爺身邊的女人忽然跪到地上,原本紅潤的唇此時慘白,葉易琛記得那個女人叫小敏,至於其他,葉易琛卻是不知道。

沒錯!葉易琛剛剛那一句話並沒有任何意思,隻是試探!而剛好,小敏被試探了出來。

“四哥當初把我從地牢救出來,在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可以執行任務的時候,是四哥一直教我,幫我!這次,看著四哥在水牢裏,完全失去了往

日的神采,我,我,我實在沒辦法看著他那樣!”

小敏說話的時候似乎又一次看到了半個多月前,小四被浸在水牢裏,再提起來時不斷嘔吐的模樣,眼眶裏一片水霧,帶著乞求的眼神看著葉易琛,“葉少,就這一次,放過四哥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敏明明已經蓄滿眼淚的眼眶卻遲遲沒落下一滴淚,讓葉易琛忍不住想起有一個女人也曾經這般過,忽然葉易琛冷漠的臉有了一絲起伏,一點點笑意讓原本可怕的氣氛散去了許多。

“好。”葉易琛將二郎腿放下,彎下腰,看向跪在地上的小敏,臉上是一片盎然的笑意,湊近,挑起小敏的下巴,“既然你這麽說,我倒是可以給你一次機會的。”

葉易琛一向的狠絕,此時的變卦反倒是讓所有人驚駭不已,剛才為了小敏捏了一把汗,此時終於是定下了心。

小敏也是大驚,但很快反應過來,小敏激動的笑出了淚,“謝謝!謝謝你!葉少!”

葉易琛隻是點頭,似乎很不在意的表情,低頭更湊近了小敏,這樣的動作讓所有人愣住。

“葉少!”君爺首先出聲,看著葉易琛不悅抬起頭的模樣,君爺咽了一口口水,“小敏是我們的人,也少不會忘記我們的規矩,內部的人,不可以……”

“哦!”葉易琛似乎恍然大悟,忽然鬆開了扯著小敏的下巴,任由小敏害怕的逃離,卻是隨意的一笑,“誰說,她還是我們的人?”

“什麽?”

原本鬆下一口氣的眾人因為葉易琛的一句話,心忽然又被提起,畢竟是一起訓練了這麽久,小敏早已是大家的一員,也就是因為這樣,君爺才會沒有對小敏做任何的處罰,說的是什麽等葉少處置,然而大家都知道葉少根本不會出現!而他們也不能出去,這就是一次拖延戰術!拖到……葉易琛忘記有過一個叫做小四的人。

葉易琛挑了挑眉,看著睜大了眼睛的小敏,“既然小四已經逃走了,那我也不想去抓了,作為小四的同夥,小敏,難道不該關進水牢嘛?”

“不!”小敏幾乎是立即的尖叫,她是除了君爺以外,唯一一個真正進過水牢的人,那個地方,不是人待的地方,在水裏,會被電擊,會被癩蛤蟆咬,會……總而言之,那個水牢,會讓人生不如死。

“葉少!”君爺自然也是知道水牢的,皺了皺眉,卻是帶著明顯的不忍,“小敏她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您的事情,您看……”

“嗯。”葉易琛沒有等君爺說完便應了聲,隻是嘴角輕挑的笑意讓人不知所措,“我除了她的名字,完全不記得她,那就隻能說明,她確實沒有闖過禍,但是……”葉易琛看了一眼君爺,一臉的為難模樣,“那也證明,她連一件讓我能記住她的事情都沒有做過!那麽這樣的人,留著有什麽用?更何況,她現在還犯錯了……”

“葉少……”聽到葉易琛這樣說,基本上,小敏的罪已經定下,眾人看著小敏蒼白的臉色,雖然這

樣是最壞的結果,但他們也都計算過,確實可能發生,但是……

“不過我說過,”葉易琛看著眾人的臉色,心裏隻是冷笑,看來這一幫人在這裏安穩太久了!也是時候,該回去感受一下水深火熱了!隻是雖然這般想,葉易琛還是悠悠的笑著,“我說過要給她一個機會。”

一會兒說要放過,一會兒說要懲罰。一會兒說無過,一會兒也無功。一會兒說不需要這樣的人,一會兒又說要給她一個機會。

這樣的左右不定,實在不像葉易琛的風格,讓別墅裏跟了葉易琛許多年的人忍不住的麵麵相覷,弄不清葉易琛到底是要怎樣。

“你,過來!”葉易琛指著小敏,勾了勾手指,隻是小敏愣在原地,好一會兒反應過來,看著葉易琛並沒有變得不好的臉色,小敏卻覺得一切變得更加難以控製了。

確實,事實也就是這樣,葉易琛將小敏拉到身邊,猛地吻住小敏的唇,一時間唇舌共舞。哪怕是毫無經驗的小敏,一下子就變得氣喘籲籲,小手早已勾上了男人的脖子……

然而,葉易琛就是在此時忽然放了手,推開了小敏。

“啊!”小敏猛地跌倒在地,叫了出聲,看著周圍帶著不明眼神看向自己的戰友,小敏忽然發現自己剛才做了什麽……轉眼看向葉易琛,卻發現他望著自己,但眼神卻似乎穿透自己再看著什麽。

像,眼神真的像。

不像,感覺完全不對。

葉易琛皺眉,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因為一個跟林雨默有些相似的眼神而這樣發瘋,或許,是因為太久沒見到林雨默了?

“阿琛……”

從葉易琛背後傳來的聲音,熟悉的叫喚,葉易琛轉身,張嘴,“默默”兩個字差點出口,才看清了下來的人,是曹一芯,忽然有一種類似於失落的感覺。可是,怎麽會呢?葉易琛用力的告訴自己,麵前的人是曹一芯!是你喜歡了那麽多年的人!

扯起嘴角,一抹笑意,微入眼底,葉易琛起身走過去,攬過曹一芯才發現曹一芯的眼中有一絲淚花。

“怎麽了?”葉易琛關心的拉緊了曹一芯,隨即吩咐道,“準備鮮榨的橙汁,還有桃糕。”

葉易琛將曹一芯拉到一邊的沙發上坐下,再看向小敏失措的眼神時,已經什麽都沒有了,隻是冷聲的吩咐道,“回你的房間去,準備明天跟大家一起回美國。”

“什麽?”原本隻是小敏的事情,一下子卻牽扯到了那麽多人,原本因為葉易琛的女人下樓而要散去的眾人一下子不約而同的轉頭,嘴裏吐出的也是一樣的兩個字。

葉易琛冷冷一笑,“你看你們,還有當年的模樣嗎?”冷了的麵容上,狠戾的視線射向每一個人,葉易琛臉上徹底沒了笑容,“都給我滾回去!什麽時候記起來自己是幹什麽的再回來!”

說罷,葉易琛轉臉看向曹一芯,英俊的臉上隻剩下關愛之意,讓曹一芯忍不住的心口一疼,抿了抿唇忽然開口。

(本章完)